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十一节 声东击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当赵子才等人潜回忠州城的时候,钱江正坐在牧使衙门里发楞,对于未来的忠州保卫战,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马枪兵伤亡大半,暂时很难再有大作为,而指挥一支冷兵器的军队,却又不是他的专长,想着上午的惨败还有血淋淋的场景,懊恼与颓废不停地朝他滚滚涌来,让他难以抵挡。


“队长,赵子才回来了”,李富贵匆匆忙忙地赶了进来,嘴都笑得合不拢了。


钱江一楞,忽地站了起来,只见他大嘴一张,“妈的,李富贵,你还嫌老子不够烦啊,开什么玩笑,才出发多久啊,你编瞎话也得换个时候呀,去去去,正烦着呢”,钱江根本不相信李富贵的话,直到赵子才一行四人出现在衙门的正堂上为止。


看着一脸汗水而又兴奋不已的赵子才,钱江初时并不相信他所说的话,直到刚刚换完衣服的全顺姬出现为止,进城之后,野蛮女友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换身衣服,否则那无时无刻不在泄露“春光”的草裙,不让她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才怪了,与这个时代的明朝一样,朝鲜的封建礼制对女性的压迫丝毫不逊色于中国。


“中队长,赵班长说的都是真的,首长真的已经来了,现在就在城外的小白山上,只是他似乎还有事情要办,具体的就让赵班长和你说吧,我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还有,你关我两天禁闭吧,这是首长的命令”,全顺姬便把临行前龙天的命令重复了一遍,听得钱江一楞一楞的,旁边的赵子才朝他点了点头,算是印证了野蛮女友的话。


“那好吧,既然是首长的命令,那就只好委屈你了”,钱江一挥手,让战士把全顺姬带了下去,在衙门后堂找了间干净的屋子,算是当成了临时禁闭室,只是加了把锁,并没有派人看守,钱江跟着龙天一年了,他是龙天招的第一批武警战士,除了忠心耿耿之外,对于龙天的习性也能揣摩出七八分来,他也理解龙天此举的喻义,只是当着众人的面不便说出来而已。


赵子才把龙天的作战计划详细地向钱江汇报一遍,对于龙天的意外到来,钱江简直象是夏日里喝了冰水一样,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爽了个透,不过对于龙天的这个偷袭计划,他则抱之以深深的担心和忧虑,这个计划的制订者要么就是个“天才”,要么干脆就是个“疯子”,不过钱江细想之后,最终把“天才”的桂冠戴在了龙天的头上,命令马上就传达了下去,夜袭的各项准备工作很快就紧锣密鼓地展开了。


此时的钱江正趴在地上,旁边是三十名武警战士,他们的身后是两百朝军的马枪兵和七百名弓箭手,而离他们一百米开外则是三路抵挡的倭军,慑于马枪的威力,倭军暂时不敢发起进攻,只是远远地与钱江等人对峙着。


在龟木一郎的指挥下,倭军又祭起了朝天射箭的拿手“绝活”,意图重演上午的阵地攻防战,不过这次他们失望了,钱江带领的这近千名将士,今晚都穿上了厚重的盔甲,为了保护自己的背部,不少士兵又在身上放了一只盾牌,两队人马暂时呈现相持状态,战场上不停地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那是倭军的铁箭正与朝军的盔甲比试着“矛尖”还是“盾利”。


“上”,随着钱江一声令下,迎着天上掉落的“箭雨”,钱江领着马枪兵们开始朝着倭军匍匐前进,不多的时间他们就已经爬进了马枪的射程距离之内,而在他们的身后,七百朝军的弓弩手果断地起身,半跪在坚硬的地面上,弯弓搭箭,朝着倭军频频发矢。


一样是弓箭,同样的有效距离,倭军的弓箭手把注意力都放在了对付马枪兵上,却不料朝军的弓箭手早已蓄势待发,那迎面呼啸而来的铁箭,却很真实地扎在了毫无防备的倭军士兵身上。


在倭军的“矛”与朝军的“盾”之间的较量中,朝军胜了,这一点只要看前进中的朝军士兵就能一见端倪,不过,在朝军的“矛”和倭军的“盾”之间的较量中,朝军又胜了,战场上的倭军基本上以轻装步兵为主,在“铁”与“肉”的较量中,胜负自然一目了然。


“砰,砰,砰。。。。。。”,静谧的午夜响起了阵阵密集的枪声,两百名马枪兵和三十名武警战士趴在地上,彼此相距一米左右的距离,形成了一个扇形的攻击环面,战士们用卧姿进行射击,射程之内的倭军接连不断地倒下,此时双方相距七十米左右。


前排马枪兵的子弹,加上后排弓弩手的铁箭,给出击的倭军造成了巨大的伤亡,正面的七十米距离之内已经很少有活动着的物体了,而从两翼迂回过来的两千倭军,面对马枪兵的扇形攻势,一时间竟然毫无办法,在遭受了沉重的打击之后,倭军开始往后撤退,而钱江则率军步步逼进,不同的是没有人站起身来,二百三十人的攻击队伍在七百名弓箭手的掩护下,朝着倭军大营快速地匍匐前进,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式,丝毫不顾虑双方人数和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从钱江率军出城时,龙天就已经从望远镜里看到了,等战斗打响之后,龙天这边也开始行动了,按照事先布置好的“声东击西”的偷袭方案,一旦钱江那边得手,山梁上五十七人的队伍就要开始下一步的作战行动,钱江的猛烈攻击充其量只是佯攻,用来迷惑龟木一郎的,以迫使他从大营内调动更多的部队去应付钱江的攻击,所有的一切都在为龙天这边的偷袭行动创造有利条件。


“张小海,看你的了”,龙天的手肘轻轻地碰了碰身边的张小海,此时他们已经运动到了山脚下,倭军大营已经近在咫尺。


张小海嘴角一翘,露出了一副雪白的牙齿,在月光下显得异常洁净,他朝着身后招了招手,带着五十名侦察战士快速地割开了木栅栏,然后悄悄地摸进了倭军的中军大营,这里才是他们今晚的攻击重点。


当最后一名战士消失在营帐群中时,龙天抄起了AK47,慢慢地又爬回了山腰的阵地上,这里放置着五挺AK47,准备为张小海提供火力掩护的,一旦张小海的偷袭行动被发觉,那就必须要发动强攻,而山腰上的火力掩护是必不可少的。


张小海今晚偷袭的目标是“营中营”,在中军大营之中,倭军又用栅栏围起了二十几座营帐,并派了重兵把守,因为这座营地里放置着所有的倭军火炮,以及大量的黑火药和弹丸,这座火炮大营内晚上并没有点火把,只在栅栏周围挂了一圈的灯笼,为的就是防止火星溅入火药库中。


钱江的攻击果然奏效了,当龟木一郎盛怒之下,又从中军大营中调动了三千兵力出营迎击的时候,张小海已经秘密潜到了火炮营的外围,与上次在乌岭关偷袭松下康夫营地不同的是,张小海今晚并不需要摸哨,即使摸也摸不完,龟木一郎把火炮营看得死死的,晚上值更的倭兵多达上百人。


五十一人的侦察兵都已经就位,在他们的手中举着“咝咝”冒烟的手榴弹,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就是个女人也能把手榴弹给扔进火炮大营中,更何况是张小海等训练有素的侦察兵了,尽管他们在台湾并没有受过掷弹训练,不过在乌岭关夜袭战中,他们就已经领教了手榴弹的威力,龙天在战后也安排警卫连战士进行手把手的教习,不出一个小时侦察兵们全都学会了手榴弹的使用方法,只是带来的手榴弹并不多,还没有条件进行实弹训练而已,不过从今晚他们的表现来看,很显然他们都是非常优秀的战士。


“轰,轰,轰。。。。。。”,火炮大营响起了接二连三的巨响,五十一名侦察兵,扔出了一百零二颗手榴弹,准确无误地击中了二十几座营帐,手榴弹的爆炸引发了连锁反应,火炮营的火药库被引燃了。


“咣,咣,咣。。。。。。”,几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过后,整座营地火光冲天,浓密的白烟笼罩了整个倭军大营,一顶顶燃烧的帐篷在黑火药的气浪中冲天而起,一门门放置在营内外的火炮被炸得七零八落,在爆炸现场不停地有尸块被抛到空中,然后是用行动来印证这世间的确有万有引力的存在。


龟木一郎此时正在营外指挥着八千大军分三路围剿钱江等人,为了彻底歼灭钱江和他的部队,龟木一郎甚至动用了手头上仅有的八百“火铳军”,近十斤重的铜火铳频繁地闪着火光,无数铁砂借着黑火药的推力,不停地飞向钱江等人的阵地上。


铜火铳是近战武器,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元朝,不过当时的做工比较粗糙,而且份量太重,足足有近三十斤,需要两个人共同使用,后来经过能工巧匠的改良,又推出了小型的轻便化手把火铳,可以由单兵手持发射,不过由于射程过近威力太小,并没有引起元军的重视,很多元朝军官把手铳当成了腰间佩带的装饰品。


明朝汲取了铜火铳的制造工艺,除了长把铜火铳外,对手铳也进行了改良翻新,先后推出了洪武手铳,还有后来的永乐手铳,手把火铳的做工越来越精细,口径在14mm左右,枪长35mm左右,这些手铳是现代手枪的始祖,不过威力并不大,它的致命缺陷就是射程太近,只有区区三十几米的射程,而且使用起来相当麻烦,一边要装药点火,一边还要对准目标,一分钟能发射两次就已经是高效率了。


不过尽管如此,呈三面合围突击的“火铳军”还是给钱江造成了不小的麻烦,敌我双方的距离一再地缩小,再缩小,等进入铜火铳的射程时,“蚁多咬死象”的道理此时真实地再现了出来,随着马枪子弹即将用尽,钱江已经开始顶不住了,部队中也开始频频地出现伤亡,火力一弱倭军又快速地围了上来。


龟木一郎挥舞着倭刀,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在他看来眼前这股敌人的覆没只是时间问题了,而且这个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时辰,为此他很乐意亲眼目睹这场月光下的“歼灭战”。


就在龟木一郎心猿意马的时候,突然间,从身后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整个大地都在微微地颤抖着,冲天而起的火光印红了整个倭军营地,也印红了整个战场,这突如其来的爆炸,让正处于激战中的敌我双方暂时性地都停止了对抗,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倭军大营之中。


“啊?”,龟木一郎目瞪口呆,他的嘴巴张得老大,手中的长刀掉落在地。


钱江的反应速度的确很快,趁着倭军发楞的当口,领着将士们拔脚就往回撤,等清醒过来的倭军准备再度发起攻击时,才无奈地发现钱江一干人等早就超出了铜火铳的射程,而且即使是弓弩也拿他们的盔甲没有办法,再看龟木一郎,他的身体在急剧地颤抖着,迟迟没有下达追击的命令,战场上的倭军只能眼睁睁地目送着钱江得胜回城。


“八嘎,上当了”,火炮营的覆灭让龟木一郎如梦初醒,所有的一切都证明,他犯了一次指挥上的重大失误,把钱江的佯攻当成了主攻,把策划这一偷袭行动的“天才”当成了“傻子”,以至于放松了应有的警惕。


龟木一郎做梦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鬼使神差般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而且就当着大营内尚留的三千士兵的面,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火炮营给炸了,那里可都是龟木一郎的宝贝,火炮营的覆灭在龟木一郎的心头狠狠地扎了一刀,此时此刻,龟木一郎的心在流淌着伤痛的鲜血。


“神秘高手”,龟木一郎的脑中立即就跳出了这个熟悉的字眼。


火光中出现了几十条神秘的人影,他们急速地顺着大营后的山梁攀爬而上,动作敏捷而轻盈,就有如猿猴上树一般矫健,龟木一郎在不经意间看到了山上发生的变化。


“快,攻上山去”,龟木一郎疯狂地叫嚣着,手中的倭刀指着山梁的方向。


几千倭军士兵越过大营,开始朝着后山发起了攻击,龟木一郎确信这伙人就是制造了火炮营爆炸的凶手,所以他必须要抓住他们,干净彻底地歼灭他们,为了今晚的失误,他必须要作出补偿。


“都回来了吗?受伤了没有?”,看着张小海满脸兴奋的神情,龙天关切地问了一句。


张小海再次裂开了嘴巴,连忙再次清点了一下人数,“报告首长,一个不少,都挺全乎的,只是鬼子的火药威力不小,几个小战士的头发眉毛给烤了一下,没事,过段时间就全长出来了,嘿嘿。。。。。。”,山下的火光印在了张小海笑逐颜开的脸上。


“干得漂亮,准备撤退,妈的,鬼子的反应速度够快的呀,这么快就咬上我们了”,龙天突然发现山脚下到处都是晃动的人影,一个个举着长刀爬了上来。


“首长,你快走吧,我带人掩护你”,张小海看了一眼山下,立即焦急了起来。


“屁话,要是把你们留下而我却跑了,回去之后我还怎么当你的首长,大家注意了,节约子弹,准备战斗”,龙天骂了一句,一把拉开了枪机,枪口对准了山下的倭军。


战斗命令一下达,所有的战士快速地散开,就地找了处有利地形,朝着仰攻上来的倭军开枪射击,“哒,哒,哒。。。。。。”,机枪班率先开火,五挺AK47远距离地对着密集的人群进行了一轮疯狂的扫射,密集的子弹造成了倭军的巨大恐慌,不停地有人从山上滚落,连带着身后攀爬的士兵一块儿“咕噜咕噜”地滚到了山脚,耳边传来了无比凄厉的惨叫声。


“砰,砰,砰。。。。。。”,唧筒式猎枪也在频频开火,不同的是侦察战士们的枪法都不错,基本上都做到了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枪响人倒,龙天对于战士们的表现非常满意,当然他也不赖,龙天把AK47拨到了单发位置上,基本上也做到了一枪一个,不同的是AK47的射程可就远多了,趴在半山腰上,他可以一枪打死山脚下的敌人,而且专门朝着头目装扮的倭军开枪。


正面的敌人暂时都退回了山下,龙天长舒了一口气,不过让他焦急的是敌人似乎并没有退兵的打算,还在重新集结部队,准备发动再次强攻,他们的侧翼也出现了敌人的身影,更要命的是战士们带来的子弹即将告罄,此时如果再不撤退,一旦被倭军缠上,情况可就危险了。


“大家注意,尽快撤出阵地,沿着来时的方向,先进入原始森林里,然后寻找到忠州牧的另一条路,撤”,打了两枪之后,龙天带领五十六名战士开始交替掩护,战士们边打边撤,借着天上的月光,一行人快速遁入了小白山的原始森林中。


山上突然间恢复了战前的宁静,龟木一郎站在龙天趴过的位置上,频频地朝着山谷发出了雷鸣般咆哮,几千倭军在他的指挥下,也开始顺着山梁搜索龙天等人的踪迹,不过当他们走到原始森林边缘的时候,一个个都停下了脚步。


龟木一郎的咆哮相比松滔来说,可就逊色多了,在山风的吹动下,森林里响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阵阵松滔的狂啸,密林挡住了月光,里面黑漆漆的一片,不时地传出了几声猛兽的怒吼,让正处于森林边缘的倭军士兵们不寒而栗,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敢轻易地踏入森林一步。


“八嘎亚鲁”,龟木一郎骂个不停,不过此时他也对眼前的神秘森林产生了一丝的惊恐,小白山脉太大了,大得足以容纳他所有的部下在里面来回散步也不会打个照面,还有森林里的那群神秘“杀手”,以及他们手中的大威力武器,都足以让龟木一郎望而却步。


“给我守在这里,不要放过任何一个走出森林的人”,龟木一郎无奈地对部下发出了命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