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检呈阳性被疑怀孕 14岁少女服毒自尽表清白

DNCR 收藏 4 362
导读:华西都市报11月28日报道 爸妈: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天堂,在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歧视,也没有贪婪,我不想活在痛苦中,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摘自一个十四岁女中学生的死亡遗书 乡卫生院检查后怀疑少女怀了孕,14岁女中学生坚称她从未有过性行为。不堪精神压力,她喝下农药以死证明清白,在生命即将结束之际,例假随之而来。缺乏生理卫生知识的女生,以自己的宝贵生命,为未成年女生生理卫生教育缺失、常识缺乏敲响了警钟。 事件 中秋之夜少女死在父母怀中 少女自杀 死前吐露“秘密”

华西都市报11月28日报道 爸妈:当你们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天堂,在这里没有痛苦,没有歧视,也没有贪婪,我不想活在痛苦中,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摘自一个十四岁女中学生的死亡遗书


乡卫生院检查后怀疑少女怀了孕,14岁女中学生坚称她从未有过性行为。不堪精神压力,她喝下农药以死证明清白,在生命即将结束之际,例假随之而来。缺乏生理卫生知识的女生,以自己的宝贵生命,为未成年女生生理卫生教育缺失、常识缺乏敲响了警钟。


事件


中秋之夜少女死在父母怀中 少女自杀 死前吐露“秘密”


“丽儿呀,你千万不要死呀,我咋向你父母交待哟!”2007年8月31日深夜,苍溪县月山乡南华村,王恩财老人抱着口吐白沫的14岁孙女王丽(化名)向邻居哀求:“快救救我的孙女呀!”王丽被紧急送往乡卫生院抢救。在她的桌上留了一封写给父母的遗书。


得知女儿喝农药自杀的消息后,远在杭州打工的王习安乘飞机,妻子坐火车,向四川老家一路奔去……夫妇俩先后到达乡卫生院,而女儿洗胃后,神志稍微清晰,看到父母一个劲流泪。“救人要紧”,夫妇俩连忙将女儿转到广元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9月5日,又转入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医生告知,王丽喝的是“除草剂”农药,要治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并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抱着一线希望,夫妇俩又将女儿送进了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


9月25日,中秋节。王习安夫妇拥着心爱的女儿,揪心地听着女儿断断续续诉说着本该带进天堂的 “秘密”。下午两时许,王丽在父母的怀抱中离去……


处女怀孕?揭开自杀之谜


在王丽离开人世之前,父女俩的一番对话留在了录音机里。


王丽:……医院里那个人说我怀孕了,她是妇产科医生。


王父:你给爸爸说,你有没有男朋友?


王丽:莫得呀!


王父:有人强暴你没有?


王丽:没得。


王母:你不是前两天来了月经吗,怎么会怀娃娃?


王父:你没有男朋友怎么会怀孕了呢?


王丽:我猜是从外面带来的,是从男生手上带来的。


王父:怀孕怎么会从手上带进去呢?


王丽:我和男同学扳过手劲,以为掰手劲就会怀孕……


交谈中,王丽向父母说,她因为胃痛去过两次医院,医生为她做过两次尿检,还收了10元检查费没开收据;后来她在妇科医生带领下打过B超。第二次去医院检查后医生要给她做刮宫手术,因为自己怕痛,就没有手术。王丽坚称她从未有过性行为。


王习安要求成都第三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专家为女儿进行了妇科检查。记者在这份检查书的“会诊意见”栏中看到:“王丽、女、14岁,因自服‘除草剂’中毒入院……外阴及处女膜未见擦伤及出血,尿检呈阴性。”王习安表示,他要追究当事医生的法律责任,以告慰女儿在天之灵。


医院同意三万元“私了”


事发后,月山乡政府、县政法委组织进行了两次调解。乡卫生院认为自己没有过错,同意最多给予3万元的经济补偿,因死者家属提出15万元的赔偿要求,双方没有达成协议。少女自杀事件引起苍溪县卫生局的高度重视,局长王华先后指派副局长雷广贤、侯仕文前往乡卫生院调查。经查,王丽两次到乡卫生院就诊属实,当班医生姚红英给其作的两次尿检均呈阳性。县卫生局认为,至于双方争议的焦点,即王丽是否怀孕,由于王丽死后,未作尸检其尸体即火化,目前不能确定。


调查


卫生局业务股股长:有可能怀孕,也有可能是假象


采访中,对王丽之死,苍溪县卫生局业务股股长赵志刚认为医院没有多少责任。赵称:“医生两次尿检为阳性,我认为这说明,有可能王丽怀有娃娃,另一种可能是假象,是因其他疾病造成的假阳性。医院也没将检查结论告诉其他人。”他说,医生私自收了患者两次尿检10元钱,卫生局已对其进行了口头批评,下一步将由卫生局纪检作出调查处理意见。


妇科医生: 凭啥子说我误诊?


11月24日,记者来到苍溪县月山乡卫生院。对王丽进行尿检的妇产科医生名叫姚红英,现年33岁,1998年毕业于苍溪县卫校,职业医士专业技术职称。对少女自杀事件,姚红英满腹委屈:“我希望记者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患者家属定我的罪,对我精神上的打击很大。凭啥子说我是误诊,凭啥子说我骗取钱财?”


据姚红英回忆:“8月5日她(王丽)一个人来医院,她说‘我三十六七天没来月经了,这两天脑壳有点昏,胃也不舒服’,当时我也搞不清楚她是学生,我说 ‘那你做个尿检嘛’。我给她开单子时,她报的是王子燕,家住万安乡,说自己18岁。那天下午尿检呈阳性,我又陪着她去打B超,检查结论为 ‘未见明显异常’,我喊她一周过后再来检查。8月12日我又给她做了第二次检查,第二次尿检又是阳性。我当时对她说怀疑她怀孕了。”姚红英承认,她是收了两次检查费10元钱。


记者问:“成都第三人民医院专家会诊结论是 ‘外阴及处女膜未见擦伤及出血,尿检呈阴性’,对这个你怎么看?”姚红英说:“尿液样品有可能被调包。再者,医生会诊写的是处女膜无擦伤无出血,你说你处女膜是完好的,这个无擦伤无出血根本就不能证明。”姚红英还说:“我检查出王丽尿检呈阳性后,为她进一步做妇科检查时,看到王丽的处女膜是破了的。”


目前,王习安正在搜集相关证据。如再次调解达不到赔偿要求,他将告上法庭为女儿讨个公道。


反思


血的教训留守孩子生理知识贫乏


11月24日,记者前往月山乡采访。月山乡小学(开设有初中部)的何老师告诉记者:“王丽是初二学生,近1.7米高,她住的是学生公寓,各方面表现很好,是尖子生。她死后我们才听说是医院查出了她怀孕的消息,我们认为这不大可能。”


王丽的同学娟娟(化名)说:“我没有看见她与男生单独接触过,她死后传出怀孕的消息我根本不信。”


记者问:“你知道什么叫怀孕吗?”


“不知道。”


记者问:“学校上过生理卫生课吗?”


“没有。”


记者问:“在什么条件下才会怀孕?”


“不知道。”


娟娟妈妈告诉记者:“王丽的死,为我们这些长年在外打工的父母敲响了警钟。我听说王丽出事后,刚赶回家,给女儿补了课(生理卫生课),讲了一些生理知识。娃儿这么大了,我总是不放心,这次回来,也不打算再出去打工了。”


昨晚10点,记者电话采访了苍溪县教育局局长蒋平。他说:“目前中小学严格按照省教育厅开设的课程开课,但对于健康教育课,个别学校和一些偏远学校没有开设。政府在编制上不明朗,偏远学校教师缺乏,辅助学科的教师大多是兼职,对学生健康教育不是很专业。王丽自杀事件应该引起我们政府部门和教育部门重视,今后,我们将逐步完善生理知识的教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