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零八节 皇帝的心事(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这本书已经进行了一半了,太子在考虑本书结束后是继续《脊梁》的故事直至最后呢还是再开一本书,大家觉得我开一本《洪宪大帝》怎么样?是不是会有市场呢?希望大家留言给我!)


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十三日两点二十分 吉林省 伪新京(今长春市)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前敌指挥部


杨靖宇将军已经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溥仪策动禁卫步兵团反正的消息,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彻底的打乱了杨靖宇本来的作战计划,本以为自己要交待在新京城中的杨靖宇将军此刻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此次战役现在为止已经在东北三省数十万平方公里的战场上卷入了敌我双方十余万的兵力,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的增加,根据军部刚刚传来的社会部情报显示此刻甚至在热河都出现了伪满洲国军队与日军的交火,原因很简单:伪满洲国军队看起来有步骤有计划的起义令日军部队彻底的对其丧失了信任,一些日军部队甚至在没有任何实际征兆的情况下便对驻扎在附近的伪满洲国军队实施打击,而这就造成了本来已经人心惶惶的伪满洲国的军队在短时间内大量的起义或逃逸,有些地方的一些搞不清楚状况的警察部队也开始纷纷加入对附近小股日本驻军的打击,总之此刻的东北已经全乱套了。


就在杨靖宇思考着是不是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脱离与长春城内日军脱离接触的时候郑友朋上校将一张“黄纸”送给了杨靖宇将军,这可不是普通的黄纸,这是皇室信件专用的黄纸,二这张皇纸则是溥仪写给杨靖宇将军的一封短信,内容很简单——爱新觉罗 溥仪愿意无条件的跟随杨靖宇将军返回国民政府的控制区域并为国民政府的抗战大业摇旗呐喊,但是国民政府必须答应溥仪两个条件:其一是酌情恢复“清室优待条例”;其二就是在皇室代表的监督下处决曾经盗挖东郊皇陵的孙殿英,如果不答应他的这两个条件的话他将继续率领禁卫步兵团抵抗我军并直至日军增援部队的到来。


对于刚刚担任新编第七十八军的参谋长不到一周的杨靖宇将军显然这是一个十分难以决定的,无奈杨靖宇将军只得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个难题转给了武太行。


——


一月二十三日两点三十分 山西省 系舟山区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军部


得到杨靖宇最新报告的李向阳副参谋长第一时间将电报交到了武太行的手里,面对溥仪提出的两个条件武太行并没有太多的异议,在他看来这两个要求并不过分,清室当年为了避免国家更大的损失而主动退位本来就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在没有经过国会、内阁的批准便使用非法手段废除对清室的优待本就是“军阀政治”的一种体现;至于孙殿英盗挖东郊皇陵在武太行看来则更加的无法容忍,普通百姓尚且无法容忍祖坟被掘何况是曾经至高无上的爱新觉罗家族呢?从武太行的角度来看溥仪出逃东北的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东陵事件”后国民政府的无所作为。


经过简单的思考后武太行迅速的下达命令:“告诉杨参谋长我原则上同意溥仪的要求,只要他抵达根据地我就马上恢复清室优待,在他抵达之日起一个月之内保证将孙殿英交由爱新觉罗家族处置!”


“军长,您真的决定答应溥仪的要求吗?”得知武太行的决定政委杜海娃吃惊的说道。


“政委,你有什么意见吗?”


“军长,你要知道我们党的宗旨是反帝反封建,而溥仪是封建顽固势力的代表,我们优待他的话是不是与党中央的政策相违背呢?”


“政委,现在是抗战时期,我不觉得花一点钱将爱新觉罗家族捆绑在我的战车上有什么不好的,中央不也要我们维护抗日统一战线吗?”


“军长,我一直就十分的奇怪,我们的部队为什么丝毫没有因为资金的问题感到一点的困难呢?据我所知,我们从‘清皇密物’中得到的大量财务早已经使用得差不多了,最近一段时间我们使用的大量的资金究竟来自哪里我希望军长可以给我一个解释!”杜海娃终于将自己的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当然此时的他对于面前这位军长的疑问还远远不止于此。


“政委,你刚才的问题涉及到最高机密,在适当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合适的解释的!”武太行对于自己偷印钞票的事情一直都十分的小心到目前为止在新编第七十八军内部仅仅局限于他和刘雨田两个人知道。


“好!军长,我们先不谈这个问题,那孙殿英的问题我们该怎么处理,要知道孙殿英现在怎么说也算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了,可不是我们一句话想杀就杀得了的!”


“政委,那你告诉我现在应该怎么答复溥仪好吗?你让我告诉他我们根本就杀不了孙殿英然后让他一直在皇宫坚守到日军援兵到来让我们现在在东北创造的大好局面毁于一旦吗?”


“可是如果溥仪来到了我们该怎么办呢?军长,你要想清楚啊!”


“政委,我知道你是怕我惹麻烦,可是现在我真的没有办法,我必须让我们在东北的战果在最大的程度上得到保存,因此我必须答应溥仪!”


“军长,你真的决定了?”


“政委,咱们的谈话都有书记员在纪录,你放心,将来万一有什么麻烦的话我会一力承担下来的!”


“军长,我们是不是应该通报中央等中央的决定呢?”一边的李向阳也感到有些不妥于是提醒道。


“向阳,我看这样吧,你还是先把我的命令知会东北方面,另外将溥仪的要求和我的意见同时传达延安和重庆两方面。”


“好吧,军长!”


“军长——”


——


一月二十三日两点五十分 吉林省 伪新京(今长春市) 国民革命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前敌指挥部


“参谋长,我们已经将军长的电报转交溥仪了,溥仪表示他会迅速收拾好东西随我们转移,但是现在我们有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要解决。”郑友朋上校向杨靖宇将军报告,由于我军机群的提前到达郑友朋不得不带领部分留守部队来催促杨靖宇将军撤离,没有想到他正好赶上了溥仪的反正。


“什么问题?”


“部队!”


“郑大队长,到底怎么回事?”


“参谋长,目前我们在仅仅在长春的战斗人员就在五万人以上,如果算上整个东北的其他的战场的话我们的参展部队应该超过十万人,这还不包括正在核实的绥远、察哈尔方面的蒙军参战部队,现在这些部队的长官基本都要跟我们一起南返,万一失去了指挥的话这些互不统属的部队势必会发生混乱,到时候对于长春的百姓一定是一场浩劫!”在这个时代兵和匪在很多时候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一旦失去了约束这些长期压抑的军人势必会对所在区域的居民造成巨大的伤害。


“郑大队长,宣布我的命令,目前长春城内的军队只要是愿意的都可以加入我抗联第一军战斗序列,对于加入者奖励康德票两百,烟土十两,不愿意的只要放下武器便可以撤退,撤退的人也将领到一百康德票的遣散费,然后有步骤的脱离与城内日军的接触!”


“参谋长,万一日军反扑怎么办?”


“不怕,城内日军的正规军最多还有一千人,剩下的三四千人大多数都是武装侨民,没有重武器和空军的支援我量他们也闹不出什么大事情来!”


“参谋长,座山雕他们怎么办?”


“按照约定将钱和金条给他们,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参加抗联,我看可以任命座山雕做抗联第一军的副军长,那些土匪和伪满军我看也就他能镇得住!”


“副司令?参谋长,他可是土匪!”听说杨靖宇居然要任命座山雕担任抗联第一军的副军长郑友朋的嘴几乎成为O型。


“这有什么!张作霖、马占山哪一个没做过土匪,只要他真心抗日咱们就要接受他,东北不比其它地方,这里的敌我形势复杂得很,我们不能用我们平时的经验来处理!”在东北坚持了这么多年杨靖宇将军对于东北的了解还是非常清楚的。


“参谋长,那城内的设施和我们带不走的物资怎么办?”作为日军统治的中心城市长春城内的物资储备是相当丰富的,由于时间的仓促和人力的有限我军根本无法将物资运走,面对堆积如山的物资我军一时无法决断。


“烧掉,全部烧掉,烧不了的就炸掉,不能留给鬼子一个螺丝!我要让这座城市至少休眠一年!”


“参谋长,你现在是不是也该马上到机场了?咱们的部队已经开始向那里撤退了?”


“不!我现在就去伪皇宫,一会儿我和溥仪一起去机场!”


“好吧,参谋长!”


——


一月二十三日三点十五分 四川省 重庆市 最高统帅部


东北陷入一片混乱的时候最高统帅部这里也是一片灯火通明,最高当局和他的领导班子都在关注着东北的情况,军统、中统、三省党部都在将各种情报不断的送往这里,加上八路军办事处每半个小时一次的情报通报让重庆也掌握了整个战役的几乎全部的情节。


放下手中的电报最高当局看到了同样熬了一夜的何应钦,“敬之,你怎么看待溥仪的南归的?”


“委座,溥仪南归对我们来说在政治上是巨大的胜利!从目前的战况看来在军事上的影响也是十分巨大的,由于伪满军队和警察部队的抵抗日军增援长春的部队已经不得不离开铁路转做步行,十数万部队在如此广大的区域给日军造成的破坏和打击可不是用数字可以估量出来的,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答应溥仪的全部要求并给与他最大程度的优待和荣誉,这样对我们无疑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敬之,你说得很对,我万万没有想到武太行会在日军的大后方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这回鬼子没有半年是别想换过气来了!雨农,你那边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处理掉孙殿英?”最高当局想起孙殿英的问题便把头转向了一旁的戴笠。


“委座,这个您不必担心,只要您下令我们可以保证在二十四小时之内将孙殿英带到这里!”对于军统的办事能力戴笠还是很有信心的。


“好!雨农,你们现在就准备吧,只要溥仪抵达武太行的控制区你们就对孙殿英展开行动,我们绝对不能再在爱新觉罗家族的问题上犯错误了!”


“委座,冯长官那边怎么办?”戴笠想起了当年把溥仪赶出紫禁城的冯玉祥不免要提醒一下最高当局。


“他?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军人,当年要不是他的一时头脑发热哪里会有什么伪满洲国的出现,不要理会他,他爱怎么闹就让他闹好了!你现在就密电武太行,告诉他政府同意溥仪的要求,让他不计一切代价一定要将溥仪带回来!”


“是!委座,我这就去办!”说罢戴笠便离开了最高当局的办公室。


“委座,卑职有点事情拿不准,想请委座指示!”一直默默无闻的陈立夫道。


“祖燕(陈立夫原名),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嘛,在我面前没有必要这么拘束嘛!”


“委座,目前在东北的部队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咱们的东三省党部的控制中,我是想请示委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处置这些部队?”


“是吗?一共有多少人?”


“根据三省党部的统计咱们手中的部队大约有一万人,其中在长春的部队最多也最集中,大概有五千人!”


“这么多?”如果是在其他的地区,这一点点的人马最高当局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可是现在这支力量出现在日军统治中心的长春就别有一番意味了。


“这些人中至少有八成都是我们安置在伪满军中的人员带过来的,不光战斗力很强,对于党国的忠诚也是十分的坚定的!”


“祖燕,你以我的名义将这支部队收编为东北挺进军第二支队,统归马占山指挥,让马占山派李杜去接受部队,不!让胡宗南派飞机将李杜空运过去接收部队!”


“委座,现在恐怕来不及了,日本人的部队在几个小时之后便有可能抵达长春,中共的部队已经着手撤退了,我们是不是也——”陈立夫知道最高当局最厌恶手下的官员贪生怕死保存实力因此没敢说出“撤退”两个字。


“祖燕,你怕什么?撤退就撤退嘛,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好不容易在东北种下的钉子被小鬼子拔出来的,你马上命令他们向山区撤退,同时命令驻长春的党部人员凡是有暴露危险的全部随军撤退,这次咱们一定要保住这支队伍!”


“委座,中共手中掌握着大量的多余武器正准备销毁,是不是可以请求他们支援我们一部分?”


“好!祖燕,你发报给武太行,告诉他,他给咱们东北的部队补充多少物资我就从二战区给他补充多少,让他尽量的加强咱们在东北的部队!”


“是!委座!”陈立夫也离开了最高当局的办公室。


“彦及(陈布雷字),你联系一下咱们的报社和宣传机构,在明天早上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的空降兵部队在地方武装的配合下突袭了委新京并营救出来被日本人软禁的前清逊帝溥仪!”


“委座,我们提不提共产党呢?”


“提!怎么不提,我们越是压着人家就越想知道,索性咱们就公开他嘛!”


“委座,这件事是不是有必要通知一下张少帅?”由于这是发生在东北的事情陈布雷不免想起曾经的“东北王”。


“汉卿啊汉卿,好吧,及彦,你把最近一年给高级将领的文件和通报都给他送一份过去,另外你把空军的资料给他送去一份,让他好好的研究一下。”对于张学良最高当局的心里十分的复杂感激、爱护、敬重、痛恨交织在一起让最高当局自己也时时搞不清楚自己和这位“兄弟”究竟是什么关系,但是最高当局明白一点,如果没有当年的张学良的话就不会有自己的今天。


“委座,你是想让他出来工作?”听了最高当局的指示陈布雷感到十分的惊奇,他万万没有想到最高当局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看看吧!毕竟汉卿对于无论是对于我个人还是对于国家都是有巨大的功劳的,这么多年他也想得差不多了,是时候了!”


“委座,我这就去办!”陈布雷几乎是小跑着离开了办公室,他生怕这位最高当局会临时改变主意。


“委座,您真的打算让他出来工作?”一边的何应钦担心的道。


“敬之,你别说了,我刚刚说过,他是有功的!”


“是!委座!”


——


一月二十三日三点二十分 吉林省 伪新京(今长春市) 伪皇宫前广场


溥仪和身边的近臣后妃早已经收拾停当准备离开这里赶往机场,可是看到面前跪着的大片的宫女、太监、护军侍卫溥仪不免有些惆怅,要知道这里好多人都是从紫禁城跟着自己出来的“老人儿”,让他就这样抛下这些人他的心里感到十分的难过,一时间竟愣住了。


“万岁爷,走吧!咱管不了这么多人了!”看到自己的主子如此多愁善感喜顺也不是滋味,他知道自己的主子身上的最大的优点就是太多愁善感,而这又是一个帝王最大的缺点。


“小顺子,钱都发下去了吗?”溥仪十分失落的问道。


“发了,每人一万康德票!”


“好!发了就好,发了就好啊!”溥仪喃喃的说,此时他唯一能给这些人的恐怕就是钱了。


“皇上,咱们走吧,别让人家再等咱们了。”看着自己的丈夫一直在犹豫,一旁的皇后琬容开口了。


被琬容这么一提醒溥仪才注意到一直守候在一旁的杨靖宇将军和一干全副武装的空降兵,“杨将军,你们的人真的会照顾好我的这些人吗?”虽然已经得到了杨靖宇将军的承诺但是溥仪的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顾虑的。


“这一点您完全可以放心,我们会派出有力部队护送这些人抵达外蒙地区,只要到达那里他们就会被苏联占领军保护起来的!”虽然杨靖宇将军对于面前的这个小“皇帝”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他还是很佩服这位小“皇帝”对于下属的这份感情的。


“好吧,杨将军,咱们这就走吧!希望你们的飞机能够安全的把我们送到您们的根据地。”不是溥仪胆小而是当时的日本关东军的空军部队实在是太强大了,一旦天亮了的话关东军的空军一升空的话自己和这些近臣后妃恐怕就全完了。


“您放心吧,只要咱们速度够快的话就可以在日军反应过来之前和迎接我们的战斗机群会和的!”


“好吧!我们走吧,蓉儿、玲儿,我们走吧!”


溥仪离开了他居住了近八年的伪皇宫,从此可他终于又开始了他的新生。


——


一月二十三日三点二十五分 日本 东京 天皇皇宫


武太行惊天动地的大动作同样惊动了远在东京的日本高层,在得到东北的情报后天皇不得不紧急召开了御前会议商量对策


“阿部首相,您和您的内阁对于目前东北的形势难道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处置建议吗?”睦仁天皇对于阿部内阁(由于蝴蝶效应,本应在一月十四日便下台的阿部内阁此时仍然存在)处理紧急事件时的毫无建树感到十分的不满。


“陛下,阿部无能,让陛下和帝国受辱,阿部愿意辞职谢罪!”作为一名成功的政客阿部信行深谙以退为进的道理,在看出天皇陛下的不满时迅速的辞职无疑是给天皇一个大的难题。


“陛下,下臣以为此次满洲突然发生的这一事件并不是阿部君的责任,应该为他负责的应该是军部,准确的说应该是东条英机和梅津美治郎这些急进派!”作为一名资深军官十原莞尔中将也被破例允许参加这次的御前会议,眼见时机成熟石原莞尔将矛头直接对准了自己的政敌东条英机和梅津美治郎。


“石原!你不要在天皇陛下面前胡说!”听到石原莞尔的话东条英机不免怒火中烧也没顾得上是什么地方便发作了。


“放肆!东条君,你怎么可以在天皇陛下面前如此的无礼!你们这些军人的眼里究竟有没有天皇陛下!”早已与石原、岗村、坂垣达成默契的首相阿部信行十分大义凛然的斥责东条英机的无礼。


“陛下!下臣知错了!”本来还向继续说点什么的东条英机此时也感到了自己做事的欠缺连忙向他的天皇谢罪。


睦仁没有理睬东条而是把头转向了一旁的石原莞尔,“石原,可以把你刚才的话说完吗?”


“陛下,臣下以为现在的新京事件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我们此时的关东军缺乏一个强有力的领导机关,木村兵太郎虽然有才但是并没有统帅全局的能力,这个时候我觉得我们的关东军需要一个了解他的灵魂人物来化解这场危机!”


“石原,你觉得谁有能力在短时间内化解这场危机呢?”


“陛下,您觉得岗村宁次中将怎么样?”


“陛下!岗村作为败军之将没有资格统领帝国的精锐之师!”听说石原要让岗村复职东条连忙道。


一直保持着涵养的睦仁终于无法忍受东条的无礼了,于是说:“东条,你可以出去吗?”


——


没有理睬沮丧的东条睦仁继续对石原说:“石原,把你刚才的话说完。”


“陛下,这是东条他们一直向您隐瞒的东西,我想您最好看看。”石原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了厚厚的一沓文件双手递交道旁边的侍卫武官手中。


“石原,这是什么?”睦仁没有急于打开这一沓文件而是选择直接问石原。


“这是满铁调查课针对我们和苏俄军队在诺门坎的交战的一份详细的调查和评估,经过我们彻底的调查和评估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刚刚结束的诺门坎之战中苏俄军队的综合损失要远远的大与我军!”


“石原,你说的是真的?”睦仁完全没有想到会从石原的口中得到这样的消息,要知道很长一段时间他都认为自己的军队在陆地上已经注定不是苏俄的对手了,可就在他准备放弃对苏俄的领土野心的时候石原再一次的让他看到了希望。


“臣下,绝对不敢在陛下面前说谎,相信陛下手中的参谋和情报班子研究后也会得到和我一样的结论的。”


“可是,石原,你要知道我军在诺门坎确实战败了啊!”


“陛下,虽然从表面看来我军似乎战败了,可是我们给苏军造成的物资和装备的损失也是巨大的,他们在远东地区的几乎全部的物资、弹药、燃油储备都在不久前的那场战斗中消耗的差不多了,事实证明仅靠一条半个世纪前修建的铁路是无法满足已经机械化、摩托化的苏俄军队的补给需要的,一旦爆发大规模的冲突的话我军顽强的军队只要撑过了最初的二十四个小时就不必在畏惧苏俄的机械化军队了,因为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所谓的机械化、摩托化的军队只不过是一堆堆的废铁罢了!”石原阵阵有辞的说道。


“石原,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睦仁的眼睛此时几乎要放出光来了,他似乎已经可以想象到旭日旗飘扬在乌拉尔山上的情景了。


“陛下,石原可以以生命担保这些的真实性!”


“石原,你马上命令岗村宁次代行关东军司令的职务,务必在未来的二十四小时内平息新京事件,时间结束后你让他也回东京一趟,我想知道他作为前线指挥官对于苏俄问题是怎么看的!”睦仁迅速的赋予岗村宁次指挥关东军的权利,在他看来现在的新京事件和巨大的苏俄远东地区比起来实在是算不上什么。


“哈伊,下臣这就去办!”石原莞尔终于得到了天皇的命令,仿佛打了一针兴奋剂般小跑着离开了会议室。


看着石原离去的背影,睦仁缓缓的对阿部信行道:“阿部,你和你的内阁暂时就不要辞职了,但是你下去后务必要想办法把这次的事件对于帝国的影响降到最小,另外你想想可以给石原莞尔一个什么样的职位,中将师团长有点小了。”


“哈伊!”


“你下去吧!”


——


一月二十三日三点四十五分在隆隆的炮火声中杨靖宇将军一行终于赶到了机场,于是一直守候在这里的七十余架运输机陆续升空,杨靖宇将军带领着剩余的空降兵官兵“护送”溥仪在内的两百余名伪官员携带着大量的珍贵文物和重要文件踏上了久违了的回家的路。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零九节 “东陵大盗”的下场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