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纵横 第一卷 战狼在野 第30章 死神爱神

flxlrh303 收藏 38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size][/URL] 梁爽正在挂念着大厅中的人质。没有注意婉儿的变化,脱口问:“婉儿,怎会是你?” 东方婉儿听了梁爽的话,眼中的杀气瞬间消失,目光马上温柔起来,犹如温暖的春风吹走湖面上的寒冰一样。 她伸出的双手手指本来弯如钩,硬如钢,就快抚上梁爽脆弱的咽喉,听了梁爽的话,她的双手顿时舒展开来,软如绵,就势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16/



梁爽正在挂念着大厅中的人质。没有注意婉儿的变化,脱口问:“婉儿,怎会是你?”

东方婉儿听了梁爽的话,眼中的杀气瞬间消失,目光马上温柔起来,犹如温暖的春风吹走湖面上的寒冰一样。

她伸出的双手手指本来弯如钩,硬如钢,就快抚上梁爽脆弱的咽喉,听了梁爽的话,她的双手顿时舒展开来,软如绵,就势抱着梁爽的脖子。

婉儿小嘴微张,吐气如兰,娇嗔地说:“梁大哥,吓死人了,你为什么这副打扮,我还以为你是恐怖分子呢?”

梁爽不知道他已经在鬼门关处走了一遭,但他清楚的是这样抱着婉儿甚是不雅,他连忙想扳开婉儿的玉手,但婉儿抱着他的脖子就是不放手。

梁爽把黑头罩扯下来,露出俊俏而略显疲惫的脸庞,说:“现在没有时间说了,迟了买买提会杀人质的。”

“现在买买提才没有时间顾得上你呢。”

婉儿还是抱着梁爽的头,嘴里喷出的香气调皮地直往梁爽的鼻孔里钻。

梁爽把脸又向后挪一挪,用力扳开婉儿双手,坐起身子,奇怪地问:“什么回事?刚才为什么枪声大作?”

婉儿调皮地一笑,长话短说地把经过说一遍,对两个泛突分子的猝死只是一言掠过。

梁爽听后,惊出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地用手指轻轻地刮刮婉儿高耸的鼻子,说:“你胆子真大,也会演戏,人质有没有事?”

“放心,我的大警官,所有人暂时没有事。”

“你不跟着人群逃向楼下,跑上楼顶干什么?”

“我担心你嘛,听到那个买买提说你在楼顶,所以我跑上来找你。”

梁爽的心弦颤动,紧紧地握住婉儿那手掌略显粗糙,但手背润滑的小手,说:“谢谢你,婉儿。我要赶去十八楼了,你呆在这儿,我的战友马上就过来。”

“我的手机没有信号,打不通电话,你怎么联络你的战友的?”

“用对讲机。”梁爽拿出对讲机塞进婉儿的手上说,“等下你就用对讲机和我的战友联系。”

“笨蛋,你明知送死,还要去?”婉儿的眼睛通红,泪珠晶莹欲滴。

“我的思想虽然不崇高,但我是武警,保障人民财产安全是我的职责。”梁爽轻轻的一句话落地有声。

婉儿看着梁爽绝没有丁点儿无赖的严肃神情,痴了,呆了,珍珠般的眼泪终于狠狠地滑落在俏脸上。她喃喃地说:“梁大哥,如果我有危险,你会冒死来救我吗?”

“在我国境内任何人有危险,我们武警也会冒死去营救。”

“别说官话套话假话,梁大哥,我是问你如果你看到我有你意想不到的危险,你会冒死救我吗?”婉儿蓝蓝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梁爽。

“会,只要你别站在国家和人民的对立面。”梁爽斩钉截铁地说。

“只要我不干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梁大哥自始至终也这么关心我?”

“是。”梁爽毫不犹豫地说,心里却暗暗焦急。女孩子就是怪,现在是什么时候,还在问这些杂七杂八的无聊事情。

婉儿抱住梁爽,眼泪唰唰地流下来,嘴里喃喃地说:“梁大哥,有你这句话,我死也眼闭了,可惜你只能做我一天的男朋友。”

梁爽望望婉儿,望望婉儿的玛瑙头饰、翡翠发饰、珊瑚鬓饰、金耳环、银项链,这些造型美观、多为自然形状的饰品和婉儿的俏脸相映成趣。他再望望婉儿真情流露,绝不会是作假的关切神情,只觉得一股暖流从丹田处升起,四肢百骸暖烘烘的,疲累霎时间烟消云散,被女友司马菲烟刺穿的心慢慢愈合起来。

梁爽情不自禁俯身在婉儿的脸颊上轻轻一吻,然后笑着说:“这么个大美女,我怎会舍得只做你一天的男朋友呢?”语言有点调侃的味道,露出惯有的懒散而无赖的笑容。

梁爽的轻吻,在做阔少爷时经常“免费”赠送给MM。而这些话,梁爽在当兵前也经常挂在嘴上,他只是有口无心地弄弄MM们,如果MM对他的吻和这种话信以为真,那梁爽就不会让人叫“蛊惑仔”(混混)了,而那个相信他话的MM就该打自己的PP了。梁爽长这么大,只对司马菲烟付出过真情,不过还是司马菲烟主动追求他的,也是司马菲烟主动“飞”他的(指女的先提出分手)。

梁爽吻后马上就后悔了,“糟糕”这句话脱口而出。因为说话的对象搞错了,他猛然醒悟自己和这个叫婉儿的外国女孩才相识不足一天,并且婉儿已经知道他武警的身份,他这么说如果婉儿生气,可是大大的不妥,他本人没有所谓,可不能在外国人面前丧失武警的威严和风度。

他忐忑不安地瞧瞧怀中的婉儿,只见婉儿满脸绯红,春风荡漾,一脸幸福的模样,而那双蓝蓝的大眼睛水汪汪的,似要滴出水来,媚眼如丝,春意盎然的娇态。

婉儿你千万别误会,千万别弄假成真。梁爽心里不住地向菩萨祷告,他虽然喜欢婉儿的娇媚和纯情,但他刚刚破碎的心灵还不能接纳新的水源,何况他对一见钟情也不怎么相信,更何况现在也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他这种危险的职业也不适合这么早谈情说爱。

友情需要长时间小心的呵护和培育,而爱情却可以在刹那间燃烧起来,在不恰当的时候,在不恰当的地方,东方婉儿的芳心却被梁爽的言行剧烈地碰撞着,擦出猛烈的爱火花。

婉儿抬起头看见梁爽懊悔的神色,神色马上有点黯淡起来。

她轻轻地叹口气,把眼神挪开,盯着梁爽的胸膛,用芊芊手指抚弄着梁爽的作战服,幽幽地说:“我也知道梁大哥是逗我开心的,但你的话我会铭记于心的,只可惜我命苦,不配也没有可能做你的女朋友。去吧,完成你的职责,要小心,别太拼命。”

婉儿说完,狠狠地推开梁爽。

梁爽被推得一个趔趄,愕然地望着婉儿,心里绞痛起来,无意间伤了一个女孩子的心,懊恨自己油嘴滑舌的坏毛病为什么总不能改掉。

婉儿看着梁爽懊悔的神情,连忙掩嘴“扑哧”一笑,犹如雨后梨花绽放,娇艳欲滴。

她香首轻凑,“啵”的一声,在梁爽的脸上狠狠吻一口,娇笑着说:“梁大哥,别再懊恼,你以为你的魅力真的没法挡,我会对你一见钟情?快点执行你的任务吧,记住,别太拼命,人质是一条命,你也是一条命,他们的命不会比你的命珍贵。”

女人如南方六月的天,脸色说变就变,令梁爽这个曾经的登徒浪子也瞠目结舌,娇柔做作和故作清高,或者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梁爽见得多,但情绪和神情刹那间变化得如流星划过穹空般快的,只婉儿一家,别无分店了。

梁爽最怕就是他无意调侃的话刺伤一个女孩的心,看见婉儿没有事,他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站起来,转身就往下跑。

梁爽刚转身,婉儿也转身,两行清泪涌泉般狂喷而出,肩头起伏,不断地抽噎。

真情乎?假意乎?

就只有眼泪的主人——东方婉儿心里最清楚。

“我是方嘉乐教官,梁爽请回话。”

就在这时候,婉儿手中的对讲机疯狂地叫起来,狠狠地吓了婉儿一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