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两个“情报王”斗法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出访苏联。



国民党保密局头子毛人凤自从接替戴笠任局长后,一直想在反共斗争中施展本领,取得显赫战功,以便得到蒋介石的赏识和信任。当闻讯毛泽东的专列已经出发后,毛人凤和美国顾问布莱德策划了炸毁毛泽东的专列、制造第二个“皇姑屯事件”的计划。



然后,他命令潜伏在东北的特务组织——东北地下技术纵队采取两套作战方案,从两翼围追堵截毛泽东的专列,除破坏长春 14号铁路桥外,在哈尔滨车站要埋下定时炸弹。潜伏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南池子的“万能潜伏台”进行指挥。毒手伸向了毛泽东。



这天上午,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具体研究破获“万能潜伏台”问题。李克农以带着皖南口音的语调说:“潜伏台就设在计兆祥的屋内,现在就要决定起获了。所谓‘万能潜伏台’就是敌台集台长、报务、情报、译电4职为一身的计兆祥。原来提出将敌人一网打尽,从实际情况看只捕计兆祥一人。”



会后,李克农对公安部侦查科科长曹纯之说:“搜出敌台后,来个电话,我要到现场看看。”



曹纯之点头应允了,回到公安部后,向有关同志们传达了会议精神。大家都摩拳擦掌、欢呼雀跃起来。曹纯之向大家布置完战斗准备工作后,由于过分劳累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成润之率队执行搜捕任务去了。



一会儿,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刚刚睡着的曹纯之吵醒。他一把抄起了话筒;“老曹吗?报告你,我们捕住了计兆祥,发现了整流器,但是,没有搜出电台!”



搜不出电台,算什么破案!曹纯之迅速驱车来到南池子九道湾43号。



曹纯之进门一看,在现场,侦查员们押着计兆祥,他规规矩矩地站着,他的妻子钱秀莲在一旁发抖,一声不吭。曹纯之在屋内一边走一边看,锐利的目光搜索着一个个可疑的角落。然后,他若无其事地坐在沙发上吸烟,巡视着四周、思索着……屋内的空气几乎凝固了。



曹纯之仰目一看,只见天花板上倒贴着一张圆形的《牡丹图》。多年的侦查经验告诉他,电台就在这里。他用手一指,大声命令说:“上去,把电台取下来!”



片刻,侦查员们从里面取出了美制电台、美制手枪一枝、一沓情报底稿和书写在《古文观止》一书上的密码等罪证。



计兆祥和他妻子在罪证面前两眼呆滞,脸色蜡黄,汗水从额头上滚了下来。



曹纯之马上赶到李克农家,向他汇报了现场情况及敌人情报底稿透露的计划。



李克农驱车来到了计兆祥家。



他仔细地看了计兆祥的罪证,对计兆祥说:“不要怕,我今天来是看你计兆祥发报技术的。你就用这部电台,用原来的手法呼叫台湾保密局毛人凤。我说话,你发报,怎么样?”



“愿意效劳,愿意效劳!”计兆祥连声说,并立即行动,作好发报的准备。



在台湾的国民党保密局本部,保密局头子毛人凤在静待大陆方面的“佳音”,准备向蒋介石汇报“好消息”。他心想:如果这次行动成功,在毛泽东访苏归来时干掉他,中国的风云就会发生突变。到时,自己就功劳大大的了。



这时,坐镇督战的美国顾问布莱德对毛人凤说:“立即电告计兆祥,报告潜伏大陆暗杀队的准备情况,对东北技术纵队所有行动人员,除重赏外一律官升3级,并委任纵队司令马耐为国民党东三省救国军司令。”

毛人凤一边答应,一边说:“按规定的联络时间已经超过了,可现在还没有得到大陆方面的任何反应。”



布莱德意识到了什么,打断毛人凤的话:“立即电告计兆祥,停止发报,马上转移。”



毛人凤故作镇静地说:“问题没那么严重吧!共产党再狡猾,也难发现我‘万能台’的踪迹,沉住气,也许计兆祥马上就发来了成功的电讯!”



这时,北京南池子的电台安装完毕。



“嘀嘀嘀……”计兆祥呼叫台湾保密局,并传出要毛人凤接电讯的讯号。



“来了!”,毛人凤叫了起来。他马上坐在电台旁,等待接收、译电。



随即,电文翻译出来。



毛人凤先生:



被你们反复吹嘘的“万能潜伏台”已被起获,少校台长计兆祥柬于就擒。今后,贵局派遣的特务,我们将悉数收留,只是恕不面谢。告诉你,给你讲话的是李克农。你们现在“寄人篱下”,好景不长。你若率部来归。我李克农可以保证你们安全。告诉你,发报的报务员就是计兆祥。



毛人凤心惊肉跳地拿过译电全文扫了一遍,不知所措。真是冤家路窄!过去,李克农在“国统区”搞情报工作,就把戴笠整得防不胜防。 1947年他接任保密局长也是被李克农弄得处处被动挨打。国民党政府曾多次悬赏捉拿李克农,可连个影子也见不到。现在无线电台又碰上了他,“万能台”也没躲过他的眼睛。毛人凤顿时感到大势已去。



板门店谈判的幕后指挥



在朝鲜战争中,由于中朝人民的齐心抗敌,美国侵略军被迫坐下来谈判。但是,他们又不甘心坐下来,谈谈打打,假谈真打。 1951年7月,谈判又即将开局了。



在朝鲜战争爆发后,李克农曾给朝鲜提供过不少情报。在考虑中国参加谈判班子人选时,毛泽东首先想到了李克农,于是又点了李克农的将。



此时,李克农正犯哮喘病,时好时发,平日常用药物控制病情,要想入睡非打吗啡不可。毛泽东开始并不知道这个情况。点将之后,李克农思之再三,怕贻误大事,把自己的病情向毛泽东作了实事求是的报告。但是,毛泽东反复权衡后,仍然决定要李克农去。



李克农忠心耿耿,抱病出征,前往朝鲜开城。他原以为不用多久,战争就会结束,谈判就会有结果,他连大衣都没准备带。谁知一去竟是两年。



1951年7月4日,毛泽东致电金日成。电文第一句话开宗明义;我方是此次谈判的主谈人。中朝两国商定:对外以朝鲜人民军为主。实际上谈判第一线由李克农主持。



毛泽东又指派柴成文为中国人民志愿军联络官。



谈判桌上无戏言,字字句句都得反复斟酌。面对世界头号帝国主义,要在谈判中取胜绝非易事。此次谈判,中朝联合,还有一个国际关系。首席代表是朝鲜人民军南日大将。双方既要沟通,又要尊重,十分复杂。



当谈到交换战俘问题时,美国提出无理要求开采取拖延手法。



这轮谈判从下午2时半开始,由美方主持。双方互相目视对方。这是一种高度紧张的精神战,一场意志、毅力、忍耐力、克制力的对抗。韩美代表目光游移了。中朝代表的眼神中透出了焦躁。



柴成文悄悄离开会场,向李克农请示怎么办。李克农此时也在默坐沉思。他眼皮不抬地往一张纸上写了3个字——“坐下去”。纸条在中朝代表手中默默地传递。



这次谈判,双方沉默持续了132分钟。



美国人顶不住了,宣布休会。



经过紧急磋商,下一轮谈判又开始了。这一次轮到中朝方代表主持会谈,



朝鲜首席代表宣布会议开始。代表们刚刚落座,首席代表就又马上宣布休会,只用了25秒,弄得美国人频频耸肩晃脑,连声“NO、NO”,一副惊讶莫名之状。



拖是谈判中的技巧,快也是一种谈判技巧。李克农对这两种方法,运用得出神入化,弄得美国人自叹弗如。经过近两年多针锋相对的较量,双方终于达成了和平协议。



1962年2月11日,李克农因病去世,祭礼极为隆重。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总理周恩来主祭,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罗瑞卿大将致悼词。




美国中央情报局获悉李克农去世的消息后欣喜不已,宜布休假3天,以庆贺强有力的对手消失了。这个举动在中央情报局的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