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猝死之谜

1994年夏,金日成以82岁高龄亲自参加与卡特的会谈。最后一次会谈及参观宴请活动共持续6个小时,中间只休息20分钟,为此金日成夫人金圣爱曾向卡特的随行记者抱怨老金不听劝告,不顾年事已高,每天仍工作十几个小时,除白天参加会谈外,晚上还要处理文件。



卡特走后,金日成仍未休息,立即亲自布置北南首脑会谈方案及接待计划,此时金正日身体欠佳,只负责军队事务,因此金日成全神贯注,精神一直处在亢奋状态。朝鲜其余领导人也被金日成旺盛的精力所迷惑,忘了他的实际年龄。审查完北南会谈方案,金日成又马不停蹄赶往农村视察,因朝鲜此时已是夏收时节,各级领导常有虚报产量者,老金信不过,农业问题须事必躬亲。至某道,见粮食收购计划未完成,金日成发了脾气,下田检查,只见遍地杂草,庄稼稀稀落落,旋至村中农舍家访,农舍主人口称托金主席的福,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但观其破破烂烂的家当和面黄肌瘦的样子,老金明白该农民说的话是领导事先布置好的,心中不禁一阵酸楚,遂叹口气道:“我们当年参加革命时,农村生活也不过如此,革命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农村还是这么穷,这是为什么?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国人民当家作主过好日子,看来都是我没有领导好,我对不起他们!”一边说,一边落泪,陪金日成视察的官员、警卫和村中百姓见领袖落泪,也跟着哭,屋里屋外哭成一片。首委书记跪在地下请求处分,金日成将他扶起并对他说,责任在中央、在我,不在你们。对农业问题作了一番指示后,老金急于要回夏季办公地点妙香山别墅处理公务,但此时天气突变,风雨大作,飞机无法起飞,不得已改乘火车。



在德国制造的普尔门专列里,金日成心中惆怅,农村之行对他刺激很大,农业问题始终缠绕在他的心头,看样子,真要学学中国和越南是如何解决农业问题的了。列车向妙香山疾驰,透过车窗,望着雨中的三千里江山,金日成思绪万千,经过一番努力和较量,好不容易才争得一个与美国直接谈判,被其视作政治上平等的对手的机会,还有多少事要做啊。祖国尚未统一,前途任重而道远,倘若他离开这个世界,正日能挑起这付担子吗?于是,他打开文件夹,再次修改同克林顿谈判的方案,这是一次关系朝鲜前途的关键性战役,只能打好,不能打坏。既然美国不要战争,那么朝鲜也需要休养生息,如能把人民军裁减50万人投入建设,朝鲜的经济就能上一个大台阶。但目前还做不到。10年前邓小平裁军一百万,那是因为有苏联替中国顶着美国,朝鲜没这个条件。要在谈判中争取美国援助,基本上解决朝鲜的电力能源问题,部分解决粮食问题。朝美关系正常化以后,他要彻底退下来,带上孙子、孙女去金刚山海岸踏踏实实地休息,或者去哈瓦那,那儿有他的老朋友卡斯特罗。西哈努克多次请他去磅逊,阿萨德请他去贝鲁特。直到保健医生再次催他休息,他才放下文件。毕竟年岁不饶人,体力上的疲劳难以恢复,他无法入睡,又沉浸在回忆中。他想起了故乡万景台和给他指点人生的父亲金亨稷,想起了指引他走上革命道路的长辈林春秋,想起牺牲在抗日战场上的弟弟和死在苏联的妻子、女儿。他仍记得在莫斯科共产国际斯大林和季米特洛夫的教诲,苏军统帅部里朱可夫和华西列夫斯基的指挥。他熟悉赫鲁晓夫的粗鲁和勃列日涅夫的虚荣,昂纳克的严谨和铁托的排场,胡志明的简朴和齐奥塞斯库的奢华。他和他们都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他怀念东北抗日联军的领导和战友杨靖宇、李红光、李延禄、张寿笺、崔泉石、许哼植、周保中、冯仲云。他忘不了毛泽东的大度和彭德怀的固执,朱德的忠厚和周恩来的机敏,林彪的深邃和高岗的粗旷,李克农的深沉和陈毅的豪爽,邓小平的直率和杨尚昆的老练,华国锋的平庸和胡耀邦的奔放。他仿佛又回到了战时跋涉过的江河,那是松花江、牡丹江、乌苏里江、豆满江、鸭绿江、大同江、汉江、洛东江……金日成坐在归途的列车上,他可能什么也没想,他已没有精力去想,他太累了,需要休息。要是中国的冯天有大夫(解放军空军总医院少将副院长,曾为金日成、邓小平治疗)也就好了,他的按摩最见效。

1994年7月7日夜,金日成乘坐的专列一路上颠簸到了熙川,他又转乘汽车风尘仆仆到妙香山别墅,甫坐定,仍是不休息就让秘书报告近日发生的情况。他听到的第一个消息却是75岁的上将赵明选病故,这已是一个月内去世的第三名上将。此消息象重锤一样打击著金日成的心,赵明选从14岁开始跟随金日成,在抗联打游击,几十年来患难与共,情同手足。金日成追问病因,手下答称脑溢血,又问如何救治,回答是保守疗法。金日成拍案而起,问为何不开颅抢救?这些医生就怕负责任!是不是住的烽火医院?把院长叫来,给我解释清楚!老金气得浑身哆嗦,左右忙劝,不料金日成一口气上不来,突然倒地,周围顿时慌作一团,手忙脚乱,保健医生赶来,看出是心脏病发作,但过去从未查出金心脏有毛病,因而别墅里竟找不出速效救心丸,医生紧急呼唤直升飞机送医院抢救,因夜间天降暴雨,加之山区能见度差,匆忙飞来的直升机慌不择路,竟撞在半山上坠毁。第二架飞机不敢怠慢,离别墅50米降落,一行人七手八脚打著雨伞,用担架将金日成抬上飞机,飞机急飞平壤烽火医院抢救。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病人心脏病发作时,应让其静卧,可作胸部按摩和人工呼吸,切忌大动。可金日成犯病后,被“蒙古大夫”这么一折腾,焉能有救。金日成的发病与当年苏联的勃列日涅夫发病何其相似乃尔,勃列日涅夫就是因其三位老战友,克格勃大将茨维贡、齐涅夫和苏军上将格鲁谢沃伊相继去世而伤心过度导致心脏病发作的。



烽火医院终归回天无术,1994年7月8日凌晨,金日成的心脏永远停止了跳动,医院院长和保健医生均被送进监狱。金正日见父亲去世,呆若木鸡,遭此突然打击后竟长时间不能理事。所幸朝鲜党政领导鼎力相助,共撑危局,扶持小金办理丧事。金日成逝世的噩耗传来,朝鲜举国哀痛,如天塌一般,全国2200万人中到平壤吊唁的竟达1000万人。人们为制作花圈,平壤市的所有鲜花全部售罄,城市周围的鲜花也被采光,不得不从北京紧急空运20万元的鲜花到平壤。许多海外朝鲜人也赶到平壤吊唁,甚至不少韩国政界、商界要人也冲破韩国当局的禁令,经第三国到平壤锦绣山表达对金日成的哀思。追悼大会原定7月17日举行。因金正日悲痛欲绝尚未恢复以及准备工作仓促,不得不推迟三天到7月20日。追悼大会召开时,台上金正日率百官守灵,台下百万群众哭声震天,以至天上阴云密布,落下雨来。



金日成的猝然逝世,使朝鲜半岛局势又有了新的变数,他若能多活几年,定能继续实施其符合朝鲜实际情况的改革方案,朝韩关系和朝美关系也必将进一步改善,朝鲜的经济情况将不会象今天这样糟糕,朝中关系亦不致象今天这样冷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