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俄为何把“宝地”阿拉斯加贱卖给美国?

双子座的猫 收藏 10 14784
导读:打开美国地图,会发现它在本土以外隔着加拿大还有一块领土——阿拉斯加。面积为151.9万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在1867年以前是属于沙俄的…… 美国自1766年正式建国以后,领土不断扩大。1803年从法国购得西路易斯安娜,1819年迫使西班牙让出佛罗里达,1845—1853年夺占墨西哥多块领土,1898年吞并夏威夷……而最重要的事件是1867年从沙俄购买了占美国领土面积1/6的阿拉斯加。 宝地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位于北美大陆西北部,面积151.9万平方公里。土著民族为印第安人,

打开美国地图,会发现它在本土以外隔着加拿大还有一块领土——阿拉斯加。面积为151.9万平方公里的阿拉斯加,在1867年以前是属于沙俄的……



美国自1766年正式建国以后,领土不断扩大。1803年从法国购得西路易斯安娜,1819年迫使西班牙让出佛罗里达,1845—1853年夺占墨西哥多块领土,1898年吞并夏威夷……而最重要的事件是1867年从沙俄购买了占美国领土面积1/6的阿拉斯加。



宝地阿拉斯加



阿拉斯加位于北美大陆西北部,面积151.9万平方公里。土著民族为印第安人,爱斯基摩人和阿留申人。17—18世纪阿拉斯加被俄国的“土地开拓者”发现,自18世纪80年代起沙俄在此建造居民点。1798年成立俄罗斯美洲公司(俄美公司),独家经营渔猎场并开采矿物。1867年阿拉斯加被沙皇政府卖给美国。1884年以前属美国军事管辖,以后为美国的一个地区。1959年成为美国的第49州。



阿拉斯加有北美最高峰——海拔6193米的麦金利山。阿拉斯加湾在阿拉斯加半岛和温哥华之间,湾口宽2200公里,深达5659米,还有卫护海湾的弧形屏障阿留申群岛。阿拉斯加1/3的面积位于北极圈内,气候严寒,除南部沿岸外,年平均温度在0℃以下,可这块“不毛之地”却拥有丰富的地下宝藏:石油、金、铜、铂、银等。特别是北极地区滨海凹陷地带为石炭纪以及三叠纪和白垩纪地层,石油和天然气储量极大。此外,太平洋东北部暖流使阿拉斯加南部沿海峡湾岛屿成为世界著名渔场,盛产鲑鱼和大比目鱼。



显然,阿拉斯加是块宝地。可沙俄为什么要卖掉它?美国又是怎样把它弄到手的呢?



密谋



1854年一位名叫桑德斯的美国商人来到彼得堡,自称是来办商务的,却悄悄地拜会了当朝重臣康斯坦·尼古拉耶维奇大公,两人密谈良久……



三年之后,1857年3月,沙俄新上任的外务大臣亚·戈尔恰科夫公爵收到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大公建议出卖阿拉斯加的信。他写道:“这种出让是完全合乎现代要求的。我们不必欺骗自己,而应有所预见:美利坚合众国想要整个地统治北美,肯定会攫取我们这些领地,而我们又无法把它们藏掖起来。再说,这些领地带给我们的好处微乎其微,出卖它们似不会引起过分的反响……”



外务大臣戈尔恰科夫公爵进退两难:他不赞成出卖阿拉斯加,但也不能对豪门权贵的意见不予理睬。他只好把此事报告沙皇。没想到皇上竟对此极有兴趣,御笔批示:“此议值得考虑。”



大公是沙皇的弟弟,这件事可能他们在家庭聚会时就“考虑”过了。这是经过密谋策划的,只有少数人参与此事。密谋者知道,持反对意见的外务大臣是惟一难以逾越的障碍,于是他们设计了一幕小剧:首先是远在法国休养的大公给外务大臣写信提出此事。他们分析:事关重大,外务大臣必然会报告皇上,而皇上表现出兴趣,要加以“考虑”,这样一来外务大臣就可能改变立场……



外务大臣不再公开反对。他也知道三年前大公曾同美国商人有过秘密接触,可能就是这位美国商人说服大公赞成出卖北美领地,然后由大公把这个想法灌输给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戈尔恰科夫公爵准备采取拖延的办法,并为此寻求支持。他找了1830— 1835年间曾担任过俄国领地阿拉斯加执政官的海军上将弗兰格尔。谁知海军上将是位谁也不敢得罪的人。他采取的是中间路线。在给外务大臣的信中他写的是 “一方面……,另一方面……”等于没说!


戈尔恰科夫经过慎重考虑,向沙皇建议暂缓出售阿拉斯加,待驻美公使斯捷克利男爵探明美方意向再作定夺。沙皇于1857年4月29日作了简短批示。大意是:一、此事不算完;二、卖价可大大降低。



“十年磨一剑”



戈尔恰科夫真有能耐,居然把此事压了十年。(也是天助,这期间刚好碰上美国发生1861—1865年的国内战争!)可在这十年里密谋集团并没睡大觉。康斯坦丁·尼古拉耶维奇大公是密谋集团的主将,除经常在皇上耳边吹风外,还把财务大臣赖滕拉入圈内。而驻美公使斯捷克利男爵一开始就是此集团的干将,十年内为出卖领土奔走于俄美之间,不遗余力,甚至准备了使俄国蒙辱的条约文稿。“十年磨一剑”,密谋集团开始分头行动:大公负责打通外务部,重新向外务大臣提出这个问题;财务大臣以金融危机来逼压沙皇,建议向西方贷款;驻美公使则加紧同美国政府磋商。



密谋集团加快了步伐



1866年9月,财务大臣赖滕给沙皇呈上一份报告,声称近两三年来债台高筑,国库空虚,为偿清外债必须尽快筹集450 万卢布,可在国内无法筹到这笔钱,办法只有一个:用新的国际贷款偿清旧债。他让沙皇明白,俄国能否得到贷款,决定于出卖阿拉斯加的态度,换句话说,出卖阿拉斯加,就可以延期还债。



1866年10月,斯捷克利男爵由华盛顿返回彼得堡,密谋集团在大公府邸聚会,作出两项决定:一、出卖阿拉斯加要价500万金美元;二、继续向外务大臣施压,争取尽快突破。



1866 年12月16日中午,密谋集团的全体成员以参加“日祷”活动的名义来到外务大臣家,沙皇本人也来了。他明确表示同意出卖阿拉斯加。没有正式记录,只是亚历山大二世的日记中有两行文字:“中午1时,戈尔恰科夫公爵就美洲公司之事举行了会议。决定卖给美国。”沙皇的日记表明出卖阿拉斯加已成定局,可此时罗斯大臣会议和国务会议对此一无所知。



密谋集团避开外务部,指定斯捷克利男爵全权负责谈判和签约。可是,作为全权代表的这位公使先生手上竟没有任何政府的书面指示或授权书,只是财务大臣叮嘱了一句:“要500万美元。”



男爵同美国的谈判是一场不折不扣的卖国丑剧。条约正文是由美方口授笔录的。七项条款中有五项讲的是美方的权利,即签约后美国政府应得到什么。其余两项是有关付款问题,但对付款过程中违约的责任和惩罚只字未提。



美国政府买地,洛希尔财团掏钱



美国人看好阿拉斯加的经济前景,也深知其政治和军事的价值,但当时美国刚刚结束内战,国库空虚,手里没有钱。于是美国政府这位买主的身后出现了一位掏腰包的人。在准备签约的过程中,闪现出一个美国人的名字:奥古斯特·别利蒙特。别利蒙特是23岁时在美国崭露头角的,此前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已经是洛希尔银行法兰克福分行的主管;后来在纽约为洛希尔财团收购了一家银行,并担任其主管人。不久他很快就成了美国总统的经济问题顾问,而且是政府的债权人。显然,洛希尔财团通过自己的代理人把钱给了美国政府,由政府出面购买阿拉斯加。



据1860年的材料,当时俄国面积为97万平方公里,如果出让阿拉斯加,扣除6万平方公里,俄国将失去6%的领土。阿拉斯加是只金饭碗。其实当时俄罗斯美洲公司已开始开产煤和金矿,但财力有限,俄政府又不给予必要的支持。但办法还是有的。他们只要取消俄美公司对阿拉斯加的垄断,对俄国私人资本及企业家开放,共同开发阿拉斯加,肯定是大有前途的。



提高地价之谜



1867年3月,俄美双方“谈判”已接近尾声,不久即可正式签约。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美方代表国务秘书休阿尔德对条约的第六条款作了改动,出现了720万美元的数目,而原定地价是500万美元!斯捷克利男爵欣喜若狂,立即报告沙俄政府。外务大臣戈尔恰科夫于1867年3月26日发给男爵一份密电:“皇上准予以700万美元之价出售并签约……尽量争取近期收到钱,如果可能,把款转入伦敦巴林银行。”

1867年3月 29日深夜至次日凌晨,美国务秘书休阿尔德和俄驻美公使斯捷克利在条约上正式签字。签约后美方不等国会批准拨款,不承担任何义务,就立即得到了阿拉斯加。美国政府的国务秘书不同意在伦敦付款。他有心参与这场财务勾当。他知道,伦敦的巴林银行有沙皇罗曼诺夫家族的私人账户,而俄罗斯国库的钱是存在“英格兰” 银行的。



地价增值无疑给了俄方代表斯捷克利吹嘘自己的资本。他说自己在谈判中成功地讨价,并由于他的工作,“某些有影响的美国人物”帮了大忙。他认为地价增值的220万美元中应有他一份。可彼得堡并不这样认为,沙皇除授予勋章以外,只奖给他2.5万银卢布。斯捷克利感到十分委屈,在写给外务部的朋友韦斯特曼的信中说:“至于给我的奖金,我想应当更慷慨些……如果皇上不能正确评价其派出使者的贡献的话,那么他就会自己设法拿到其应得的东西。”



当然,阿拉斯加售价增值与斯捷克利无关。可美方为什么要提高地价呢?为破解这个历史之谜,美国侦探拉尔夫·埃佩尔松对此事进行长期调查研究后写了一本书:《一只看不见的手》。他写道:“在美国内战期间,沙俄为救援美国政府曾派出自己的舰队赴美国海域。沙皇同林肯(美国第16届总统 ——笔者)可能有过秘密协议,美国应为俄舰队支付费用。约翰逊(林肯被暗杀后接任第17届总统——笔者)没有宪法授权,不能支付这笔费用。而舰队的费用又相当高:720万美元。因此,约翰逊通过国务秘书威廉·休阿尔德谈妥向俄国收买阿拉斯加的事。那些不明真相的历史学家称‘提高地价’是‘休阿尔德的愚蠢 ’。至今还有人批评这位国务秘书,说为这么一块地不应付出那么高的代价。但购买地只是一种手段,为动用俄国舰队向沙俄付清军费的一种手。而俄国舰队的行动在当时确实使美国避免了同英法之间的一场恶战。”



说到俄国海军援美一事,1863年夏末的情况是这样的:游弋在北美两岸的俄国海军力量是两个分舰队:大西洋分舰队由海军少将列索夫斯基指挥,太平洋分舰队由海军上将波波夫指挥。它们曾分别开进纽约港和圣弗兰西斯科港,这是英法两国始料不及的。



对于林肯总统同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有秘密协议之说,1939年苏联历史学家马尔金肯定地说:“俄国公布的文件同美国大量的资料都说明当时这种关系,并且证实了关于1861年或1863年派遣分舰队支援北美和俄美之间建立秘密联盟的说法……”



俄战舰在美国海域游弋累计时间近一年,为此国库开支了多少钱呢?据当时海军部的材料,国库为一艘44-炮舰一年支出的军费为35.7469万卢布。两个分舰队12艘战舰的费用420余万卢布。此外,巡航舰“新贵”号沉没在圣弗兰西斯科海湾也应计入总开支。还有,分舰队驶入大西洋时牺牲13名水兵,几十人患坏血病并长期进行治疗,在大洋中航行后不少舰只需要大修……总之,在总开支中应当再加上300万卢布的数目,军费总数应为720万卢布。这么说来,如果美国有意把地价提到720万美元是为了支付俄国应得的军费,那么阿拉斯加岂非等于白送?!



令人生疑的收据



在1990年美国西雅图附近的塔科玛市的一个叫做“沙俄的美洲”的展览会上,人们看到了一张收据——美国政府收买阿拉斯加后俄国出具的收据。



这张收据使长期研究这个问题的学者产生许多疑问。条约第六款写道:“在上述规定出让的基础上,美国应在交换批准的条约文本后十个月的期限内在华盛顿国库付给俄方外交代表或者俄国沙皇委派的全权代表720万金美元……”把上述条款同收据作一番比较就会发现不少问题。条款规定付款地点是华盛顿,收据上则是纽约。收款人也令人生疑。在收据上作为收款人签名的是爱德华·斯捷克利。根据条文他作为俄方代表是可以收受款项的。但有一个情况:条约批准之后外务大臣戈尔恰科夫担心在收受款项上出问题,立即把完成此事的全权由外交代表转到财政部,财政部应迅即派出具有相应资信的代表赶赴华盛顿,收取金美元后,亲自监督把金币装上俄国战舰,运到彼得堡后转交国库……如果这么办了,那是万无一失的。可美国展出的“收据”说明财政部未能接手此事,而由外交代表斯捷克利独揽大权。正是他违背美方应付现金金币的规定,毫无异议地收入了720万“格林别克”纸币的支票。“格林别克”是美国在南北战争时发行的绿背纸币。它的市面价值大大低于金币。美国支付的“格林别克”支票实际只值540万金美元。男爵的“疏忽”和“宽容”使俄国损失180万金美元。差额留在了美国国库。俄国外交代表从中得到好处是可想而知的。


还有,条约规定付款期限为缔约后十个月内,可美国占有阿拉斯加后却迟迟不付款。期限早已逾越,美国国会还在为是否照约支付争论不休,这是一种极不正常的情况。按照国际惯例,违约一方应承担责任,受到惩罚。可俄国政府对此不置一词。斯捷克利男爵于1868年7月15日给外务大臣的信中写道:“美国人民对沙皇政府的知恩图报和宽宏大量给予很高的评价,它没有提出抗议,亦未发出怨言,尽管它有权这么做。因为在规定期限内不付清款项,实际就是公然破坏协议。”动听的言词,更加暴露卖国贼的嘴脸。这位外交代表既然如此明白其中道理,为什么当初不在条约里写明违约责任和惩罚条款呢?



1868年8月男爵交给俄罗斯国库一张“720万美元全部收讫”的凭据,并称钱已转入纽约某银行,可据该银行向美国国会作证时确认汇入银行的钱只有703.5万美元。不用说,16.5万美元已装进外交代表的腰包。



这位男爵的最后命运像个谜。1869年5月,他写信给外务部的友人,说希望得到两年的休假,信中充满了恐惧和忧伤。一个把手伸进皇上口袋里(应当说是老百姓的饭碗里!)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呢?终于斯捷克利男爵失踪了,在俄国失去了他的踪迹,在国外也找不到他……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