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 我是个男人 发酒疯VS神经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5/


‘我靠,他怎么了?挺了?被大家踩死了?咯屁了?‘孙伟此时也在自言自语想像着若干个答案.赶快低下身摸了下许言的鼻息,还有气.呼吸正常.又摸了下他的心脏,也在正常跳动.这是怎么了?‘三土咱们快背他回家,回八院让王姨给瞅下,看什么看,不你背还我背啊?‘孙伟着急的冲着王三土吼道.

王三土满脸委屈,试着背了一下,竟没背起来,靠,我自已酒劲还没醒过来呢,还背他回家?晕死.‘老,老大,他像他爹一样肥的像头猪,俺,俺背不动啊.‘

‘那怎么办?‘孙伟一看王三土说的也不假,许言虽长相一面书生,但那一米七五的个头和一百五十来斤的体重倒不是吹出来的.那怎么办呢?‘抬头看见不远处有一IP卡电话亭,计从心生.‘走,打电话找人帮忙去.先把他扔这就成,反正也没人抢他‘孙伟一脸奸笑的对王三土说.

靠,一看孙伟那一脸坏笑就知道这家伙又没安好心眼,但只要不让俺背着他回家怎么都成.王三土心想到知道孙伟想出办法来了,也赶忙跟着孙伟向着电话亭走了过去.

‘喂,是八院120吗?噢对,我是王部长的儿子王三土,许副政委的儿子许言在广场这耍神经病呢,快带人接他住院.‘孙伟在对方接通后就一字不带闪的说完了挂上了电话.

王三土这边听完孙伟打完电话可傻眼了,这都哪跟哪啊?‘伟哥,你也太不厚道了吧,卑鄙,实在是太卑鄙了.原来你说的找人是找咱八院120啊?我晕,可你为嘛把我也带上,许言他老爷子知道了还不吃了我啊?想想都怪吓人哎.‘王三土这时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认识这么个臭不要脸的人啊.回家以后可怎么办啊.55555.晕,头又晕了.

电话那头的120值班室忙了起来,一听是许副政委的儿子出事了,又是王部长的儿子打的电话.看来这事假不了.又是请示上级又是写派车单.护士,主任医师急忙上车出车前往广场接人.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乌龟儿子就他妈王八蛋.我太聪明了,这么伟大的天才的办法也让俺给想出来了,有才,太有才了.孙伟坐在马路崖子上心里那个美啊,乐的小嘴拢了半天竟没闭上.王三土挨着坐在孙伟身旁.看着在地上躺着的许言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今天还不如在家里看国庆大典呢,还不到一天功夫就整出这么多事来.郁闷,非常之郁闷.

这边许言慢慢的晃晃悠竟醒了坐了起来.小脸一片唰白.捂着头大喊头疼.‘你大爷的,不能喝就他妈别喝,守着女人就宠英雄般的死灌.还他妈喝晕了,丢人,老子以为你喝死了呢.你知道我和三土多么为你担心啊?老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孙伟一看许言醒了好像没事了冲许言怒骂道.‘不过,这样许言,你要是敢在这里给俺哥俩表演段歌舞,让俺哥俩高兴高兴今天这事就算了,俺还帮你泡王乐成不.三土,我跟你打赌,赌许言这狗日的没种不敢.‘孙伟忽然又想出了乐子冲王三土眯着小眼打着手势道.

‘是啊是啊,我现在还郁闷呢,伟哥,他要敢在这跳我输你两盒大中华.‘王三土一看事已至此,都是许言整出来的事,既然醒了没事了就玩会.

‘这可是你们说的啊,我许言有什么好怕的啊,到时候可别反悔啊.还有三土,你他妈的也别耍赖啊,回家就上你老爷子那给我偷两盒中华去.说,唱什么?不就唱个破歌吗?‘许言刚醒,哪知道刚刚孙伟已做了点有害于他的伤天害理之事.头虽然晕,但一想到王乐还有两盒大中华就偷偷乐了起来.

‘今天国庆节,多么好的日子啊,让你狗日的整没意思了.来,唱个{北京的金山上}给小爷听听,三土,把你那上衣脱下来让他拿着起舞.说好了啊,唱的不好声音不大跳的不好看敢糊弄我们哥俩可不算数啊.‘孙伟一看许言这小子真喝傻了,想了想又提了个条件出来.

王三土也坏笑着把上衣脱了下来递给了许言,坐回去支着脸认真仔细的准备看节目.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像那金色的太阳............‘许言晕乎乎的,眼镜一没七百度的近视让他什么也看不清,手里扬着三土的破上衣就一边唱一边跳了起来.还怕达不到要求所以态度还是极为努力滴.

广场东边公路上,八院120的车还没停稳就看见广场边上有一人在那又唱又跳.一看是是有病了,而且好像病的还不轻呢.主任医师和护士赶紧向他们跑去.

孙伟和王三土老远就看见了八院的120救护车和医生护士们跑过来了,还是不动声色.

‘这个不好听,许言,再换个新鲜的,来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好了,记住啊,嗓门要大,舞姿要有新意.唱完了哥们回家拿钱咱晚上再喝一顿去.‘孙伟坏笑着对许言说道.

‘好咧,看着啊,革命军人各各要牢记,三大纪律作项注意.......‘手里拿着三土的衣服就狠摇了起来,还踢了下腿摆了个很好看的POS.

‘快快,镇定剂‘主任医师一看许言病况严重,一边跑一边急忙对身后的护士说道.护士也迅速的把急救包里的镇定剂递给了主任医师.

主任医师拿着针管冲许言就扎了过来.

‘怎么样哥们两个,唱的不错吧,哈哈哈哈,你两个小子别说过的话不承认啊,哈哈哈.‘许言心里还是挺美的,这么小菜一碟的事也敢考我,两个弱智兼白痴.哈哈哈哈.猛一回头,就隐约看见一个白影向自已冲了过来.胳膊上也明显一痛,不知被什么扎了一下.竟慢慢没有了知觉倒了下去.

几名护士和男医务人员赶忙把许言抬上了担架抬上了救护车.孙伟和王三土也跟着坐上了车.两人都在强忍着不让自已大笑,爽,真他妈爽,哈哈哈.

‘许言这是怎么了?挺文静的一孩子怎么就成这样了?‘主任医师看着许言从小长大的,当然知道这其中另有原因,不然不会这样的.

‘俺们也不知道啊,这小子中午就喝了点酒,然后我们来广场玩,他非让我们当观众看他唱歌跳舞.说是国庆节普天同庆,他心里也高兴.俺和王三土可是咱院里公认的好孩子啊,一看这情况就赶紧给咱值班室打电话了.杨主任啊,我看表扬就不必了,开学后给俺们老师写封感谢信就成了.‘孙伟一脸痞样面带微笑的冲杨主任说道.

‘是啊是啊,俺伟哥说滴没错,事实就是这样滴,许言这小子中午泡MM喝大了,要不是俺伟哥拦着许言,这小子还说要跳脱衣舞来,本来俺俩也想看看,但一想到这里这么多人,传出去对咱八院影响多不好啊,所以就让他唱了点革命歌曲.幸好你们来的急时啊.‘王三土也在一边无赖的说道.

耍酒疯VS神经病?

杨主任感觉自已的头也快大了,怎么今天我值班就让我碰上这种事啊,回去怎么写报告?车里的几个护士和两个男医务人员心里知道是孙伟王三土这两个小子整出来的事,忍不住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车里一片喜洋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