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5/


‘再来几瓶啤酒冲冲,我都快撑死了,刚刚光想着吃了忘了喝了.‘许言冲服务员喊到.

‘是啊是啊,别多拿啊,来一捆青岛啤酒就够了.‘王三土在一旁附合道.

此时孙伟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想着口袋里为数不多的银子,发觉自已面对着鱼香肉丝竟也提不起来食欲了.一喝上酒,三人就你一瓶我一瓶喝了起来,只感觉一个字,爽.再一会的感觉.晕乎乎,晕乎乎.连晓燕和王乐说了些什么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了.

正准备结账,手一摸兜里,那张整一百的银子没有了,孙伟一惊,把全身上下的各个兜又摸了一遍,还是没有,心想,这次完了,怎么办?许言和王三土叭在桌子上一看孙伟的脸色不对,知道又有什么事了,忙凑过来问怎么了?

兜里的一百银子飞了,可能是打架时丢的,现在我这还有三十元,你们谁有银子赶快拿出来,不然咱哥叁今天连这饭店门都出不去.

‘我,我,我今天一分银子没带.‘王三土吐着舌头说道.

‘我这还有五块,够用不伟哥.‘许言笑着把五块钱递了过来.

‘够个屁,还差不少来,谁让你们要这么多东西啊,怎么办?要不咱把这三十五放这,蹿吧.‘说完把钱放在了饭桌上.

几个人趁服务员进内堂的时候嗖亽像风一样飞奔出店门.

‘哎,你们还没结账呢.‘服务员一看几个小子没影了在后面大喊到紧跟着追出饭店门口.赶是赶不上了,报警?怎么抓呢?为了这九十八块钱的饭钱?叹了口气自认倒霉走进店门口.看到了桌子上孙伟留下的三十五元钱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哥叁像箭如飞,没命的跑啊,一看后面没人追来才叹了口气速度慢慢的降了下来.

‘真险啊,要是捉到还不定怎么着呢.‘孙伟拍了拍心口说道,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是啊是啊,从小到大还真是第一次办这事咧,说实话,还真他妈刺激.‘呕,许言刚说完就扶着马路旁边的路吐了起来.

‘哈哈哈,许言,你看你这没出息样,喝多了吧,逮着不花钱的青啤猛喝,谁他妈说青啤不上头的/?我现在头还发晕呢,咱也没钱了,到哪去玩啊?‘王三土惊魂刚定不由如是说道.

‘去咱海市广场去玩吧,今天国庆,那人绝对少不了,走,哥几个,找乐子去喽.‘一提到玩,孙伟的精神头又上来了,连头上的伤口也顾不上了,其实血早就不留了,孙伟还偷偷的把晓燕的手帕给藏到了左上衣兜里,心里那个美啊.为此,还偷偷的乐了好几回.

国庆中的海市中心广场格外美丽,人海涌动.广场对面便是市委大楼.倘多红色的氢气球在空中飞舞.五彩纷呈的各色彩旗迎风飘扬.喷泉涌出十几米高的水柱带给人们一阵惊叹,更多的则是欢声笑语.

孙伟哥叁个晃悠悠,晃悠悠的走在到了广场外围的小路上.忽然许言被一阵音乐的声音吸引抬头见到了前面有一大人群在围观着什么,团结就是力量,没错,这声乐就是[团结就是力量].如同发现了北美新大陆一般赶忙叫着孙伟和王三土涌了过去.

‘让下,大家让下.‘孙伟一边大叫着一边挤了进去.众人一见挤进来三个年轻小男孩,又满身酒气,怕是小偷或什么的都不由自主的躲开了他们.

只见一残疾人跪坐在地上,头趴在地上.两个脚都没有了,衣服脏而乱,初秋的季节确穿着一身破棉袄.露出点点颜色已经发黑的棉花.身旁的录音机里放出的歌曲正是{团结就是力量}他身前放着一张纸,上面好像写了些什么.

‘我叫李凤林,河南信阳人,因在八六年南疆保卫战中受伤而身落残疾.复员后没被安置工作,每月的慰问金也无法发到手中,导致现在生活贫困,希望好心人献出你们的爱心,救我于水火.在此表示感谢.‘孙伟小声的念着纸上写的文字.抬头看了看那个乞丐,王三土转身看了看孙伟,一见到他脸上露出的那种奸笑就知道孙伟这家伙没安好心,又找着什么乐子了.

‘你,你当过兵?在哪当的兵?就你这熊样的还当过兵?简直给军人丢脸,而且做为一名军人,不论是否已退伍,在任何情况下也不会丢掉军人这个神圣的字眼和尊严,你他妈的在这装什么装?‘孙伟手指着那乞丐大声叫道.

许言感觉头还有些晕,就立地坐了下来,闭着眼听孙伟摆活.

‘我,我,我是真的复员军人,你看,这是我的复员证.‘那乞丐哆嗦着从破棉袄里掏出了一个红本本.围观的人群一看不知今天又能看上哪出戏,看这三个小子好像一伙的.刚喝完酒不知怎么折腾,也都一言不发的从旁边看热闹.

‘假的,不用看也知道是假的,老子花五块钱就能让人印上一份.少他妈费话,说,来我们海市干嘛来了,是不是敌特份子搞破坏还是法&功份子招收会员来了?老子怎么看你怎么不像好人.‘孙伟一边晃悠一边对乞丐说着.

呵呵,人家来这是要饭,还敌特,还法&功?这小子喝大了,不过挺逗的.人群里已经有一些人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妈的,我们伟,伟哥问你话呢,快,快说.‘王三土此时也跟着坐在了地上,口齿不清的问道.

‘我,我真的是复员军人啊,要怎么样你们才能相信俺啊,这几位小哥,俺不是坏人啊,要不俺现在走还不成嘛?‘乞丐知道遇上了几个难缠的无聊人物,心想如何才能摆脱这几个家伙.

‘复,复你妈个屁,我们伟哥说了,你他,他妈的是假复员军人.这,这叫诈骗,懂不?这样吧,没收你非法所得.下不为例,不然,我们哥叁拉你去局子里呆几天.‘许言这时听了半天听出味来了,知道孙伟心里怎么想的了,就像卖菜的托一样帮孙伟把没说完的话说了出来.

‘几位小哥,喔,不,几位小爷,求求你们行行好,俺出来混口饭也不容易,给你们二十块钱买包烟抽,放过俺成不,俺保证再也不来海城市了.‘乞丐走男闯北也算见过大世面,知道这几个小毛孩子是找喳要保护费,连茫说道.

‘放屁,你看我们像那种人吗?你在这一趴放着歌曲,这是影响市容市貌.写了这丑八怪的字还说自已是伤残军人没人管,这是影响我军我党的良好形象.这些钱还有你,都走不了了,我们要交给警察大哥.见着你这种人我就来气.这叫革命军人后代的责任感懂不?三土,去打110.‘孙伟一边揉着太阳血一边叫到三土让他去打电话报警.

‘几位大哥,别别别,小弟再也不敢了‘话还没说完,嗖的一下,趁他们不注意竟跑出了人群百米冲刺般的速度跑了.

这时哥几个傻眼了,我靠,不是残疾人嘛,怎么又会跑了?两个脚没事?也太神奇了吧?比驴子生出马来还神奇.

围观的众人也都被这突然发生的情况惊呆了,这骗子的骗术也太高明了吧?假伤残军人也就算了,连两个受伤节肢的脚也是假的?刚刚我还同情他扔了五元钱呢,不行,得拿回来.众人一哄而上争抢起纸上散落的零钱.把坐在地上的许言和王三土压的半死.不一会,钱也都抢没了,人群就慢慢散了.王三土和许言确已被挤倒躺在了地上.

‘哈哈哈,瞧你们哥俩那熊样,哈哈哈‘孙伟看到躺在地上的两人一边揉着太阳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操,白忙活半天,一分钱也没落着.还被人群压了半天.真他娘的.‘王三土郁闷的拍了拍土站了起来.

‘许言,你他妈干嘛呢,睡着了?我靠,伟哥,他晕了‘王三土拍了下躺在地上的许言,一看不动,又踢了一脚还是没动.蹲下身一看,许言竟闭着眼没动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