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763.html


二月里,回转的船队带回了YF封锁物资向D国流通的消息,中华帝国随之向YF提出了抗议……嗨,虽然重兴皇帝不喜欢抗议,更喜欢威胁.可中华帝国既不想立刻搀和进欧洲战争,封锁琉球和倭国不能有力打击YF的战争潜力.跑远了吧,海军又没有打垮YF远东舰队的实力,舰艇没法像制造步枪那么简单,有舰艇还没有那么多优秀水兵.

不过,中华帝国怎么着也不会窝窝囊囊的光抗议了事,不加几句威胁对不起国家威望.做为大国都明白的隐形资本最雄厚的国家,任何一个举动都令人不敢轻视.中华帝国目前最大的隐形资本是在小农经济逐渐被打破后的庞大内部消化能力,而扩大外需的目标完全可以M国为主,何况还有半个观望的欧洲.

此前,中华帝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虽然D国,其实YF与中华帝国的贸易额也越来越大了.所谓威胁,是中华帝国通报YF大使说:”既然YF限制中华帝国与德意两国间的贸易往来,那么D国自然也会限制中华帝国与YF的贸易……中华帝国干脆双方都不得罪,暂时中断与所有交战四国间的贸易好了.”

中华帝国除了需要较长时间进行战争准备外,同样要发战争财.所以,绝对要抓住YF的软肋才行.目前就这样威胁最适合,虽然D国更着急,可YF的损失一样很大.偏偏YF还不能以相同办法威胁中华帝国.要知道,中华帝国从YF进口的主要是工业成品,以丰富国内市场,同时弥补自身生产力不足.而YF要是进行对等报复,只会促进中华帝国工业化进程加快,最多给中华帝国制造小小一点困难.

因为,YF从中华帝国进口货物除了少部分对等的工业产品外,还有手工业品.当然,第二项并不重要,让那些工艺品爱好者忍耐就是了.可重要的是第三项最好最好不要中断,那就是与D国相似的需求------矿产资源.

前文说过,原史中国的大用量矿藏,除了煤炭以外,要么是贫矿或提炼困难的拌生矿,如铁矿.要么就是先天缺少,如铜矿.不过,造物主用稀有矿藏弥补了中国,如钨~锑~钛~钒~稀土等等等等,这些矿藏最大出口国自然是中国,正好一得一失.

可现史的中华帝国面积之大已超过E国,毫无大用量矿藏稀缺之撼,这是D国所急需的一部分.稀有矿藏自然还是中华帝国储量最丰,门捷列夫在1860年从扑克牌中偶得灵感,发明了元素周期表,十几年过后,不少稀有元素的作用已被几大发达国家熟知.YFD当然均在此行列,所以中华帝国哪用着急,那是这几国都急需的重要物资.

是的,中华帝国根本不急着卖,矿藏埋地下怎么也不会失效,拖一段时间后,肯定价格飞涨呢.或者说无需必卖到欧洲,M国会要,停战后的E国不会连这种面子都撑着,当然也要,还有其它较发达国家还是要.但正在交战中的几国却急着立刻用.

哎,这个神密的东方古国,虚弱时是吞不下嚼不烂,强大了则处处占得先机.赫尔利和拉德贝在中华帝国的生活是那样惬意,只要不涉及国与国间的利益……

很明显,YF少了中华帝国的必要物资供应是不行的.因为,除非策反意大利,压制住D国,否则非洲航线的安全性绝对值得怀疑,只有从中华帝国获取,德意海军才不好拦截.同时,一些稀有矿藏是中华帝国独有的.

幸好,YF对中华售D物资的封锁令有些弹性,赫尔利和拉德贝请求中华帝国给予几个月反应时间,以便将情报送回欧洲并接到回复.

重兴皇帝不像俾斯麦一样在赌,他对YF的最终屈服相当有把握.一句话就可以说清楚,不再像古代那样,两个国家打了半年,稍远一点的国家都不知道.虽然电子通迅手段还是那样原史落后,但以军舰为代表的武器平台已能纵横万里了,从哥伦布开始,人们眼中的世界的确越来越小,国与国间的相互牵扯越来越多,敌我之分越来越模糊.这是在政治上,文化上也是如此,而经济上的互通有无自然是另外一大项.所以,原史两次世界大战中,做为白人世界的逃逆者,M国却能在两头获利,并由此踏上了世界巅锋.相对来说,现在的中华帝国比原史一战前的M国实力更强大,交战双方更不愿开罪.其实,俾斯麦想法对YF来说并不错,YF之于中华帝国,当然是防备之心更强,可并非绝无一点化敌为友的想法.事实上,如果YF真能痛下决心,中华帝国还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不得不承认,仇恨是一回事,威胁是另一回事.Y国有着世界最强的海军,对中华帝国的威胁与限制最大.而D国陆军虽强悍,却不见得比中华陆军更强.而且,陆军终究是陆军,E国人行,但更强三分的D国陆军偏偏没有威胁中华帝国的能力.重兴皇帝虽大权在握,但性格实际的他,在赌博式的更大利益和当时之国家安全更有保障间,不一定选择前者,因为联合YF明显比联合德意更容易取胜,而且,YF应该不欢迎中华军队打进欧洲,这样中华帝国还不用费力气.

这之后,打败挑战者后的联盟很可能翻脸,渐渐将演化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华帝国并不会失去报仇雪恨的机会.其实,加入哪一方都有这可能,就如三十多年后的二次大战就是在华德两大集团间展开.

当然,事实上的YF舍不得放弃亚洲殖民地,后世史家称YF两国是”因小失大”,只是这个[小]也的确太大了,也难怪YF舍不得.不过,当时的YF”尽量稳住中华帝国一段时间”是其既定战略,也的确需要从中华帝国获得一些重要的战略资源,所以,两国最终只能专为中华帝国部分放弃封锁,那是在六月初,YF驻华大使接到授权.

所谓部分放弃,当然不能对D国毫无限制,YF同意中华帝国与D国的交易继续,但在数量上要求中华帝国保守一些,不能D国要多少给多少,否则YF军队只能进行拦截.做为补偿,YF愿意增大从中华帝国进口物资的数量,只希望中华帝国一视同仁,也允许YF只付百分之四十硬通货,余额由中华帝国所需的技术和设备交换.令人没想到的是,YF不但需要矿产资源,两个造船大国竟然还需要中华帝国帮着建造部分大型货船.不过,稍一思考也就明白了原因,战争中,船舶的消耗极大,需求自然相应大增,所以有能力建造大型货船的造船厂都进入战时体制,以保证军用舰船为主.可YF两国,特别是Y国,海运堪称其国家生存命脉,战争一样使货船需求量大增,两方面需求相加,强如Y国的造船能力也吃不消.

令YF郁闷的是,中华帝国还得了便宜卖乖.其实,也不算故意要协,只是中华帝国船舶工业在必需扩大海军规模的前提下,还要完成德意两国军民船舶齐全的订单.外贸信誉极端重要,就算对直接敌对国,也不是想毁约就能毁,失去信誉生意难做.所以说,一接受YF的订购要求,中华帝国要减也只能减自家所用.可那样的话,帝国海军绝不同意,左宗棠部长说的好:”万一有谁在这个时侯从海上打来怎么办?”

是啊,只要中华帝国不主动,YF不会在短期内挑起亚洲战争,可国策中几乎定下的敌人就是YF,人家也不指望跟中华帝国一朝化敌为友,难说这是不是个阴谋.就算这一切都不管,中华海军也要有随时与YF海军在西太平洋决战的实力.

可是,送到嘴边的肥肉,就因为怕里面有刺而不吃吗?

舍不得啊!

为此,好久未周游各地的重兴皇帝特意跑了一趟各大造船厂,询问是否能够扩大产能.结果,中华军事工业比较令人满意,大部分造船厂保证能挖掘出一定潜力.个别直爽的厂领导说:”钱多就不难办.”

那就中,重兴皇帝嘿嘿奸笑.回京后即授意内阁向YF收取更高的建造费用,但不能高到逼走客户.结果,谈判专家报出个很令YF生气,却无法放弃的价格.一开始,YF代表威胁说另找承造国,中华帝国不信那一套.哼哼,世界上能制造大型船舶的就那么几个国家,其中的M国技术高明,可惜造价太高.E国的造船技术YF又看不上眼.西班牙和瑞典倒是可以,但这两国不会冒得罪D国的风险,算来算去,非中华帝国不行.

罢了罢了啊!就当是稳住强劲对手的代价好了.这个世界的真理就是在最讲理和最不讲理之间.有实力什么理都能争,没实力,吃屁去吧!

协议就这样于六月十号在北京内阁大殿签订了.不要觉得奇怪,这不是个秘密协定,除了”中华帝国不能完全满足D方需求”的条款,于其它方面,双方是大大方方公开谈判.因为,YF不怕得罪D国人,而中华帝国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咱就是趁机发财.那么D国呢?当然会因准盟友两头落好不高兴.可不高兴也没办法,D国人清楚的知道,抛除中华帝国的奸商心理,想绕开YF向D国大量出售战略物资绝不可能,只有三方取得谅解才大家都好.所以,D国更愿意觉得中华帝国是出于无奈.

这就是著名的”两方半协定”.很有意思的一个定名,而且那个半方是指中华帝国和D国两个国家.YF是当然一方,协议签定时的中华帝国是一方,D国是那清楚现实而默认的半方,但中华帝国两头发财的大计只完成了一半儿,在战争最激烈时插入,不像原史M国在大局已定的情况下打D国落水狗.

不过,管你哪方,都是咱的衣食父母,中华帝国又多了一条加快经济增长的路子.对不起,俾斯麦,您可能阴了中华帝国一次,中华帝国却敢理直气壮的说是为D国向YF让了一步.大家知道,中华帝国不是怕了YF两国. 事实上当然是重兴皇帝盼望了十几年的发战争财的理想总算成功了.

这不是运气好,是重兴皇帝有先见,是中华精英高明的战略谋划.那么,接下来该致力于什么了呢?

下一个目标又是M国.

自信绝对是个人~集体乃至国家最重要的品质之一,原史的M国不管怎样霸道无耻,不能不说那是自信的一种体现方式.而内战结束前的M国也是奋发而自信的,相信自己能战胜欧洲国家的阴谋.可是,当中华帝国开始打压这个未来可能的最大对手,并成功的将其肢解后,M国人的自信危机出现了.

M国的政治体治~科技~人才储备无疑还是世界一流,可区区七年时间,因经济近乎崩溃使这一切形同空架了,唯一的好处也许是催生思想家.一些站的较高看的较远的智者发现,M国并不善于从一无所有起家.是的,包括建国以前,M国人也是从欧洲带来了大量显性财富,还有文化科技等隐性财富,美洲则有大量的土地和资源.没有这一切,M国人不可能经短暂发展就能战胜Y军而立国,最少需要漫长的多的时间.

可是,做为一个先天高起点的移民国家,M国的致命缺陷是没有历史,没有深厚的全方位积淀沉降为国家基础,M国人心底里没有深厚的国家观念,必需靠依连续的成就和胜利积累.所以,M国最怕失败.

当然,不是说在罪恶的贩奴经济中养懒了的M国决不能恢复,只是想重新站立起来,绝对比立国战争更艰难,因为M国的对手不再仅有Y国.大部分白人同胞,还有中华帝国,都不愿眼看着一个大国崛起.

智者看到了艰辛,普通人心里不安,政府却在患得患失.伦肯是位智者,但身在局中,同样没有当年强烈自信的他不知道国家该走哪条路.不过,即便伦肯答应中华帝国的条件也难改变什么,M国这样政治体治的国家里,个人影响力终究有限度.

西部自治区内的其他种族与M国南北方分庭抗礼七年,M国白人心里的种族歧视中已没有白人至上主义,偏偏还剩下可怜的种族优越感.重兴皇帝估计的不错,有中华帝国这一流强国存在,白人能够接受与华人平起平坐,却无法接受黑人和印第安人的政治权利.

这里可能又有人疑问,难道中华帝国非要为黑人和印第安人争取政治权利吗?中华帝国只是总体上比其它列强温和,事实上为了国家利益,也谈不上善良.

又要说您错了,中华帝国不会在原条件上退让半步.因为美洲华人只有一百多万,白人却在两千万左右,可M国人不可能准许中华帝国向M国移民千把万人,中华帝国自身也难以承受.而统一的M国将是个相当强势的国家,根本无需别国怂恿,也许都不需要其它势力的支持,就有向势单力孤的华人下毒手的胆量.所以说,如果不能为黑人和印第安人争取到权利,中华帝国宁愿和M国彻底翻脸,即便不敢将西部自治区夺到手,也必然支持西部自治区独立.否则,华人将孤掌难鸣.

自信心不足的M国人不是不明白这道理,却没明白透彻.现时的M国北方政府倒没生出将来报复华人的黑心,但经过半年的思前想后,最终决定竟然是走一步看一步.比如,他们决定倒向D国一方,联合西部自治区收复南方,但将西部发展成另一个经济中心这第二步就不愿走下去了.因为无法接受种族平等并融合这最重要的第三步,M国人怕第二步的实施使西部自治区发展起来,那时更无力把握.

M国人如此想当然的决定是在今年三月份做出的,伦肯立刻出访了西部自治区通报了政府决定.然后,对国家命运既感力不从心又感袄迷惘的他将此次出访当成一次疗养,正好等待大洋彼岸的决策.

那么,中华帝国会同意与M国北方联合发起第二次南北战争吗?

一个字------会.

战略决策委员会发给刘永富管风平等人的命令是:可以帮助M国北方收复南方,但不完全联合作战.如M方要求,可以组成一定规模之联军,规模大小由你等掌握.自治区军队如进展顺利,可以将部分占领区交给北方政府,但临近自治区的一两个州一定要得到,并且决不交给北方政府……只要M国克扣我方条件,坚决不准其完成统一……

M国,只要你想完成统一大业,必需向中华帝国屈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