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间谍也判刑?“中国留法女生间谍案”如何了


2007年11月28日 08:48:40 来源:青年参考



11月20日,曾经被法国媒体大肆宣扬的“中国留法女生间谍案”,在巴黎凡尔赛轻罪法庭再度开庭审理。经过长达两年多的调查、审理,相关案情已逐渐明了。法国警方表示,没有证据显示卷入此案的中国女留学生黄丽丽曾将机密资料传回中国;法国检方认为,黄丽丽不是间谍。然而,检方仍要求法庭判处黄丽丽一年有期徒刑,其中包括10个月的缓刑。


学习刻苦的中国女孩


来自中国武汉的黄丽丽就读于法国瓦兹省贡比涅工程大学。2001年秋,18岁的黄丽丽以优异的高考成绩,被贡比涅工程大学与中国高中的交换项目选中,成为23名赴法的交换学生之一。2002年2月,黄丽丽与其他交换生一道抵达法国,接受了为期4周的法语强化训练后,进入贡比涅工程大学学习。


贡比涅工程大学教务长皮埃尔·奥尔赛罗回忆说,黄丽丽进入该校之初,与其他中国交换生及法国同学相比,成绩并不引人注目。但是,这个看似弱小的中国女孩学习非常刻苦,一丝不苟。两年之后,她的学习成绩在同一届学生中处于中上游。


贡比涅工程大学的学制是5年。经过两年的基本课学习,黄丽丽选择了机械系统工程专业。一年后,她根据学校与法国法雷奥集团签署的合同,进入该企业实习。法雷奥集团是世界领先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在中国上海、江苏、湖北都有合资企业。当时,共有来自贡比涅工程大学的6名学生进入这家著名公司的实习生候选名单,黄丽丽是惟一的中国学生。经过面试,她和一名法国同学最终被录取,与法雷奥集团签订了5个半月的实习合同(2005年2月1日至7月15日)。实习的地点是法雷奥集团下属的空调系统配件公司,位于巴黎西南郊。


被捕源于下载“敏感文件”


2005年4月27日,黄丽丽像往常一样到公司上班。刚到公司不久,上司就通知她去人事部,在那里,她惊讶地看到了恭候已久的警察。警方告知黄丽丽,法雷奥集团指控她“背弃信任”,以及“利用欺诈手段进入公司电脑系统”,需要她配合接受调查。随后,他们将黄丽丽拘捕。


法雷奥集团之所以对黄丽丽提起指控,源于一份具有保密性质的文件从公司电脑系统中消失。该文件是法雷奥集团2005年至2006年在中国的发展规划,黄丽丽将其从公司电脑系统下载到自己的移动硬盘上,但公司电脑系统中的源文件同时消失。黄丽丽后来解释称,这可能是由于自己操作失误所致。除这份文件外,黄丽丽还从公司电脑系统中下载了两份“比较敏感”的文件,分别涉及“宝马”和“雷诺”汽车的车型及零配件设计。


黄丽丽说,涉及“宝马”等汽车车型及零配件设计的文件,其实是以前实习生的实习报告,她下载这些文件的目的是为了便于在家学习。但她同时承认,与法雷奥集团签订的实习合同中有保密条款,按规定,自己不能从公司电脑系统中下载保密文件;她的上司曾对她私自拷贝公司文件进行过警告。黄丽丽说,她对实习合同中的保密条款及上司的警告都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普通女生被炒作成“超级间谍”


从黄丽丽被拘捕的第二天开始,法国媒体即对此案给予了高度关注。尽管案件仍处于调查阶段,部分媒体还是根据捕风捉影得到的消息,给22岁的黄丽丽扣上了“间谍”的大帽子,将其描绘成一个训练有素、具有超常能力的“工业鼹鼠”,专门窃取法国企业的先进技术。有的媒体甚至称,她有6部电脑,懂5种语言,拥有多个学位。一些评论认为,虽然黄丽丽背后不一定有指使者,但“她可以先为个人目的窃取情报,将来再卖到中国去”。有的媒体还特意提到了黄丽丽的家乡——中国湖北省,称那里是中国汽车工业的重要基地之一,暗示了黄丽丽“窃取”法雷奥集团机密的可能性。


事发后,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发言人就案件发表讲话指出,法国某些媒体关于该案件的报道存在不实之处,黄丽丽只是一个普通学生,绝非有的媒体所渲染的“具有超常能力”的学生。


贡比涅工程大学教务长奥尔赛罗表示,黄丽丽被拘捕时还没有取得任何学位;至于她所具有的“外语天才”,更是闻所未闻。据他所知:黄丽丽的法语程度一般;英语是必修课,但黄丽丽考了3次才过关;她确实曾报名学习德语,但还是个初级生;至于媒体所称的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学校根本没有开设此类课程。


与黄丽丽同在贡比涅工程大学就读的一位中国学生愤怒地表示,关于黄丽丽是“间谍”的报道,“统统是狗屁”。“她是我的同学,根本不是谣传的那样。她连重装Windows都不会,哪里来的什么‘超常能力’?”另有一些中国学生表示,他们曾接受法国各大报纸与电视台的访问,但刊出或播出的新闻报道只是断章取义,“只播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这些学生还透露,连贡比涅工程大学的一些法国老师都认为,中国近年来发展很快,使得西方公司“对中国特别紧张,害怕竞争不过中国公司”,这也许是导致黄丽丽被拘捕的主要原因。


法雷奥集团不认为她是“工业间谍”


法国警方的调查结果使得部分法国媒体的夸张报道不攻自破。从黄丽丽与其法国男友同居的家中,警方共搜出两台电脑,其中一台是黄丽丽的,另外一台是其男友的。警方还前往其男友的父母家中进行搜查,找到了一台“老掉牙”的旧电脑。这与某些媒体所称“黄丽丽拥有6台电脑”的报道大相径庭。有媒体还称,黄丽丽运用“高超的黑客技巧侵入公司电脑系统”。在接受调查期间,黄丽丽曾被警方带回公司取证,她打开公司配给实习生的电脑后,轻轻松松就调出了她所下载的文件,根本不必使用任何黑客技术。


随着调查的深入,部分法国媒体开始对黄丽丽案件的报道进行澄清。一些法国民众在网站上留言,对媒体不负责任地大肆炒作表示失望。当时,正值中国与欧盟在纺织品贸易问题上摩擦加剧、中国商务部部长薄熙来访问法国之时,因此,有人怀疑,法方在这个时候拘捕黄丽丽是否别有用意。


黄丽丽被拘捕后,中国驻法国大使馆领事官员即前往监狱,探视她在监狱中的生活状况,并希望狱方按照《维也纳公约》,保证中国公民的生活待遇。此外,中国驻法大使馆还与法雷奥集团直接联系,向对方详细了解相关情况,希望对方在黄丽丽未触犯法律的前提下,考虑到与中国的良好合作关系,主动撤诉。


2005年5月7日,法雷奥集团总裁莫林在公司董事会上表示,黄丽丽下载的并不是什么“高敏感”文件,拒绝对其使用“工业间谍”的字眼。但法雷奥集团坚持认为,他们针对黄丽丽提出的指控有理有据,并认为此事件对企业形象造成了损害,因此向黄丽丽索赔15万欧元。


检方的“求刑巧合”


2005年6月20日,在监狱中度过了53天的黄丽丽获保释出狱,回到贡比涅工程大学继续她的学业。在此后两年多的时间里,法国警方和检方的调查取证工作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进行。调查人员认为,尽管黄丽丽可能不是“间谍”,但她在公司内的一些奇怪举动,例如带着移动硬盘到处走动、逗留时间超过工作需要等,尚未得到合理解释。黄丽丽称,下载公司文件是为了在家中学习,但其法国男友指出,她并未在家学习。调查人员还表示,黄丽丽下载的资料涉及多家汽车公司未来车型的开发,具有很大的商业价值,联想到中国仿冒产品众多,他们有意从黄丽丽与中国国内的联系着手寻找线索。


大多数留法中国学生对此不予认同。他们认为,中国学生学习努力的程度常常超出法国人的想象,黄丽丽只是犯了一个“愚蠢的错误”,所谓的“间谍”行为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许多人同时表示,他们从这起事件中吸取了不少教训,今后无论在实习还是工作中,都要严格遵守与企业签订的合同,尤其是相关的保密条款。


今年11月20日,巴黎大区的凡尔赛轻罪法庭再次开庭,对此案进行审理。检方要求法庭判处黄丽丽一年有期徒刑,其中包括10个月的缓刑。检察官博巴女士表示:“我们面对的虽然不是一个女间谍,但我们面对的是一位出身富有家庭的年轻女子。她有学历,她的知识水平使她完全能够理解一家企业的保密规定。”


黄丽丽的律师拉斐尔·帕库雷表示,黄丽丽只是一个犯了错误的企业实习生,她的行为只应该由企业进行惩罚,而不是刑事法庭。她的律师们曾经指出,在法国国内存在着一些对中国正在崛起的工业力量的无端恐惧和怀疑,黄丽丽正是这种猜疑的受害者之一。


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便法庭最终采纳了检方的意见,黄丽丽也很快就能获得自由,因为她已经被羁押了53天,与一年刑期中的监禁两个月十分接近。从检方的“求刑”与黄丽丽被羁押期“基本巧合”这一细节看,检方实际上已经放弃了对她的实际指控,只是以此保全“司法公正”的面子而已。(霄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