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设置夜间行进目标时,指南针捉弄了我。 – 铁血网

[血狼原创]设置夜间行进目标时,指南针捉弄了我。

1981年秋季,部队为了强化步兵单兵素质,全团进入了“按方位角夜间行进”的训练。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的中午(那时国务院还没有每星期六为休假日的双休规定),刚吃过午饭,连长来到我们连部班,让我拿出指南针,然后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固原地区的军事地图,随手指了一个地方,然后布置我和通讯员在下午吃饭之前,将所要按图行进的地方一律实地注好标记,要求标志地点不能少于六处,并要求我们记录好行进方位角度和距离,在晚饭之前交给他。

接到任务,我和通信员就带着地图和指南针出发了。一出团部大门,我就在门口哨兵的岗楼内侧拿粉笔写上了“二机连出发地”的字样,做好了出发标记。大门口的哨兵看着我们直笑,我气恼的问他:“你笑什么?没见过?”。哨兵说:“这几天大家都疯了,谁都把我们岗楼当出发地。你看,都他妈快写满了。”我顺着哨兵的手指看去,可不是嘛,岗楼外面靠团部大门一侧早就让人写满了“胜利前进”、“某某连出发地”等字样。我一下笑了起来,对他说:“你们就这么懒?把它擦一擦不好吗?这多难看?”这一问,哨兵的牢骚出来了:“你当我们不擦?这几天天天擦,一大早就擦得干干净净,这都是刚写的,我们敢擦吗?”我一听,也是啊,谁让团大门口就他们的岗楼醒目那?不往这写,还往哪写?写墙上?那不是找死嘛。

说实在的,那时,部队的现代化建设还没有开始,社会上还没有人敢随意冲击部队哨兵,哨兵的尊严在那时也还没有充分体现出来。只要是我们自己的士兵,谁靠近岗哨都没人管。再加上当时固原县城又是一个小地方,所以跟哨兵随意聊几句那是常有的事。

我看着哨兵无奈的脸,笑着摇摇头:“那就对不起了,你们明天再擦吧。”说着,我掏出指南针。因为这是第一个标注地,我不敢把地方拉得太远,怕晚上班排的弟兄们不好找,所以我把目标瞄准了离大门口大概有二百米远的固原大桥。我把目的地指向大桥桥头右侧的栏杆处,测好行进方位角度后,就往前行进。一路走着,我和通信员在心里默数着步子,计算着大概距离。

来到桥头,我一看,就在我想标注记号的地方早就让人写满了字。看来其他连队设置行进方位的人都和我们想到一起了。我在桥的栏杆处找了一块空地方,拿粉笔写上了“二机连”三个字,又在纸上记下了方位角度、距离和标志记号,又开始寻找下一个较为醒目的目的地。

当我拿出指南针放在桥栏杆上观测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指南针出了问题――它不指南了,而是指向了西南!

不对呀,刚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不对了?莫非是指南针出了问题?我想着,用手晃了晃指南针。奇了,指南针又指向了正西!我拿起指南针检查起来。怪了,又好了,他又指向了正南方。怎么回事?我把指南针又放在桥栏杆上。――他妈的又变了,这回它指向了东南方。我拿起指南针,――哎,它又指向了正南。我看着桥栏杆,突然我一下明白了――栏杆里有钢筋!我真是要多笨有多笨。我只好用手托着指南针寻找好了下一个行进目标。这次我有了经验,在寻找下一个目标时,我都是尽量避开对指南针有影响的地方,什么铁皮屋、电线杆、变压器等等,我都一律绕开,不做为目标地,避免晚上给弟兄们找麻烦,要不,弟兄们还不得整死我?

往后就越来越顺利了。就在我标注好第三个目的地后,我们已经走出了固原县城。一出固原县城,野外的地方就宽敞多了。慢慢的我和通信员忘了默数步伐,因为每一个距离越来越远,我们只是大概估量一下,但每个目标标注地我们都卡在不超过800米的距离,而且尽量寻找在夜间观察起来比较容易找到的目标。

就在我们继续寻找野外目标时,我无意中发现了连长给我们定出的最终目的地――固原县城正南方山脉上的一个土堡垒。那个地方在我们团里就能看得见,说它是土堡垒,那是因为我们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时候由什么人修建的,修它干什么更是无从所知,只知道它的形状很像一个炮楼,我们团里没人去过那里,因为太远了,从我们团到哪里,要走山路的话至少二十公里,而且那里是一片黄土荒山,没什么好玩的。

到现在,我和通信员已经走了快两个小时了,我目测了一下距离,要赶到那里,至少还有十几公里的山路,要想赶到那里,今天傍晚就别想赶回去吃饭,更别想完成任务。再说了,真要是把最终目标设在那里,今天晚上弟兄们还不得走死啊?我们现在是白天走,都已经累得受不了,弟兄们可是要晚上走啊。

怎么办?那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电台。可惜,我出来的时候没有带电台(1981年夏季,我们部队给每个连队配发了四部当时最为先进的喉管发声式851电台),现在又在荒山野岭,没处联系部队。想了半天,我一咬牙,决定改变连长定下的目的地。通信员一听紧张了,忙问我:“行吗?”我说:“没事,我去给连长解释,要是按他定的地方去,今天晚上大家都别想回来,明天咋办?不训练了?”下定了决心后,我和通信员又往前设了两个目标后,就急忙往回赶。回到团里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马上就要开饭了。我真的庆幸自己能大着胆子做出改变连长决定的事。

回到连里,连长一见我们就问:“你们怎么才回来?”我赶紧把事情经过向连长汇报一番。连长一听就火了:“你就那么笨?发现目标地不太合适,就赶紧打住,你还往前设?”我顿时无语。过了半天,连长突然笑了起来:“我他妈的也没仔细看。好了,你们快回去洗洗,土猴一样。”我一下松了口气。

那天晚上八点全连班排出发,弟兄们几乎折腾一夜,回来最晚的一个班,是凌晨一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