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对兄弟连感兴趣的弟兄吗?兄弟连连长温特斯的回忆录出版了~

《亲历兄弟连:温特斯少校回忆录》 (译林出版社,2007.10)





回忆录中主要人物介绍:




赫伯特•索贝尔(Herbert Sobel)


E连的首任连长,来自芝加哥。在托科阿以严酷的方式训练战士,造就了E连强大的战斗力和士兵们的优异战斗素质。但索贝尔为人刻薄狭隘,普遍不受欢迎,并因指挥领导能力问题及官兵的不信任在被调离E连。他在1988年9月去世。





托马斯•米汉(Thomas Meehan)


E连的第二任连长,来自费拉德尔菲亚。在D日空降行动中所乘飞机被击落而不幸牺牲。





罗纳德•斯皮尔斯(Ronald “Sparky” Speirs)


斯皮尔斯是E连最后一任连长,来自缅因州,出生于苏格兰的爱丁堡。他外号“火花”,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传说他在D日曾杀害德军战俘。他在诺曼底和巴斯托涅的战斗中表现出色,以英勇无畏而著称。曾担任D连的排长、连长,在1945年1月接替诺曼 戴克(Norman S. Dike)指挥E连。斯皮尔斯曾获银星勋章等嘉奖,并在战后留在了陆军,参加了朝鲜战争。




乔治•鲁兹(George Luz)


鲁兹是E连的通讯兵,来自罗德岛,参加了E连自D日后所有的重要战斗。他为人幽默风趣,1998年10月15日去世,1600人参加了他的葬礼。





弗洛伊德•塔尔伯特(Floyd M. Talbert)


E连最后一任军士长,来自印地安那州,是一名优秀军士。战后生活状况非常贫困和不幸,与E连战友长期失去了联络。温特斯对他评价是:“如果只准我选择一位兄弟执行战斗任务,我会选择塔尔伯特”





卡伍德•利普顿(Carwood C. Lipton)


利普顿是由一名普通士兵成长起来的优秀军士,也是E连有广泛威望的士兵领袖。他来自西弗吉尼亚,年少丧父,在《生活》杂志(The Life)有关空降兵的报道启发下自愿参军。自E连组建之始一直在E连服务,并于1945年2月16日晋升少尉。两次在战斗中负伤,而且都是被迫击炮弹片击中,其中一块弹片竟在他的颈后部留存了34年。利普顿曾获铜星勋章(Bronze Star)等嘉奖。他逝世于2001年12月16日。




路易斯•尼克逊(Lewis Nixon)


E连优秀的军官,来自纽约,是温特斯的好友。出身富有家庭,在少年时代就曾到过世界许多地方旅行,作为大萧条时期长大的一代人在E连中很少见。尼克松毕业于耶鲁大学,后进入军官预备学校。担任过2营和506团的参谋人员,睿智而精明能干,但有嗜酒爱好并曾因此被降职。在荷兰的战斗中被子弹击中头部,幸运地毫发无损。他于1945年3月24日作为101师的观察员参与了17空降师在德国的空降行动,所乘飞机被击中,却得以跳伞再次逃生,他也成为101空降师仅有的两名参加过三次战斗空降的官兵之一。他尼克松在战后接手经营了家族产业,生活富有,他逝世于1995年。





约瑟夫•托伊(Joseph Toye)


托伊来自宾夕法尼亚,出身于煤炭工人家庭,珍珠港事件后入伍,1942年初在华盛顿接受训练,同年六月加入了托科阿的E连。是E连中伤残最为严重的幸存者之一,同时也是E连负伤次数最多的战士,负伤多达四次。最后一次他在巴斯托涅被多块弹片击中,并失去了两条腿。托伊以其优异的作战表现获得银星勋章等嘉奖(包括他因4次受伤获得的4枚紫心勋章),是E连官兵的杰出代表。1995年9月3日逝世。





唐纳德•马拉其(Donald G. Malarkey)


E连老兵,来自俄勒冈州,在1941年秋进入俄勒冈大学学习。参加了E连自D日后所有的重要战斗,曾获铜星勋章等嘉奖,是E连官兵的优秀代表。



丹佛•兰道尔曼(Denver “Bull” Randleman)


E连老兵,来自阿肯色州,是一位工作负责的军士,身体健壮而得到绰号“公牛”,擅长拼刺刀。曾在荷兰的战斗中负伤掉队,孤身坚守。2003年6月26日去世。





林恩•康普顿(Lynn D. Compton)


康普顿1943年12月加入E连,来自洛杉矶,是一名优秀的运动员。1944年6月在诺曼底战斗中负伤,后1944年9月19日在荷兰再次受伤,后参加了巴斯托涅战役,曾获得银星勋章等嘉奖。





伯顿•帕特•克里斯坦森(Burton P. ‘Pat’ Christenson)


E连老兵,来自加利福尼亚州。担任机枪手,参加了E连自D日后所有的重要战斗,1999年12月15日去世。






译后记(李建波)





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可以说是人类战争史上两次前所未有的浩劫,但同时也是两篇绚烂浩大的史诗。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尤其如此。


战后的历史学家、军事学家们在分析战争的时候,往往只注意到那些谋划方略,运筹帷幄的将军们,却忽视了战争的主体——士兵。可以说,正是这些无数的基层官兵造就了波澜壮阔的战争历史,正是这群无畏的年轻人缔造着一个个的著名的战例。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于飞机的改进与发展,空降兵成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尤其是欧洲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兵种。不论是巴顿,蒙哥马利,还是艾森豪威尔,他们在指挥战争的时候,无一不把空降兵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而正是由于空降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出色的表现,才让101空降师这个名字响彻寰球。


理查德•迪克•温特斯(Dick Richard Winters) 作为空降兵王牌师的一名基层指挥员,从基层官兵的角度出发,记述了101空降师所参与的各个战役。他的回忆录,可以说,要比《兄弟连》小说真实许多,而在不同情况下,他和他的部队所表现出来的真实面貌,也在该书中有详尽叙述。


迪克•温特斯所在的E连,也就是“兄弟连”,成立于1942年6月20日的美国佐治亚州的塔科阿军营。他们经过不长的训练就开赴欧洲战场,在战争中,温特斯从普通一兵成长为一个营长,在这期间,他所经历的种种磨难远不止小说和电视剧所表现出的残酷和艰难,那么,真实的故事是怎样的呢?您可以在本书中寻到答案。


战争回忆录,不论作为文学作品还是历史资料,都是非常有价值的,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线官兵的回忆录,那更是弥足珍贵。它反映出的,不只是战争的面貌,更是战争中人的面貌。对于我们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理解士兵作战情绪是非常有意义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