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体育总局再谈孙英杰案 称不排除误服禁药

世界反兴奋剂大会一周前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段世杰率中国代表团赴会并在大会上发言。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主席庞德在最后的理事会上,特意用5分钟的时间盛赞中国的反兴奋剂工作,并重复了他的观点——中国是反兴奋剂的“世界楷模”。 会后,段世杰就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接受了新华社记者的专访。以下为专访实录:


北京奥运会兴奋剂检测不是中国“一手遮天”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在会上谈到北京奥运会要进行4500例兴奋剂检测,这个工作量听说是历届奥运会中最大的?


段世杰(以下简称段):对,奥运会检测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也是国际奥委会(IOC)的要求。


记:如此大的工作量,中国兴奋剂检测中心的科研人员是否够用?


段:奥运会期间的兴奋剂检测由IOC主持,届时除了北京兴奋剂检测中心的科研人员,IOC还将邀请来自世界其他兴奋剂检测实验室的专家,共同完成奥运会的兴奋剂检测任务。


记:所以我们是处在配合而非主导地位?


段:对。世界高水平试验室的检测人员都在IOC旗下,他们到北京共同承担这次检测任务。所以检测是国际性的,完全中立的,每届奥运会都是如此。


刘翔吃药也包庇不了


记:可能有外国记者会问,如果北京奥运会上查出中国运动员使用兴奋剂,是否会马上公布?


段:想不公布都做不到,从来都做不到。在奥运会比赛期间查出的兴奋剂,按照WADA《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规定是当即公布,当即处罚,我们不可能违反。这次大会已修改了《条例》,规定即使是在非大赛中,如果A瓶尿样检测为阳性,一周内必须检查B瓶尿样,也就是说,一旦检测出阳性,最长也必须在一周内进行处罚,就是要求处罚从快。


记:这次大会期间也有外国记者问我,如果像刘翔这样著名的中国选手尿检查出阳性,中国会不会知情不报?


段:不可能,哪个国家都做不到。这位记者对兴奋剂检测缺乏了解。尿检的流程,每个步骤是分解的。刘翔的尿样进入实验室时上面只有瓶号,随即实验室对样品进行重新分瓶、编码,这个代号刘翔不知道,他的教练不知道,即使实验室的人也不知道这个号是谁的,拿单子的又是另一个人,互相不联系。况且北京奥运会期间实验室工作是由IOC官员主持的,不是我们主持的。


“零容忍”不是“零阳性”


记:有人认为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代表团不能出一例兴奋剂事件,您如何看待这个说法?


段:这次大会上有一位代表谈到,兴奋剂问题在哪个国家都不可避免。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由于名誉和物质上巨大利益的驱动,总会有人铤而走险。


十运会上出了孙英杰尿检呈阳性事件,有很多老百姓不理解,怎么能出兴奋剂呢?其实,兴奋剂问题非常复杂。兴奋剂清单每年更新,涉及上千种化合物。除了有人铤而走险有意用药,也有人因治病需要而误服。另外,许多食品中也含有兴奋剂清单中的成分,这些物质在人体内积累到一定量,也会导致兴奋剂检测呈阳性,比如猪肝中含有的俗称为“瘦肉精”的物质。


我们参加北京奥运会的运动员队伍非常庞大,最初集训就有3千人左右,到了奥运会也得有近600人。太多环节,要做到滴水不漏难度极大,任何一个国家都很难做“不出一例阳性”这种绝对的担保。


记:那您如何理解反兴奋剂的“零容忍”政策?


段:我一直认为反兴奋剂有两个层面。一是态度问题。要认识到兴奋剂的危害,危害运动员身体,玷污体育形象和国家荣誉,破坏公平竞争。教育运动员坚决不使用兴奋剂,打击兴奋剂决不手软,这是所谓“零容忍”,意思是绝不姑息。但有了这个态度后不一定不出兴奋剂。二是科学水平和管理能力。即承诺后,科研人员、医务人员以及协会的管理人员如何防范可能出现的兴奋剂问题,要有很科学的管理方法。而运动员自己也要特别注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