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民警被控玩忽职守乱盖章 导致1200万损失

广州市越秀区公安分局出纳戴子瑜挪用1300余万元公款赌球被判无期徒刑一案刚刚尘埃落定,其单位会计刘琼凤又因玩忽职守放任戴子瑜挪用公款站到了越秀法院的被告席上。但刘琼凤在昨日的庭审中坚决否认了公诉机关的指控,称“不可能在填写不完整的支票上面盖章!”



指控



玩忽职守乱盖章



戴子瑜从1999年起担任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装备财务科基建办出纳员,负责包括住房公积金、国债、基建等在内的5个银行账户。从2000年起,戴子瑜为了赌球以支票、现金等形式,挪用1323余万元公款。



戴子瑜供述称,自己开具了很多没有签收单位和日期的空白支票,并将这些支票夹杂在一些正常支出的支票里,趁同事刘琼凤不备,蒙混过关。刘琼凤每次都没有审核支票的内容,就直接盖章。2007年8月17日,刘琼凤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据公诉方指控,现年44岁的刘琼凤是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分局装备财务科会计。2002年12月至2006年5月期间,她在保管使用分区财务专用章的过程中,不负责任、不履行职责,相关经手管理人员也没有履行监管职责,导致该局出纳员戴子瑜多次挪用公款。她辩称自己从未在戴子瑜挪用公款的支票上盖章,也不知道戴子瑜是如何取得公章的。



辩解



直斥出纳说谎



面对戴子瑜的说法刘琼凤坚称“不可能”。“我当会计差不多20年,工作一向认真谨慎,不可能在填写不完整的支票上盖章。她直斥戴子瑜说谎话,公章极有可能是戴子瑜趁她下班或者出差时偷走盖上的,因为公章只是锁在办公室的抽屉里,戴子瑜完全有机会撬开锁偷公章,她也曾经目睹过办公室的同事用一把钥匙,打开了两个不同的抽屉。由于戴子瑜、刘琼凤的双方说法不一,法官询问刘琼凤和戴子瑜之间是否存在仇恨或者过节,刘表示没有。



争议



1200万还是600万



双方争议的另一焦点是刘琼凤经手的支票数额。面对公诉方关于导致损失1200万的指控,刘的律师指出,即使承认所有的公章都是刘琼凤盖的,导致损失的公款也只有600多万元。戴子瑜从2003年之前就开始挪用公款了,可是刘琼凤2003年才开始接管公章。2006年8月,戴子瑜被调到下属派出所,但那段时间他还有挪用公款的记录,那时他持有的支票不可能是刘盖章的。



追问



管理漏洞是祸首?



公诉方认为,作为一名有多年工作经验的专业会计,刘琼凤在盖章时应该清楚要对支票进行审核,刘不履行职责的行为导致了戴子瑜多次挪用公款,造成重大损失。



刘琼凤的辩护律师则指出,造成公款被挪用的主要原因是该单位的监督制度和财政管理制度存在很大的漏洞。如支付审批手续形同虚设;违反财务制度,印章由一人保管;监督机制缺失,刘琼凤只是一个不幸的制度牺牲品。据悉,此前,戴子瑜写过两份悔过书,除了对自己的行为忏悔外,他还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指出越秀区公安分局在监督机制上存在的问题,并称“希望单位能吸取教训,以后能够正常运转”。



现场



庭上泣不成声丈夫悉心呵护



面容清秀的刘琼凤头发扎成一个马尾,看起来完全不像40岁出头的人。面对公诉方的指控,刘琼凤当庭喊冤。



“为什么公诉方相信戴子瑜的话,而不相信我的话?我不可能在空白的支票上盖章!”在长达5个多小时的庭审中,刘琼凤一直坚称自己从未在挪用公款的支票上盖章。



刘琼凤的十几名亲属、朋友参加了庭审。她的姐姐情绪激动,一进法庭就放声大哭。刘琼凤的丈夫在最靠近被告席的位置坐下,当法警押着她走进法庭的时候,她的丈夫试图搂住她的肩膀,但被法警立即制止。



上午两个多小时的庭审,刘琼凤振振有词,思路清晰,极力为自己辩解。然后在下午的庭审中,她却情绪低落,泣不成声,其丈夫则在一旁递上纸巾和水。



(新快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