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魅魔的独白

引言:

“你们这帮臭男人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吗?你死了怎么办?我死了怎么办?”

“这不是面子,这是责任,既然我答应战歌大使,我就不能中途做逃兵,我更不能丢下另外9个战友的生命于不顾,不,是10个,还有你。”

“那好,我问你,如果我和你的战友同时出了危险,你会选择救谁?”

“……”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达隆山洞,原本是洞穴雪人的领地,不过这时却趴满了雪人的尸体,尸体由洞口一直延伸到洞内,洞内的一处铁矿前站着一个人类战士。

“真要命,”战士擦了擦头上的汗珠,“不就采个矿嘛,那帮雪人真麻烦,我以后等级高了一定天天来虐他们!”

战士松了口气,嘴角撇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拿出矿工锄,准备享受他的战利品。然而就在举起锄的一刹那,他突然发觉身体动不了了,锄锹举在头顶,怎么用力也挥不下去,战士一惊,头上的汗珠又多了起来。

正如他所料,一个女人的声音,和她的身体一起从阴影中显现出来。他看到了一双翅膀,却不是天使的。

没错,是魅魔,他以前见过这样的女人,前不久在战场中被他杀掉的术士身边,经常站着这样的女人。不过……那时他见到的女人,是不会隐身的……会隐身的证明,这个魅魔级别比他高很多,看到魅魔证明……会看到……术士……

还是正如他所料,此时,一个骷髅进了山洞,缓缓地向他走来,他看到的骷髅并不只是容貌,还有级别。

“可恶,杀小号的垃圾!”虽然战士的双手抖得不停,但他还是用力松开手指,丢下手中的锄锹,曲下手臂,勉强摸到了身后的双手剑。

“来吧你这混蛋,就算死,也要给你点颜色看看,联盟不是那么好惹的!”战士握紧宝剑准备背水一战。而此时他看到术士的手中拿的不是法杖、不是宝剑、不是匕首,而是……矿工锄……

术士俯下身去,一揪一揪挖起了矿,然后把矿石收了起来,再俯下身去,再挖……好像周围从没有人在看一样。挖完后,对着被魅魔控制住的战士深深地鞠了个躬,缓缓地走出了洞穴,此时的魅魔也消失在了阴影中。

“哈……哈……哈哈哈……”宝剑“噌”的一声插在了地上,战士用剑柄撑住身体,双眼圆睁直勾勾盯着被汗水打湿的地面,“这……这算什么?你……你是看不起我吗?你怎么不出手啊?你TM装什么清高?可恶堕落的亡灵术士,你以为你不杀我我就会感激你吗?你抢了我辛辛苦苦打到的矿,我不会放过你!我也会叫我的兄弟们记住你!你等着!你等着……”呐喊声充满了整个山洞……





奥格瑞玛,部落最繁华的主城,城门口长年聚集着一帮PK高手在相互切磋,任何绚丽的招术和夺目的装备在这里都能见到。

一个盗贼在法师面前跪了下来,PK中的失败者按规定是要给对方下跪的。法师笑了,这是第几个向他下跪的人他已经数不清楚,他只知道,现在城门口,几乎没有人能打得过他,他为自己的成功而骄傲。

此时,一个骷髅向他缓缓走了过来,他先是一愣,而后又自信地笑了起来。这段时间里,几乎没有人敢同意他决斗的要求,向他主动挑战的人更是少得可怜,骷髅的举动使他异常兴奋。“术士吗?”他观察了一下术士的装备,“穿得这么破敢来城门口,不多见。”法师把身上的赞达拉英雄护符和毁灭护符拿了下来,换上了暗影反射器和部落徽记。

“术士,敢接受我的挑战吗?”法师说。

“请问能给点水喝吗?”术士说。

“……”法师摸了摸口袋,把自己喝剩下的几瓶水丢给了术士。

“谢谢,好吧我接受。”

3、2、1。最后一秒时,法师打开了暗影反射器,术士的手中冒起了火光,中了献祭的一刹那,法师将术士变了羊,等了2秒,看到术士没变回人型,炎暴-闪现-冰环-火冲-冰锥……一系列的技能打在了术士身上。几秒钟后,术士跪在了法师面前。

“我输了,呵呵。”术士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向法师道别,骑上梦魇,进了城门。

“奇怪,刚才的冰环怎么只冰住了一个?”法师有些不解,“不过不管怎么说,赢了,我把术士打赢了,哈哈哈……”法师再次大笑起来……





奥格瑞玛城中,满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商家的广告、公会的招募、副本的求组甚至纠纷的喊叫,遍地开花,好不热闹。

“死鬼,人家郁闷了,讲个笑话给人家听!”

“……”

“喂,快讲啊,别老不说话,你这样哪个女孩子会喜欢你?”

“……”

“喂我说,哄女孩子开心你都不会吗,真没用,你是男人不?”

“哎……”术士回过头,对着身后说道,“女人,真麻烦。”

路人都在看他,因为他身后没有人,或者说,他们看不到他身后的人。

“我说大小姐,你又怎么郁闷了?”

“你近期的表现一直也不像你!”

“哦?是吗?”

“我觉得你现在越来越懦弱了,不像个男人!”

“何以见得?”

“记得你20级把我招唤出来并且打败我时,我才答应跟着你的,那时的你是多么好斗啊,被我打败也要不断挑战。并且就算被比你等级高的联盟欺负,你也会战斗到底,可是现在的你怎么了?你的斗志呢?你的韧劲呢?”

“对啊,呵呵,可能是成熟了吧。”

“成熟个屁,你是退化了,记得在激流堡,你42级时干掉过49级的联盟法师,可是刚才你是怎么了,被那个自大的法师瞬间秒了?”

“可能是他的操作和装备都比我好吧。”

“你骗谁?你的徽章呢?你的死亡缠绕呢?你的暗影灼烧呢?你的强效治疗石呢?你的赞达拉英雄护符呢?你的法术石呢?你怎么都不用?”

“……那些不是很多是要碎片的吗,并且还有CD时间,我……舍不得……”

“……好……好……我承认你很扣门,扣门得另人发指,不过,你为什么还不让我出手?”

“……哎……女人啊……就喜欢较真,好吧我承认,我只是想和他要点水喝,行了不?跟自己人打用那么认真吗?要是你现身的话被他杀了怎么办?”

“那为什么在达隆山洞里你却让我现身?还让我勾引联盟的男人?还是个老男人?”

“因为那里比较安全,一个30级的战士砍不到你的,再说我也要赚点生活费……”

“既然人家没你强你为什么不杀他?他可是敌人哟!”

“他……等级太低了,没杀的价值,从他身上我也吸不出碎片来。”

“以前在你级低的时候联盟可从没这样对过你哟,那时你也发誓说见到联盟不管多少等级都要杀掉的。他已经记住你了,你现在放过了他,他成熟之后很可能会来杀你。”

“呵呵……那就等他成熟之后再来找我吧。”

“……你变了,从熔火之心回来以后你就变了。”

“哦?呵呵,是吗?”

“是,你变得懦弱不堪,变得优柔寡断,以前那个在战斗时手法犀利阴狠的名叫凌陵灵的术士去哪了?我不知道在熔火之心里发生了什么事,当时真想到你身边看看,但是你却招唤了那个蓝胖子,或许问问他会清楚一些。”

“不要再提萨恩高格了好吗?”术士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低下头,牙齿轻咬着自己的嘴唇。

“你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我行不?”

“没什么。”

“又不告诉我……哎……当我从地狱第一次被招唤到艾泽拉斯时,我以为招唤我的是一位温柔体贴的人类,或者是一个幽默可爱的侏儒,就算是个体格健壮的兽人也可以,可是没想到,却是一个孤僻冷漠亡灵!”

“这是命运安排,别抱怨什么了,你现在是我的人,这个事实谁也改变不了。我们也不是没有特长,战斗中你不是也体验过那种压迫别人的优势吗?”

“对啊,我是你的人,可是你对你自己的女人是怎么表现的?不关心人家,不体贴人家,不逗人家开心,还总让人家在自己面前勾引别的人!看到别人紧盯着我的身体,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我是说你是我的人,意思是说你是我的战友,不是我的女人,在我眼里战友是没有男女之分的,魅惑是你的招牌技能,我的暴发力依赖的就是这个,没什么可害羞的,并且,我对女人也没有兴趣。”

“你……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贪婪、好色、不解风情!”

“你们女人不也一样吗?自私、狭隘、爱慕虚荣。”

“哼,臭男人,死鬼,挨千刀的,以后别理我!”

“哎……女人……真没办法……”




此时,一个战歌大使走到了术士面前:“有兴趣吗?”

“又开战了?”术士说。

“嗯,现在联盟占了上风,部落需要帮助。”

术士刚要开口,魅魔夺过话茬:“找他你可是找错人了,这个笨蛋连30级的战士都打不过,是吧?死鬼?”

“……”





战歌峡谷中,联盟2:1于部落,最后的一面旗也到了联盟手中,只要将其交回基地就会得到胜利,部落也在做着誓死反抗。就在联盟将旗带到他们基地门口时,一个潜行的德鲁伊出人意料地偷取了联盟的旗帜,从二楼跑了出去,防守人员全部追击,却被赶上来的部落拖在了基地外面。

“保护我们的小德回家,大家快找咱们的旗子,把旗手速杀掉,这是最后的机会,我们不能再输了!”战场领袖用沙哑的嗓子竭力喊到。

联盟的基地中,一瘸一拐地跑进来一个精灵盗贼,盗贼本该潜行的,可是他没有,因为他的肩上扛着部落的旗帜。正因为他扛着部落的旗帜,所以他被部落在整个峡谷中追杀,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终于撑到了基地。

“甩……终于甩掉了……”盗贼给自己慢慢缠起绷带,“治疗都去哪了?就算是最后一面旗了也不用激动得都冲出去吧?让我一个人怎么护旗?”盗贼缓缓地站起身来,看来经过一番战斗使他伤得的确不轻,“换个位置藏好吧,在大厅这么显眼的地方很容易被部落盯上。”

话刚说完,他感觉到有一股热气从身体的左边袭来,他下意识地向左边二楼的台上望去,就在此时,一个大大的火球正好打在了他的脸上……




战场提示,凌陵灵将部落的旗帜还回到了基地中。

“看来联盟有些轻敌,”术士站在盗贼的尸体前,解下了他的战场徽记,“竟让一个半死的人看旗子还不分配治疗,这种低级错误很少见啊。”

术士站起身来准备要走,突然感到背后一股寒气。转瞬间,术士被变成了一只羊,身后站着一个人类法师,“shit!就晚了一步!可恶的亡灵,既然旗子被你抢回去了,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法师的手中泛起了寒光,“交待在这吧!”

“不一定约!”法师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身体也开始不听使唤,寒冰剑定在了手心,身后面站着魅魔。

术士立刻变回了人形,向门口跑去。

“可恶的部落徽章!”法师紧咬着牙齿。

“呵呵对呀,就为对付你这牧羊人的!”魅魔说。

“你……你能听得懂通用语?”

“别忘了你们人类也有术士,也会从地狱招唤恶魔来达成你们自私的目的,你们的语言我们当然听得懂。”

“我们人类是高尚的种族!而你为什么要跟着那个迂腐的亡灵?”

“这个嘛……因为你们人类的男人很多都是秃头,我不喜欢,包括你在内,哇哈哈哈……”

“……臭女人……”

“快回防!”术士在门口招唤出梦魇,回身向魅魔说。

“怎么不杀他?”

“快回防!”

“你是不是打不过他?”

“我说了,快回防!”

“秃头美男子,我想我们还会见面的,下次温柔点哟。”魅魔向法师抛出一个飞吻,迅速追了出去。

法师立刻瞬闪到了门口,术士骑着梦魇已经跑出老远。“可恶……可恶的亡灵术士,你跑什么?你为什么不跟我打还要你的女人羞辱我,你害怕了吗?有种你就回来咱们分个高下!你这个胆小鬼……”法师歇斯底里地喊到。

“那个人类怎么一直在喊?你刚才没刺激他吧?”术士问魅魔。

“没什么啦,他说我很漂亮,想娶我,我说我已经有男人了,他不死心,呵呵……”

“……真的吗?你一定是刺激他了要不然他不会叫得这样厉害,别再给我找麻烦了好吗?”

“哼!你一个只会偷袭半死盗贼的懦夫有资格教训我吗?”

“……我的目的只是夺旗,不是杀人,并且我也不想让我的恶魔再受到伤害了。”

“切!说得好听!”

战场提示,部落夺取了联盟的旗帜。





“哈哈,现在追平了,大家加油,再夺一面旗子战歌峡谷就是我们的了,把联盟引以为豪的荣誉都抢过来!”战场领袖喊道。

“哼,死鬼你一人打吧,我走了!”

“哎?眼看就要赢了你跑什么?”

“那又怎么样?我想走就走,人家不高兴了!”

“站住,听我说,你知道吗?长年以来,战歌峡谷因为联盟的种族和职业优势一直被他们占据着,为此部落也损失了不少兄弟,这次是个雪洗前耻的好机会。”

“那又如何?跟我有关系吗?”

“你是我的战友,也是部落的一员,为了部落的荣耀,不要走可以吗?算我求你!”

“你们这帮臭男人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吗?你死了怎么办?我死了怎么办?”

“这不是面子,这是责任,既然我答应战歌大使,我就不能中途做逃兵,我更不能丢下另外9个战友的生命于不顾,不,是10个,还有你。”

“你的心里只有战友,只有荣誉,从没想过我!那好,我问你,如果我和你的战友同时出了危险,你会选择救谁?”

“……”术士哽咽住了,好像一块石头堵在嗓子里,怎么吐也吐不出来。

“哎……好吧,我不为难你了,我也知道你说不出口,跟了你这么长时间你心里想的我也明白。打完这场仗以后,我要离开你!我想去艾萨啦看看海,去菲拉斯钓钓鱼,跟着你这么一块木头在一起,我真的累了。”

“这场打赢以后,我……我陪你去吧,以前总把你招出来帮我战斗,一直没考虑过你的感受,我想和你一起享受一下清闲的时光……好吗……”

“现在才说?晚了!”




战场提示,联盟的旗帜被盗贼拔起了。

谈话之间,部落的队伍已经大军压上,联盟为了抵挡部落的进攻开始全线防守。在联盟基地的乱军之中,经过了几次接力,旗帜终于被一个巨魔盗贼拿了起来并强行冲出了基地。峡谷中场,盗贼2次消失闪避至盲疾跑技能全开,将门口正在招唤坐骑的联盟抛在了后面。而冲到联盟基地里的其他战友们,再也没出来……

术士从部落基地跑了出去,与盗贼擦肩而过,“基地里面安全,放心回去交旗,后面的人交给我。”此时,活着的只剩下了他们2个人。

“这次很危险,你不要出手。”术士看着远方追过来的一个人类法师和一个矮人牧师,对魅魔说。

看着盗贼快跑到了家门口,术士对着追兵冲了上去,“要尽快先干掉一个!”

“哈哈,臭亡灵,我们又见面了,堂堂正正的受死吧!”法师显得异常兴奋。

“这个秃头好像在哪见过……”术士嘟囔着。

2个联盟几乎同时下马,但是法师的脚还未落地,就中了术士的恐惧,向岩石撞了过去,紧接着,术士的头顶闪现出了光辉,赞达拉英雄护符的光辉。

灵魂之火-献祭-死亡缠绕-暗影灼烧-点燃,法师到死也没有回过头来。

“不对劲!”术士喊到,“牧师怎么不给他加血?”术士慌忙回过头去,只见牧师被魅魔定在了那里。

“笨蛋,我不是叫你不要出手吗?”

“你才笨蛋,我不出手你秒得了那法师吗?哈哈,死鬼,你的真本事为什么现在才用出来?”

“再撑一会,我马上去对付那个牧师!”

“你骗谁?你刚才已经技能全开了,这个大胡子装备很好,你耗不过他!”

“相信我,我能秒掉他!”

“我才不信,你的技能就和你们男人的那玩意一样,爆发过一次就软下来了,你还想紧接着爆发第二次吗?要真是那样我们女人还不乐死?!”

“……”

就在此时,部落的基地里传来一声惨叫:“啊!家里有个人类盗贼,快来支援,我技能全开过了,打不过他!”

“糟糕!”术士的额头被汗水浸湿了。

“不好,远方有一个圣骑跑来了!”魅魔冲着术士说。

“可恶……”术士对着牧师吟唱起了暗影剑。

“住手!”魅魔制止了术士,“死鬼,你是男人吗?如果你是男人,你知道现在应该放弃什么!”

“可是……”

“快回去支援家里的贼,只要旗帜到位我们就赢了!在这里耗我们都得死!”

“我怎么能把你丢在这?!”

“旗子和我哪个重要你心里清楚!”

“我……”

“时间不多了!”

“可是……”

“凌陵灵!”魅魔冲术士嚷道,这时候,魅魔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微笑,一种只有女性才会发出的甜美的微笑,“凌陵灵,你爱我吗?”

术士紧锁着眉头,“我……我们不是还要去……”

魅魔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双目圆睁向术士厉声喊道:“如果你爱我,就立刻回去护保护旗子,我起码能拖住他们一会,死鬼,男人一些,别让我瞧不起你!”

术士低下头紧咬着嘴唇,又马上将头抬了起来,招唤出梦魇,飞快地向基地跑去,“卡尔利亚,等我回来!”术士喊道,但他再也没有回头,几滴透明的液体从他的脸上落到了地面。

“别想跑!”牧师从魅惑的控制下解脱出来,正要追上去,却再次被魅魔定住。

“大胡子,你现在可是我的人哟,不要跑嘛……”

“你的男人把你抛弃了,你还这么高兴?”

“呵呵,这才是我家死鬼的作风,我喜欢的就是他这点!”看着向她冲过来的圣骑,魅魔自信地笑着、开心地笑着,好像忘记了自己正处在极度危险中一样。

圣骑在魅魔面前下了马。“快追上把咱们的旗子抢回来,在这下马有什么用?”牧师冲着圣骑喊道。

“哼,这个女人我知道,我的一个战士朋友跟我说他在达隆山洞就是被这个女人羞辱的,我要替他报仇!”圣骑从身后拿起了锤子。

“她我自己就能应付,快追那个术士,旗子丢了我们就输了!”

“哈哈,那个臭亡灵把自己的女人丢下一个人跑了?只有部落才能干出这么没有人性的事情!我才和部落不一样,朋友被欺负了我就要为他出气,以圣光的名义,臭女人,接受审判吧!”

“哎……”牧师低下头深深地叹了口气。




部落基地中,经过一番较量,人类盗贼明显占据了上风,最后一次凿击,巨魔被晕在了那里,而人类已经得到了5个连击点数。

“好好享受最后的5秒钟吧,哈哈哈……”人类的手上泛起了冷血的光芒,就在剔骨将要捅上的一刹那,他发觉身后袭来一股无比恐怖的气息,好像从地狱传来一般。他回过头去,看到身后站着一个骷髅,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骷髅,如此愤怒的骷髅,如此悲伤的骷髅。不,确切地说,他看到的不是一个骷髅,而是一头恶魔。人类的身体开始不听使唤,他想进攻,但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乱跑进来,渐渐地,开始腐化,开始着火,开始剧痛。他想大叫,但他叫不出来,好像他的神经被控制了一样。最后,他感到自己的灵魂被抽出了身体,被一头恶魔吞了下去……

中了毒药的巨魔抓起旗帜,一瘸一拐地向插旗的基石走去。

“死鬼,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魅魔!”基地外面,传来了魅魔的喊声,魅魔最后的一句喊声。

术士用尽全力向门口跑去,可他只看到了圣骑的审判之锤。“可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TM算个什么男人!”术士蹲下身,双手用力捶打着地面,紧抓着地上的泥土,干涸的眼眶被泪水充满。

就在联盟援军到达部落基地门口的一刹那,盗贼用最后一口气将旗子死死插在了部落的基地中……





“死鬼,死鬼,你听得到吗?平时你总嫌我唠叨、任性,我也总说你懦弱、冷漠,但是从20级我们就在一起经过了这么长时间,我想我们彼此比谁都相互了解。其实我知道,在你冷漠的外表下隐藏着什么,我想你也知道我的。如同在关键时刻,你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一样,在关键时刻,我也不会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寻求保护,因为我清楚,有更重要的人在需要你。死鬼,你知道吗?对于你们男人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要保护好自己的团队,保卫好种族的尊严,而我们女人并没有那么大气、那么崇高,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保护好自己心爱的男人,让他能够好好活下去,就算拼掉性命也再所不惜!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另我很欣慰的是,在关键时刻,你不像一些人一样义气用事,虽然你不肯,但你做到了一名战士应该做的事,我很高兴,我不后悔!记住,来生我们还要在一起,一起看海、一起钓鱼、一起战斗、一起取胜,因为,我是你的魅魔……”




全文完




二区 弗塞雷迦 亡灵术士 凌陵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