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痛苦并快乐着!


从部队转业后,为生计,从事着与科学研究无关的工作,但在内心深处依然存留着些许不甘,保留着与这个浮躁且沾染了铜臭气息的世界格格不入的一小片净土,一片适合自己的特点、始终耕耘不休、时而使我疲惫不堪但又带来莫大快乐的的数学自留田。十几年的劳作,设定的目标始终有如雾里看山,可望而不可及。耕耘中却无意得到了一个灵感,得出了在数论领域里的两个有趣的公式。因为苦于无法对这两个公式加以证明,只能称它们为“猜测”。伟大的数学家高斯曾经说过:如果说数学是科学中的皇后,那么数论就是皇后头上的那顶皇冠。哥德巴赫猜测、费尔马猜测都是这个皇冠上的耀眼明珠。在一个星期后,又得到了四个更加有趣的公式。写出来的论文使我禁不住地颤栗,竟然只有短短的一张纸的篇幅。假如它是正确的而且前人没有发表过的,那么也许我们的儿孙辈将来能在中学的课本里学到,除了“勾股定理”和“杨辉三角形”等少数几个由中国人发明的数学公式以外,又一个由中国人发现的数学公式。

后来的事态发展愈发使得我童心大发,想邀请朋友们一起来做个游戏,也许事物发展过程中的痛苦和快乐有时比结果更能让人回味无穷吧。在做游戏之前让我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规则交代清楚:

我先后把两篇论文传给了一个挂有红头文件的专业的科技论文网站,题目分别是“有关 * 数与 * * 函数关系的猜测”(内部编号:* * * * * * *-898)和“有关 * 数与 * * 函数关系的猜测”(内部编号:* * * * * * *-1147)。在网站公示的期限内,论文既没有被发表也意外地没有被退稿。经打电话询问,才得知内部的初审没有得出明确的结果。我知道这个网站特聘的审稿专家都是具有大学里副教授以上职称的,所以对听到的答复感到非常吃惊,哪怕是听到人家指出我论文的错误在哪里都不会有这么惊愕。经过交涉,网站答应在这个周末给我明确答复。我已经决定,假如答复仍旧是审核无结果而且没有新的理由,不再请专家评审(这对我并非难事),就将这两篇论文贴在我的博客里,听任朋友们评说,因为任何一个具有高中学历的人都应该能看懂。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你要是觉得好呢就鼓个掌作个见证,发现了问题也请发表高见,如果没看懂就千万别发言,因为那样会误导我。做这种事情毕竟是需要勇气的,拍砖嘛就请免了,否则将来还会有谁愿意出来做这种游戏呢?如果给我的答复是已被决定采用或者指出了错误所在并被我接受,那么游戏就提前结束了,也只好事先请朋友们原谅了。

对朋友们来说最痛苦的不过是在这个周末没有得到进一步的信息,而对我来说最痛苦的将是被人无情地指出论文错误的所在,而且是错得那么的可笑。嗨,错就错吧,反正我只是个票友,我是业余我怕谁?如果论文是对的,还有那么点学术价值,那就会给大伙都带来快乐,毕竟这个世界应该是充满欢乐的。

让我们一起痛苦并快乐着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