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历史征文]一代廉史——施世纶

终清一朝,名臣很多,官职爵位名声多有高过施世纶者,车载斗量,但在百姓中的名气声望之高如施世纶者少有。

施世纶(1659-1722年),字文贤,号浔江,汉军镶黄旗人,籍福建晋江,清靖海侯施琅次子。以荫生初授泰州知州,后历官扬州、江宁、苏州三府知府、江南淮徐道副使、安徽布政使、太仆寺正卿、顺天府尹、都察院落左副都御史、户部左侍郎、遭运总督、兵部右侍郎兼都察院落右副都御史等。卒于康熙六十一年,享年六十四岁。

早在清光绪年间,就有人将施世纶事迹由说书人口传改编成一部公案小说,这就是著名的《施公案》,将案中主人公施世纶与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青天大老爷”——宋朝的包青天,明朝的海瑞——相提并论。虽然书中人物近乎神迹,情节不稽之极,但足见施世纶在百姓中的清誉口碑!

“康熙二十四年,以荫生授江南泰州知州。”也就是说,这位施公并非和一般读书人一样从“童生-秀才-举人-进士”这样一步步读书出身的,而是借其上代(其父亲因反郑成功归清后又收复台湾受封靖海侯——金庸小说《鹿鼎记》有载)的余荫进国子监读书——只要经过一次考试就可以取得做官的资格——这年施世纶二十七岁。(俺是泰州人,这施公还曾做过俺们家乡的父母官)

这里还有一个传说,因施琅收复台湾有大功,康熙让他挑几个儿子出来让朝廷照顾照顾,这样他们将来事业起点会靠前一点,施琅将所有的儿子都说到了,偏偏不提施世纶,后来施世纶的为官能力作为被康熙所识,康熙终于明白了,施琅对这个二儿子最有信心,认为他绝对可以凭自己的本事出人头地,所以才不提他的名字。

施公其人很有特色:

一、丑

人称“十不全”,这个形容有点言过其实,可能从其长相“五行不全”——确实有点对不起观众,而被戏称为“施不全”谐音而来。

“眼歪,手卷,足跛,门偏”,言之凿凿,也有说其是高度近视的,但不论是历史记载,还是传奇传记,大家众口一词:他的长相丑几乎是肯定的。也许,当年施琅不跟皇帝提起这个儿子,顾忌其丑,怕其有辱官体,可能也是原因之一吧。

二、硬

不畏强权不怕得罪上司权贵是施世纶的为官特色之一,“二十七年,淮安被水,上遣使督堤工,从者数十辈,驿骚扰民,世纶白其不法者治之。”这个在官场上才混了几天的愣头青,微末小吏,就敢于得罪上面派下来的人了。在施世纶以后为官的几十年里,得罪的官员不计其数,得罪的“土豪劣绅”就更多了:

陈康祺在《郎潜记闻》中写道:“公平生得力在‘不侮鳏寡,不畏强御’二语。”清朝鼎盛时期,扬州盐商之富富可敌国,在扬州为官,钱粮军事民政大小事情千头万绪,免不了要和当时扬州盐商们打交道,对于当时有钱有势有后台手眼通天的盐商富户,只要官司上不占理,施公对之从不假以辞色。

康熙很赏识施世纶的风骨,但他不欣赏施世纶那种近乎偏执的强硬。要不怎么说康熙会用人呢,他对使用施世纶是很有讲究的,“清清河水不养鱼”——国家政治治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只能是最终“清楚不了糊涂了”,你要真的把一些事情整个明明白白,事事讲原则不变通,往往非得把本来好好的“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给搅和了不可。因此:“……但遇事偏执,民与诸生讼,彼必袒民;诸生与搢绅讼,彼必袒诸生。处事惟求得中,岂偏执?如世纶者,委以钱穀之事,则相宜耳。”这就有点徐贵祥所著《历史的天空》一书中上级对张普景的使用的手腕了。偏执,这个性格中的缺陷,决定了施世纶一生只能在地方官任上打转,终究不能入阁为相统揽全局——户部尚书只是野史之言罢了。

三、清

施世纶之清廉为清一代所著名,与于成龙齐名,据说被康熙皇帝称为“江南第一清官”,甚至有后人将之列为中国历史上最廉洁的八名官员之一。施世伦清廉的事例载于史籍流传下来的不多,但以其在百姓中的形象可以略观一、二。

康熙三十五年,其父靖海侯施琅病故,按封建礼数施世纶应该“丁忧”辞官回家,为父亲守丧三年。江宁百姓舍不得施世纶走,时任两江总督的范成勋以施世纶“舆情爱戴”,奏请康熙让施世纶留在南京在任上守孝——这种方法称之为“夺情守制”。 挽留无效,他走的那一天,上万名南京老百姓到江宁府衙前恳请他留下,施世纶坚持要走,百姓们就每人捐出一文钱,在府衙左右各建造一座亭子,称为“一文亭”,来纪念这位“施青天”。可惜“一文亭”太平天国时候毁于战火,现已不存。

《清史稿•列传六十四》称“……朕深知世纶廉……”、“……皆自牧令起,以清节闻于时。成龙、世纶名尤盛……”

四、智

自古破案需要用智谋,施世纶的传说能被民间编成一部公案小说,与他的机智是分不开的,《清史稿》中记载了他这么一件事:

他在当顺天府尹(也就是首都市长)时,步军统领(掌管京师正阳、崇文、宣武、安定、德胜、东直、西直、朝阳、阜成九门内外的守卫巡警等职,以亲信大臣兼任,俗称九门提督。民国成立后北京仍沿设,至1924年废。)讬合齐当时正受到康熙帝的宠幸,风头正劲,每次出门都由骑兵护卫前呼后拥。一次在路上施世纶与他相遇,世纶连忙拱手站在路边让行。讬合齐大吃一惊,忙停下来询问,世纶说:“按照规定,王爷出行才能有这阵仗,瞧您出行的这派头架势,我还以为是哪个王爷来了,所以才赶紧避让,哪知道是大人您呐。” 吓得讬合齐连连谢罪才算了事。

结语:施世纶之所以为百姓爱戴,源于其爱民逾子。一次,他到陕西放赈,发现陕西粮库积余储存太多虚耗,要具折弹劾总督鄂海。鄂海知道施世纶的儿子施廷祥在自己的属下会宁做知府,语气中稍微点了一下这事,意思说您放我这一码,您儿子的事我心里有数。哪知施世纶一下子把他堵了回去,说:“自从我入仕为官,自己都不顾,哪里还谈到什么儿子?”还是具折向皇上奏明此事。鄂海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官视民如寇,则民视官为贼”世纶视百姓胜过儿子,百姓当然视他为青天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