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亮亮文章:中国战舰访日拂起历史尘埃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应日本海上自卫队邀请,中国海军“深圳”号导弹驱逐舰(舷号167)11月21日上午从广东湛江港启程,将于11月28日至12月1日对日本展开友好访问,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舰艇首次访问日本。看到这条消息,不禁浮想联翩,而首先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就是春帆楼。


春帆楼与大清耻辱


前年冬天我到日本的北九州,曾经专门到下关的春帆楼。下关也就是马关,中国人都熟悉这个地名。马关条约就是在春帆楼签署的。大清在甲午战争中惨败,清廷于1895年2月派李鸿章为全权大臣,赴日议和。4月17日,李鸿章与日本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及外务大臣陆奥宗光在马关春帆楼签订了《马关条约》,内容包括《讲和条约》11款,《另约》3款,《议订专条》3款,以及《停战展期专条》2款。

春帆楼是下关当地著名的日本料理店,环境清幽。我们一行(有几位台湾朋友)到那里时已是下午,料理店没有营业,不过二楼的马关条约纪念室是开放的。一般的福冈或北九州旅游指南上并不介绍这个地方。大概今天的日本人也觉得,虽然应该保留历史的痕迹,但没必要将之作为“名胜”广为宣传。毕竟,那是一个不平等条约签署的地方。日本以其对大清的战争,获得了巨大的利益,日本能成为亚洲第一个现代化国家,与此是分不开的。

下关是一个小城市,和日本其他的小城市一样,整洁有序,街道上行人不多。在春帆楼参观,心情是沉重的。这个宁静的港口城市,如果没有春帆楼,人们或许不可能将之与当年大清的耻辱联想起来。


历史没有给中国这个机会


近代以来的中日国力对比,从19世纪后期开始直到1972年中日关系正常化,一直是日强中弱,反映在海军实力上也是如此。李鸿章赴日乘坐的已经不是大清的海军舰艇,而是德国商船。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在海上占尽优势,中国海军当时几乎没有和日本海军有过真正的交战。

1945年8月,日本投降,根据当时盟军总司令部的规划,中国应派一个陆军师的部队,作为中国占领军驻日。但由于内战,这支军队最后没有选择东渡日本,而是奉命参加内战,后被解放军歼灭。如果当时中国占领军驻日,中国海军舰艇也会相应地出现在日本海域。但是历史没有给中国这个机会。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同盟国方面决定将日本海陆空三军装备就地彻底销毁,只留少部分作为运输之用。1947年初,盟军总部决定将尚可用的舰船交给中、美、英、苏四家均分,作为日本战败后对同盟国象征性的赔偿。中国获得34艘军舰,包括驱逐舰、护航舰、巡防舰、扫雷艇及各型运输舰,总吨位35000吨。日本的赔偿军舰共分4批,在当年7月至10月驶往中国上海。

第一批日本军舰到达上海外滩时,伫立守候多时的万千中国民众夹江欢呼,喜极而泣,万人空巷,一吐多年来受日军凌辱之气。这34艘日本赔偿军舰,是中国军民八年浴血抗战获得的来自日本的唯一战争赔偿。而这一段历史,国人多数或许并不知晓。


中日军事互信的一小步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但与日本无法建立正常的关系。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与在台湾的“中华民国”签署了旧金山合约。由于日本受和平宪法的约束,而且也没有真正的海军,因此日本和台湾没有实质的海军交流。1972年中日关系实现了正常化,但两国之间的军事交流,直到今年8月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访问日本,双方才正式确定了具体交流项目,包括这次中国军舰访日。

政治关系决定了双边关系的其他部分,特别是大国之间更是如此。中日政治关系在安倍内阁成立之后迅速改善,这是中日军事交流的前提,也是“深圳”号出现在日本港口的前提。

上述历史风云,包括李鸿章在春帆楼签署《马关条约》、中国本应却最终没有参与对日占领、中国从日本得到的唯一赔偿是34艘军舰、中日关系正常化以来一直没有海军舰艇互访,凡此种种,都反映了中日关系的复杂性。

今天,“深圳号”访问日本,是中日军事互信的一小步,但却是很重要的一步。我不知道日本民众将如何看待这一事件,但拂去历史的尘埃,面对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舰首访日本,却不能不让人感慨万千。


中国应走出悲情历史


从甲午战争以来,东亚首次出现了中日两强并列的局面。尽管中国的GDP与日本尚有相当差距(以美元计大约是日本的一半),但是中国的国土面积、人口规模和生产、消费潜力均优于日本。日本人口只有一亿多且呈负增长,国内的发展已经饱和,相比之下,中国的发展前景显然更佳。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相对也较日本有优势。今天的日本人正在逐渐明白和接受这一现实,因为日本不可能阻挡中国的复兴,与其做挡车的螳臂,不如顺应这一趋势,以获得日本最大的利益。

日本的军事科技与军工生产能力均居世界领先地位,但其还没有国防军而只有自卫队。美日军事同盟一方面为日本提供了核保护伞,同时美国也以此制约着日本成为一个军事强国。日本在二战后获得的成功,证明只有在和平的全球化时代,大和民族才能真正以自己的智慧和能力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发动战争是绝对不可能实现这一目标的。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既然历史没有给中国报复和惩罚日本、从日本获得战争赔偿的机会,就只能告别悲情的历史,不再沉湎于历史的伤痛之中。一个现代化的、和平发展的日本,是中国和平发展的重要外部条件之一。中国不可能再与日本交战。尽管很多中国人还不能心平气和地对待日本,但是中国领导人表现出来的高瞻远瞩的视野与魄力,必将能制约日本的精英阶层。告别了小泉时代的日本,正在形成重新打开对华关系的共识,于是才有了“深圳”号的这次出访。

然而,就海军来看中日关系,我们也不能忘了“第三者”——美国海军。此文写作之时,美国航空母舰“小鹰”号没有在香港停泊,而是满载8000官兵返回了日本的横须贺港。在中日海军之间,这个庞然大物的身影注定无法忽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