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旗飘扬

初出茅庐 第一章 郁闷的回归

木子.

“哈哈……老子终于统一全国了。”在南京某网吧中忽然传出一阵得意的荡笑。


本人姓李名非凡,是某大学机械的大二学生,因酷爱历史军事,以至于到大学以后天天玩三国志系列游戏。


“哈哈…嘿嘿…”我看着电脑屏幕笑啊,终于用刘备统一全国了。


“嘿嘿,曹操,吕布算啥东西,土狗瓦鸡耳...…靠!在老子的指挥下就算是扶不起的阿斗也能统一全国。如果我回到三国,不是要…嘿嘿”,我又陷入意淫中,越笑越得意,突然一口气接不上来,憋的难受,我想叫人过来,却是张大嘴巴什么都发不出来,四周的人慢慢的模糊起来,我努力想呼吸,我张大嘴,突然心里一阵剧痛,两眼一黑,就趴在了电脑面前。我突然能看见我自己的身体了。不会吧,我就这样死了,笑死,虽然以前设计了很多种死法。可是,没想到,没想到,我怎么会是这样死啊,太没面子了,宿舍的那帮瘪三又要笑死偶了。突然一种巨大的力量从无边的虚空袭来,我只感到灵魂好像被吸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我可能不能知道在第二天的新闻中,南京某高校大学生因长时间上网打游戏而猝死会成为成为头条。以及由此所引发的一系列关于大学生迷恋游戏的争论。


“哈哈哈……杀杀杀……”一个握着一把大得出奇的枪的黑大汉在密林深处的高岗上得意的狂笑。


“我终于练成暴雨梨花枪法拉,哈哈哈......高官,美女等着我吧,花花世界我来了。”黑大汉陷入了对未来的无限意淫中。


我睁开眼睛,只感觉耳边风‘呼啦拉’的吹过,我往下一看,“哎呀我的妈呀,我正在高空中做自由落体运动,以这种速度,我想我是死定了。”大地急速的向我迎面扑来,我闭上眼睛等着死亡的降临。“咚”我只感觉一阵剧烈的疼痛,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阵的疼痛把我给弄醒了,难道我到地狱了,以这样的高度摔下来没道理不死的啊。那我怎么会痛啊?当我脑袋冒星星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屁股湿漉漉的,挺难受的。不是吧,难道在最后时刻我吓的失禁了。我动了下手脚,发现居然还可以动。我翻了下身,一把黑得大得出奇的长枪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终于明白我没摔死的原因了,因为在我的身下有一个被压成肉饼的人。我强忍疼痛滚到一边,那血磷磷的肉体让我感到恐惧。我滚到一个干净点的地方,发觉实在没力气再动了,一阵不可抗拒的疲劳袭来。让我想思考我在哪里的努力成了泡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肚子的抗议使我醒了过来。我动了几下,似乎恢复体力了。我得找点东西吃了,但是我四处张望,这荒山野林的怎么找吃的啊,我这一个现代人可没学野外生存技巧啊。但是想到那个给我做了替死鬼的家伙,我就知道我有吃的拉。果然在附近我找到了一个小茅屋,里面还有不少野味,嘿嘿那我就只好不好意思拉。“大哥,你可别怪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我砸死了你,这些东西你也不能吃了,还是给我吃吧。”我做了个揖,就开始大饱口服了。


“格…”我摸了摸滚圆的肚子,吃饱了。我开始打量这屋子的东西,“哇靠”这屋子还真是简陋,除了些吃的野味,睡觉的床铺就什么都没有拉。没想到在如今的2008年还会有隐者。嘿嘿一般传说这样的高人都会有什么宝贝,武功秘籍什么的…….“平…碰…扑…”一阵翻箱倒柜的地毯式搜索之后,我终于如愿以偿。在床头下我找到了本名叫‘暴雨梨花枪’的枪谱。“靠,妈的”在异常的惊喜之后,得来的往往是异常的失落,书里全是我不认识的繁体字。“靠这些个秘籍就是牛啊”。


我无语,我疯狂了。本来还想练好武功出去逍遥,开个武馆什么的小赚一把。搞不好还弄个一代宗师玩玩,结果全成泡影了。我看看手表,3点多了,我得赶快回到宿舍了。我跑到那个黑大汉的尸体边。“大哥,你不要来找我啊,只是命运无常啊。我也不想啊。”哆嗦着用土把那个黑大汉埋在了我掉下来砸的坑里。我磕了几个头,准备走了,嘿嘿发现那把黑色的枪也不错,肯定是那黑大汉用的。我不妨来个物尽其用呵呵。“哇靠”我没注意差点摔了下去,这家伙还真是变态,用的枪恐怕有50斤左右。那这个家伙肯定是个高手,不然也是天生神力。


我抗着枪边走边想“只要我回去查下字典,我就要成为武林高手了”。我边走边环顾四周。只见山路四周,树木葱葱,一片苍绿。山风吹来,激荡树木,在山谷中形成巨大的回响,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我纳闷了,在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有这么好的自然环境。


我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地势渐渐平坦起来,我摸摸已经隐隐作痛的腿,不禁长叹一声“天天上网就是伤身体啊”。


我回首望去,山峰起伏,刚才走过的山就象一头牛卧在地上一样。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前面的大树下突然跳出一个人来,大叫“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哇靠,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打劫的。”我倒拖着枪跑了过去,象看着一个外星人一样,看着眼前的这个强盗,这家伙穿得破破烂烂,一脸的络腮胡子,头发乱得象个鸡窝。


“黑碳头,打劫也有点专业精神嘛,都什么年代了,还拿个破菜刀,吓唬小孩子啊!”


那个大汉一愣,“不是啊!我们村的打劫的人都是这身装备啊?”


“不是吧!现在打劫起码也应该有把枪拉!”


“枪?”


“对呀,假的也行啊,”看着对方满脸的问号,“兄弟,都什么年代了,不会连枪也没听说过吧?”


“现在是汉灵帝光和五年,我们大家打劫都用刀啊,枪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啊?”


“啊?你说是光和五年?”


“对啊,光和五年。”


我晕,光和五年,也就是公元一八三年,也就是在明年初,就要爆发黄巾起义,就要开起一段波澜壮阔的三国群雄争霸史。我脑袋轰的一下子处于当机状态,我不知道该欣喜还是该哭泣。欣喜的是我能处于三国这个群英荟萃,名臣猛将,谋士美女,齐聚一堂的时代。悲的是我也离开了我的亲人,我熟悉的21世纪,我该怎么办?


“喂,这么多废话,你到底有没有钱啊?”大汉如巨雷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震得翁翁直响。


我神经一向大条,既然回不去了,那也就随遇而安吧!“兄弟,你看我这样子,象是有钱的人吗?”


大汉把我上下打量了一番,“靠,居然穿得比我还烂,看来我周仓今天又要空手而回了,你走吧!”


“周仓,不是吧,才来就遇到个小名人,看来上天对我真是不薄啊!”现在走了的话岂不是对不起上天对我的厚待安排。可是怎样才能让周仓对我心悦诚服呢?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这个,周大哥,我害你今天抢劫不成功,如果现在就走,岂不是不讲义气?”


“无所谓,反正我周仓抢不到东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周仓一脸的沮丧。我摸了摸周仓粗壮的胳膊,一看就是一双强而有力的手,“以你这么好的身手,怎么会抢不到东西呢?”我话音刚落地,只见周仓满脸的愤怒,“都是那天杀的官府,今年我们这里大旱,官府苛捐杂税多如牛毛,照收不误,现在到处都是逃荒的人,所以抢不到钱。”


“唉……”我长叹一口气“逃又能逃到哪儿去呢?天下乌鸦一般黑,当今朝政,宦官专权,十常侍垄断朝政,官场黑暗,老百姓在哪里都是处于水生火热之中。如今天色以晚,不知周大哥在哪里歇息。”我的腿上的酸痛之感觉越来越明显,再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我想我会躺地上了。“呵呵,前面不远处有个破庙,是我住的地方,你若是不嫌我那脏乱不妨到我那去歇息。”我一听,真是恨不得把周仓亲一下,你对我真是太好了老天:“如此甚好,周大哥,不如我们边走边聊。”


“好,兄弟,我对你也是一见如故,如此甚好,甚好!”周仓也是满脸的喜悦。


“嘿嘿,周仓谁叫你那么牛呢?我可是要把你给弄过来,在这乱世,没个保镖可是不行的”我暗暗偷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