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英国小报《每日邮报》报料,“中国潜艇现身美海军演习现场”追踪美国航空母舰,“接近搭载有4500名官兵的“小鹰”号航母,令美国军官瞠目结舌。”


文章称,在日本南部和台湾之间,中国潜艇越过12艘保护“小鹰”号航母的美国舰船。美军没能侦测到这艘潜艇。当这艘常规动力潜艇浮出水面时,它已到达向航母发射鱼雷或者导弹的射程之内。报道还援引“北约高级官员”的话说,“这次事件令美国海军惊慌失措。美国根本不知道,中国潜艇部队已达到如此先进的程度,或者说已经构成如此威胁”。北约官员夸张地说“这次事件带来的冲击不亚于苏联人1957年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开启空间时代所带来的影响”。


听起来,这则报道确实能让人产生诸多的联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耸人。




原报道称,在日本南部和台湾之间,中国潜艇越过12艘保护“小鹰”号航母的美国舰船

假新闻破绽太明显


中国官方对此次没做任何评论,但稍有常识的人便会看出其中破绽:


第一,和平时期,海军不会主动派单艘潜艇去跟踪另一国家的航母编队,而且还要浮现在编队面前,这种显眼的做法只有傻子才会做出来。


航母本身防御薄弱,是搭载作战飞机的平台。美国航母出动都会有10余艘军舰同行,包括防空的巡洋舰、反舰的驱逐舰、反潜的潜艇以及1~2艘后勤补给舰,对航母构成一张严密的保护网。演习期间,航母还会不断派反潜飞机和其他预警飞机在周围空域巡逻。


第二,美军和其他国家演习或训练有固定海域,大多数情况下公开通报演习时间,告知有关国家在特定时间里小心通过这些海域,这是国际惯例。对另一国海军来说,在明知道是演习区的情况下,舰艇编队往往是绕过演习训练区。


第三,中美有约在先,双方海军不主动向对方做具有挑衅性举动。1998年1月,中美签署《关于建立加强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的协定》,这是两国间第一个建立信任措施的军事协定。


因此说,不论是从海军习惯作法和国际惯例看,还是中美两军事先约定看,中国派出潜艇去跟踪美国航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只会挑起两军的不信任和关系的紧张,也会为“中国潜艇威胁论”的鼓吹者提供说事的依据。


媒体炒作中国潜艇由来已久


炒作中国潜艇并不是现在才有的事。去年11月美国小报《华盛顿时报》报道,1艘中国潜艇当年10月曾在太平洋跟踪美国航母“小鹰”号,在射程范围才被发现。中国外交部指出此报道失实。


媒体炒作中国潜艇不是简单命题。近年来,随着国力增加,中国国防现代化成为包括媒体在内的关注焦点,包括中国航天能力、导弹、潜艇、作战飞机等一系列武器装备都被列为重点关注内容。由于潜艇所带有的神秘性,它们更不是遗余力追踪蛛丝马迹:一会称在中国某军港发现新型核动力潜艇,一会又报道中国潜艇与美国航母编队发生正面接触,一些所谓官员和学者也跟着起哄。这些报道不能不说有借中国潜艇提高其阅读率和报纸发行量之嫌。


中国军力发展非常透明,包括海军潜艇部队,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都以完成防御作战任务为前提,不会对他国安全构成威胁,更不会去主动挑衅他国。这有悖中国建设和谐社会的思想,也不符合国际惯例。


东海舰队潜艇屡破反潜舰机包围 并成功实施反击


解放军报宁波11月9日电宛敏武、特约通讯员霍卫国报道:深秋时节,东海舰队某潜艇艇长江宏伟率艇采取多种隐蔽突破战法,屡破反潜机、驱护舰编队的重重包围,并成功给予反潜兵力“反戈一击”。据担任此次训练考核组组长的某潜艇支队领导介绍,该艇历经数月满负荷训练,从三类艇直接跃升为一类艇,将一类潜艇生成周期缩短了三分之一。


年初,该艇完成全课目训练考核及多项演练任务后进厂坞修,由一类艇降级为三类艇。坞修期满经过短暂的恢复性训练后,再次被支队纳入一类艇训练计划。针对一类艇训练特点,他们根据指挥岗位、指控岗位和发射岗位的实际,先后整理出雷弹使用、管理、装卸和突破布雷、对抗演练等8大类安全和应急处置预案;对复杂、应急处置项目,采取艇载模拟器与实装操作相结合的办法,在网上反复组织潜艇在待机阵地上的推算和实弹射击预演,提高雷弹实射和突破布雷的准时准点。为锻炼指挥员综合判断情况及应变能力,他们主动与潜、舰、机建立联训机制,突出实战化课题研究,加大了信息获取、处理等关键环节上的攻关力度。


他们充分利用其他训练艇出海时机,安排本艇指挥员随艇出海,进一步熟悉辖区内港湾锚地水深、地质、潮流、潮汐等情况,对掌握的信息参数及时组织专题研讨、图上推演。训练中,官兵利用往返航渡和海上保障间隙,穿插夜间判情、雷达导航训练,通过目力观察与雷达数据比对、海上测天及计算,提高指挥员在复杂条件下的适应能力和实战指挥能力。


近几个月来,该艇依靠训法创新快速形成遂行任务能力,先后完成战术背景下远航训练等多个课目,一举创下在航几个月海上训练数十天,总航程4800余海里的新纪录,超过了一类艇全年海上训练总量。前不久,他们先后完成了3项高难度实战化课题研究,并通过了海上实兵检验,战斗力大幅攀升。




原编者按:NSL是欧洲比较著名的“国际海军潜艇联盟协会”。他们经常参与包括美国海军在内的关于各国海军的潜艇建造与发展的探讨与分析研究。近期针对中国潜艇未来发展他们做了以下分析。


中国潜艇与世界其他国家潜艇一样按照推进模式发展,可分成两个基本形式:核动力与非核动力。既核潜艇与常规动力潜艇。前者是中国海军已经于2001年开始建造的新型093/094核动力潜艇。作为老式091/92型核动力潜艇的替代。按照中国核潜艇建造与控制系统技术,093/094并不能算是先进水平。但093/094的设计还是具有一定威慑能力的。


在常规潜艇中,中国以往主要依靠来自前苏联的多达84艘的R、W级潜艇。这些潜艇都是前苏联制造于上个世纪40-50年代。潜艇应用技术已经十分老化。面对现在的“第三代反潜技术”他们只能应用于布雷等辅助性工作。


中国在1994年开始设计新的常规动力潜艇。北约称作“宋级”潜艇。它是中国第二代常规动力潜艇。外观采用法国设计的“阿格斯塔B”型。中国试图在“宋级” 潜艇上更多应用一些AIP技术。为此他们装备了燃料电池组件等先进设备。在1997年该艇的两个不同版本被拍摄到。前者是中国自行设计外观。而后者则是参照法国“阿格斯塔B”的设计。最后中国人选择了后者。


根据美国海军情报中心的数据显示,从1997年开始,中国不断以每年3-4艘的建造速度在装备海军。截止2007年,中国海军大约总计装备了30-40艘“宋级”常规潜艇。其中包括大约20艘经过改进AIP推进系统组件的增强型“宋级”。


但是从2000年开始,中国海军开始设计新的常规动力潜艇,北约称作“元”级。在此之前,中国从俄引进了12艘“基洛”级常规潜艇。按照中国固有习惯,他们会根据“基洛”级潜艇来重新设计自己的第三代潜艇。


“元”级潜艇具有AIP系统化隔舱能力。与以前的宋级潜艇,在技术上提升了很大能力。可以在较长时间(大约2-3周)的水下航行。它的出现意味使中国常规潜艇可以在水下中等深度海域停留时间首次超过1周。


从2003 年开始建造至今,已有至少3艘实验性元级潜艇在服役。据美国海军情报部提供资料显示,中国可能要追加制造数量至少达到5-8艘。用于弥补“宋级”潜艇的水下停留能力不足以及其水声特点能力的缺陷。同时它的采取类似俄罗斯常规潜艇技术,使水声特点得到显著提高。“元级”潜艇实际上才可能算中国第二代常规潜艇。但是,中国海军并没有大批量建造。这与中国海军一贯谋求“廉价”手段分不开。另一个原因:显然中国在以前制定的所谓“生产计划”影响到了“元”级潜艇的制造进度,而且元级水下排水量要远大于“宋级”这需要中国有足够适合的的制造船台。


据悉元级至少可以规避美国海军目前所掌握的3种以上“第三代反潜技术”。这将迫使美军提前开始更新包括航母在内的全部水面舰艇的反潜能力。这项耗资巨大的项目已在布什总统及国会认可下开始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