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需要和谐股市

今年中国股市因涨势如虹而令全球瞩目,但这究竟是牛市还是熊市却反而令人疑惑。虽然从指标性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综合指数来看,股指从年初的2600点一路攀升到现在的5000点左右,涨了一倍,但2月、5月和11月市场的三次暴跌令很多投资者如同身处盛夏里的严寒,惊恐不已。

有人甚至表示,这种牛市里的暴跌比前几年的大熊市还要可怕,投资者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眼见手中股票的价格被腰斩一半。


股市这种过山车的行情严重干扰了股民的正常投资心态,中国中央电视台最新的一次调查显示,本轮牛市从2006年11月开始计算,亏损的人高达69.73%,而赚钱的人只有21.45%。


从网上的调查看来,绝大部分人在这轮牛市里并没有赚到钱。指数下跌,沪深股市的市值也跟着在缩水,从上证综指的高点6124点算起,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中国大陆A股总市值已经蒸发了4.8万亿元人民币,按全国13亿人口计算,每人损失约人民币3700元。


股市是和谐社会一部分


建设和谐社会和中国政府在新时期提出的执政理念,涵盖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的方方面面。如何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价格发现方面的主导作用、协调政府与市场的关系、确保市场的和谐平稳发展应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股市作为融资和投资的重要场所,对现代国民经济和金融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与老百姓的福祉也息息相关,因此不容当政者所忽视,是一国治理水平的标杆。


为了构建与中国高速发展的经济所相适应的股市,改变中国股市建立初期不够和谐的局面,中国政府费尽心思、集思广益,花大力气来治理股市。


由于国有股不流通等体制的原因,上证指数一度跌至1000点以下,人民对股市的信心降到最低点。


“那时候股市是一片骂声,我感到心情非常沉重”,***总理最近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演讲时如是说。然而,面临困难重重,中国政府仍大胆推进了股权分置改革,显著改善了中国股市的投资环境并促成广大投资者重拾信心,上证指数于2006年底重返2000点之上。


然而,这一步棋走对了,并不代表中国股市中存在的所有问题都得以解决。中国股市存在于中国这样一个独特的政治经济体制和环境当中,有关上市企业尤其是占比例较大的国有上市企业的公司治理、政府对日常投资的监管、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方面和政府、政策对股市的干预与影响方面仍存在较多问题,相关制度建设与执行仍相当薄弱。


正如***总理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谈到中国股市的发展时说:“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要用十多年的时间要走资本主义国家用上百年时间走过的路。总的看来,我们还缺乏经验。”


其实,撇去近期股指的暴涨暴跌不谈,即使在今年大盘相对平稳时期,许多个股也都曾出现令人瞠目结舌的疯长狂跌的奇怪行情。


既是经济,也是政治问题


在中国境内整体流动性过剩的背景下,由于对内幕交易、大资金操纵股价的监管不力,中国股市不断向世人展现它不和谐的一面。


杭萧钢构、长控等股票的连续暴涨和突然暴跌、一文不值的认沽权证出现的惊人10倍涨幅以及监管部门亮起此起彼伏的停牌告示,伴随着四处流散的有关调控政策和公司内幕的小道消息,成为今年中国股市的一大特色。因其特有的媒体和大众关注度,股市终于成为当前中国诸多体制问题的集中体现。


中国股市因近年来的迅速发展,在国民经济乃至民生方面所起的作用已与10年前不可同日而语。国际证券交易所的数据显示,10月份计算连同港股在内的中国股市总市值,高达到6.73万亿美元,已超越EURONEXT、纳斯达克、东京及伦敦交易所,排行全球第二位,仅次于首位的纽约证券交易所。


股市对于促进中国经济发展、改善公司治理、提高国民收入、维护金融安全和保障社会稳定方面有着极其重要的贡献。一旦股市出现崩溃,那不仅将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后果,而且会严重影响政治稳定。1998年东亚金融危机所带来的警示性效果至今令人印象深刻。


胡锦涛总书记在今年****的政治报告中,首次在改善民生的章节里提到了“创造条件让更多群众拥有财产性收入”。在随后的专家解读中,持有公司股票所来的股息和股价上涨收入都应算入财产性收入。也就是说,中国政府已将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并让更多百姓从中获益当作是改善民生的重要方面。


经济的高速增长和社会财富的迅速增加并没有使所有人利益均沾,股市的健康发展将使更多人将自己的利益绑在中国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上,从而有利于社会安定和政权巩固。从这一点看,股市问题已经超越了经济领域,而成为了一个政治议题。


此外,股市还牵涉到本土与海外利益之争,反映了中国不断兴起的经济民族主义情绪。


海外与本土投资者和分析家在股市泡沫程度和政府调控手段方面出现较大分歧。一些本土投资者担心海外投资者是因为允许投资中国股市的额度不足(因为中国市场没有完全开放,监管当局对外资投资股市有资金额度方面的限制)而在现阶段唱空中国股市,为将来新的额度被批准而抄底作准备。


另一方面,大陆和香港市场对资金的争夺也日益显现,中央政府近期对港股直通车政策的调整使得两地复杂的关系显得更为微妙。


中国股市还与西方施压人民币升值、金融市场开放、中国对世贸组织的承诺等国际政治经济问题相交织,是各种政治、经济利益的交汇所在。


挤掉泡沫不如制度完善


当前比较流行的一种观点是中国股市泡沫太甚,因此股市治理的当务之急是政府采取各种措施,把泡沫挤掉。但笔者认为此举实在无益于和谐股市的建立。


且不说股市是否存在严重泡沫尚有争论,即便存在,这种做法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并且使得中国股票市场永远不能摆脱“政策市”的阴影,不利于市场利用供求关系产生的价格来合理配置资源的原则。


笔者同意***在新加坡演讲时作的表述,“政府应该加强监管,监管主要是通过经济和法律的手段,使股市能够做到公开、公正和透明。”


缺乏公正、透明的市场环境和稳定的政策预期是造成目前股市大起大落的主要原因,而行政干预市场和打压股指只会加剧股市震荡的幅度,并严重打击投资者刚刚恢复的对股市的信心。


只要政府提供一个健康稳定的外部政策和监管环境,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不断改善,企业盈利持续增长,中国股市就能够沿着和谐发展的道路前进。


一句话,股市问题是一个治理问题,而不是心理问题,将其完全归咎于中国股民的疯狂和不理智是不恰当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