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乱弹三国人物之二:于禁之死

樊城一战,于禁兵败被俘。后来关羽败于孙权,于禁又随之被俘获到了东吴。黄初二年,于禁被孙权作为“人情”遣送回魏国。曹丕命他去拜见曹操的陵墓,因为陵中有“于禁降服”的图画,于禁看后羞愧交加,不久就发病而亡。一代名将,就这样悲哀地死去。

关于于禁之死,历来是褒贬不一,众说纷纭。下面就从两个方面来粗线条地说说于禁之死。

第一,作为曹营五良将之一的于禁无论怎么死,但是不应该被气死。

自从年轻时代跟随曹操以来,面对危机困境,于禁充分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临危不惧,从容镇定,靠着关键时刻的大局观念和多谋善断,凭借非常灵活的政治头脑和综合素质,冲锋陷阵,屡立战功,赢得了曹操的高度评价和重视,终于成为威镇一时的名将。因此,曹操才会在关键时刻对他寄予厚望,授以重任。

但是,初节易保,晚节难保。在与关羽对敌之时,正当骁勇善战的庞德就要得手的关键时刻,素有大局观念的于禁此时却变成了一个惟恐庞德“成了大功,灭禁威风”的无智之人,不是趁势而上,奋进一击,而是把救援曹仁的使命和大局抛到了九霄云外,赶紧地鸣金收兵,使庞德怏怏而归,懊悔不已,从而丧失了良好的战机。

当七军在滔滔的大水中苦苦挣扎无力抵抗时,当关羽的大军四面合围无处可走时,这时候的于禁又面临着两难选择——是抛弃名节,缴械投降,还是拼死抵抗,舍生取义?他肯定经历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不过面对关羽的青龙偃月刀,他丧失了血战到底的意志,丧失了视死如归的勇气,求生的本能和欲望终于占了上风。所以,在常人眼里,作为七军统帅的于禁出人意料地做出了投降的决定——他屈服了,低下了“毅重”的头颅。而庞德则宁死不屈,与于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曹操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器重的于禁会率军投降,所以,于禁投降之后,善于识人的曹操不得不发出了长长的哀叹——自己看人也有走眼的时候,说:“于禁跟从我三十年,何意临危处难,反不如庞德!”

以于禁不俗的政治头脑和智慧,他应该非常清楚自己已经从以前叱咤风云的名将变成了人所不齿的战俘,三十年的英名已经毁于一旦,应该对自己的投降行为负责到底。说白了,于禁怎么死都可以,就是不应该被活活地“气死”,因为他已经把所谓的“气节”抛在了一边,不存在什么气节了。不过,于禁因羞愧而发病身亡,从中可以看出——他还是意识到投降是不光彩的。

世人历来是看重名节操守的,尤其是注重晚节,如果晚节不保,那将是最令人遗憾的事情。

第二,于禁被自己的君王羞辱而死,曹丕的所作所为有些“不厚道”。

于禁被俘后,只是被囚禁起来,关羽没有杀他,孙权也没有杀他。被遣返后,因为敌人都没有杀于禁,曹丕碍于面子,也不好意思杀他,不过不是不想杀他。

在曹丕心里,他可能是这样认为的:晚节是一个人平生修养的最高境界,也是人生一世最后的考验。你于禁跟了我父亲三十年,关键时刻没有经受住考验,领着几万人马,竟然变节投敌,一降了之,使我父亲也大丢面子,辜负了他的精心培养,我是不会原谅的。所以,他假惺惺地引用晋国大夫荀林父和秦国大将孟明视的例子安抚于禁,鼓励于禁,让他放下思想包袱,不要有过多的心理压力,并任命他为安远将军。于禁见此非常高兴,错误地以为自己终于能为国家重新效力,一雪前耻了。

但是,于禁错看了曹丕,曹丕不是曹操,他对于禁的投降始终是耿耿于怀的。曹丕没有曹操那种宽宏大量的胸怀和气度,也缺乏用好宿将的才能和手段,也不给于禁戴罪立功的机会。

就像于禁投降出人意外一样,曹丕随后的做法也出乎于禁的意料之外。于禁本来就在东吴受到过羞辱,后来曹丕偏偏又准备让他出使东吴。出使之前,曹丕特意安排于禁去祭拜曹操的高陵,曹丕事先让人在陵屋里画上关羽攻克、庞德愤怒、于禁降服的壁画,故意羞辱他。曹丕用心确实“良苦”,看看你于禁怎么面对先帝。

曹丕也算是一代明君,对于禁这样的降将,曾经的功臣宿将,他完全可以让于禁解甲归田,弃之不用,老死家中,或是随便给他安上一个名正言顺的罪名,谁让他是降将呢,将其斩首也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也不会引起众官的非议,不就一了百了了。可是他没有明杀于禁,而是用“羞辱”的办法来慢慢地折磨他,逼他自杀,这就显得有些“残忍”了。

于禁“庆幸”地没有死在敌人之手,却不幸地在自己效忠的君王的羞辱中死去。在他的内心世界里,可能还抱有一个比较长远的希望,就是——对生命的渴望,对归国的渴望,特别是希望君王能网开一面,原谅他,重新做人,戴罪立功,为国效力。他可能是这样认为的,生命高于一切,只要自己和数万人马的性命不受伤害,得以保全,即使出卖掉自己的灵魂和气节,低低头,弯下腰,也是值得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所以他为了这个可能实现的希望熬得须发皆白,并且忍受了敌人的百般侮辱。

不过,面对曹丕的羞辱,面对世人的不理解,这个曾经支撑着于禁苦熬过来的希望被毫不留情地打破了。最后,于禁终于看清了曹丕的用意,他彻底绝望了——一切都结束了,再也不会有改过自新的机会了。

作为一代名将,于禁之降,终归是可耻的。于禁之死,也是悲哀的。

所以,“一生成败看晚节”这句话是非常有道理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