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警在母亲被杀时躲避惹争议 听到惨叫不敢出门

天山网讯(记者马永平摄影报道)9月14日,记者前往新疆呼图壁县大丰镇寻找一起凶杀案死者的女儿时发现,她家的房屋已在挂牌出售。记者拨通她的电话后得知,因为不堪当地社会舆论的压力,死者的女儿辞去了在当地派出所的职务,与父亲一起在玛纳斯跑客运。




今年7月9日凌晨,在呼图壁县大丰镇,44岁的王某在家中被杀害,她22岁的女儿小敏(化名)因躲在自己的卧室里而逃过此劫。





到底是怎样的舆论压力让小敏辞去职务又离开了家?随着记者的深入采访,这起入室杀人案的背后故事渐渐清晰。


7月9日凌晨1时许,大丰镇派出所接到聘用员工小敏的报警电话称:有人进入我家,情况不对。


近8分钟后,警车赶到了小敏家,当明亮的车灯照在小敏家门窗上时,小敏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随后,警方发现小敏的母亲倒在家门口,身中十多刀,已经死亡。


经过询问,小敏告诉民警,当晚,小敏正在自己的卧室和朋友打电话聊天,母亲已经睡着了。忽然,她听到有人在房顶上走,很快到了院子,好像进门了。她赶紧叫妈妈,但妈妈没有答应,她又去拉灯,但拉了几下都不亮。这时她非常害怕,急忙起来将自己房间的门扣上,并先后打了报警电话和邻居家的电话求救。这时,她听到母亲很凄惨地叫自己,声音特别恐怖,她更不敢出去了,直到听着有人走出了门,而妈妈的声音越来越弱……


通过现场勘察,警方发现歹徒对小敏家相当熟悉。歹徒先爬上小敏家的屋顶,并且切断了配电箱的电源,随后翻入了院内,然后经很少为外人知道的后门进入屋里,作案后又从前门跑了出去。


22岁的小敏去年从警校毕业后被大丰镇派出所聘用,她父母在玛纳斯跑客运车,一般不在大丰镇的家里住,家里一般只有小敏一个人。办案刑警分析,歹徒应该是冲着小敏来的。


因为小敏妈妈已经死亡,而小敏当时什么也没有看见,现场留下的线索也非常少,警方只能一遍遍地询问小敏,希望能得到重要线索。


同时警方也对一点颇为不解:凶手行凶时小敏母亲在不断呼喊着小敏,在这种情况下,凶手为什么没有去杀害同样在屋里的小敏?


通过小敏的描述和一些线索,警方限定了排查范围,并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案发后的第5天,警方宣布侦破了这起案件,犯罪嫌疑人是在小敏家后面居住的邻居王特(化名),他有听力障碍和语言障碍。


在大量证据面前,28岁的王特承认了犯罪事实。通过艰难的沟通,警方基本查明,因为王特身体有残疾一直说不上媳妇,遂对独居的小敏产生了歹意。当晚,他自带了匕首悄悄来到小敏家,但没想到先遇到了小敏的妈妈。


大丰镇是常住人口只有1.3万人的小镇,小敏母亲惨死的消息很快被传得沸沸扬扬。采访中,小敏家附近的牛肉面馆老板说,这事发生后镇上好多人都在议论,大多说小敏只顾保护自己,不顾妈妈的呼救,太自私了。


作为同事,小蒋和古丽(均为化名)自己心里也有疑问。小蒋说,小敏来单位一年多,给人的感觉是泼辣、干练,胆子也大,很有主见,没想到遇事后她会胆子那么小。


9月14日,记者在民警的带领下来到了小敏的家,这是一栋沿街的平房,门锁着,门上贴着“此房出售”的字条。


“事情发生后不久,小敏就自动离职了,到玛纳斯帮父亲跑车去了。这件事对她影响太大了,我们谁打电话她都不接,听说她也不怎么出门。”小敏的同事说。


随后,记者拨通了小敏的电话,先和她父亲聊了几句,她父亲同意见面采访并说,这事对小敏的打击很大,前两天她妹妹在的时候,两人一起睡还好些,自从妹妹去上大学剩她一个人睡后,她总是害怕得睡不着。


然而小敏对记者说坚决不同意采访。她说自己再也不想提起这件事,别人的议论如同耳光,她不受也得受,但她不想提起这件事或作任何解释。


当晚,小敏父亲给记者通话说,从接到记者电话后,小敏就一直在哭。他和妻子结婚20多年,非常恩爱,现在就这么两个女儿了,他也不想再伤害女儿。


刑警队王教导员说,仔细分析一下,其实小敏的做法很正常。第一,当时嫌犯作案的时间极短,也就几分钟,当感觉不对时,小敏第一是报警,向各方求救,如果她贸然出去,估计也是凶多吉少。第二,虽然小敏毕业于警校,她参加工作后是文职,没有执行过其它任务。她才22岁,还是个孩子,当时在黑灯瞎火的屋子里,害怕是可以理解的。


“其实,就为什么没有出去救妈妈我也问过小敏,她说自己当时只是以为进来坏人了,以为母亲会处理的,却没有想到事情会那么严重。”王教导员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