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北方造船厂位于圣被得堡市,全称为“北方造船厂有限股份公司”,始建于1912年11月14日,原名为普梯洛夫造船厂,主要任务是为沙俄海军建造舰船。目前,该厂已成为俄罗斯造船业的排头兵。它的最大股东是俄罗斯联合工业有限股份公司,占全部股份的72.19%。董事会主席为戈努萨列夫亚历山大维克托维奇,总经理为福米乔夫安德列伊·博里索维奇。1998年,该厂成为俄罗斯首批获得造船完全许可证的企业之一,持有该许可证后,北方造船厂可对任何类型的舰船进行建造、改装、更新和废物利用。1999年,北方造船厂荣获IS09002国际质量标准证书,从而进一步拓宽了为国外客户造船的发展道路。

自成立以来,北方造船厂共建造了400艘各式舰船,其中包括为苏联和俄罗斯海军建造的170艘军舰,它们在当时都是最先进的武器装备。该厂建造的军用舰船主要有导弹巡洋舰、驱逐舰、大型反潜舰、护卫舰、巡逻艇和扫雷舰等,民用舰船主要有油船、千货船、术材运输船、集装箱船、渔船、浮船坞和科学考察船等。目前,各国海军舰船正朝小型化、多功能化方向发展,北方造船厂及时调整生产战略,始终处于世界造船工业的最前沿,它是俄罗斯国内唯一能使用“三级测量数学模式”造船的单位,这种模式代表着世界造船领域的最高水平。

1997年,中俄两国签署购买2艘“现代”级驱逐舰的合同,总价值达8亿美元。这份合同为北方造船厂的复苏注入强大动力。由于苏联解体,苏联海军订购的多艘舰船被迫停产,结果作为苏联海军最主要的造船厂商的北方造船厂投入的巨额资金全都打了水漂,企业濒临倒闭的边缘。中国订购“现代”级驱逐舰的合同签署后,北方舰船厂立即对以前为苏联海军造船的船坞进行改造,这两个船坞曾为苏联海军建造过“现代”级驱逐舰“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号和“三百年庆典”号,结果这2艘驱逐舰尚未建完苏联就解体了,而这次“借花献佛”也让北方造船厂节约了大笔资金。

2000年2月,第一艘“现代”级驱逐舰交付中国,该舰以“杭州”号的名字在中国东海舰队服役。同年底,第二艘“现代”级驱逐舰“福州”号也完成交付。2002年初,中国与俄罗斯又签订一份订购2艘升级版“现代”级驱逐舰的合同,价值高达14亿美元,工程代号“956EM”。这项工程经过俄罗斯国内造船厂的连番竞争,北方造船厂才艰难地“梅开二度”(下文将要提及),并于2006年完成交付工作。这份合同使北方造船厂彻底摆脱了苏联解体所造成的影响,使该厂获得大量周转资金以及科研经费,如今它正投入到为印度尼西亚海军建造1 4艘快速护卫舰的业务中。


波罗的海造船厂险些“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与北方造船厂仅一墙之隔的波罗的海造船厂也是世界造船领域的劲旅。它的厂史最早司追溯到1856年,这一年的5月25日,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御用商人马特维卡尔和船舶工程师马克马克费尔松建立了一家私人企业,名为“卡尔·马克费尔松渡罗的海铸造厂”,这便是波罗的海造船厂的前身。现任厂长为舒利亚科夫斯基·奥列格·波里索维奇。

波罗的海造船厂从诞生之日起就与俄国以及苏联海军的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十月革命前,它为沙俄帝国建造了100多艘军用舰船,其中包括2艘战列舰、9艘炮舰、3艘装甲舰、11艘巡洋舰、33艘驱逐舰和27艘潜艇等。从1925年开始,该厂逐渐承担大型商业船舶和军辅船的建造任务,如苏联第一艘进军北极圈的破冰船“切棚嘶金”号就是该厂干1933年完成的杰作。伟大苏联卫国战争期间,渡罗的海造船厂调整策略,战场上需要什么就生产什么,其中包括大量的弹药、坦克钢板以及高射炮等,这也让该厂形成了多元化经营的格局。1945年至今,波罗的海造船厂共建造了127艘潜艇、158艘水面舰艇和215艘民用船只。

2002年初,中国决定以14亿美元的代价,再从俄罗斯购买2艘具有更强反航母能力的956EM“现代”级驱逐舰。早就对北方造船厂眼红的波罗的海造船厂决心虎口夺食,厂长波里素维奇把幕后工作一直做到主管国防工业的副总理克列巴诺夫那里,借克列巴诺夫之口推出“公开招标”的倡议,结果波罗的海造船厂在招标过程中以较低的报价中标。这一变故不仅把北方造船厂打懵了,它早就开始为建造这2艘新驱逐舰而大兴土木了,而且中国方面也大感意外,中方很快就向俄罗斯方面提出忧虑,理由是波罗的海造船厂没有建造“现代”级驱逐舰的经验,况且渡罗的海造船厂正忙于完成印度海军的3艘“塔尔瓦”级护卫舰的订单,该厂的干船坞根本不敷分配。最终,还是俄政府总理卡西亚诺夫出面,仍由北方造船厂充当建造2艘“现代”级驱逐舰的主承包商,渡罗的海造船厂作为北方造船厂下面的子承包商。后来,俄罗斯总统普京还因此免去了克列巴话夫的副总理职务。

不过,事情到此并未结束。由于波罗的海造船厂大喊大叫地要为中国造军舰,倒把印度海军给吓怕了。据俄罗斯《劳动报》披露,因害怕中印两国海军所采购的舰艇集中在一起建造,导致其订购装备的机密在生产车间里泄露给中国,印度驻俄军事采办部门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建造地点避开中国人。2003年1月,印度国防部突然致函给俄罗斯国营武器出口公司,声称要将“塔尔瓦”级护卫舰的生产任务转交北德文斯克的星星造船厂,而舍弃原来合作良好的波罗的海造船厂,后经俄方好说歹说,印度方面才算作罢,但印度驻俄军事代表坚持定期到波罗的海造船厂考察,防范所谓“中国窃取印度武器情报”。

“生意没做成,反惹一身骚”,心有不甘的波罗的海造船厂遂致函卡西亚诺夫总理,公开表示自己将拒绝与北方造船厂的合作。该厂的最大优势在于能生产最为先进的船舶零部件,例如直径长达8米的大型铜合金螺旋桨、巨型龙骨、船用锅炉、船用核反应堆等,它曾因此荣获过“金水星”国际奖。正是因为这一独门绝活,北方造船厂建造“现代”级驱逐舰所需的船用蒸汽轮机、艉轴和螺旋桨等主要部件都需要波罗的海造船厂提供,一旦断货,北方造船厂将不得不从国外采购这些设备,不仅大大增加驱逐舰的造价,而且还不可能按时交货。

火上浇油的是,波罗的海造船厂为与北方造船厂死拼到底,不惜揭对手的“老底儿”。作为波罗的海造船厂股东的NST集团总裁亚历山大涅西奇、波罗的海造船厂厂长波里索维奇和船厂执行经理齐帕科夫联合发表声明,称北方造船厂在建设中国驱逐舰过程中使用了库存的旧部件,这些部件都是上世纪80年代末生产的。“这种以旧充新,以次充好的作法让波罗的海造船厂不耻。为了挽救俄罗斯造船大国的声誉,为 了对中国客户负责,波罗的海造船厂不愿与北方造船厂同流合污”。这一“猛料”的爆出,让北方造船厂成为人们指责的对象。后经查证,这一指责纯属不实,在政府的干涉下,波罗的海造船厂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事后,中国并未对波罗的海造船厂另眼相看,而是继续以平等商业伙伴的身份向其订购大批船用配件和轮机,波罗的海造船厂同样在对华销售中获得丰厚收益,也算是“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至于波罗的海造船厂与北方造船厂的关系也逐渐缓和,毕竟“和气才能生则”嘛。


红色索莫沃造船厂中国给工人重新工作的机会


位于俄罗斯下诺夫哥罗德市的红色素莫沃造船厂成立于1849年,现隶属于“天青石”股份公司,这是一家专门从事设计和建造潜艇的大型国营企业,它先是建造柴电动力潜艇,后来负责建造携带巡航导弹的核潜艇。红色素莫沃造船厂曾建造过苏联的第二代和第三代潜艇,如“共青团员”级、“塞拉”级攻击核潜艇,“查理”级巡航导弹攻击核潜艇、“维克托”级攻击核潜艇、“探戈”级和“基洛”级柴电潜艇。20世纪70年代后,它还建造过“台风”缴核潜艇。如今,红色索莫沃造船厂被列为俄罗斯战略后备的核潜艇建造基地,可随时接受国家的新建造任务。

在苏联解体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红色素奠沃造船厂也陷入严重的不景气状态。只是从1994年开始,红色素奠沃造船厂为中国提供了4艘“基洛”级潜艇,每艘平均价格为2.5亿美元,合计10亿美元。前两艘为早期877EKM型,原是罗马尼亚海军订购的,但由于罗马尼亚无法支付购买费用,后来转售给中国,后两艘为改进的636型,它的作战系统有较大改进,是世界上静音效果最好的柴电潜艇之 ,有“海底黑洞”的绰号。迄今为止,只有美国海军的超低频被动拖曳阵声纳或海底声纳系统才能勉强探测到它的行踪,这对中国海军提高远程打击能力起到异常关键的作用。

正所谓“投桃报李”,“基洛”级潜艇的效用更激发了中国海军的采购热情。2002年,俄罗斯一下子与中国签订建造8艘“基洛”636型潜艇的订单,总额高达16亿美元,这对各家濒临死亡的俄罗斯潜艇生产厂而言简直是雪中送炭,其中红色素奠沃造船厂就获得2艘的建造配额。由于这笔业务对人员和材料的需求巨大,因此使红色索莫沃造船厂枯木逢春,众多失业的技师被召回工厂,甚至连一些出国谋发展的设计人员都被总经理尼古拉扎尔科夫亲自请了回来。谢尔盖卡斯托诺夫是红色素莫沃造船厂的一位老工人,苏联解体后,工厂曾经进行过大规模裁员,年纪较大的卡斯托诺夫没有与年轻人竞争的优势,他只好引到市郊依靠种菜为生。工厂。有了订单之后,经验丰富的谢尔盖又被礼聘回公司,而且还给了优厚的待遇。如今,卡斯托诺夫一家不仅衣食无忧,而且还供两个女儿上了大学。卡斯托诺夫对《红星报》的记者说,他们一家真的非常感谢中国,是中国给他们重新工作的机会。


KNAAPO和IAPO中国铸起俄航空业两大巨头


提到俄罗斯的飞机建造企业,就必须提起两个著名的企业,它们分别是以苏联著名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的名字命名的阿穆尔共青城加加林飞机生产联合体(KNAAPO)和伊尔库特飞机生产有限股份公司(IAPO)。

KNAAPO位于远东阿穆尔河(黑龙江)畔,隶属于苏霍伊航空控股集团公司。KNAAPO现任总裁为维克托梅尔库洛夫。建于1932年的共青城是一座典型的军工城市,KNAAPO的产值就占到这座俄罗斯远东第三大城市的60%,该城将近50%的青壮年劳动力都在这里上班。KNAAPO是苏-27系列战斗机和别2 00多用途水上飞机的最初生产基地,目前它已承担了俄罗斯第五代歼击机的机体生产和最后组装任务,被誉为俄罗斯的“王牌军机摇篮”。而IAPO原名“伊尔库茨克飞机制造厂”,位于西伯利亚东部的伊尔库茨克市,该公司是苏-30MK、苏-34系列战斗轰炸机以及伊尔76系列运输机的主要生产商,它拥有俄罗斯武器出口市场10%的份额。作为俄罗斯第二大军用飞机制造基地,IAPO却是俄罗斯唯一的私营军工企业,政府只占14.7%的股份,该公司现有总资产超过5.45亿美元,员工2.2万人。

近年来,这两家企业的生意比较红火,这都应归功于中国和印度的订单。它们主要是靠向中国出口苏式战机而生存下来,毕竟从1997~2003年这两个公司没有从俄罗斯国防部拿到一份订单。据统计,近10年来,中国共从俄罗斯订购了178架苏式战斗机,其中包括38架苏-27SK战斗机、40架苏-27UBK教练机、76架苏-30MKK多用途战斗机和24架苏-30MK2战斗轰炸机。这些战机都是由KNAAPO和IAPO生产,前者占77.5%,后者占22.5%。此外,KNAAPO还与中国沈阳飞机建造集团加强合作,同意沈飞集团组装苏一27SK战斗机,以满足中国对战斗机的较大需求量。

据了解,IAPO主要向中国出口苏-30MKK全天候多用途战斗机和伊尔-76运输机,提供给海军航空兵。有资料显示,仅2002年前三个季度中国就向该公司投入了6亿美元。2004年,KNAAPO向中国交付了24架苏-30MK2战机。在这一年里,中国仅在苏-27SK、苏-30MK2和苏-30MKK零配件供货方面就与俄罗斯签定了20亿美元的合同。由于KNAAPO在生产重型战斗机方面经验丰富,设备齐全,所以中国还将继续与KNAAPO合作,为自己即将建成的航空母舰提供更优秀的舰载机。

当然,现代战机是一个系统工程,中国的战机订单不仅救活了上述两家军用航空企业,同时还带动了俄国内其它相关产业的复苏。在向中国供货的过程中,俄罗斯国内与苏霍伊系列飞机相关的无线电制造企业盈利增长了17.2%,通信器材企业的盈利增长了10%。


库尔干机械制造厂中国订单帮助它渡过难关


库尔干机械制造厂垒称是“库尔干机械制造厂有限股份公司”(KURGANMASH),位于乌拉尔山下的库尔干市机械制造者大街17号。该公司不仅是库尔干州的超大型企业,也是全国唯一生产步兵战车的企业,它的产品出几到全世界30多个国家,为提高俄罗斯武器在国际市场上的声望做出了突出贡献。

有人说,库尔干机械制造厂从来不打广告,它的产品就是最好的广告。这些产品不仅赚来大笔外汇,还为自己在国际社会中赢得良好声誉。该公司最著名的产品是BMP系列步兵战车了。在BMP-1、BMP-2和BMP-3战车相继问世之后,该公司又不断地对其进行更新和现代化改造,同时还开发出BREM-L装甲修理车和通用性非常强的底盘,这种以BMP-3步兵战车底盘为基础开发的通用底盘可根据用户需要安装多种武器装备。

库尔干机械制造厂作为个火型机械制造集团,拥有现代企业所固有的优秀团队和子公司,它下属的11个专门制造厂和一系列辅助车间保证了公司的高速运转。同时,该公司还拥有全国及至全世界唯一的全流程生产枪验基地。

尽管库尔干机械制造厂拥有非常强的生产能力,但受限于俄军费不足,俄军多年来订购不了几辆步兵战车,所以库尔干机械制造厂为了生存不得不向目光投向国外,而经济迅速腾飞的中国成为库尔干机械制造厂的救星。其实早在苏联时期,库尔干机械制造厂就与中国建立了一定的合作关系。中国第一代步兵战车——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的正宗原版就是库尔干机械制造厂的BMP-1步兵战车。该车于1992年投产。苏联解体并未影响库尔干机械制造厂与中国朋友的合作,因此库尔干机械制造厂也得以顺利地渡过了那段可怕的经济崩溃期,可以说,库尔干机械制造厂是幸运的。

据《红星报》报道,1997年,中俄双方签订一份步兵战车技术合作备忘录,中国全套引进库尔干机械制造厂的BMP-3步兵战车的武器系统和火控设备,为生产自己的第二代步兵战车打下基础。目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已开始装备第二代步兵战车,它们均安装了与BMP-3步兵战车相同的火控系统以及配套的9M117激光制导导弹。随着中国第二代步兵战车大量装备解放军部队,中国对BMP-3步兵战车新技术的需求将更加旺盛,库尔干机械制造厂对此完满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