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作战:852行动计划

战斗过程


凌晨4:00,步兵2团1连率先向168号阵地两路开始秘密开辟通路,通道极其狭窄,两边都是未经清扫的雷区,天黑路暗且不能发出声响以防暴露,各路突击队的队伍在这些狭窄通道上艰难而缓慢地向预定位置悄然无声地摸进。


当时钟指向5:30分时,代号319的262高地上2团1营前指参谋长指示“852行动”正式开始,各路突击队随即开始秘密接敌,负责168号阵地的1连左路出击50米,右路出击200米,负责156号阵地的2连到达156号阵地西侧两个大石头附近。40分钟后,在156号阵地的2连贴近至距越军17米的地方。


6:10分,战斗在138、166、168、南嘎几个方向同时打响,阵地上的越军立即作出反应,以猛烈的火力对我进攻部队进行压制,越军的炮兵也立即对我123、144、128、148、828、147等阵地进行猛烈轰击,,我军炮兵毫不示弱,对越军的阵地也进行猛烈还击,双方炮兵展开对射,拼命地把火力投送到对方阵地上,爆炸声此起彼伏。在猛烈的炮火下,各路突击队向各自的目标进行攻击,各阵地上的猛烈战斗分散了156号阵地上越军的注意力,当几个阵地打得如火如荼的时候,2团2连悄然向156号阵地上的越军继续摸进。


7:00分,汉阳方向的越军向我146、147号阵地进行炮击,3分钟后156号阵地上的越军随意打了两个点射,仍未发现2连突击队。几分钟后,319下令“各分队向各自的目标行动”。166、168号阵地上不时有越军的火力点对我突击队进行射击,85mm加农炮准确的直射让这些火力点变得鸦雀无声。在激烈战斗中,156号阵地上的2连突然报告有1名越军向166号阵地方向逃跑,位于偏马上的高射机枪立即开火,密集的弹雨把166~168号阵地之间的通路打得尘土飞扬,其后2连再也没有报告这名越军的情况。


7:40分,138、小尖山阵地被步兵1团6连成功占领,战士王健背着电台阵亡在小尖山主峰上……而越军的156号阵地大势已去,其上的越军死伤惨重,越军于是对156号阵地进行炮火覆盖,2连立即遭受打击,多人死伤,伤员也因猛烈的炮火无法后送。166号阵地上的3连进展顺利,8:05分,情况突然变化,左路的突击队突然遭受越军156、166、167号阵地上的多种火力急袭,左路分队被越军火力压制,前进受阻。后面火力支援分队立即用直瞄火力对越军的火力点进行打击,进攻的3连立即以忽左忽右的战术对越军进行攻击,越军发现3连的意图后急袭火力始终死死咬住进攻的队伍,原左路7人的突击队2人中弹阵亡,4人身负重伤,仅剩余一人孤身作战。激战至8:45分,156号阵地被2连全部占领,168号阵地上的越军全部处于被控制当中,这时166号阵地上45名越军分3批意图逃跑,立即被我3连60炮班的60mm迫击炮全部覆盖,在密集的打击之下,45名越军全部被炸死。10分钟后,2连在156号阵地一个石洞里面俘虏越军排级军官一名,但这名越军臀部股动脉被打断血流不止,最终没能把他活着带下阵地。


9:06分,越军在164~167号阵地之间施放大量烟雾掩护阵地上的越军进行撤退,156、168、166号三个阵地的表面全部被我占领,战斗转入搜剿打洞,3连组织突击队继续对167号阵地进行出击拔点,营前指获悉情况后下令炮兵停止对156、168、166号阵地炮击,改对周边的2号、1号、15号目标进行一分钟一发等速射的火力压制。


10:10分,167号阵地上的工事、火力点、洞穴被全部清剿,3连的突击队回撤到156号阵地上, 156、166、168号阵地上仍进行搜剿工作,炮兵对周边阵地进行持续的火力压制。战场逐渐沉寂下来,只剩余零星的枪炮声。一个半小时后,越军突然对156、166、168号阵地进行炮击,在炮火的掩护下,经过短时间修整的越军正集结兵力组织反扑,在15号目标、17号目标均发现越军各约一个排的兵力,167号阵地北侧集结大约一个排,同时从167号阵地向156号阵地附近再增援一个排。我偏马上的高机立即对167~156号阵地之间的通路进行拦截射击。


13:05分,越军从164号阵地的开阔地带向166、168号阵地进行反扑。炮兵股长紧急下达命令:“23号目标,一个排,25号目标,一个排,标尺加5,4发急速射;坐标86020,35950,重炮连4发急速射;160迫向33号目标射击!”炮兵的火力准确地落在越军的进攻队形中,在168、166号阵地上的1连、3连也组织力量向越军猛烈射击,在密集的炮火打击下,反扑的越军伤亡惨重,15分钟后,进攻的越军无法再组织有效的力量进行反扑,剩余的人员在互相掩护下进行后撤。20分钟后,观察哨发现164号阵地南侧黄土包上有越军约2个班的兵力在调整部署,重炮连及时调整坐标,对这个黄土包进行4发急速射,5分钟之内,措手不及的越军全部被炸死!这时,观察哨再次发现越军位于汉杨211号阵地东侧有兵力向166号阵地方向运动,偏马上的高射机枪对汉杨211号阵地东侧山脚进行拦截射击,一气打了7个点射,击毙一名越军。


15:15分,越军从544号阵地上向我146号阵地炮击,紧接着,越军全线炮兵向我一齐开火,偏马高机阵地被炮火击中,一挺高射机枪被摧毁,140号阵地被炮火覆盖,156号阵地遭受猛烈炮击,168号阵地遭受152mm榴弹炮猛烈轰击。技侦从无线电监测中收听到越军通知炮兵,每个阵地要50发以上! 在炮火掩护下,越军开始向156、166、168号阵地一带调动兵力。为防止越军反扑成功,我军也向156号等阵地进行兵员补充,我炮兵也全线对越军展开轰击,双方再次进行激烈的炮战。


16:20分,技侦报告越军876团2营已经展开,准备向140、小尖山方向实施反冲击。


19:42分,双方的炮击仍然持续,越军在156~167号阵地之间不断运动,偏马上的另一挺高射机枪对其进行拦截射击。


20:15分,技侦再次报告越军314团一个营战斗人员集结完毕,准备对我进行反冲击,156、168、166号阵地上我军高度戒备。30分钟后,168~156号阵地之间突然人影重重,炮兵紧急发射照明弹,在照明弹强光的照射下,大批越军沿着167号阵地正面和南侧向156、166、168号阵地扑来。1、2、3连立即进入战斗状态,这时越军一路沿着盘龙江,在156号阵地黄土部分,另一路沿着山凹167~156号阵地之间的凹部向我扑来。战斗立即打响,炮兵紧急对1号、2号、25号、92号目标进行4发急速射,越军炮兵也向我阵地进行炮击,阵地上双方也同时开火,夜幕下,炮弹的爆炸映红了夜空,曳光弹的弹道不断穿梭其中,照明弹不时地跃上夜空,把周围照得如同白昼。双方炮火掠过之处不时传来人员被击中瞬间发出的惨叫呼号,重伤员的呻吟以及漫天飞舞的尘土、断臂残枝……双方激战数十分钟后,越军拖着残兵互相掩护着后撤,双方枪炮慢慢减弱直至沉寂,周围回复一片寂静漆黑。


3月9日,晨曦照亮了昨夜的战场,156、166、168号阵地周边仅剩余经双方炮火反复翻犁满目苍夷的地表以及横陈的尸体,空气中仍不时传来焦糊的味道。战场仍然非常安静,双方此时正进行人员的补充调动。


8:40分,战场的宁静被炮兵股长的命令打破:“敌544坐标33700,86330,敌738坐标34240,86976,4发急速射,放!” 阵地上顿时硝烟弥漫,双方炮兵展开新一轮的对射。中午12:22,越军炮兵再次向166、168号阵地前沿进行炮击。越军在炮兵支援下不断地囤积力量,准备再次进行反攻。


入夜,越军313师14团7营在副团长的亲自带领下分几路再次向156、166、168号阵地扑来,其中在166号阵地,两个连的越军反复对166号阵地及北侧无名高地轮番进攻,越军的顽强在166号阵地正面得到了体现:在我密集火力的打击下,虽然伤亡惨重仍连续7次发动进攻,在夜色下,越军不断有人倒下也不断有人继续向上强攻。


22:45分,越军将进攻的重点转向166号阵地西侧的无名高地。在越军猛烈进攻下,无名高地1号哨位上的人员先后重伤,最后仅剩余班长杨启良一人,面对沿着166~168号阵地之间洼部向无名高地蜂拥而来的越军,杨启良用884电台猛呼:“向我开炮!”,猛烈的炮火在杨启良四周打成一道火墙,越军始终无法向前推进。


23:50分,越军再次向166号阵地进行猛烈炮击,1号哨位当即阵亡2人,2号哨位重伤2人,两个哨位仅剩余3人仍能继续战斗。片刻,越军1个连的兵力向1号哨位发起集团冲击,当越军围上1号哨时,仅剩余孤身一人的战士钱灿贤拉响了身上的“光荣弹”,猛烈的爆炸把钱灿贤的胸、腹炸开,2名躲避不及的越军也在猛烈的爆炸中粉身碎骨。阵地上仅剩余的2人不断呼唤炮火,在炮兵全力以赴的支援下最终守住了阵地。




3月10日,日间无战事,入夜后,越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再次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向156、166号阵地进行攻击,在156号阵地上几度与越军进行了残酷的拉锯。凌晨2:00左右,前方阵地向团指、营指报告听到对面越军沿泸江公路一侧有坦克发动机的声音,从密集程度估计可能有20辆以上!团指即时万分紧张,因为他们明白,前沿的步兵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根本不可能抗击越军在坦克掩护下的步兵冲击!前沿阵地以及各观察所被要求再三核实下仍然报告听到发动机声音,于是整个团沸腾了:机关以及后勤人员全部紧急出动,在公路上埋设反坦克雷,船头大桥上一时摆满了大量的反坦克雷,同时,紧急从2团抽调10余名火箭筒手跑步来船头,并从最靠近船头的炮阵上把两门122mm榴弹炮推到公路上,准备在关键时刻大炮上刺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堵住越军的第一辆坦克!208高地上的2团前指也紧急启封了6具全新的40火……在团指要求下,师炮群集中向166号阵地前沿和清水口一带进行了猛烈的炮火拦截覆盖,在1个多小时内,炮兵发射了足足10,000多发炮弹。炮声停息后,战场上了无声息,再听不见任何的发动机声响。(3.10坦克事件存在争议,参看后述)


3月11日,经一夜炮击过后的166号阵地及清水口一带并未发现有坦克展开攻击的痕迹,只有在清水吊桥一侧有一辆被14军击毁的破坦克,昨夜的坦克进攻报告显然是杯弓蛇影!少刻,双方炮兵再次展开对射,直至上午10点多,炮声逐渐沉寂,对面越军有生力量几乎伤亡殆尽,无法再有效组织力量对我进行攻击,852行动计划随着对面越军的停止进攻而基本告一段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