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头等主力“万岁军”换装

不久前,以“万岁军”称号闻名中外的北京军区某王牌部队完成了大规模换装,5月中旬,该部红军团进行了一次现代化训练。无人侦察机如狡黠的蜻蜓在低空滑翔,各种战场参数转化为数字信号源源不断地传回中心计算机,10余辆某新型装甲战车编成战斗队形向“敌”发起进攻……

无人侦察机如狡黠的蜻蜓在低空滑翔,各种战场参数转化为数字信号源源不断地传回中心计算机,一张全方位的战场态势图逐渐在荧屏上清晰起来。转瞬之间,一道道作战命令通过网络飞向山岳丛林,10余辆某新型装甲战车编成战斗队形向“敌”发起进攻……



这是5月中旬,记者走进北京军区某“红军团”训练场看到的场景。而仅仅在4年前,“米数、环数”、“手榴弹、步枪”,还是这个团训练场上的主角。



训练场上的变化,折射的正是这个团刚刚经历的一场深刻转型——2003年,这个团列装某新型装甲车,由摩托化步兵转型为机械化步兵。



对于这支有着80年光辉历史的传统步兵团来说,转型,意味着他们将超越仅靠体能、技能称雄战场的传统步兵时代。先进的指挥控制系统、平面和三维的电子地图、新型卫星定位系统,将构成战斗力新的生长点。



翻看这个团的辉煌战史,步枪、手榴弹、铁脚板,加上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作风,曾为他们赢得了许多荣誉:



——142∶1200。1945年5月,这个团在山东安东卫镇与日伪军展开激战,二连142名官兵,牢牢卡住了1200余名敌人的退路。战斗结束,全连只剩十几个人。



——14∶145。抗美援朝二次战役中,这个团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连续14小时奔袭145华里,先敌抢占战略要地三所里,切断南逃北援之敌。是役,该团所在军大胜,赢得“万岁军”美誉。



……




“当战争发展到以知识和信息为基础的高技术时代,如果不走上转型这条跨越式发展之路,我们将注定成为未来战场的失败者。”一身迷彩的团长斩钉截铁地说。



作为这个团的第44任团长,黄国贤更喜欢这样介绍自己:机械化步兵团第一任团长。这个“第一”的身份,带给他的除了自豪,也有深深的酸涩。



2002年,黄国贤走上团长岗位,当年带领全团荣立集体二等功。2003年7月,黄国贤带部队驾驶着这批当时我军最先进的新型装备,走进实兵对抗演习场,却“完败”于使用老装备的对手。


“转型,不仅仅是部队称谓由摩托化步兵变为机械化步兵,更是一场从内到外的全新蜕变。”痛定思痛,黄国贤和全团官兵看到了自身从观念到素质的差距。一场卧薪尝胆式的学习热潮席卷全团。学习的紧迫感,不仅仅来自“一雪前耻”的冲动,更来自“不学习就要落后”的“知识恐慌”。一名作为优秀步兵专业训练尖子提干的连长,因为无法跨越深深的知识“鸿沟”,带着遗憾离开了他深深眷恋的军营。



“玉经磨琢多成器,剑拔沉埋更倚天。”两年后的7月,“红军团”官兵再次走进实兵对抗演习场。开战仅15分钟,“蓝军”指挥所即被端掉;再战,“蓝军”尚未展开即被合围……



“红军团”官兵没有在胜利前驻足,他们把目光投向下一个目标:从机械化条件下军事训练向信息化军事训练转变,这不啻是一次新的“长征”。



——装甲车上,优秀车长于洪刚正在拜特级射手王富才为师,钻研射手专业知识。一专多能、“复合型”士兵,正成为基层官兵最热门的话题。



——某连训练场,指导员葛智慧正在组织战术训练。锻造复合素质,以适应未来战场。



——1名博士、23名硕士领军的干部队伍,一批特级驾驶员、特级无线电手、特级射手牵头的士官队伍,正在形成一个良性发展的“人才链”。


在这个英雄的团队,喜人的变化随处可见,不变的是红军团的“魂”。在机步五连,大学生新战士王铭泉正通过团局域网浏览“网上团史馆”,鼠标轻点,先辈们的英雄事迹和团队的光荣传统跃上荧屏……这个从历史深处走来的英雄团的“精气神”,就在这一点一滴的渗透中,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指出:“陆军加速现役主战装备更新换代和信息化改造,建设精干合成、灵敏多能的新型陆战力量。装甲兵在陆军合成作战部队中的比例进一步提高……”



窗口观潮。



从该“红军团”转型的轨迹中,记者听到了中国陆军昂首奋进的足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