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初冬随想

[长城原创]初冬随想


在四个季节中,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冬季了。春因万物复苏而生机勃勃,夏因骄阳高挂而热情似火,秋因果实累累而满载丰收的喜悦,只有冬天是蛰伏的,少了许多生趣。可不管你喜欢与否,愿意与否,不经意间,又是一个冬天还是迈着沉重的脚步如期而至了。

冬天里,家乡的天空大多时候是灰蒙蒙的,这是我所讨厌的。当大地被雾气、烟尘笼罩,那样灰蒙蒙地一直压在你的头顶,压在你的心间,如果没有特别爽心的事,心情就是憋闷的,总想宣泄一番,但整个世界都被严严地包裹着,心就无处宣泄了,让人堵得慌。

家乡冬天是阴冷的,阴冷中夹杂着潮湿,寒气会透过每一个孔隙,无处不在,如果室内不开空调,室内会和室外一样阴冷,不象北方,一卷门帘即可挡住不少寒气,如此,不管在哪里,人人都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非常笨拙,这让喜好运动的我很是遗憾。

在家乡的冬天,衣服晾在阳台上,要好几天才能阴干,遇到难得的冬阳,家家户户都会把屋里的被褥拿出来晒一晒,去除里面的霉气(潮气),夜里盖起来才暖和,不然就会因为潮气而板板的让人难受。记得一位北方的朋友曾说起,他放在床下的鞋子在一个月后发霉了,于是他如此形容家乡的潮湿:人如果在床上躺两天不动,身上也会长毛发霉的。记得在北方的冬天,夜里将衣服晾在走廊上,第二天一早就已经干了,人们说如果有风湿之类的毛病,到北方呆一年自然而然地就好了。

家乡的初冬,绿意是不会褪尽的,虽然许多枯叶也曾在瑟瑟的秋风飘落,草木在少雨的冬天蒙上了几许灰尘,让人很觉沧桑,可仍有很多花草树木在寒风中固执地泛着绿意,任凭风刀一次一次地斩过,依然不会褪去它们绿色的外衣。它们是为了什么,我想是为了报答哺育它们的大地,让她娇弱的身躯不致直接裸露在寒风之中,任凭寒风肆虐、摧残,如此的反哺情怀是我所钦佩和感激的,也时时让我感动。

在冬日里,我最珍爱的是暖阳,它有着特殊的温暖。当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天空清澈而宁静,阳光格外的明亮柔媚,一扫前日的阴霾,心情也就随之开朗起来。记得刚到单位上班时,那几年入单位的大学生集中住在单位大院内的一排平房中,在暖阳的午后,大家都会从室内搬出,来到平房前的空地上,争抢着冬阳的温暖。人们或数人一桌玩扑克,或三两人一块儿闲坐着谈天说地,谈生活、谈政治、谈人生。而我总是独自一人,慵懒地半躺在椅子上,闭着双眼,享受着冬日午后阳光的暖意,任金灿灿的阳光拂在脸上,洒在身上,暖洋洋地很是受用,旁边是一杯清茶,散发出淡淡地幽香,沁人心脾,那是怎样的闲情,怎样的逸致啊。

今晨,一轮如圆盘大小的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看起来他是那么的近,仿佛就在大树的那头,温和地注视着你,你可以细细地感受他,迎着日光注视他,注视他慢慢爬上枝头,跳离树梢,他是那么地亲切,不象夏天的朝阳,跳出来就光彩夺目,霞光万丈,令人生畏。

如果冬天还有我喜欢的,那就是雪花了,可是家乡的冬天已经很久没有下雪了,记得最近一场大雪已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是1993年,我在北方求学,朋友在信中说家乡下了一场好大好大的雪,并随信附上了他拍的雪景,那时的我惊异于家乡仍有如此雪景,因为在那之前的许多年,家乡是没有下过雪的。错过了家乡的那场大雪,让我倍觉遗憾。

很小的时候,家乡是年年下雪的,雪后的第二天,家家户户屋顶上都是白茫茫的,泛着刺目的白光,煞是美丽,南方的雪一般不会太大,地里不会有成片的积雪,只有枯叶(如枯竹叶)和干净的地面上会有一层白雪。曾经多少次把雪花接在手中,让它慢慢地在我手中化去,那种凉丝丝的感觉至今仍清晰地记得,幼小的我惊异于雪花的晶莹洁白,惊异于大自然的神奇,竟然造出如此美丽的物事,让我很是感动。那时候就听大人说过瑞雪兆丰年的种种谚语,于是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冬天便时时期盼着雪花飘临。

幸运于北方的四年求学生涯,让我领略了北方冬天的萧索、粗犷,那初冬前秋风扫过吹落一地的枯黄,那飘飘的白雪,那凛冽的寒风,让我毕生难忘。

冬天是蛰伏的,大地仿佛也在冬天开始休眠,也许是它已经累了,需要休息,需要在冬天积蓄力量,等待来年春天的勃发,一如黑夜里休息的人们,休息是为了消除当天的疲劳,是为了第二天的精神抖擞。

这个冬天,也许不会拥有晶莹的雪花,但那些坚强的草木仍将装扮着大地,那永驻我心的冬日暖阳仍将不时光顾,只要拥有热情,善待生活,生活中的感动也会很多很多。尽管不太喜欢,我还是伸出双臂,拥抱冬天的到来。这个季节,让我们期待兆丰年的瑞雪,期待生机昂然的春天。



本文内容于 2007-12-7 10:58:20 被大兵阿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