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听二战机械化军事变革的声音

“蠢人常说他们是从自己的经验中进行学习。我却认为利用别人的经验更加好些。”这是普鲁士铁血宰相俾斯麦说过的一句名言,虽然跨越了两个世纪一百多年的烽烟,但其中睿智的声音令人感到话犹在耳。20世纪50年代英国著名的军事理论家利德尔·哈特正是吟诵着这一名言,将从公元前五世纪以来的世界战争史上的战略逐一进行研究,提出了对西方军界影响至深的“间接路线”的“大战略”。今天,当我们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挑战时,特别是纪念第二次世界大战60周年之时,更有必要学习二战中各国的历史经验。


在当今国内外的国防领域,如何迎接信息化条件下的新军事变革,尽快加速军事转型遂成为关心国防的人热切关注的焦点话题,“信息化”、“一体化”、“跨跃式发展”、“非线式”、“非对称”、“非接触”等成了高频率的主题词,在这种情况下,再大谈二战似乎成了不合时宜的历史话题。


然而,正如《战争艺术概论》作者、军事家约米尼如言“所有军事艺术的奥秘正在于军事历史”。第二次大战作为机械化军事变革的巅峰之作,堪称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战争,61个国家和地区,20多亿人口被卷入其中。参战兵力超过1亿人,大约9000万士兵和平民伤亡,3000万人流离失所。战争的惨烈性、复杂性、广泛性都前所未有,无数血的教训写就机械化军事变革中的经验教训。纵使半个多世纪的时光流逝,纵使信息化军事变革已然来临,但须知:机械化战争以机动力、火力为特色的形态并未在战场上消失;信息化军事变革并未彻底抛弃机械化战争的所有衣钵,是有继承有发展的扬弃;信息化战争并不意味着变成了计算机游戏般的战争,仍是以战场机械力为主解决战争。


对于中国这样正处于半机械化、机械化发展阶段的国防来说,更有必要学习二战时期的军事变革。落后就要挨打,战胜方能强立,这是战争史上的丛林法则。回思二战中的我国,为何被日本侵略,为何抗战艰苦持续长达14年之久?为何会有3500万军民伤亡的高昂代价?说到底,就是因为落后!特别是没有完成机械化军事变革,国防上异常落后。正如毛泽东分析的那样:“敌以不及我数之兵力而能节节深入者,除了我之政治原因外,我之技术落后是主要原因。”落后令人有切肤之痛。我抗日部队进入相持阶段后,连大队以上的日寇消灭起来都困难,其原因正在于没有完成机械化军事变革,缺少足够的武器装备。


二战时期机械化军事变革是世界范围的事,因此自当以世界的眼光来研究这一问题。包括中国的抗日战争也有必要放在世界的视野中来研究,正如毛泽东所说的,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中国的事,也是东方的事,世界的事。放在世界的范围来研究,让人感到新意迭出,启示深刻。在中外比较研究中,可以思考中国抗战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贡献;中国抗战与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相互支援;准确定位我国抗战的地位与作用;勿庸置疑,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战场,浴血奋战,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但要放在世界的大视野中,清醒地认识到当时我在军事上与世界的巨大差距,才便于我们吸取国防和军事上的历史教训。


在太平洋战场和欧洲战场上,一次大的战役,盟军通常以2000~7000架的飞机支援下,编组成数十万人的集群力量,动辄以十万计地消灭敌军。盟军作战上如此气势恢弘的胜利,正是得益于美国、苏联、英国军队在军事变革中的丰硕成果,在作战理论、编制体制、武器装备、教育训练等方面对轴心国形成了全面的优势。


二战的战争进程与结局,与经典作战理论的认识和运用紧密相关。这些理论主要是空中制胜论、海军制胜论、机械化战争理论、闪击战理论、人民战争理论等。


意大利的杜黑在《制空权》一书中提出的空中制胜论,对英美军队影响深远,受此影响,两国都建立了庞大的空中力量,特别是战略轰炸部队,对夺取制空权,削弱德国、日本的战争潜力,加速战争进程起到了重大作用;而法军由于墨守成规,对飞机的重要作用认识不足,以至在二战中空军无所作为。


美国的马汉少将提出的海权论,为英美两国接受,两国都注意压缩陆军比例,倾力打造海军力量,因而在二战中其海军大显神威,得以迅速夺取制海权,开辟欧洲第二战场、夺取太平洋战争的胜利。而德国却因对海军建设重视不够,海军仅靠邓尼茨潜艇战独撑危局,制海权的丧失便成为当然。


富勒、戴高乐等的机械化战争论,提倡建立机械化军队,以技术装备精良的军队去赢得战争的胜利。这一理论为德国希特勒、古德里安等吸引并发展为闪击战理论,在二战初期几乎无往而不利,而无视机械化战争论的法军则吃尽苦头,以至于败亡。中国敌后抗日力量虽然装备落后,但有毛泽东创立的人民战争理论为指导,依靠人民群众,广泛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以战略上的持久的防御战和战役战术上的速决的进攻战相结合,最终战胜了日军。


与军事思想的变革相应的一个重大变化是军队的编制体制。如,德军由于有机械化制胜论为基础的闪击战理论,在陆军编成中便体现为编制重兵集团的装甲部队,坦克师、坦克军,坦克兵团、坦克集团军,由此带来的作战效能便是巨大的陆上冲击力,在二战初期创造了战争史闪击战的一系列经典之作。美军由于对空中制胜论、海军制胜论、机械化战争理论等都予以高度的重视,对空中力量、海上力量、陆上装甲力量都予以全面加强,虽然没有设立单独的空军军种,但在陆军和海军中都设立有庞大的航空兵部队;在指挥体制上,战略级设有战区,在战役级,设有集团军和集团军群,使陆海空力量相得益彰,便于组织宽正面、大纵深的战役,同使规模宏大的联合作战成为必然的选择。


武器装备作为军事变革成果的一大标志,在二战中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无疑是同盟国与轴心国之间交战的法宝。德军在发起对法战争时,其坦克并不占优势,英法联军使用的装甲车共约4000辆,而德军当时所有的装甲车只有2800辆,可用于进攻的不过2200辆,但德军依靠合理的编组和陆空协同,弥补了装备的不足的问题,打败了英法联军;但当德军面对战争潜力更加强大的苏联时装备不足的弊端便日益严重了,以至于希特勒曾向古德里安叹到:“如果我早知道你说的俄国的坦克数字是真实的话,我也许就不会发动东线战争了!”同样的问题反映在海战上,太平洋战争中美军攻打莱特湾时,航空母舰数量高达35艘,日军在此战中的诱敌战术还获得了成功,但面对如此强大的海空力量,最终只能以失败而告终,而丧失制海权的岛国日本战败的命运就注定为期不远了。


军事变革的结果反映在教育训练上,即以新式武器、新的编成,演练新的战法。如,德军突破马奇诺防线的胜利,与古德里安贴近实战的高水平训练不无关系。古德里安力排众议,从连级规模的木制坦克模型开始演练坦克战,直至成功地开展军级规模的演习,以至于开战后,他只将科布伦茨演习方案中的时间修改后,作为作战计划,就一举突破了马奇诺防线。再如,中国远征军和驻印军二次赴缅作战,之所以取得空前的胜利,正因为卧薪尝胆,先进的美式装备和严格的丛林战训练,其漂亮的陆空协同、迂回作战、攻坚水平,令日军也为之叹服。


前世之事,后世之师,我们不可忘记:法国军队虽然武器装备先进,但因军事革命中的落后,导致其39天内即败于德国。波兰军队由于远未完成军事革命,骑兵用刀剑向德军装甲部队冲击,其结果是“内燃机还是战胜了马匹,大炮还是战胜了长矛”。列宁说得好:“战争的考验,也像历史上各种危机,人们生活中的各种灾难和各种变革的考验一样,可以使一些人变得迟钝,完全变态,但同时却使另一些人受到教育和锻炼。”让我们从二战的机械化军事变革中吸取历史教训,在信息化军事变革的号角中阔步前进,尽快完成历史的跨越式发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