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京1937 1937—2007: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第三十章:前夜(4)

魏风华 收藏 0 1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1/[/size][/URL] 12月12日晚,在中华楼城头受伤昏迷的第74军第51师第306团团长邱维达被部下用担架抬到下关江边,苦苦等待时,终于等来了师长王耀武派来的一艘小渡轮,已经清醒的邱维达腰部被系上绳子,在部下的保护下,被拉上这艘生命之船。在中山门外作战的第87师第261旅旅长陈颐鼎直到13日零点才知道南京可能已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1/


12月12日晚,在中华楼城头受伤昏迷的第74军第51师第306团团长邱维达被部下用担架抬到下关江边,苦苦等待时,终于等来了师长王耀武派来的一艘小渡轮,已经清醒的邱维达腰部被系上绳子,在部下的保护下,被拉上这艘生命之船。在中山门外作战的第87师第261旅旅长陈颐鼎直到13日零点才知道南京可能已经弃城,但这时候仍是将信将疑,所以他与部下一起签字,担负在没有命令的前提下撤离阵地的责任。匆忙布置后,陈颐鼎率部往下关突围:“我们自中山门集合地出发,便以急行军速度向下关车站奔去。沿途一片沉寂,马路上的路灯照常亮着,玄武湖内霓虹灯,仍像平日一样在一闪一闪地放光,唯有城内三处大火依然燃烧着,谁会想到这就是大屠杀的前夜呢?”在往下关撤退的路上,陈颐鼎想:既然是主动撤退,下关必定有船只接应部队过江,当拂晓达到下关江边后,他们傻了:眼前是望不到边的逃难的市民和撤下来的军队,哪里有船?无奈之下,陈颐鼎带人奔向下游的燕子矶,先是坐着木板顺水漂流,木板沉没后,又侥幸搭上一个芦苇编成的筏子,多次历险,并一度滞于江心的八卦洲,直到16日才抵达对岸。

除了弃城令下达后于第一时间过江的高级将领外,其他中下级将领,最后脱险者,每个人都有一段终身难忘的经历。也有一些人,在得知南京弃城后,留了下来。教导总队炮兵连代理连长严开运后来回忆起12月12日下午出现的一个片断:当时,教导总队防坦克炮连连长颜希儒来到严开运的阵地要酒喝,后者把还剩下的一点酒递给颜,颜一口干了。喝完后,颜希儒问严开运如果撤退的话走不走。严说上级如果下令有计划地撤退,当然要走;只怕危城之下,没有计划。这时候,颜希儒冷笑说,还能有计划吗!严开运问他准备怎么办。颜希儒说,不管怎样撤退,自己都不走了!随后,他从腰下掏出两颗手榴弹,一手拿着一个,说:“你看,够本了吧!”

1937年12月的南京,有无限的悲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