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退役特种兵充当"赏金猎人"在阿富汗捉拿拉登(图)

robinh911 收藏 2 274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1_28_90039_6490039.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11_28_90040_6490040.jpg[/img] 美国黑水保安咨询公司雇佣兵 [资料图片] “年龄三四十岁,留着小平头,敞着结实的胸膛,驾驶深色车窗的越野车,车速飞快,经常跟当地的指挥官喝茶,带着美国南部和中西部的口音。问他们是谁,到阿富汗干什么,他们先会傲慢地大笑,接着一本正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黑水保安咨询公司雇佣兵 [资料图片]

“年龄三四十岁,留着小平头,敞着结实的胸膛,驾驶深色车窗的越野车,车速飞快,经常跟当地的指挥官喝茶,带着美国南部和中西部的口音。问他们是谁,到阿富汗干什么,他们先会傲慢地大笑,接着一本正经地告诉你:‘观光呀!难道你没听说,阿富汗已经重新对游客开放了?’” 伊德马这样描述他的同行们。


伊德马是美国“绿色贝雷帽”部队的特种兵。2001年阿富汗战争打响后,已经退伍的他从印度偷渡到阿富汗北部地区,与北方联盟一起攻打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然后一路到达喀布尔,最后南下坎大哈。


在阿富汗,伊德马是知名度最高的“赏金猎人”。3年前,他因滥用私刑等罪名被捕;他曾是美国电台的热门嘉宾;他还是美国最畅销的捉拉丹纪实书《匕首特遣队:缉拿拉丹》中的男主角。


爱向媒体爆“猛料”


“在阿富汗,站在捉拿拉丹第一线的有三类人:特种兵、特工和‘赏金猎人’。600多名特种兵,每6人一组,五角大楼特批他们可以留胡子,戴阿拉伯头巾,穿阿富汗传统大袍,开无牌照的越野车;有150名特工的中情局‘特别行动处’,他们由退役特种部队军官、飞行员和各种专家组成,同样是打扮成当地人的样子;还有就是像我这样的‘赏金猎人’,人数大约数百人。” 伊德马说。


这三种人的共同目标就是捉拿拉丹和他的重要手下。“他们都爱脚蹬沙漠作战靴,戴太阳镜,留短发,开着‘陆地巡洋舰’,每到天黑最爱去的地方是喀布尔的穆斯塔法旅馆。所以如果你是西方人,戴着黑眼镜,腿肚子上别着手枪,开的是没有牌照的车,那肯定没人敢问你是谁,因为这不是特种部队,就是中情局的特工,要么就是背景很深的‘赏金猎人’,都不是好惹的!”


伊德马最主要的工作是捉拿拉丹。“我们就像猎犬一样,能嗅到拉丹的气息。”伊德马得意地说:“别看我们在捉拉丹这事上是个体户,可我们做得比特种部队和中情局特工强。6年来,我们至少五度差点逮着拉丹。最近的一次是今年5月,我们获得情报,‘基地’高层经常轻装简从下山到这里与他们的妻儿会面,这情况特种部队和中情局都不知道。那天,我们看到15人全副武装从村后的小道下山,有的骑驴,有的步行。眼看他们就要被包围了,我们中的一个阿富汗同行沉不住气提前开枪,结果他们转眼就钻进密林消失了。我们追上去,和对方发生激烈的枪战,打死了其中一人。从他身上搜出的物证判断,他正是拉丹的贴身保镖之一!”


伊德马还透露,他手中有不少情报,包括“基地”组织内部演习训练的录像带等。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一个栏目就播放过他提供的录像带,其中有“基地”分子突袭一所学校,枪杀儿童并扣留人质的画面。


这些“猛料”每次都能为伊德马换回巨额回报。不过,他却摆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用他妻子的话说是,“这些钱全都捐给了阿富汗的穷人”。


乐于展示“累累战绩”


伊德马在阿富汗的队伍名叫“匕首特遣队”。他曾夸口说,他的部队是“无需美国政府支持,不要政府资金”的“超级反恐队伍”。不过,他在后来的采访中又改口说:“我们也跟美国的反恐小组、五角大楼和其它联邦机构合作。美国政府非常支持我们的做法,我们经常通过传真、电子邮件和电话联系,其中有国防部长办公室的官员和五角大楼的上将。我们之所以不愿意跟美国政府签合同,是因为我们想随心所欲地行动,不受制约。”


伊德马很乐于向人展示“匕首特遣队”的战绩:发现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暗杀阿富汗教育部长和安全部长的图谋;逮捕了一名“塔利班高官”,并将其移交给驻阿富汗美军;发现“基地”、塔利班和军阀希克马蒂亚尔联手暗杀阿富汗国防部长的阴谋,还破获了恐怖分子准备用油罐车袭击美军和北约驻阿富汗总部的阴谋。


私设公堂成了被告


自称想“单枪匹马捉住拉登拯救阿富汗”的伊德马没想到,自己在阿富汗居然遭遇了一场牢狱之灾。


2004年7月5日,阿富汗安全部队和国家安全情报局特工突袭了伊德马位于喀布尔郊外的住所,逮捕了他和15名美军退伍兵、两名阿富汗翻译和1名清洁工,并以“私设公堂,滥用私刑,擅扣阿富汗平民”等罪名对他提出起诉。


在法庭上,证人们控诉了伊德马的种种劣行:当地一名宗教领袖说,为了逼问拉丹和塔利班成员的行踪,伊德马一行擅自将他囚禁起来;一名出租车司机表示,他在北部地区开车时被强行绑架到喀布尔,然后被扔进水牢里;一个小贩控诉说:“因为忍受不了毒打,我只好胡乱地说教育部的一个官员是恐怖分子。”


驻阿富汗的国际维和部队对伊德马也很恼火,因为北约曾三度派专家配合他的行动。北约指挥官说,他们看到伊德马身穿美军制服,配备专业武器,并且带他们突袭的地点确实有隐藏炸弹的迹象,所以根本就没有怀疑他是“个体户”。


2004年5月3日,驻阿联军从伊德马手中接过一名被称是塔利班的男子,但后来经调查得知,该男子与塔利班无关,于是第二天就将他释放了。这件事发生后,美军中央总部开始调查伊德马,并于7月4日专门发出通告:美国公民伊德马自称能代表美国政府或者军方,但实际上,他不能代表美国政府,军方也从来没有请过他。


在法庭上,伊德马滔滔不绝地辩解了两个多小时,还要求法官允许他打电话给阿富汗的多个部长、将军和其他要员,让他们出庭作证。最后,这个案子不了了之,伊德马不到3周就出狱了。离开阿富汗一段时间后,他又重新出现在阿富汗的山区里,继续捉拿拉丹。


链接/LINK “赏金猎人”鱼龙混杂


自从美国悬赏2500万美元(今年涨至5000万美元)缉拿本·拉丹后,许多来自美国的“赏金猎人”纷纷涌入阿富汗,希望能抓获拉丹和塔利班领导人奥马尔等人,领取丰厚的赏金。


不过,他们来到阿富汗后发现,恐怖分子并不是那么好抓的,特别是在“基地”组织活跃的阿富汗边境地区,环境非常恶劣,弄不好还有生命危险。另外,美军的悬赏承诺也经常兑现不了。因此,这些“赏金猎人”就在阿富汗各地胡作非为。他们经常打着“反恐”的旗号抓捕无辜的老百姓,并进行勒索。当地人对他们恨之入骨,说他们比匪徒还坏。


跟伊德马一样,曾三度赴越南作战的美国退伍老兵莫利斯也是个“赏金猎人”。他表示,“拉丹在一个地方待的时间从来不超过12小时,因此,依照官僚机构的工作效率,永远也别想逮着拉丹,而‘赏金猎人’却有可能。”


莫利斯说,训练有素的“赏金猎人”具有正规军所无法比拟的优势。他们无需政府机构批准就能行动,他们不怕死,也不用考虑升迁等问题。因此,越来越多的特种兵退伍后都干上了这个行当。


和伊德马相识10多年的莫利斯说,早在上世纪80年代,伊德马就办过一所训练反恐怖技能的学校。伊德马的父亲也透露:“我儿子给美国不同的机构,包括海关训练过反恐怖技能,所以,我对他前往阿富汗捉拉丹很有信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