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血狼帮[续八,大结局]




十八、花魂、暴风死神、桃之妖、君子陶陶、419、狙击手、伟哉中华、中华铁血情一行八人,搭乘西安到太原的夕发朝至列车,包了两个软席包房,花魂、暴风、桃之妖、狙击手一组;陶陶、419、中华小子一组,一路打着“双升”,说说笑笑,虽然一宿没合眼,却不觉得辛苦。

太原的空气污染比较严重,早晨的太阳呈暗红色。大家出了站台,尖疯和老湖已经在门口等候。大家见面,尖疯把老湖与花魂等一一介绍,免不了寒暄一阵,什么久仰啊,幸会啊。而后,分乘3辆车子,直奔郊外。

沐浴在阳光下的凉亭更加精致。花魂等刚一落座,就见20来个精壮汉子蜂拥而上,把凉亭围个水泄不通。尖疯、老湖一看,邪恶严寒、一枪两个都在其中,显然正是三K党一伙。

“哈哈,果然不出主人所料,他们还真是找帮手去了。”邪恶严寒对着中间的青年大献殷勤。花魂等对视一眼: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面如冠玉的青年就是恶贯满盈的铁木辛哥元帅。

花魂等猜的不错,这就是铁木辛哥。别看他岁数不大,江湖上混的日子已经很长了。他10岁辍学,整天跟一帮小哥们儿在街头鬼混,11岁就强奸了一位女同学,被劳教后不仅不思悔改,反而觉得有了炫耀的本钱,很快成了混混中的老大。16岁开始倒卖毒品,逐渐积累了一些家底,便决定自立门户,通过威逼利诱,又网络了一批歌厅、酒吧、网吧中出没的地痞,编织了一张庞大的贩毒网络,并正式组建东方三K党,自任总裁。那年他刚刚20岁。又经过5年的打拼,在黑道出了名,势力越来越大,渐渐成为黑道第一恶势力。许多成名的黑道人物,平时张牙舞爪,可一听说铁木辛哥的名字,无不闻风丧胆。就在前天,铁木刚刚过了26岁生日。本来昨天要离开太原回云南,听邪恶严寒吃了苦头,恼怒异常,表示一定要为他出气。邪恶严寒虽则其貌不扬,但在三K党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坐镇太原,负责西北贩毒网络的编制与管理,帮内都称他为西北毒王。铁木一向标榜义字当先,自己的得力干将受了欺负,怎肯善罢甘休。立即纠集了一帮属下,追赶尖疯、老湖至凉亭,原打算大干一场,没想到尖疯不堪一击,被老湖买个破绽,一溜烟跑下山去。邪恶等刚要追赶,被铁木张臂拦下,说:“让他们去吧,我看这里风景不错,弟兄们就在这里开怀畅饮吧。”喽罗们没等发话,就已经把准备好的庆功酒菜摆了上来。席间,邪恶感觉不爽,问为什么不追,铁木呵呵一笑道:“耐心等待,他们会回来的。”

就这样,铁木一伙吃饱喝足,就地一躺,一直睡到大天亮。探子来报山下有十几个人,正风风火火往山上奔来。铁木眼睛一亮,打个手势,众人呼啦啦散开,隐蔽在一旁。待花魂等甫一落座,便又一挥手,把凉亭围住。

“敢问阁下高姓大名?”花魂银铃般的声音。

“呵呵,本帅铁木辛。姑娘是?”铁木向来胆大,在黑道从不掩盖身份。

“本姑娘名叫花魂,这些都是我的兄弟姐妹。”花魂自豪的指一下身后众人。心说,瞧我这些兄弟姐妹,各个人精;看你的,各个歪瓜劣枣。

“哦?恕本帅孤陋寡闻,姑娘的芳名好象从来没听说过。今日有缘认识,不胜荣幸。只要你把那俩小子交出来,本帅怜香惜玉,就不难为你了。否则,呵呵。”铁木边说,眼睛边在花魂上下转了一圈。内心惊叹:真他妈该高的高,该低的低啊。

“横横。阁下可知本姑娘来的目的?”花魂见他在自己身上乱看,内心厌恶,却也不好发作。一字一顿的说。

“呵呵,敢不是来打抱不平的吧。”

“岂止。告诉你,本姑娘听说你为非作歹,祸害苍生。此来不仅为了兄弟,而且,要为民除害!”这时的花魂,眼睛里已经喷出火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铁木辛哥狂笑不止。三K党众突然变得肃然起来,各个站直身子,对花魂等怒目而视。铁木多年养成的毛病,只要决定杀人,就会狂笑。所以,一直以来,帮内有个传言:不怕总裁骂,就怕总裁笑。铁木辛哥此时狂笑不止,不异于发了杀人令,所以,各个变得亢奋起来。


十九、铁木辛哥狂笑不止,血狼帮众豪侠和丐帮众弟兄都禁不住有些紧张。显然,他的笑声中注入了强劲的内力,振聋发聩,个别功底差的丐帮弟子,抵挡不住,已经倒了几个。即使功夫好的,也纷纷捂住耳朵,以避免造成内在的伤害。唯花魂静若处子,稳稳站在那里,正气凛然。暴风紧紧护在花魂旁边,见她面对如此强敌,竟似浑然不觉,不由地暗自赞叹:没想到如此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时候的武功造诣,实在难得。

铁木笑罢,偷眼看花魂,也自吃惊。自他出道以来,能够顶得住他狂笑的人,屈指可数。难道,这样一个小丫头片子,真的已经练就绝世武学?嘿嘿,今天本帅倒要亲自会她一会。若能够一战得手,抱回去做个压寨夫人,也不枉此生。

正胡思乱想之间,忽见白影闪动,一个瘦骨嶙峋的书生模样的人已经站在花魂身边。只见他对老湖点点头,老湖上前对花魂嘀咕几句,花魂对那书生笑一笑,那书生乖乖站立一旁。

铁木心想:看他落地的姿态,轻功已达化境,又来一劲敌啊!

“对面的铁木,可还认得在下?”书生的话语里充满蔑视。

“呵呵,本帅自出道以来,认识江湖豪杰无数。恕本帅健忘,却不记得阁下!”

“嘿嘿,量你也不记得。因为本人从未与你照过面。但本人却认得你,已经追踪你三年了。你所做的一切坏事,本人都一一给你记在帐上。”

“你……”铁木骤然变色。心说:好小子,竟敢偷偷的跟踪本帅,藏得够深。

“哈哈,我就是远近闻名,私家大侦探,疯菜!今日受老湖所邀,前来做个指证!”

“哈哈哈……,指证个吊。老子作恶多端,江湖上哪个不知道,还要你指证?”这一笑,整个凉亭都在晃动。

“是啊,别的不敢指证,但是,当年因燕青门发现你走私毒品枪支,你怕事情败露,遂买通黑鹰帮使用卑鄙手段灭燕信一门之事,今天却要给你做个了断!”

疯菜此话一出,两边人等无不震惊。一来,这事已经过去16年,江湖上许多人已经淡忘,二来,听说包括无度、一灯、捻花这样的高人都无从查证,今天居然被疯菜一语道破;三来,听说铁木只有26岁,事发那年他刚10岁,时间也不对。

“大家可能不大相信,一个十岁的孩子怎么会与燕青门灭门一案撤上关系?不错,如果按照铁木自己报的履历计算,的确与他难以撤上关系。但是,这里确有个惊天谎言。铁木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对世人撒了个弥天大谎。他的真实年龄是36岁,如今的他,是做过了整容手术的。别说现在像20多岁,就是再过几年,也难以看出他的真实年龄!”疯菜长期参加法庭辩论,已经练出了一副伶牙力齿,说话如爆豆。

“呵呵,磕瓜子磕出个臭虫。既然你都知道了。老子也不隐瞒了。反正,用不了半个小时,再也不会有人知道这事了。弟兄们,给我上!”铁木怒目圆睁,手一挥,立刻有十几条汉子蜂拥而上,一股乌云般扑向花魂一边。

花魂站在那里,听疯菜一字一句说完,脸色顿沉。怪不得师傅从现场检到的玉配有神鹰图案,相比是黑鹰帮的信物。仇人在前,今天本姑娘要开杀戒了!闪念之间,对方已经扑了过来。花魂催动内力,手指顿长,如十个钢抓,精光四射,一招白蛇吐信,即将邪恶严寒打翻在地。随即长身跳跃,逼近铁木辛哥。铁木一个激灵:啊,怎的跟妖精一般?赶紧双手封门,使个破绽,使出自己平生绝技窝心脚,照定花魂心窝踢来。这窝心脚乃是武林寻常招数,但是,却被铁木精心修炼,又快又狠,如奔雷闪电,多少高手死在他的脚下。花魂见对方出脚狠辣,且卑鄙异常,也不躲闪,一招“指点江山”,用食指狠狠点中铁木脚面,铁木躲闪不及,顿觉一阵刺骨的疼痛,脚尖变了方向,踢向花魂右侧。间不容发,花魂跃进一步,右手五指已经深深刺进铁木肩胛,铁木哇的一声痛喊,金星乱冒,还未来得及反应,只觉一股大力冲腹部袭来,咚的一声,被花魂左脚踢个整着,呼的飞出丈外,啪 的落地,晕倒在地!花魂正要用重手法结束其性命,耳边忽然响起师傅的话语:“花花住手。得饶人处且饶人,怨怨相报无了期。”花魂从愤怒中猛醒,举起的手缓缓落下,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此时的暴风,正在与一枪两个对决。他事先已经知道了一枪两个的厉害,格外小心。采取铁桶战术,指东打西,把一枪紧紧控制在圈中,防止他再次伤及别人。一枪两个见自己的绝招无法施展,内心发慌,一招用老,被暴风抓住破绽,雷霆一击,照定一枪两个的寸骨砸去,喀嚓一声,一枪两个的腿骨早被打断,疼痛难忍,轰然倒地。其他3K党成员,见几个头目纷纷落败,一声喊,四散逃跑而去。

血狼帮众待要追赶,花魂挥手制止:“穷寇莫追。”

大家立即停住。

暴风手指躺在地上的铁木、邪恶、一枪问:“这些怎么办?”

“交给疯菜好了。法律会惩罚他们的。”

“那,下一步呢?”

“下一步,我要回山一趟,请师傅出山,向黑鹰帮讨回公道。”

……


二十、众豪侠听心一原原本本一说,各个恍然大悟。原来黑鹰帮就是戕害武林正道的刽子手,目光一齐射向铁斗。铁斗见事情败露,斗志全无,瘫痪在地。

心一见状,大喝一声:“花花,仇人在此,还不动手?”

花魂见师傅发话,一个箭步上前,一记金爪锁喉,把铁斗脖子拧断,铁斗一命呜呼。

众黑鹰帮群龙无首,纷纷跪倒在地,哀求饶命。

花魂昂然道:“怨有头,债有主。今日花魂血仇一报。黑鹰帮余众助纣为虐,本应一并处死。但我道慈悲为怀,就饶过你们一命。望今后改邪归正,不要再做危害武林正道之事。滚吧!”黑鹰帮听花魂这么一说,各个如见了观音,磕头如捣蒜。发声喊,四散而去。

一灯、无度、捻花等见燕青门有后,且如此出类拔萃,无不欣然。

“成立大典,现在开始!”李菜高声唱和,音乐再起,一片祥云,笼罩当空。

从此,江湖上又增加了一个响当当的门派:血狼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