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黄义评论]:中西(方)“牌局”,赢在何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一片“赞美”声中,中法签定了300亿美元的大单。我们得到了需要的欧洲飞机、核电站设备以及配套核燃料,还得到了法国人的“一个中国”承诺,对西藏问题的支持以及貌似“高帽子”的文化赞美;法国得到了难得的大生意、中国对法国的“友谊”,还得到了我们对缅甸问题的帮助(中国同意帮助法国外长和人权国务秘书获得赴缅甸的签证),当然萨科齐行前宣称的“人权、环境、汇率”等问题也是在各种场合中提到了的,只是语气委婉了很多,要不然也不会有“气氛热烈、坦率而且自然”的晚宴了。

与萨科齐的美国之行相比,我们就可以看出自己在“牌局”中的差距。法国总统的美国之行也有宴会,也有长谈(六小时),但更多的是法国总统的恭维和自我批评。因为法国没有那么多“牌”可以对美国打,反而在武器技术,重新融入北约等问题上有求于美国,所以法国总统是去美国“朝圣”的;而萨科齐的中国之行我们已经看到了,是来施加压力,并用“口惠实不至”索取利益的。

我们与西方的交往仿佛进入了轮回的怪圈。还记得法国售台“幻影”战机时,美国和德国领导人的访问也是取得了类似的“成果”的。历史又照原样重演了一番,只是主角没变(还是我们),配角变了(这次是法国人高兴,美国和德国不满和眼红)。

面对这样的“成果”,我们知道在与西方的“牌局”较量中我们还不能算赢(也不能算“双赢”),我们还处于下风。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呢?让我们看看下面的分析:

我们知道,牌局较量中牌面和出牌技巧是获胜的关键。随着中国融入世界时间的增加和交流增多,我们的“牌技”提高了,但我们的“牌面”却在恶化。

表面上看,我们的成果是“显著”的:得到了需要的东西---必须的高技术产品和对台湾和西藏问题的口头支持、减轻了“人权”问题等方面的压力。但对比一下这次与上次(法国售台战机时)的不同,我们就可以看到西方又掌握了更多的“牌”(这次增加了“环境”和“汇率”问题);而对比相同的地方会让我们对自己的“进步”感到担心(我们的高技术还是在原地踏步,我们的国力还没有强大到让自己的主权问题得到无条件的承认)。我们只多了一张“牌”---缅甸问题,可这张牌也是西方硬塞给我们的,就象朝鲜问题和苏丹问题一样,虽然表明了我们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超过了西方,但西方硬要我们冒着失去自己来之不易利益的风险来帮助西方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大家可以自己判断一下,我们的“牌面”好转了还是恶化了。

产生“牌面”恶化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的国家核心实力没有尽快发展起来。这里的“国家核心实力”指“高技术产业”(影响了我们的外交谈判力度,因为我们自己不能生产必须从西方获得相关产品)、“强大的军事力量”(受“高技术产业”的制约,我们的军事工业底气不足,加上军费还不够,我们的军事实力还不足以威慑西方对我国领土完整的挑衅,这是“台湾”和“西藏”牌产生的原因)、“强大的国际影响力”(我们的文化影响还不能与西方抗衡,加上我们的宣传力量还很小,在国际上的“话语权”还很弱小,这导致我们的形象被西方舆论所左右,“人权”和“环境”两张“牌”就是这样造出来的)、“更高层次的产业结构”(这导致了我们的生产效率低下,大量消耗资源和破坏环境,产品还在与广大发展中国家争夺市场,产品的数量与我们的生活水平不成比例,这也是“汇率”牌产生的原因)。

我们应该怎样来扭转这样的不利“牌局”呢?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在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我们走的弯路也不少”这样的事实,并用新的国家战略来扭转在科技和经济方面的被动局面:

虽然我们的经济发展速度已经是世界第一,但我们在与西方打交道的过程中却走了很多弯路。最早,我们的开放是为了引进西方的资金、管理和科技,在执行的过程中又提出了“用市场换技术”的战略。但看看现在的局面就知道效果不太理想:西方的资金确实引进了不少,管理经验也学到很多,但市场失去的同时,我们并没有得到需要的高技术(这与西方的故意封锁有关,而且我们的巨额外汇也无用武之地)。反而连我们的低技术市场也被西方企业垄断了(比如我们的日用化工用品),这样的局面使我们在承受环境污染和高能源消耗的同时,不得不依靠大量的廉价产品出口来换取经济发展所必须的原材料和能源资源,其实我们是在用损害自己的方式供养西方的优越生活;另外,我们的巨额外汇储备也是自己用人民币从出口企业手中换来的,联系到外国独资和中外合资企业的出口额占我们的总出口额的一半多,我们就知道西方手中有多少人民币(还得加上西方企业在我们国内市场上获得的人民币利润)。难怪有朋友说,我们的人民币不能升值太快和太多,否则西方用手中的人民币就可以打垮我们的经济。

既然现在的出口导向政策对我们好处太少,坏处太多,我们就该思考变革的方向,这就是我们已经提出的“创新型国家战略”。前面已经提醒大家西方故意封锁对我国的高技术出口,而且我们用手中的外汇收购不到西方的高技术产业和资源企业,我们只有把外汇用于建立自己的全球金融系统,并用这个系统来支持我国自己的企业搞科技开发和与发展中国家进行技术交流;当然还可以利用这个系统支持我们的资源类企业进行全球资源地布局(对外援助也是需要一定回报的)。我们的高技术产业必须用国家资金和行政手段扶持(因为它们还很弱小,不能让外国企业利用市场手段把它们消灭在发展阶段)。

对待占领了我们低技术市场的外国企业,我们可以通过加强劳动立法和税收征管以及行业技术标准来提高它们的成本,并利用各种手段扶植自己的民族企业(包括鼓励购买国货的民族情绪,韩国就是这样做的)。我们不用怕它们的撤离导致失业,因为这本来就是我们国内的市场需求,这些产业所需要的技术我们早已经掌握,资本也不缺乏,它们的撤离很快就会被我们自己的民族企业所取代,所以这些行业的劳动力不会成为大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定要顶住西方压我们开放更多战略产业领域的压力,不能象改革开放初期那样“饥不择食”。我们的高端金融服务、新型服务行业、稀土矿业以及能源等部门不能向外国开放(这些是高收入或战略产业,可以提高我们的国家安全或人民收入,是建立新型产业结构的重要门类)。其实这里提对付外资企业还有一个原因,有资料显示,外资企业与国外企业相互勾结,故意压低产品出口价格,既可以逃避我们的税收又可以打压国内的民族企业。难怪我们的产品出口价格低得让人心寒。

其次,在加大科技领域投资力度和梳理好国内经济结构的同时,我们要下大力气发展军事工业和军事力量。核武器是国家安全的基本保证,不用考虑别人怎么说,力量才是硬道理。我们的经济实力应该可以支撑起彻底摧毁西方的战略核力量,考虑到美国的反导系统,我们一定要保证摧毁所必要的核武器数量。不能因为核武器不能随便用就不作心理上的威慑性准备,西方之所以不敢干涉俄罗斯的车臣问题,就是怕俄罗斯强大的核力量降临到自己头上。常规武器的发展我们不能跟着西方走,必须跳跃一些不必要的阶段。比如我们研发航母用的弹射器,如果还是从蒸汽式的开始研究,耗费时间和资金研究出来的还是落后产品,反正都是从头做起,为什么就不能直接研究“电磁”式的呢?我们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电磁”研究基础,把时间和资金用充足了,应该可以一步到位。你可别拿“连美国都怎么样,我们中国又怎么样”的“自贬”言辞来反驳,那样只能证明你也是看不起自己的懦夫。

最后,我们的软实力战略应该受到高度重视。我们在加强自身各方面改革(包括****)并取得强大硬实力的同时,应该有计划地扩大自己的国家和文化影响。西方还存在“老子第一”的思想,我们的影响一时还难以达到好的效果,但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应该利用各种手段(包括援助和提供留学机会)提高我们的影响。西方喜欢培养代言人,我们可以利用更具亲和力的方法培养起喜爱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民的亲中人士,我们虽然不干涉别人的内政,但占领各种宣传阵地还是有必要的。能做到这一点,西方的各种“丑化”中国舆论就不会象现在一样在全世界闹得象真的似的,最多在西方内部有点影响罢了。我们可以不理会它,反正你说你的不影响我的其他市场和资源地。大不了你西方不买我的东西,我也可以用抵制你的产品的方式作为回应,但前提是我们要发展出可以替代西方高技术产品的产业来。

中西(方)“牌局”,赢在何时?我们就赢在改革了自己的发展战略,建立起自己的“国家核心实力”之时。需要多少时间,朋友们自己去找答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