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选民日前推翻了霍华德总理执政11年的政府。在短短数小时后,继任者陆克文(英文名凯文·拉德)已经准备摒弃霍华德的一些标志性政策。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认为,陆克文上台后可能与美国“拉开一点距离”。该媒体还认为,说一口流利中文的陆克文算是一个“知华者”,但“知华者”未必“亲华”。但该媒体同时认为,陆克文有可能执行重视中国的亚洲外交政策,过去的美日澳“遏制中国铁三角”将会有所松动。




与美国“拉开一点距离”




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11月25日发表文章,题目是“拉德执政期间,堪培拉可能会调整与华盛顿的关系”。文章摘要如下。




拉德25日说,他与澳大利亚最重要的一些盟国和邻国(包括美国、英国和印度尼西亚)的领导人通了话。他说:“我向布什总统强调,澳美盟友关系将在我国未来的外交政策中居于中心位置。”




不过,澳美关系很可能会比霍华德执政期间疏远。拉德承诺,他就职后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商谈从伊拉克撤出大约550名澳大利亚官兵的事宜。




拉德还说,他将迅速采取行动,促使新议会批准关于气候变化的《京都议定书》。这是华盛顿和堪培拉不再采取一致步调的又一个证据。霍华德执政期间,澳大利亚和美国是仅有的两个没有批准该议定书的工业化国家。如果澳大利亚批准该议定书,布什在环境政策问题上将会进一步遭到孤立。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的迈克尔·富利洛夫说,澳大利亚仍将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但是,两国关系的运作方式将发生变化。他说:“从某些方面看,澳大利亚可能会拉开一点距离,在布什担任总统期间尤其会如此。”




“知华”者未必“亲华”




澳大利亚与美国是最坚定的军事和政治同盟,但其经济动力来自中国。富利洛夫说,拉德维系堪培拉、华盛顿和北京的“战略三角”的能力对澳大利亚的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他说:“霍华德设法同时与华盛顿和北京保持着牢固关系,但他的运气很好,因为华盛顿和北京自2001年以来的关系一直不错。如果双边关系出了问题,维系这个三角的难度就会加大,因为两国都会密切关注澳大利亚的动向。”




拉德曾是驻北京的外交官,会讲普通话。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9月份访问澳大利亚时,拉德以流利的普通话致辞,从而给许多观察家(包括华人选民)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富利洛夫说:“有人认为凯文·拉德会讲普通话,所以会大幅拉近与北京的关系。我并不这样看。”




澳将重视亚洲外交




另据日本《朝日新闻》11月26日报道,在大选中获胜的澳大利亚工党领袖凯文·拉德(陆克文)25日表明了这样的姿态:将继续与美国保持同盟关系,同时重视与亚洲各国的关系。霍华德在反恐过程中一味追随美国的行为,让亚洲各国对其产生了明显的不信任感。因此,如何修复澳大利亚与亚洲的关系,就成了考验拉德的一项课题。




澳大利亚一位外交专家认为:“拉德将充分运用外交官的平衡感,在美国、中国、日本和东南亚各国之间开展协调的平衡外交。”




日本学者竹田认为,重视平衡是拉德的特点。竹田预计,在外交方面拉德将采取与福田政权“共鸣外交”相似的外交路线,即在维持对美同盟的同时努力推动亚洲外交。日中澳之间有可能建立新的多边协定框架。




“遏制中国铁三角”松动




据日本时报网11月26日报道,凯文·拉德(陆克文)当选澳大利亚总理可能意味着,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关系将出现重大改变。




近年来,澳大利亚成了日本的重要盟友,两国关系在霍华德任内发展迅速。考虑到拉德与中国间非比寻常的亲密关系,日本的对外政策专家怀疑澳方是否会以疏远日本为代价优先发展澳中关系。




国立澳大利亚大学防务及对外政策专家休·怀特说,在发展与北京的关系上,拉德政府采用的方式可能会有重大变化。这会对澳大利亚、美国和日本旨在遏制中国的三边安全对话构成影响,在霍华德担任总理期间澳美日三国加强了这种对话。怀特说:“我认为拉德将奉劝美国和日本对中国不断扩大的影响力作出进一步让步。我觉得拉德认为,尽管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但并不会对澳大利亚的利益构成威胁。”




怀特说,中国的崛起让北亚和美国间产生了紧张情绪,拉德肯定希望扮演一位“主动调停人”。不过其他专家提醒说,在拉德与中国间的关系对日本产生的影响上不要言过其实,拉德政府将继续维持澳大利亚对外的总体政策,在对日政策上也是如此。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11月26日报道,澳大利亚工党领袖凯文·拉德(陆克文)在大选中获得压倒性胜利后,尚不明朗的一点是,这个“亲华派”人物将如何把握对东亚的外交。各方将关注的焦点锁定在了拉德的对华外交上。




很多人认为,拉德在外交上会向中国倾斜。霍华德与安倍晋三共同推进的日澳安保协定,原本的用意之一就是牵制中国。然而,在拉德政权和福田康夫政权的日澳新体制下,这一安保协定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变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