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台海的蝴蝶 第二部 第二十二章 荒村鬼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96/



中午江若虚就没吃饭,下午离别蝶儿后表面装的好像什么也没发生,其实心中烦乱,莫可名状,再加上高层在台海危机上的意见分歧,一直提不起胃口吃东西。此时身处密林深山,夜风清爽,烦躁渐渐一扫而空,便感觉到腹中空空,饥饿难忍。江若虚是经常身处野外之人,此时见到路边有小卖部,便想去买瓶水,面包或者萨其马之类的充充饥。


他举步向小卖部走去,突然,内心深处升起一丝警兆,转头向左,是一片黑暗,向右,是一片黑暗,再飞快地向后一扭头,同样是一片深不可测的黑暗。江若虚也搞不清自己的神经怎么突然变得敏感起来,这种现象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从离开省际公路到现在,江若虚才真正感觉到自己身处之处是那样陌生,难道有什么危险隐藏在黑暗之中?


江若虚停了一下脚步,又继续向小卖部走去。


但突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每靠近虚掩的窗口一步,就越强烈地感觉到似乎窗内隐藏着什么东西在等待自己!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某个神秘的东西,借着黑暗的掩护在窥伺自己。


“这样的黑暗太容易被从任何方向偷袭了,特别是背后!”江若虚知道这些担心都是多余,但还是忍不住这样想。


小卖部的窗口在慢慢靠近,越接近,那种危险的感觉越强烈。就好像当初在部队时候第一次面对着一枚将要拆解的炸弹那样。


寂静的路上只听到自己“噗噗”的脚步声,此时竟然奇怪地听不到一声蛙鸣虫噪,江若虚突然觉得血往脸上涌来,肌肤发出麻麻的感觉,好像被低压电电了一下。


江若虚知道,这是恐惧的反应,这种感觉诡异极了,以致让江若虚转头四顾,再次确定自己是身处中国福建一个普通的乡村中:——四周是再普通不过的赭色岩石,侧柏林掩映在夜色中,发出哗哗的林涛。“没有发生时空错位或者转移。”江若虚苦笑着为自己解嘲,他似乎想把这种迷惑的感觉甩在夜风之中。


对于一个精通现代科学,同时深谙世界三大宗教教义,而且曾在生死边缘徘徊过,对于生死应该是有独到认识的人,应该说是没什么可怕的了,但是,现在,江若虚真切地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一种同黑暗与生俱来的威胁,一种死亡的恐怖就笼罩在周围。


江若虚很快确定了,恐惧,就来源于那扇窗后发出绿绿莹莹光芒的地方。


小卖部的窗口就在眼前。木门上的纹路也已经清晰可见。


江若虚虽然心里有十分强烈的恐惧,但他并没有犹豫,抬手便伸到木门之上,一使劲,“吱呀”一声,木门应手而开。


江若虚舌顶上腭,顿时,任督二脉通过穴位连通,翻涌的气血稍稍平稳下来。同时力灌双掌,戒备着可能从任何方向袭来的危险。


江若虚定睛向屋内看去,只见窗里是一个不宽,但很深的房间,左右两排摆着货架,里墙没有摆,靠里墙的地方有一张方桌;前面一个柜台,柜台上像蛇一样盘着一段红绸,红绸边上露出半截剪刀柄。房间内很昏暗,在左边天花板上悬着一盏绿色节能灯,发着微弱的光芒,使得货架、以及货架上的东西和墙壁都变得绿莹莹的。


在靠近里墙阴暗的角落里似乎站着一个人影,江若虚定睛看去,果然有一个人,是一个一动不动站着的人。


江若虚刚一看到这人,心灵之中突然起了一阵极大的震颤。从身形看,是个女子,微垂头颅,披着一件袍子似的外套,头发披散下来一直垂到胸前,整张脸完全遮在头发之后。


“嘶”江若虚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股寒意从脊背直冲上后脑。


第一个感觉是快离开这里。


第二个感觉是莫不是遇上了“那种东西!”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腰间。那里有一只国安部特工专用的速射自动手枪,是几年前闵鹿送给他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