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悍马车队想到-----关于吃的意淫

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指出:人的需要依次为生存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需要和自我实现需要,其中最基层的就是生存需要。人带着一张嘴来到这个世界(基因突变者则需要通过手术来作出一张人造嘴),第一个动作是发出嘹亮的声音,宣布“我饿了!”第二个动作便是吃。又有俗语云:多吃饭、少说话。可见吃饭比说话来得重要。

生存需要吃,吃却不等同于生存,人类对于吃永远有着生存外的追求,且不受生存状态的影响。在我们祖父辈的时代,还有这样一种工具存在:木雕的鲤鱼。这种鲤鱼被用来放在餐桌的正中,供家人下饭,吃一口饭,看一眼鱼。家境相对富足一些的,则可以将鱼雕得更精美一些。这是画饼充饥的现实版本。人类的潜意识认为自己的每一餐都是富足的,单纯的白饭与白饭+意淫工具的效果显然不一样,虽然两者所含的卡路里完全相同。甚至存在完全没有食物仍然意淫富足的典故——卖火柴的小女孩在火光中得到了满足,同时去见了她的外婆。追溯到婴儿时代,当盛奶的容器与性器官合为一体的时候,我们不能不承认人类对吃的意淫乃是造物主设计的本能。

说到吃,很多人会联想到“饕餮”这个词。我们将贪婪地吞食以及贪吃者称之为饕餮。其实饕餮最初是人们对上古一只凶兽的称呼,这只凶兽有头无身,传说是太能吃,以至于连自己的身体也吃掉了。但是古人又将饕餮刻在鼎彝上,作为吉祥的象征。这种图腾崇拜行为可以如此解释:人们对吃人肉有着无比的兴趣,因此将贪吃以至于吃掉自己身体的饕餮无比崇拜。当吃遍了同时代的其他物种后,群雄束手,牙齿空利,人类最终将目光放向了自己,但是吃人被社会伦理所排斥,所以人们只好将这种意淫转为对饕餮图腾的崇拜。

其实用马斯洛的需要层次理论实在难以解释吃这种行为。人类为了满足生存需要而吃,当生存不再困扰人们时,理论上说人们应该更注意食品安全,但是事实上人们对河豚鱼、蛇肉之类新奇且美味的食品更感兴趣,而忽略了安全。

中世纪贵族用纯金纯银的餐具盛着几片花瓣作为晚餐,日本人将寿司放在女人的身上,两者的相同点在于,虽说是吃,但是吃的东西不在食物之内。不同点在于,前者吃的是高人一等的社会地位,后者吃的是扭曲变态的性幻想。--当人类不受生存状态的影响时,意淫得到了无限制的膨胀。那今年悍马车队主人的婚礼晚宴上,吃的是什么?意淫的又是什么呢?

本文内容于 2007-11-29 10:42:22 被sky-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