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鹰原创] 讨论黄土岭战役(版主已阅)

[神鹰原创]1939年11月,日军第二混成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孤军深入根据地腹心晋察冀根据地,先派遣迁村宪吉大佐率领1000多日伪军,从涞源方向进攻银坊、走马驿方向。从日军进攻的路线上来看,自来源到银坊的路上,是一片连绵险峻的大山,长城就横在涞源南面的奇峰峡谷之间。出涞源城,进入长城的白石口,再往南到雁宿崖和银坊,这中间只有一条山路可以走,两面都是光秃陡峭的山石,是个打伏击的好地方。

根据这一情况,八路军晋察冀军分区部队和120师部队计划以部分主力和地方游击队钳制和阻击插箭岭、灰堡之敌,军分区二团、三团埋伏于雁宿崖东、西两面,三支队在白石口诱敌深入,待敌进至伏击圈之后,一团东北插至白石口截住敌人退路。军分区部队在主攻方向的参战部队三个多团,同敌人兵力相比,我军占有绝对优势,完全具备了歼灭敌人的条件。

雁宿崖歼灭战是11月3日清晨打响的。进攻的日军是一个大队和一个炮兵中队,一个机枪中队共600余人,被游击支队顺利地诱入了包围圈。下午我军发起总攻,一团和二团的各一部突入雁宿崖村,经过一番短兵相接的搏斗,把村里的敌人全部歼灭。最后固守在雁宿崖一个小高地上的敌炮兵还想负隅顽抗,三团部队冲上高地与敌展开白刃战,把敌军压下沟底,600多名日军大部被歼,其中生俘13名,仅少数漏网。

雁宿崖歼灭战,使阿部规秀恼羞成怒。11月4日,他亲率敌军1500余人,沿着迁村走过的旧路,进行报复性“扫荡”,企图消灭我军主力,挽回“皇军的体面”。 游击支队在白石口一带迎击敌人,把敌人引向银坊,诱敌东进至黄土岭一带有利地形,集中主力将其包围歼灭。120师特务团从神南北上,参加战斗。 同时军分区二十六团、三十四团钳制易县、满城、徐水的敌人进行打援战斗。

11月5日,阿部规秀率队向白石口前进,三支队诱敌成功,敌人紧追至银坊,6日进入黄土岭一线。7日,敌人主力由黄土岭出发,顺山沟向东蠕动。下午,进入了我军的伏击圈。一声号令,英勇的八路军战士向敌展开猛烈攻击,首先把它的电台打掉。敌人受到突然打击,急忙抢占了几个山头,企图冲出包围。黄土岭和上庄子之间有一个小庙,他们发现,小庙附近有几个人像是一群军官的样子指指划划,被一分区炮兵营的迫击炮击中了目标,当场把阿部规秀击毙了。8日,残余的敌人准备突围,日军保定方面增援的敌110师团已经到达黄土岭以南,涞源增援的敌人也赶上来了,四面八方的敌人都赶来解围参战部队迅速脱离战场。

黄土岭围攻战,以我军歼灭日军900多名,并缴获大量军用物资。击毙其中将指挥官阿部规秀而宣告结束。敌人的电台广播了阿部规秀中迫击炮弹丧命的消息,延安毛主席也从各方电台的广播中得知了这个消息,发来电报,查证此事,对有功部队予以嘉奖。战斗中被击毙的日军尸体一一掩埋了。阿部规秀绣有两颗金星的黄呢大衣和金把钢制的指挥刀转交到了延安。

击毙日军中将指挥官,这在华北战场是第一次,在中国人民的抗战史上,也是第一次。敌人对此十分懊丧,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得知阿部规秀的死耗,在追悼死者的挽联上写下了“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并还为阿部规秀立了一个碑。由此可见,对阿部的死,敌人是何等震惊。

黄土岭围攻战,我参战部队打得英勇顽强,尤其是军分区炮兵营,直接击毙了阿部规秀。晋察冀军区的通令嘉奖,高度赞扬了他们建立的这一历史性功勋。

黄土岭歼灭战,极大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使日本侵略集团大为惊恐,北平和东京的报纸都登载了这一消息,哀叹“名将之花,殒落在太行山上”。

后人为了纪念黄土岭战役,在黄土岭盖了纪念碑,为了让纪念碑能够完好地保存下来,也为了让更多人了解那段历史、铭记那段历史,赵顺成夫妇于2002年承包了这座荒山,自己用开矿、打工、采药挣的钱对纪念碑周围的设施进行配套建设,并且在山上建起了展览馆,馆里陈列着当年军民作战用过的红缨枪、大刀、三八大盖儿、枪用子弹、煤油灯等。每年都有大约四五千人来这里参观,现在是著名的抗战教育基地。

通过分析,此次战役是典型的包围歼灭战,堪为经典战例。在黄土岭战斗中,我八路军部队利用游乐的地形,并利用敌人依仗装备好、部队经过专业的军事训练,曾经击败过国民党正规军的骄傲自大心理,没有将我根据地守军放在眼里。同时没有认真地进行军事侦察,不了解我军的战斗力情况下,贸然进犯。而且日均忽视了我晋察冀军分区军民不怕牺牲的抗战民族精神,结果被消灭。再加上炮兵连充分发挥了作用,给予敌人以极大的杀伤和威胁,以准确的射击命中敌指挥官,使敌人失去指挥和战场的主动权,日军全线动摇而陷于极端混乱状态中。我设伏部队从而全歼敌军获得黄土岭战役的胜利。


本文内容于 2007-11-28 11:54:52 被szw197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