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记忆


题记--时光飞逝,青春不在.总想起那如歌的岁月,想起那火热的警营,还有那一辈子烙在骨子里的印记-------当过兵的记忆。


第一章 新兵生活


第一节 入 伍

1989年初,17岁的宁报名参了军,经过严格的体检,终于要政审了,宁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见到了接兵的林上尉,林1米80的个,大大的眼睛,眉宇中透出一股英气,一身橄榄绿的警服,更加显得英俊挺拔。

宁被林警官的气质打动了,心里在幻想着自己穿上警服的样子是不是也很帅,连林警官问他的问题都没听清楚。林又问了一遍:“你知道国务院总理是谁吗?

宁心中暗笑,这么简单的问题啊。但嘴上赶紧说出了胡耀邦总理的名字,林又问了几个问题,政审就通过了。临走时宁被告知,被牡丹江森林警察支队录取了,等着发服装吧。

几天后,宁在家里还琢磨森林警察是具体做什么的时候,发服装的通知来了。领到服装的宁迫不及待地将警服穿在了身上,虽然没有警徽、领花和肩张,但也兴奋的张牙舞爪......

坐在开往牡丹江的列车,宁的思绪飞向了那个令他魂牵梦绕的绿色警营,看着自己终于穿上这身橄榄绿,想象着即将开始的部队生活,宁越发盼望列车早点到站了。

当宁和他的新兵战友做着火车来到牡丹江站时,离家的日子和陌生的警营生活正式开始了,而此刻的故乡,作为教师的父母正在流着思念的泪水和深深的挂念......

迎接他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呢?


第二节 新训

紧张的警营生活开始了,一切都是有条有理。对于宁来说日子是难熬的。一天8小时的立正、稍息,齐步走、跑步走.......枯燥死了,最难忍受的还有来自精神上的压力。

在宁收到家里第一封来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他终生难忘的事,也是他步入社会所上的第一课。在一天训练结束的晚上,宁拖着像灌了铅的双腿往班里走,碰到通信员小王,小王说“宁,你来信了。”宁马上精神起来,在哪儿?“在13班长那,你们3分队的信全让13班长拿去了。”

宁兴匆匆地来到13班,报告!“进来”里面答到。宁推开门,见到了13班长,13班长赵,长着一双三角眼,大嘴叉。平时大家就有些怕他,而且宁也耳闻他非常能卡新兵。“班长,我的信在你这?”宁小心地说道。赵班长说:“是的”,可丝毫没有拿出来的意思。

宁说“班长,把信给我吧,那是我爸爸来的信呀,我不会吸烟,要不就给您点着了。”宁的意图很明确,不想上炮。

赵班长就是不吃这套,大有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感觉。宁无奈地回到10班,和班长焦说了13班长不给信的事,请班长帮着去要回来。焦班长笑到:“你找教导员啊,他不是接你兵的吗?”对呀,宁一拍大腿,我怎么把这茬忘了呢?教导员就是接兵的林警官啊。

宁找到了教导员把经过说完,林警官说你先回去,我找他了解了解。宁回到班里坐在床上心里暗想:“哼,看你13班长给不给我信”

13班长被通信员通知自己去教导员办公室,心里还不知道被宁因为苛扣信的事告到队里呢。当13班长耷拉着脑袋从教导员处出来,把信还给宁还有其他新兵的时候,才明白告状是宁的杰作。

宁此时正看着家里的来信,沉浸在思念里的时候,一场对于宁来说的风暴马上就要袭来。


第三节 磨练


宁很快就忘记了要信风波,投入到热火朝天的训练当中。日子还是那样迎来朝阳送走晚霞的过着,可是很快就被打破了。

一天,三分队正在训练队列,突然,一声狂吼,“立定!”13班长满脸怒气地嚷道:“10班怎么走的?!影响别的班,会不会走啊???眼睛长在哪了???”宁的10班战友们都大气不敢出,但仍然每个人的脸上尝到了13班长的老拳。其实就是鸡蛋里面挑骨头,和10班长不和,故意刁难罢了。

这件事过去没几天,宁在扎马步的训练中,又尝到了13班长的炮脚。

当宁和战友们在蹲马步的时候,突然背后飞来一脚,宁猛地扑了出去,双手在地上擦出了几道血痕。当宁噙满泪水的双眼回头看的时候,13班长正眯着那一对三角眼冷笑。

宁幡然醒悟,原来13班长还在为要信的事耿耿于怀,宁也明白了,自己的班长给挖了个大坑,自己跳进来了。社会是何等的险恶啊!在神圣的警营、在嘴里唱着“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的歌声中,照样有着丑恶的嘴脸。

这件事给宁上了一课,遇事要多想想。于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宁小心翼翼地每天训练,慢慢的13班长这件事也就淡忘了,宁的日子又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终于在训练45天后,宁和战友们授衔了!那天,红红的肩章、闪闪的警徽,张张兴奋的青春的笑脸汇成了火红的海洋。当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依照法律服兵役是我应尽的光荣义务的宣誓词震响耳畔的时候,宁感到热血沸腾,我终于是名军人了!

随后的训练开始了操枪、射击、擒敌拳等内容,警营的气氛是热火朝天,由于是夏季训练,不断有人中暑,战友们挥汗如雨,要紧牙关克服艰苦的训练,磨练着坚强的意志!


第四节 分别

终于盼来了打靶的日子,宁和战友们都异常的兴奋。拿枪练了这么久,可算是实弹射击了。走了10多里的山路,来到四面环山的靶场,距离靶位100米的射击点上,5人一组的进行射击考核,清脆的枪声仿佛是美妙的音乐。

轮到宁射击了,领来了5发子弹的宁来到3号靶,卧倒、装弹,手在微微地颤抖,内心既激动有紧张。宁深深的吸了口气,按照平时训练的步骤,将枪托紧紧地顶在肩窝,三点成一线,瞄准,开枪!

9环!不错。砰,又是9环,此时宁的班长在身后说,“好,这样打下去,成绩非常好!”宁心想“哈哈,没问题,这不简单”,却忘了用标尺2瞄准后需要将枪口下移20公分,叭的脱靶了,0环!怎么搞的啊?班长说“刚夸完就脱靶?”宁也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枪脱靶。糟了,剩最后一枪了!宁赶紧稳定一下情绪,想起了该将枪下移的,于是瞄了瞄,9环,可又怎么样呢?27环,没及格的。宁懊恼极了,恨自己心理素质不好。哎,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今后多努力吧。

打靶归来没多久,就有消息说要分大队了。这一天还是很快来了,分别那天,院子里站满了兵,一起摸爬滚打的战友就要分开了,许多人都哭了。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谈.只是未到伤心处的话不假,当你看见17\8岁的小伙子掉下离别的泪水,也该为他们感慨,三个月的朝夕相处,三个月的酸甜苦辣,分别时候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啊.

宁和分到一个大队的战友们坐着汽车,去迎接新的任务,新的生活......


第二章 连队生活





第一节 工作



中午的时候,宁和战友们来到了大队.大队长,教导员还有老兵们都在大门口迎接.新兵们很感动,宁下了车,环顾四周,发现这不是警营,而是一个森林调查队.原来大队是新建的,营房还在建设中.那些老兵也是刚调来的.

山区夏天的中午是闷热的,刚吃完饭,宁就被教导员找到办公室,教导员是训练队的教导员,就是接兵的那个林警官.

林警官让宁坐下,说"感觉大队怎么样?愿意到这来吗?"原来,是林教导员把宁带过来的.

宁说"很好的,"教导员说"现在大队是新建的,需要有一个报务员,你愿意去学吗?回来后在队部当报务员."

宁的兴奋劲溢于言表,同意!俩字差点没喊出来.这样就可以不在战斗班呆着了,最重要的是不和那些老兵在一起,免了许多是非.

就这样,宁拿着介绍信来到支队报到,参加了报务员的培训.成为了一个顺风耳(负责和支队的通讯联络,)

在学习期间,宁的父母和弟弟利用暑假来部队来看望他,一起度过了几天的美好时光.也缓解了宁的思乡之情,不知道那时侯是年纪小还是那个时代年轻人的观念,总是特别的想念家里. 见到了父母和弟弟使宁更加安心努力的学习和在大队工作了.

学习归来,宁背着新发的电台回到大队报到,下午就把电台安装调试,和支队取得了联系,也就标志着大队正式的进入到工作状态.

宁的工作任务是:平时无任务时,每天8次的联络时间,早7点开始,每一小时和支队进行工作联系.日子过的也很快,就是接接电报,发发电报.部队也没有灭火任务.

这期间,老兵为了和别的大队战友进行联络,也找到宁来沟通.所以宁和老兵们相处的很好,也就平安无事.

可还是有一件小事让宁感到很有意思,老兵们总是喜欢让新兵洗衣服.有的新兵一洗就是一大堆,感觉身体劳累心儿疲惫.有一天,宁和文书正在队部打扫卫生,通信员抱回了好多衣服,说;"汽车班的老兵让咱们三个帮着洗衣服"

宁和文书舸相互对视着,还有点没反应过来.老兵让我们给洗衣服,通信员伟又重复了一遍.

怎么办呢??帮着洗以后这活可就包下了.正当舸和宁犯愁的时候,机灵的伟想起了一条妙计...



第二节 日子



伟说到,"咱们把衣服泡一泡就晒干了,怎么样?"

宁和舸相视一笑,妙!于是三个人将衣服都泡在水了,涮了涮就拧干搭在凉衣绳上.然后三个人美美地度过了一个下午.

傍晚的时候,衣服都干了,拿回来一看,哈哈,领口还是脏的.怎么往回送呢?

还是通信员机灵,就由他送去吧,宁和舸一致同意.

伟无奈地将衣服叠好,硬着头皮走向汽车班.

来到班里,正好老兵在,伟说:"衣服洗完了,给你送来了"

老兵笑着说"谢谢啦"伟放下衣服转身就要离开,老兵看见了衣服领口还很脏,叫住了通信员,"你们怎么给我洗的啊??"有些不高兴的问.

伟说."不好意思呀,我们怎么也洗不干净,自己的衣服也是这样的"

老兵盯着伟看看了,什么也说不出.

当伟回来和宁说完经过的时候,三个人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从这以后,在也没有老兵让洗衣服了.

日子在一天天的过去,转眼到了秋天,也进入了秋季森林防火期,战友们奔赴到各个值勤点进行防火工作,队部就剩下宁他们几个了,这期间虽然发生了两次小的森林火灾,但没有造成大的损失,被及时的扑灭了.宁在队部天天的联络着,日子平淡的过着..........


第三节 下点


在入伍后的第一个冬天,宁终于和战斗2班一同到向日林场值勤,任务是检查林政.冬天正是盗伐林木的绝好时期,犯罪分子利用马拉爬犁来运输盗伐的红松等木材.很隐蔽不容易发现.战友们要在辖区内巡逻,检查.雪没膝盖深,风向刀子刮在脸上,但都很兴奋,为了保卫国家的森林资源能尽一份力是无尚光荣的事.

宁除了负责和支队联系外,有时也和战友们去山里巡逻,也参与抓盗伐林木的案件.

一天傍晚,马上要结束巡逻的宁和战友们要收队了.突然,有战友听见对面山头有马鸣和车的声音.大家决定,先不回驻地,翻过山看看究竟.

战友们气喘吁吁地爬到山顶,看见两个人正赶着马车,车上装着两棵红松,已经到山脚下了.追!排长一声令下,大家奋起直追.在马车到对面半山腰的时候,将盗伐林木的嫌疑人抓获,嫌疑人显得非常可怜,"我门家里很穷,所以才""放了我们吧,下次不敢了"原来是附近的村民,利用猫冬的季节盗伐林木卖钱.

"有什么事到检查站说吧,"排长让战士们将赃物和人带回驻地.宁和战友们忘了刚才的劳累,将车和人带回检查站,因为数额小,只做了罚款的处理.

在别的点上的战士们,也都恪尽职守,巡逻在林海雪原上.偶尔也听见有的村民暴力抗法的事件,10多名战士被整村的村民围攻,但毕竟是少数.作为一名森警战士,就要不怕苦不怕累,忠于职守,为林业保驾护航.

此后的日子里,宁和他的战友们春防,秋防.冬天检查林政.平时在大队训练,帮驻地建设公路,运输木柴.体现了青春献给祖国,人民子弟兵爱人民的情怀.也在工作中成长为一名老兵,一名合格的森林警察.


第三章 老兵生活





第一节 感慨

在入伍一年后,90兵入伍并下大队了,这回宁和他的89战友们也成为老兵了."老兵就要有老兵的样子,不能象上届老兵那样对待我们"宁和战友们都心里暗想.

就这样,新兵们开始了他们的连队生活.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令宁大为恼火和队长担心的事.

也就是新兵刚下大队一个月,有两个新兵帮着宁檫玻璃,中午开饭的时候,宁把抽屉锁上,(里面有三部对讲机)钥匙随手放在了桌子上.就和新兵说"别檫了,咱们去吃饭."

宁在食堂吃完饭出来,回到屋内,新兵早回来在檫玻璃,一会就檫完了.闲聊两句就回班里了.

第二天,传来有个新兵失踪了,宁一打听,是帮他檫玻璃的其中一个.大家分析是不愿意当兵,怕苦.跑回家了.宁也没在意.

等到下午,宁一开抽屉,傻了 ,两台对讲机飞了!!!!军用设备丢了还了得?!

宁赶紧跑到队长办公室,把这个坏消息告诉了队长.

在回忆的过程中,宁想到了檫玻璃的那天,钥匙放在桌子上的情景,通信员说"能不能是跑的新兵拿走了?"

"有 可能"队长说,明天咱们派俩人到他家去就知道了 .

第二天,队长带着通信员踏上了开往哈市的列车.费劲周折才找到了那名"逃兵"的家,经过耐心的做工作,新兵交代自己不想在部队受苦,琢磨着跑回家,正好那天看见宁的抽屉里有对讲机,钥匙也非常凑巧地被宁遗忘在桌子上.就拿了对讲机偷偷地下了山,跑回家了.新兵的父母非常生气,孩子回来是说部队给假了,没想到是跑回来的.

部队有铁的纪律,跑回家的新兵由于还有一项盗窃军用通讯工具的过错,回到大队便被关了禁闭,让他好好反省.

以后的不长时间里,这名新兵跑了好几回,看来是铁了心不在部队呆了,也影响新兵的情绪,部队做出了开除军籍的处理.

看来,服兵役不是每个人都能完成的人生经历,所以军歌中才有说句心里话的感慨,才有咱当兵的人就是不一样的豪迈.



第二节 增援

在宁当兵第三年的1991年5月,伊春林管局友好林业局奋斗林场发生了继87.56大火后,最严重的一次森林火灾,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宁所在的大队在这两年的防火灭火任务中一直波谰不惊地进行着,偶尔有的只是辖区内的小火灾,就在1991年的春季森林防火开始不久的一天上午,宁接到了支队发来的电报.报文如下:

各大队:

伊春友好林业局发生特大森林火灾,各大队进入一级战备,随时准备向支队集结赴伊春参加战斗.报务员全天24小时开机,保持联络.

支队司令部

宁迅速将报文整理好,送到队长和教导员手中.队长紧锁眉头,将电报交给教导员.

教导员看了看,说:"我们要开个动员会,做个战前动员."

队长说,"我现在考虑怎么办,我们的战士都分散在个值勤点,需要马上召回".

教导员接过话头"要留下临江值勤点的战士,他们太远了,恐怕赶不回来.再说咱们防区也要有人驻守啊"

对!队长有力的说."就这么办,马上通知,除临江值勤点留守外,其余各值勤点接到电报后迅速回大队集合待命"

宁按照队长的通知拟了电报,并发了出去.大约晚上5点的时候,陆陆续续的各点人员撤回到了大队.大家没来得及休息,便开始整理装备,准备只要命令一来,就履行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庄严承诺.

在待命过去30多个小时的时候,宁瞪着充满血丝的眼睛守侯在电台忙,突然支队的电台在呼叫:"各大队\各大队注意,命令,各大队迅速向支队集结,增援伊春火场."

宁睡意全消,飞快地跑向队长室,报告了这一情况.

队长命令"紧急集合",宁迅速的将电台,对将机带好,全队官兵将灭火装备快速的装上了汽车,迅速在操场集合,队长检查了装备,教导员做了简短的战前动员后,宁迅速的将电台,对将机带好,全队官兵将灭火装备快速的装上了汽车向支队集结,准备开赴火场.



第三节 火场


晚上,部队在支队全部集结完毕,8:00准时开车出发,一共14辆车组成的车队向伊春奔赴.

一路上开车的战士只睡了3个小时,用了两宿和一个白天的时间终于到达了友好林业局,这里距火场还有30多里的山路,路两边停着先期来的兄弟部队和地方人员的汽车,足有好几百辆,长长的形成了车龙.

我们下了汽车,马上登上了直升机,正好一个大队做一架,当飞机遥遥直上升空的时候,看见了远处的火场,几分钟我们空降在一片开阔地,战友们卸下装备,开始搭建帐篷,我则急忙的将电台架设好,迅速的和火场支队指挥电台联系上,并将指挥部的任务及时传达给队长,搭完帐篷,队长就率队伍开赴火场参加扑火战斗,我和通信员留守,负责看顾装备和通讯联络.

当战友们晚上回来的时候,全是一脸的疲惫,脸上黑黑的,烟熏烤的眼睛红红的,鞋子全都湿透了.我和通信员急忙将大家的鞋子收集起来,在火堆旁烤着,战友们匆匆地吃了一口干粮,马上又投入了战斗.

直到深夜11点的时候,传来振奋人心的消息,火情被控制住了!我和通信员高兴的又蹦又跳.战友们从火场撤了下来,钻进了帐篷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战友们进入了扑灭零星小火的战斗和巡逻任务中,防止死灰复燃.由于先期来的兄弟部队和地方的灭火队伍的努力,我们增援的任务很快就完成了,在火场上巡逻守侯了三天,吃的干粮,喝的水沟的水,住的帐篷,每天还要巡逻,大家很累,但没有一个叫苦叫累的,因为这是我们光荣的使命!

当确定没有隐患后,我们奉命撤离,背着装备的战友们,一个个衣衫滥缕,蓬头垢面,走了10多里山路,到了奋斗林场场部,修整了一晚.第二天做着小火车到了我们登机的地点,坐着我们的汽车往部队返,一路上,老百姓夹道欢送,还送水给我们,伊春市政府还在市礼堂设宴欢送,我们很感动,这就是军民鱼水情啊!经过火场的洗礼,宁和他的战友们仿佛成熟了许多.


第四节 防汛



从火场上撤下来后,回到支队,支队为我们庆祝了一番,回到大队,大队有安排了改善伙食。好家伙,在火场上吃干粮喝小坑水,这下大鱼大肉的“轮番轰炸”,大家都腹泻了,体验另类的痛并快乐着。

刚休整了一个月,汛期来临了,91年的雨水特别大,牡丹江的水位在不断的上升。为了确保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严密监测水情。宁奉命到林业局森林防火指挥部电台值机,负责林业局和大队的沟通,做到一有险情马上联络大队支援地方抗洪。

宁天天吃住在指挥部,听见的是江水不断上涨的坏消息,连接江西岸的江桥和引桥之间的缝隙在逐渐扩大,已经封锁了大桥,不准通行已防突发险情。

有些被拦阻回不去家的群众很焦急,甚至不理解,不得已动用了警察负责警戒任务。第二天,看情况没有继续恶化,就让群众回到了自己家中,但控制在桥上人员数量,尽可能没什么事就不要过桥了。

在一天夜里,江水突然大幅度上涨,江边低洼地带的居民区进水了!水淹了有一米高。部队急忙组织人员,配合当地政府搭建防水墙,往外抽水,很快就控制了水的蔓延。第二天,洪峰过去后,水位恢复了平稳,驻地也一直风平浪静。

到了宁和战友们休探亲假的时候了,由于险情解除了,队长就给放假回家探亲了。

宁和老乡三人归心似箭地回到了家乡,亲人团聚,好友重逢,大家都沉浸在相聚的欢乐气氛之中。可就在宁和家人团聚后的第5天,突然收到了一封电报,七个大字:部队有任务速归!


第五节 自救



宁收到电报赶紧找到一同回家探亲的老乡,他俩也刚刚接到电报,三人一合计,马上坐车往回赶!

等到第二天傍晚,三人回到了大队.原来,林口大队被洪水淹了,需要支援,各队抽调一个班马上参加抗洪自救.

第二天,战斗二班还有宁在陈排长的带领下,迅速赶到林口大队.林口大队由于离乌斯浑河,河水上涨,将大队的淹没了足有一楼深.等宁和战友们到达林口大队的时候,水已经退去.剩下的是六十公分厚的泥沙和被水谩过的痕迹.......

宁和战友们负责挖沙泥,运沙泥.沉积的淤泥散发着腥腥的臭味,最要命的是非常的沉,三锨的淤泥装在麻袋做的担子上,感觉有百十斤重.俩人一组地往外搬运.第一天下来,双肩都磨破了,手也磨出了大泡,倒在床上就是一觉到天亮.奋战了七天,终于使林口大队恢复了往日的美丽,看看周围那些可爱的战友,晒黑了,手也出老茧了,肩膀仿佛磨砺的更宽阔了......



第六节 结局

从林口回来后,宁和战友们马不停蹄地投入了秋防的工作中.今年的秋防将是宁和同批战友的最后一次任务了,在盼着早点回家的同时,心里又有些淡淡的忧伤涌起.三年风雨同舟;三年摸爬滚打;三年博火锁烟;三年............

防期同往年一样,在十一月十五日结束了,老兵的退伍工作也随之开始了.在十二月初的时候,宁和89兵退役了,告别了绿色的警营;告别了亲爱的战友;告别了第二故乡.

在送别的晚宴上,许多90兵都流下了眼泪,说舍不得宁和战友们.宁和89兵们也都恋恋不舍地踏上了归乡的列车,踏上了一条新的路程,迎接他们的将是另一种生活.

后 记

终于完成了,满足了我想写一篇回忆当兵时代的愿望,尽管它的语言还很生涩,尽管它还不算是小说,但它是我的经历,写了它算是对当年岁月的一种纪念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