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爱情,经得起几番考验?(测试)

这是一个心理承受能力测试游戏.用心,一定要非常用心,非常投入地来做,发挥你的想象力,用力发挥.最好在很安静很安静很孤单很孤单很幽暗很幽暗的深夜。


你的致爱,一定是你最爱最爱的那个,被悬挂在10层楼高的半空,解救按扭在第十层楼.而你,只有你可以救他(她),当你们再度相拥时,就是你所向往的幸福美满的开始.


途径有二:


第一,坐电梯直达10楼,但从你进电梯的瞬间,绑住你爱人的绳子开始断裂,直到你走出电梯时,他(她)在你面前从10层楼顶摔下去,当然10楼不算高,也许,他(她)摔不伤,摔伤一点,摔不死,摔个半死.


第二,从楼梯走上去,但从1楼到10楼是非常危险的,会发生些什么很难想象,无法想象.


站在大楼脚下,你默想了一分钟:救?不救?救!你是那么的爱(她),他(她)也是那么的爱你,你们曾信誓旦旦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于是你仰头大声向半空的他(她)喊道:亲爱的,别害怕,我马上来救你!他(她)含着泪珠回:亲爱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小心些!


你大步迈向大楼,门口站着一位长胡须白发老人,用低沉厚重的声音道:若要进门去,不悔复回首,门内两分钟,门外日当头,一切皆虚幻,愿君功成侯.老人说完消失了,你很惊讶,但牢牢记住了老人的话.


游戏规则:


1.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包括身上所携带的物品,一旦退后就再也见不到你的爱人;


2.楼道里每过两分钟,楼外就是半天,也就是你过四分钟,你的爱人将承受一天的风吹日晒饿肚子;


3.每个楼层有一个安全出口,出口处可以看见悬挂在空中的他(她),你可以和他(她)对话,在这里你们的时间值是同等的;


4.你有一次变换解救方式的机会,但游戏不会重新开始,比如你走到五楼确实爬不上去了,可以从五楼的出口下去换乘电梯,而游戏不会从刚进门的那一刻开始.


开始....


做好准备了吗?准备好了!


你在心里说,不管有多困难,你一定要救他(她),因为你爱他(她),什么苦都愿意承受.你坚定的踏了进去,大门"嘣"的一声巨响紧闭起来,不能回头了,当然你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电梯和楼梯面前,你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楼梯,因为你爱他(她),宁愿自己受苦也要他(她)完完整整出现在你面前......并提醒自己要抓紧时间.


第一楼:


你赤手空拳的走,因为不想太多负累,四周非常安静,路面十分平稳,前面有一点光,你三步并作两步向二楼迈去.突然,一个东西"吱"的一声从你眼前掠过,似乎眼睛发着绿光......因为走得急,着实吓了一大跳,但你没多想,只想在最短的时间救下你的爱人......


第二楼:


明明很大的太阳照在楼梯上,耳边却传来一阵阵鬼叫夹杂着幽灵飞过的声音,忽进忽远,似轻似明,你想起老人的话:一切皆幻觉.便在心里冷笑道:这点小把戏,小时候已经玩过了.


第三楼:


你没多想,闷着头往前冲,"咚"一个人头悬挂在你面前,你定睛一看,是你的爱人的头!只有头,头发直立着,如果不是他(她)一贯的笑声根本认不出来,你"啊"的大叫一声退倒在地,你问他(她):亲爱的,你...你死了吗?头说:我没有啊!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嘿嘿!它一边傻笑着一边扑过来亲吻你,你用手推开它,一边奋力的跑,一边念着:一切皆虚幻,一切皆虚幻!头在后面追:亲爱的,你去哪里呀?你不要我啦?你用尽全力地跑,"头"寸步不舍追......


跑出3楼,后面的门慢慢关闭,但还听得见那个头撞门的声音.你迫不及待的要去看看你的爱人,时间过去3分45秒,他(她)被挂在外面快一天了,关键是刚才那个头......


你跑到三楼出口,抬头一看,长吐了口气,他(她)的头还在,但你似乎还在为那个"头"后怕,想确认他(她)是否还活着,温柔地对他(她):亲爱的,你没事吧?还好吗?他(她)滴水未进一整天,被太阳晒得筋疲力尽,依然微笑着对你说:我没事,你呢?还好吧?他(她)在说话,你确定他(她)在说话,他(她)那熟悉的声音传如你耳朵,你能感觉他拥在你身边,但你打了个冷颤,刚才...刚才那个"头"也用这么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话,你在心里默念:一切皆虚幻,一切都是幻觉...告别爱人后,继续向四楼走去.


第四楼:


楼道不再那么平静,眼前不再那么空荡,地上、栏杆上密密麻麻爬满了老鼠,有白的、黑的、花的、大的、小的,连空气中都漂浮着,虽然平时不怕老鼠,虽然老鼠不吃人,但这么多。。。好多好多,黑压压一片只觉它们在乱窜,像饥饿的孩子“吱吱呀呀”的叫,你无处落脚,无处支撑,一个字:乱!你想起爱人刚才艰难的挤给你的笑容,好心痛!你要救他(她),要抓紧时间,于是你闭着眼睛,伸出一只脚慢慢踩下去,是的,你踩在老鼠身上,不知道是踩了白的还是黑的,踩了大的还是小的,就是踩了,还不止一只,软软的,肉肉的,你不忍下脚了,缩了回来,好乱!我该怎么办!你心底慌极了,时间一秒秒在走,你又想起老人的话:一切皆虚幻!一切皆虚幻!于是,你双手合十,告诉自己看见的都是假象,其实根本没什么老鼠。你再次紧闭双眼,决定冲过去!冲过去!可你刚跑出去两步,就后悔了。你脚下是老鼠疼痛的“叽叽”声,你分明感觉到不知是它们的身子还是脑袋被自己踩扁,它们的脑浆溅到腿上浸湿裤子还能感觉到温度,你想手扶栏杆给脚下承担点力量,却抓到栏杆上另几只可爱的老鼠,是的,它们饿了,一接触到你的手,它们便拼命的啃噬,咬破了你手指,你“啊”一声疼得缩回手,却被脚下老鼠的血浆拌滑在地,你这一摔,压死了不知道多少只小老鼠,那“叽...叽...”“喳...喳...”悲惨的叫声一波接一波传入你耳朵,透过耳膜进入大脑!你哭了,说不清为什么哭,可你就是边哭边“啊,呀。。。”的尖叫,从众多老鼠身上爬过去,衣服被身下压死的老鼠的血染得透红,脸上、手上全是小老鼠啃过的痕迹,痛!虽然痛,可你的心更痛。。。你还得爬,往前爬,因为你的爱人在等你!


第五楼:


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走下去?这念头在脑海打了个转,很快消失了。当然要,已经走过一半了,前面的道路是光明的,你们的生活是幸福的,虽然你已浑身是伤,虽然想到满地的老鼠你还在打颤,可这都无法与你们的爱相提并论,再大的伤痛也抵不过他(她)的一个笑。你毅然的跨进第五层,这里仿佛一片森林,而你浑身伤口流着血就像个野人,四周充满原始的气息,你提高警惕,大步流星的走着,突然一不留神摔了一跤,刹时,像沉睡被黎明唤醒,如雷鼓般的脚踏声又仿似千军万马整齐有序的向你靠拢,四周烟雾缭绕,随着一阵寒风你闻到了,你看清了,老虎、狮子、熊。。。全是食人的野兽,它们一步步靠近你,你无奈,你痛楚,你流泪,可你脑袋很清楚,这不就是幻觉么,冲过去就行了,于是你作好冲刺的准备,3.2.1冲啊,冲啊。。。往哪里冲?你被他们包围了,随着你的一冲它们正咧着暴牙嗤向你淌血的身躯,你没糊涂,还知道一个劲往门口冲,你用尽全身力气在它们头顶弹跳,而那些豺豹也跟着你跳,它们不愿放过这种美味,而你,只有千百遍地念:一切皆是幻觉,一切皆是幻觉。可分明,它们的牙齿撕扯着你的肉,是那样钻心的疼,分明,你的血,随着你的跳跃画成一条红色的弧线,也分明,清晰的听见它们的怒吼声,撕打声,还有自己的尖叫声,你有些怀疑了,怀疑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因为你痛,痛得很真。。。


终于,你又看到你心爱的人,你很满足的笑,可你的他(她),已经被悬挂了好多天了,他(她),被雨淋得发烧,被太阳晒得眼花,被风吹的干涸,可他(她)还直楞楞的瞪着你来过的地方,直到你出现,仿佛春风吹绿树叶,细雨扶疏大地,他(她)最后一滴眼泪落下来打在你伤口上,痛!因为盐洗涤了伤,所以痛,因为他(她)承受了老天的洗礼而痛,因为你心痛他(她)而痛,你快疯了,你伸出手,似乎拉住了他(她)的手,依然温柔道:一定要等我。转身投入另一场战斗,在门口顺手拿了把刀,想了下又换了把剑。


第六楼:


你提着剑推开六楼的大门,里面全是一群熟悉的人,你的朋友小张、大明、啊西。。。你的邻居安叔、漆姨、习妹。。。你的同事分强、祝果、涔涔。。。你的领导王局、彭副、庞管。。。你兴奋的喊着他们的名字,以为终于有人可以帮自己分担了,哪怕听自己说几句话,可他们只顾在一起交谈着什么,没一个人有视你的存在,你大喊到大吼,他们依然什么都听不见,你想拉住一个为个究竟,却拉住一把空气,原来他们都是假的,可明明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呀,还听见隔壁安叔说:真不是人啊,他们平时那么好的一对,没想还是大难临头各自分,如今一个悬在那里这么多天都快死了,另一个却不知潇洒到哪里去了。朋友大明也附和着说没想到这么多年朋友竟是这种人,领导正忙碌着除你的名,冤枉啊,你大喊着,难道你们看不见我吗?听不见我说话吗?你大声地辩解,没有一个人理你,他们继续谈论他们的,而你,伤悲到了极点,朋友背叛你,领导开除你,同事远离里,邻居唾弃你,你不再相信这是幻觉,因为你爱的人确实还悬在那里,确实没人知道你的踪迹,因为你的伤口依然在滴血,因为你的心很痛很痛,没有人相信你,还有他(她),他(她)在等你,等你救他(她),你提起剑奔向出口,你一定要救他,只有他(她),惟有他(她),才能给你一丝安慰。。。。。。


你忍不住去看他(她),因为他(她)是你的唯一,你必须得到他的安慰,否则还有什么动力继续走下去?可他(她),似乎也无视你的存在,有点冷漠的眼神仿佛在怀疑你的能力,为什么这么久还救不下来,还是你根本没想过要救他(她)?你的心一下沉了,你的努力在最爱的人眼里都得不到肯定,难道他(她)看不见身上的伤脸上的血,还是他(她)不坚信你们的爱?你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她),希望他(她)给你点反应,哪怕一个善意的同情.没有,一点也没有,他(她)不给你任何反应,你的心很乱,很凉,你不知道该放弃还是继续,心里好矛盾,痛已经麻木了,没有爱,痛又算什么呢......


你还走的下去么?曾经你们是那么的相爱,曾经的山盟海誓那么的甜美,可现在,一切都像一场过眼云烟.突然一种想法袭入你脑海:奔下去坐电梯!!不,不,不,你不愿意,你宁愿独自承受恐怖的老鼠,凶残的猛兽以及流言蜚语,也不原看见自己心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不,你给自己一耳光,讨厌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提起剑,你继续往前走......


第七楼:


一进门你就后悔了,后悔拿了剑.楼道上全是你的父母和亲戚,他们挤在一起,挤得没有一个缝,而你要从他们中间拼命的挤过去,还有你的剑。。。你把刀刃对着自己,但拥挤下刀在身上一刀一刀的划,划到骨头“噶吱,噶吱”响,你把刀刃朝外,于是刀口在爸爸的身上、妈妈的脸上、亲人的腿上一刀一刀的划着,你骂自己,抽自己,你哭,你欲哭无泪,你大喊,甚至想抽刀自尽,可刀,抽不出来,而你淹没在他们蹭恨的眼光里,你感到身后已血流成河,你不再相信这是幻觉,这已不是幻觉,你闻到了妈妈身上熟悉的味道,你看到了爸爸脸上深深的皱纹,这是真的,一切都是真的,刀,还在他们身上划着,你还在继续走着,而你的心,流干了血却让自己龌龊的活在世上。。。。。。


你狂奔到出口,对着天狂吼,对着地狂吼,对着他(她)狂吼,你提起剑,一刀刀砍在自己身上,你近似疯狂的举动,惊醒半空中奄奄一息的他(她),他(她)没有力气说话,没有力气微笑,只任有风吹动身躯,你疯,真的疯了。。。


你仿佛看到第八楼是你们的孩子,必须一个个摔死他们,才走得过去,你仿佛看见第九楼的尽头是你的爱人,你每走一步,她的绳子就断得越开,第十楼。。。仿佛根本就没有解救按扭!!


你根本不想再想了,不想再坚持下去了,你疯狂的跑向一楼,坐进电梯,按到10楼。不一会,电梯在10楼停下,你停止了心跳,等待那一刻的到来。门,缓缓开启,你果然看见心爱的他(她)身上的绳子断开,从你瞪大的眼球反射出他(她)掉下去的画面,你大喊一声:“亲爱的。。。”一脚踏出阳台,抱住了他(她),一起往下坠,“但求同年同月死!”你说出了今生你们能听见的最后一句话。。。。。。


感动么?想哭么?不!


你在逃避,你不想继续走下去,你更不忍心看着悬在半空的他(她),随着一天天风吹日晒滴食未进慢慢的干枯,先掉下来衣服,再掉下来手,脚、身子、头。。。你更怕他的(她)心到死还带着温度。


那是天赐予的温度。。。


这本是一个催眠心理测试(出自我老师之手,故作我所有),如果你投入到位,效果一样,我,爬到第六楼,再也走不下去,我老师说我对他的感情能走到六楼已经是情至意近了,还说我好痴情,还说%#$%&(*)(^%%##@......(省略500字)


你呢?你能到第几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