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强蒋兴权驯服黑马 个人魅力连大巴都望尘莫及

连续五个赛季,新疆队四次进入季后赛但均止步第一轮,上赛季更是连季后赛都没进,新疆球市遭遇寒冬。本赛季,蒋兴权重新执教新疆队后,实力上有了明显的提升。从上赛季第9名到本赛季13轮过后以11胜2负联赛排名第三,新疆队成为新赛季四强的有力争夺者。




蒋兴权他的人气超过了所有人,就连大巴也望尘莫及。那么,这个被圈里人称作老蒋的老头凭什么将这支边缘球队带进人们的视野?


和谐·严厉的老蒋变亲切


2000万元投入、“老蒋+大巴”、快攻战术已经让许多人把新疆队推到了“进军决赛”的高度。在球队内部,上下更是一片和谐声音。


老蒋和大巴,一快一慢,一紧一松,在很多人看来,俩人就像是冰与火不可融合。当蒋兴权和巴特尔联袂加盟新疆之后,很多人担心,以严格著称的蒋兴权和自由惯了的巴特尔是不可调和的一对矛盾体。但是,一段时间相处下来,两人之间的关系,用巴特尔的话来说,默契!老蒋先后带了几支CBA球队,都带得有声有色。对于这些巴特尔也是知道的,所以这次来到新疆队,巴特尔还特意留意,蒋导究竟哪些地方和其他的教练不同。“现在看来还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他在小的地方抠得比较细,他对战术也好,平时的生活也好,都抓得非常细,这对年轻球员来说绝对是有益的。”巴特尔说。


巴特尔还记得,1993年,他第一次进入国家队的时候,就是蒋指导上调的他,所以他对于蒋导也有着知遇之恩。他说,那时候在国家队,蒋导的管理非常严格,而自己又是一个不喜欢被约束的人,两个人由于行事风格的截然不同,所以偶尔会有一点摩擦,但两个人本身是没有矛盾的。“我发现,老爷子变化很大,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这是我自己亲身体会之后的感觉。他之前不管是带国家队也好,CBA的球队也好,向来都是以严厉著称的,但是这次不同了,我感觉他的变化非常大。”巴特尔说。


过去一向要求队员集中住宿、10点半熄灯、早上按时吃饭的老蒋也主动提出让步,同意大巴回家住宿,但要按时参加训练。“老爷子都主动让步了,我还能说不吗?”巴特尔说道,“他现在比以前温和多了,还经常开开玩笑。毕竟是市场经济,大家都是打工的。”“在国家队的时候,队员们都是经历过许多大赛的,对于一些压力和严格要求都能够承受。现在带地方队了,有好多年轻队员见到我就害怕了,那如果再严厉,队员们不是更紧张,更不会打球了。”蒋兴权自己也这么说。


诚意·老蒋为情再上天山


中国篮球教父、功勋教练、名帅等等这些词汇,都是人们对蒋兴权的美称,因为他战功赫赫,因为他德高望重。但在新疆,有些球迷甚至会把老蒋称为“神”,不因为别的,只因为有了老蒋,新疆球迷就看到了希望。


“这赛季我去新疆采访,路上打车就和司机聊起了CBA。在这些新疆球迷的眼中,蒋兴权是完全被神化了的,他们相信,只要是老蒋带队,新疆男篮就有希望。”体坛周报记者陈艳艳说。


CBA第八年,蒋兴权的出现让球迷重新认识了新疆篮球,而促成蒋兴权入疆的却是一次让他感动的“血染的对话”。九运会时,蒋兴权带天津队到广东比赛,新疆俱乐部董事长侯伟同期来穗和老蒋接触。那次,侯伟和老蒋谈了三天三夜,目的就是希望他能到新疆执教。


“最后一天夜里,我看到他雪白的衬衣上渗出了血,后来听说当时他是刚刚动了胆囊摘除手术,还没有完全养好病就来找我。我很感动。”老蒋回忆道。2年之后的山东烟台,新疆队冲上甲A,蒋兴权忘形地和队员们紧紧相拥。


自从王非离开新疆队后,新疆队主教练席位一直备受关注。在此期间,新疆俱乐部也一直在努力说服曾执教过新疆队的老帅蒋兴权回归,谈判最终是以“情”打开了突破口。据新疆男篮俱乐部老总侯伟回忆说:“4月份,我从媒体得知蒋指导病了,我就赶紧打电话问他的情况,把他的病情记录下来,动用所有关系在北京等地找最好的医生。我还把医生请到酒店,给蒋指导打通电话,在电话里问诊。”经过深思熟虑后,蒋兴权终于接受了新疆广汇的诚意邀请。


7月11日,蒋兴权在夫人的陪同下低调飞抵乌鲁木齐正式担任新疆广汇主教练一职。“以前在这边待过一段时间,有这个合作基础,俱乐部的侯总、何总我们都一起共事过,包括这边的一些领导都比较熟。”,蒋兴权也解释了他再回新疆的两点主要原因,“另外一方面还是有感情,毕竟以前在这边待了两年,我们的关系也一直不错,经常联系。”


这两年,蒋兴权的腰一直不好,上赛季结束后还因此住了一段医院,不过来到新疆后,新疆广汇方面特意请来几位名医为他治疗,老爷子现在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对新疆的气候还是很适应的,毕竟来这里已经好多年了,而且广汇的后勤做得很好,吃穿住用行都很方便。”


傲骨·老蒋两次辞职风波


蒋兴权做事果断从不愿低头。从他的两次截然不同的辞职风波背后,人们也看到了他傲气的两个不同侧面。一次是他愤然挂印而去,厅级干部不给民营老板打工;另一次是他据理反击:“我没有背信弃义。”


2005年12月16日,在主场以2分之差输给上海东方队之后,24小时之内,蒋兴权经历了“辞职、挽留、离去”的一系列风波。


比赛前一天,辽宁俱乐部董事长韩召善前往营口,和蒋兴权进行了一次长谈。韩召善表示,3连败可以接受,但不能接受的是输给了河南和福建,蒋兴权则一直忙着解释失败的理由,并点头接受必胜上海的“军令状”。


可是事与愿违,辽宁队先赢后输,在球队下半场暂停时,韩召善从主席台直接冲到球员席,浑然不管还在布置战术的蒋兴权,上去就对球员一顿臭骂,蒋兴权愣在一旁,脸色很难看。在比赛结束后,韩召善走进休息室,质问蒋兴权,或许是面子上过不去,老蒋拍桌子道:“我辞职不干了!”两人吵了起来。


回到宾馆之后,助理教练郭士强向韩召善转达了蒋兴权辞职的意愿,并且表示连崔万军和自己在内,整个教练组将同时辞职。韩召善当即让人起草了辞职书,随后蒋兴权、崔万军和郭士强3人都在辞职书上签了字。2小时之后,尽管辽宁省体育局出面挽留,但老蒋去意已决。


之后一个赛季,蒋兴权与浙江万马队的结合再度创造了黑马神话,并直接向中国男篮贡献出新生代的大前锋丁锦辉。老蒋带给万马队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这也使浙江队对07-08赛季再创佳绩充满希望。


然而,一个夏天风云突变,因腰伤发作住院治疗的蒋兴权突然向浙江万马俱乐部提出单方面中止合同的要求。尽管浙江队尽力挽留,但老蒋去意已决,事后便传出蒋兴权200万元年薪入主新疆男篮一事。在这件事情上,浙江队坚称蒋兴权行为违约,球队受到了不公正对待,但蒋兴权则反驳道自己并非背信弃义,接受新疆队的邀请是合理合法。整个事件的进展,双方一直各执己见。


偏执·“卡伦湖”老蒋树敌


世界上不存在完人,越是有功绩的人物往往也越是存在争议,蒋兴权便是这样的人物。老蒋很耿直,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有人说他小心眼,凡是在他手下练球但含有不满情绪的队员,没一个能落得“好下场”,关于谁和他不和的传闻也变得满天飞。


在老蒋的训练中,无论多大的明星,你也看不到有哪个球员敢偷懒打哈哈。训练量大,又辛苦,但如果你有不满情绪,那在老蒋手下,这个球员决不会再受器重。发生在1999年的“卡伦湖事件”便是此类问题中的一个典型案例。


当年,为了备战2000年悉尼奥运会,中国男篮在吉林卡伦湖训练基地集训,蒋兴权时任主教练。集训的某一天,已经在老蒋旗下效力4载的巩晓彬和恩师在训练场上发生了一次颇为激烈的冲突。这次冲突之后,在老蒋公布的悉尼奥运会男篮名单上,有姚明、王治郅、巴特尔,但却没有了策应中锋巩晓彬。后来,老帅叶鹏亲自跑到北京,找到篮管中心负责人和蒋兴权本人,代表巩晓彬向蒋兴权赔礼道歉。当时的篮管中心负责人信兰成表态,让巩晓彬亲自给老蒋打个电话道歉,然后就可以回国家队了,但巩晓彬最终没有照办,还是被排除在国家队之外。


后来,巩晓彬在自己的自传《一个关于男人、女人和篮球的故事》中有这样一段描述:“巩晓彬:在卡伦湖集训期间,有一天训练结束后,我无意识地踢了一下场边自己的球衣,没想到他(蒋兴权)说我训练态度不端正、闹情绪,甚至骂我是害群之马,因为实在忍受不了这些难听的话,我们便吵了起来。”但书一出版后,老蒋也对书中内容作出表态:“他愿意说什么是他的事,不过,我是个讲原则的教练。”


而同样对老蒋很有非议的还有前国家队主教练、现广厦男篮主帅王非,他曾这样说过:“感觉跟着蒋兴权,没有什么可学的东西,甚至就是瞎耽误工夫。不光是我和巩晓彬,许多队员都是这么看的,只不过是有人说有人不说。只要在老蒋手下干过的,对他没意见的人几乎没有。”


老蒋的固执严格还给自己招致了其他的麻烦,2000年临时救火兵败悉尼后,“倒蒋派”领头人上海东方俱乐部负责人李耀民便措辞犀利地向老蒋发难。这二人为什么会结下梁子,坊间流传的版本是,2000年的南方“超级杯”赛期间,东方俱乐部找到蒋兴权,替上海籍队员章文琪和姚明请假,理由是一网站宴请上海队员,蒋兴权准了假。但事后,老蒋恰好碰到了该网站高级管理人员,一问方知对方根本没有设宴。真相大白后,眼里不揉沙子的蒋兴权大怒,狠狠训了章文琪和姚明。


代沟·“骨灰级”激怒老蒋


有些人常把媒体比作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不到万不得已一般没有人愿意公开和媒体较劲。但蒋兴权是个例外,老蒋的脾气是媒体只能哄着但决不能惹的。圈内,不管是和他相不相熟的记者对老蒋都有共同的评价:情绪化,不太好接触。说到老蒋和媒体的故事,就不能不提到“骨灰级”事件。


2005年,我在完成一篇《中国篮球一百年》的专题文章时,第一次通过资料了解到功勋教练蒋兴权。那个时候,我对CBA、对中国篮球才刚刚开始接触,除了那些响当当的大牌球星的名字我能挂在嘴边外,对其他的事情还在一点一点地了解中。可是我一下子就记住了蒋兴权这个名字,因为在整理中国篮球重大历史事件时,我知道了正是老蒋带领中国男篮在1994年世锦赛上冲出死亡之组跻身八强的。虽然围绕着蒋兴权总是充满各类话题、各类争议,但我始终相信的一点就是,唯有成绩才能让所有说三道四的人闭嘴。不管有多少人说老蒋这不好、那不好,但又有多少人能站出来拿一个比他更漂亮的成绩呢?


很多现在还在叫嚣的人,也许10年、20年后就将被人们遗忘,即便再记起,大概被记住的也只有那些纷争。但那些制造历史的人,人们首先记住的会是他们的功绩,其次才是争议。


鬼才·老蒋带出最强男篮


提到蒋兴权就不能不说他带出的“94黄金一代”,以及共和国篮球史上突破最早、含金量最高的1994年世界男篮锦标赛那个第八名。虽然很多业内人士并不认为当时的中国男篮是历史上最强大的一届,但那次世锦赛上的突破实际上是老蒋谋略的胜利。


按老蒋自己的话说,“再打造一批94黄金一代?现在不可能了。当时国家队进入八强是货真价实的成绩,对手都是能赢我们40分以上的水平,可我们最后把他们赢了,这都是靠常年集训换来的。以前国家队打任何一支省队都能赢五六十分,现在恐怕难了。”


1985年到1990年期间,蒋兴权曾多次出任国家青年男篮主教练,其麾下弟子包括胡卫东、郑武、巩晓斌、孙军、吴庆龙、刘玉栋、单涛等人。那时的国家队训练是一年12月中有11个月都在搞集训,而奉行总局“三从一大”原则的蒋兴权,他的训练甚至被人们形容为“魔鬼训练”。现任东莞男篮助理教练的吴庆龙回忆:“蒋指导当时带国青时比带辽宁队练得还狠,我们经常是汗水流到球鞋里。不过,大家还是都咬牙挺住了。”对当年训练的艰苦,现任浙江男篮主教练郑武也深有感受。但就是凭借这种大运动量的训练,老蒋结结实实地打造出“94前锋群”。


1994年加拿大世锦赛上,参赛的16支队伍中,中国队同美国梦二队、巴西队、西班牙队分在了一组,这样的结果使中国队陷入了名副其实的“死亡之组”。结果中国队击败了巴西和西班牙,历史性地打进世锦赛八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