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痞 我是个男人 第一节 快跟我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75/


1999年10月1日,国庆五十周年,全国上下一片欢腾,喜悦之情洋溢在每个人的脸上.当三军检阅部队雄赳赳气昂昂整齐一致经过天安门城楼接受主席和人民检阅的时候,全世界的华人无不感到欣慰和鼓舞.中华人民共和国正日亦强大.方阵,绿色的方阵,一片朝气洋溢

青春面孔.他们用血与泪维护着祖国的安宁和社会的稳定.面对死亡,他们可以不动如山,亦可以在沉默中龙吟虎啸.国家.军队.荣誉.使命.

孙伟和王三土许言三个人此时正坐在电视旁看着现场直播.哥几个肆无忌惮的互相吹牛对着电视指指点点,满脸兴奋.

‘伟哥,你该让你老爷子组建军个神经病方队,手持四0火箭炮踢着正步走过天安门,那多气派啊,是吧许言.王三土看着电视也不老实的冲着身旁的许言说,眼睛中满是调侃之意,神怕世界和平了稳定了.‘就是就是,伟哥,你老爷子当年穿军装时还真不是一般的帅,是西帅.西边的太阳东边帅,哈哈哈.‘许言见有的乐,也在一边起哄道.‘滚,死一边去.老老实实看电视,别在这污辱我老爷子那伟大的形象.三土,你老爷子不是咱院搞后勤的嘛,让你家老大整一帮军猪去踢正步,那才叫世界一绝呢,哈哈哈.‘孙伟冲王三土挖苦道.

他们三个都是八院子弟学校的初三学生.八院,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八医院.八六年组建,主要职能是高级干部疗养和部队精神患者的诊冶工作.孙伟的父亲便是八院成员中的一员.只不过编号是九九七.三队七班病人.上校军衔.一等功臣.国家二级英模.其当连长时带领全连一百二十三人奉命防守三二八高地.阻挡了敌人一个团的八次大规模进攻.其英雄事迹简直又是一个当年王成的翻版.最后完成任务奉命撤防时全连打得只剩下他和一个副排长.在八十年代南疆保卫战中因弹片击中头部,导致精神失常.回国后亦被送到这里疗养.孙伟的母亲在孙伟很小时因车祸去世.所以孙伟从小就在八院长大,从小学起就学会了自理,靠着父亲的工资养活自已.而王三土和许言的父亲一个是八院的后勤部部长一个是副政委,所以这三个八院子弟从小便玩在了一起,好事不干,坏事不断.

屋子里污烟幛气,满地的烟头和纸屑告诉人们这哥几个刚刚又闹腾过.

孙伟叨着个烟头仰躺在沙发里,一只脚跷在茶几上悠闲的晃着,吐沫星子漫天飞舞,指手画脚的冲王三土和许言比划着他曾经坐过T34坦克,和电视上的那个坦克方队中的坦克模样差不多.

‘吹,你就吹吧,你还不如说坐过美国总统的空军一号呢.‘王三土坐在沙发旁边的木椅上,喝着茶水看着电视听到孙伟吹牛离谱时回到,但目光却早已被电视中导弹方阵的核武器而吸引.许言戴着眼镜,一双小眼左右转着,一边哈哈的笑道一边和孙伟对吹说曾见过女兵方阵的带队姐妹花.

‘不看了不看了,我带哥几个去迪厅蹦迪去,今个放假,那的人一定多.哥们昨天刚领到二百元银子过节费,还是党好啊‘孙伟感觉再往下也没什么好看的了,有些无聊的对王三土和许言说.

王三土笑着说:‘你丫看电视怎么也不老实啊,今天是国庆,知道不,国庆.谁还往迪厅里跑啊,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三级文盲没文化啊?‘

许言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在一旁嘿嘿一乐:‘三土那你在家好好庆祝吧,俺跟伟哥去玩了啊.玩完了再吃顿好的.你小子哪次去玩不比别人玩的欢啊,现在冒充大尾巴狼当好人了?鄙视你‘

王三土立刻反唇相讥:‘你这两个流氓,我这么好的五好学生八好战士算是让你们俩带坏了,我可是祖国的花朵未来的希望.得,那我就代表阿拉真主代表中央军委来挽救你这两个死不要脸的小流氓好了.‘

王三土还没说完,两个坏小子已跑出门准备骑车开路了.‘等等我啊,别跑那么快,我袜子还没穿呢.‘

几个人一行来到位于市中心的商业迪厅,因为是国庆节,众多无聊的少男少女都涌向了这里.

他们几个肆无忌惮的指指点点,比画着评论来往的姑娘哪一个长得好看哪一个身材苗条.

这时迪厅里的音乐响起,DJ正在说着开场话词.他们三个一看到点了赶快买票蹓进了迪厅在东南角找个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这时舞池中央的激光柱四射,五彩绚丽的灯光随着音乐的响起漫天狂舞.孙伟嘴里叨了根烟吐着烟圈在四处乱瞅,今天来这里玩的人真是多啊,再晚来一会恐怕连坐的地都找不到了.孙伟不无暗自为自已的伟大决定而自豪了一番.

‘伟哥,快看,看那有两个MM长得真是漂亮啊,要条有条有模样有模样.‘王三土捅了捅孙晓伟一边用手比画着一边对孙伟说道.

‘我靠,就这你刚刚还说自已是好人来,这么快就恢复本性了啊,不过长得还真挺秀,比咱八院中学里那一帮恐龙们长得可水灵多了.许言,你说一会咱哥叁怎么分啊,才两个,好像不够啊.‘孙伟对着许言说道.

‘还怎么分啊,人家三土是祖国的花朵是好孩子.泡MM这种小流氓才干的事人家是不做滴,所以只好咱哥俩勉强一下好好表现了,是吧三土?‘许言兴灾乐祸的说.然后和孙伟一哄而上冲着所指的两个女孩所在吧台走去.

‘你好,我叫孙伟,能否交个朋友啊?‘孙伟冲着其中一个穿红色上衣的女生说道,说话时还不忘摆了个自我感觉良好的POS.

晕,又来一个,今天这是第四个过来搭话的了.晓燕的心里非常郁闷,本来今天放假拉着好友王乐来这里散心的,自已长得清秀晓燕自已也知道,是学校里的小校花.但这里的人怎么都这样啊.于是没好气的说:‘我不好,请不要烦我,我不想跟你交朋友,请你走开.‘

许言嘻皮笑脸的对晓燕说:‘俺们可是真诚滴,人海茫茫,忽然间俺们就遇见了你们,不容易啊,这就是缘份啊不然今天咱们就失之交臂了,你说对吧?你叫啥名字?哪个学校的啊?原来没见过你们呢.‘

‘得,算我们今天倒霉,遇见两个臭不要脸的小流氓.王乐,咱们走.‘晓燕一看这两个人死皮赖脸的缠着,拉着王乐准备离开这里.‘你们去哪啊?去看帅哥,反正我们也没事,要不陪着你们?‘孙伟不无无耻的说道,脸皮功夫一看就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谢了,你们忙吧,再跟你们说费话,我晚上会做恶梦的‘王乐一看这两个人还真是死皮赖脸,有些不奈烦的对他们说道.

‘哈哈哈,伟哥,不成了吧,咱们撤吧,再这样下去也是没戏滴.‘许言讨了个没趣,劝着孙伟道.

‘知音啊,我亦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走,叫上三土跳舞去.‘孙伟一看事已如此,面子也被丢的精光,不由郁闷的调侃着.

‘GOGOGOGO‘台上DJ的尖叫把舞池的气氛抬到了高潮.人群里的三个人随着人群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还时不时做出自以为很帅的舞姿想吸引身旁少女们的注意.

‘晓燕,看那几个坏家伙,没想到舞跳的还挺帅的呢.‘王乐一眼瞅见了身旁的孙伟和许言,小声对晓燕说道.‘什么眼光啊,不会是喜欢上他们中的某一个了吧?跳的跟着鸭子一样难看.哎,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瞧他们一个个那痞样,不是好人.走,去吧台坐会,我有些累了‘晓燕依旧郁闷着对王乐说道.转身时一不小心把身后一个戴大耳环的女孩撞了一下.

‘你他妈的没长眼睛啊‘接着晓燕挨了那女孩一个耳光.‘对,对不起‘晓燕哪里遇见过这样的情况,被眼前这种情况吓的有些发蒙.‘对不起就完了啊‘那女孩感觉不解气,又一个耳光冲晓燕扇了过来.王艳站在晓燕身边一开始没反映过来,一看晓燕都说对不起了对方又打过来一个耳光,赶上去一下抓住了那女孩的头发一下把那女孩推倒在地.

周围的少男少女们一看有人动手,立刻吓的都退到了一边让出了舞池的中央.

‘伟哥,那边有人打架,好像是几个女的.‘王三土眼尖,对孙伟说道.‘我靠,现在这世界都疯了,男的打架也就算了,女的也跟着掺和,有意思,走看看去.‘孙伟唯恐天下不乱,带着许言王三土挤了过去.

这边王丽不奋出手的时候,对方两男两女也已围过来冲晓燕王丽动手了.其中一个黄毛冲着晓燕就是一脚.踢在晓燕的肚子上.而王丽则被另两个妖艳的女孩抓着头发,头女凌乱,短短一时间已不知挨了几个耳光了.

‘他妈的,敢打我们大姐大,不想混了啊.‘踹晓燕的那个黄毛指着晓燕大骂着.

这时DJ一看这边有事就把音乐关掉了,灯光大开.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把舞池围成了圈子.孙伟许言哥叁这时好不容易挤进了圈子,一看有男人打女人本来就有些生气,再一看,被打倒在地上坐着的是晓燕,自已要交朋友的那个女孩.而另一边王丽还在被另两个妖艳的女孩打骂着.三个男人尢如猛虎下山扑了上去,孙伟冲着黄毛脸上就是一拳,气焰,速度,力量.无一不俱.黄毛感觉到自已的面部好像受到了火车头一样的撞击,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打飞了出去,趴倒在地上.王三土一脚把另一个对方的男孩踹倒在地,跑过去抓住对方的头发就一拳拳打了起来.许言冲在最后,一看哥俩对两个男人一个一个,就扶着眼镜冲那两个打王丽的女孩冲了过去,抓着两个女孩的衣领给顺到了一边.

‘他妈的,都给我停手.‘看场子的强哥一看又有人闹事,带着七八个手下赶了过来.

晓燕和王丽这时已慢慢躲到了孙会他们三个的身后,好像唯有在这里才能感觉到一丝安全.

‘强哥,这几个小子在这里闹事,刚刚还把红姐打了.‘黄毛显然认识强哥,一看强哥来了,捂着被孙伟打青的眼跑过去指着孙伟他们说道.

‘妈的,在我的场子里闹事,还敢打我的女人,兄弟们,上,干死他们.‘被叫做强哥的话音铡落,他身后的七八个伙记就冲孙伟他们三个冲了过来.双方就这样在舞池里打了起来.

孙伟挡在最前,真接向冲在最前面的一个混子一记左直拳.紧接着一记右勾拳摆了过去,两下就把那混子打倒在地.王三土那边一个正蹬一低鞭腿把放倒了一个.许言眼镜一不小心掉地上了,什么也看不清楚,对着人群就打了一记王八拳,见没打到人撒腿就跑.但随即被随后的两个混子围了起来.孙伟他们虽然年龄不大,但从小在八院大院长大,经常打架,而且学校体育课上还有散打这门课程.所以一会功夫不到,又有两个混子被孙伟和王三土打倒趴在地上.

‘都他妈滚开,一帮没用的东西,连两个小孩都摆不平,费物.‘被称为强哥的男子一见不多时自已四个手下便被打倒在地,冲其它人吼道冲孙伟王三土走来.随手脱下了外衣.

斗殴的双方一听这边强哥的叫声也都停了下来.孙伟一看被称为强哥那犀利的目光就知道对方也是个练家子,能当上看场子的老大亦不是一般人物.就叫王三土退后去保护晓燕她们两个别受到伤害.指着那强哥说:‘有种别动我兄弟,咱俩单挑.‘

强哥怒吼着冲着孙伟冲了过来,竟是一记漂亮的旋风腿,跆拳道?孙伟脑中一闪,一个后旋腿跟着甩了出来.两个人在第一个回合交手中谁也没沾到光,更可以说是两个花架子式的开场白都没碰到对方的身体.

‘好,漂亮,牛啊,干.‘人群中有人开始起哄叫好,经常在这里玩的看过闹事打架的人不少,但像今天这样真正的功夫对奕还真不多见,平时里也只有能在电视里见到的东东.都不禁大声叫好,更有甚者都激动的鼓起了掌.

‘怪不得敢在我的场子里闹事,小子,挺鸟啊.‘强哥一招没占到便宜,细细打量孙伟的同时对着孙伟说道.

‘去你妈的,什么玩意,男人连女人也打,今天就是死在这,老子也要出这口气.‘孙伟没说完,一个侧踹冲强哥踹了过去,随后一个右直拳跟了上去.强哥敏捷的闪开,一个高位鞭腿冲着孙伟的脸抽了过来.

啪的一声响,孙伟脚面扫了一下,但随即两手扣住强的脚,竟抱着强哥的脚来了一个过肩摔,把强哥摔倒在地,然后一下骑在了强哥的身上,锁喉,一招制敌.人们不禁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目瞪口呆,又不禁被这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吃惊不已.

王三土身后的晓燕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也吃惊的合不拢嘴,两个手紧张的抓住了身边王丽的胳膊.在短短半个小时时间里突然发生的这些事已经让晓燕这个不经世事的女孩大脑思维迟钝了.

‘啊啊啊啊‘许言不知从哪抓了个酒瓶冲进人群一下砸在了骑在强哥身上孙伟的头上,酒瓶啪的一声应声而碎,碎片散落一地.

‘我操,许言,你砸我干嘛,疯了啊‘孙伟挨了一酒瓶,头上已有血流了下来,冲着许言吼道,被自已兄弟干了一下,我哭.

‘伟,伟,伟,伟哥,我以为下面挨揍的那个是你呢,对,对,对,对不起啊.‘许言听到声音知道自已把孙伟给砸了一下,恨不能给自已一个大嘴巴子,可这也不能怪俺啊,眼镜掉了看不清谁跟谁啊,晕死,我可是过来帮忙滴,许言如是想.

‘好,好,好,哈哈哈.‘人群中见还有这戏剧性的变化大喊大笑着.

强哥站着的几个小弟都知道老大的厉害,有真功夫,但见到老大被制服在地上都有些傻了,但随即又大喊着杀了过来.

‘都他妈不许用,谁再动我花了他.‘孙伟捡起地上酒瓶子还没砸坏的瓶把指在地下的强哥的脖子上对冲过来的那几个混子说道.

这时几个混子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再往前一动了,生怕惹恼对面这个小子还不定做出什么事来呢,事后老大还不整死自已啊.

‘许言,三土,你们护好她们两个,咱们撤.‘孙伟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站起也同时架起倒在地上的强哥.然后慢慢向迪厅门口走去.

强哥一看这次丢人丢大了,自已还成了人家几个小孩的人质,脸涨得很红,但没办法,只好一言不发的跟着慢慢往门口走.双方就这样对峙着.

‘快跟我跑‘孙伟一见大家都来到了门口,把强哥一推,喊着她们两个撒丫就跑.晓燕王丽一看就紧跟着三土他们跑了起来.一行五人跑到马路对面打了个的就蹿了.这时强哥的手下才敢追出来,见追不上了,指着出租车驶去的方向大骂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