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下棋

每当看到别人下棋时,我总有一种亲切感,总有一种上前围观的欲望。虽然我棋力很差,下起来总是很臭。但是对于这种两人面对面博弈的游戏,我总是有一种朦胧的兴趣,于是我学过象棋、围棋、飞行棋、斗兽棋、军棋、跳棋……,却可惜都只是走马观花般地,略懂皮毛而以,真正下起来往往不是别人对手。于是也就养成一种遇棋情怯的毛病了,至今也改不了,但于下棋的兴趣却有增无减啊。有专家称,下棋可以锻炼人的脑力,这是明摆着的道理啊,而据说有的学校还专门开设了棋课,声称学棋的学生成绩大幅上升,是否真有此事,并未考证,但我却希望是真的。

我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次下棋的情景:那是1983年10月13日,我刚刚读初二,那天是个阴雨天。难得放学后不用赶着回去干农活,我便留在学校与伙伴们玩了起来。终于一个伙伴拿起一副破旧的象棋,把一张已经给数次对弈蹂躏得皱裂不堪的棋纸辅了开来,大声吆喝着:“你们谁敢和我下一盘!”这家伙的父亲是村里的一个象棋高手,所谓有虎父无犬子,这小子居然也出落成了一个准棋手,打遍学校无敌手,连学校棋艺最高的张老师也忌惮他三分。于是艺高胆大的他便以学校棋师自诩,羡慕得我时时将他当成自己的偶像。于是这回我便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小心翼翼地凑上前说:“你教我下棋怎么样?”大概此时他是英雄无敌手,略感寂寞吧,便慨然收下了我这个徒弟。于是一来二往,在他边呵斥边指导下,我也似乎明了下棋的方法了。

晚上我回家里,就把学校学到怎样下棋的方法讲给弟弟。没想到弟弟也很感兴趣,于是两人合力,用纸板剪了好些“棋子”,又凭记忆硬是用纸画出棋纸来。这样一副“象棋”便做成了,看着这简陋的劳动果实,两人还挺有一番成就感。

摆好棋,两人便下了起来。开始两盘,我把弟弟打得一败涂地。我非常高兴,又叫弟弟再下两盘,并且扬言自己是常胜将军。

弟弟冷静地排好了棋,我们两人便宣布开仗了。我首先出击,把兵推入前沿阵地,弟弟却把后边的象顶了上来。当我再把兵进入弟弟的阵地时,他那一方的象再窜到了眼前把我的兵吃掉了。我正在为这个兵可惜。没想到弟弟的车却窜到我的后沿部队进行血洗。等我回过神来,后方已经是一片惨然,弟弟的车马对我的疆土肆无忌惮地践踏,对我的臣民毫不留情地进行了屠杀。这时我的后方只剩下一象和两士保着元帅了,并且还处于敌人的包围圈中。我马上召回常胜将军车和马,回来救驾,可是已经晚了。弟弟的兵已经窜到我的马跟前,马只好斜日跑。而剩下的兵只有进不能退,所以我也没办法,调动不了它们,况且它们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幸好还有那车,马上在弟弟的陈地上展开血洗行动,也把弟弟的部队杀得寥寥无几。弟弟只好把车调回来护驾。经过一番争斗,我的车也被他的车吃掉了,最后我只剩下元帅和两士、一相而已。弟弟却比我多一炮,他的炮可以过河。一过来,我也没法,全部被炸得体肤无剩,全军覆没。弟弟带着胜利者的笑容看了看,我却对着这盘殘棋出神,发出可惜的叹气。

第一次下棋,便落得如此惨败啊,只有那昙花一现般的两盘短暂的胜利。之后的日子和弟弟下棋,我便是屡战屡败了,更别谈跟我的那位师傅下棋了。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我便落下了怯棋的毛病。

读中专的时候,又学会了围棋。于是回到家,又是教弟弟一通,他也是很快就学会了。然后跟他下了起来。这回总算是争了气,连续两天我都毫不惊险地胜了弟弟,而且基本上是把他搞得一子不剩。这回啊,我总算是挣回了脸面。一个星期后,我又回到家,刚进门,我就大声冲着弟弟嚷道:“下棋!”没想到他胸有成竹地迎了上来,说:“下就下,谁怕谁!”

刚下了几手,我就明显地感觉到弟弟的杀气。我马上改变了想让他全军覆没的想法,谨慎地应对着。结果没想到弟弟居然主动出击,把过于谨慎的我杀得应接不暇,处处被动,节节败退。等到大局已定,我望着弟弟不断拓展的疆土,呆了。他却带着得意的笑容,说:“哥,我这一个星期的研究可没白费!”说着,他摆出一副自制的“围棋”,看着这“围棋”,我无言了。



同意发帖 --ryhc


作者:快乐无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