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19、战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19、战前

一军军长潘卫带着在本溪的1师肖强和2师胡明从朱道那里领了任务,笑嘻嘻的向本溪跑去。在回去的汽车上,肖强死皮赖脸的对潘卫道:“军长,没二话可说,我跟李至将军的时间可比你们都早,最早只有暴风突击队的时候,我就参加了姚镇剿匪,苦练了二三年,这次好不容易有机会开洋荤,怎么着都得我打前面!我是老同志了,得给二师他们做个榜样吧?这大战危险,还是我上好一点,你说是吧?”

胡明可不乐意了:“我说老肖,你怎么点风格都不讲啊?有你这样争的吗?你是老同志,就该让让我们后来的,再说你们老同志劳苦功高,也不缺这点米粒大的功劳,也该给我们留点出头的余地嘛!军长,可不能偏心!你要是把我撂后面,我就去司令那里告你,说你不公平!”

“得!你们两个,洋人没打过来,你们倒先干起来了!连我都搭上是吧?还又是威胁又是告饶的,这一拉一打的可玩的娴熟!刚才朱司令不是说了吗?以后有你们打的!别争了,回去好好商量下怎么打才是正经!”

“军长,这可不行!我知道以后仗有的是给我们打的,可自咱们从姚镇建军到现在,真正的大战可是头一遭!这破瓜的事肯定要当仁不让,要不你让我和胡明比划比划,那个赢了那个先上?”

“老肖,你闭嘴!可真越来越过分了!这么难听的话也说的出来,你干脆去找库罗巴特金比划比划,赢了让他从我们的国土上滚蛋,输了你让出本溪,你看如何?”潘卫沉着脸训道。

“呵呵,军长,咱老肖是个粗人,你可别生气,说话就是直来直去,想啥说啥。不过这头仗的事怎么能往门外推呢?李至将军可经常给我们说,咱们要见艰难困苦的任务要争先,见功劳和奖励要谦让,胡明,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是、是、是,老肖,你说的太对了,所以啊,你就不该和我抢!这次可不是任务,是奖励啊,你老同志好意思?”

肖强见胡明比自己还贼,知道说不过了,越说越被动,闭嘴不发言,只是一路上瞪着潘卫看。潘卫也不理他们两个,闭目养神,在心里却思考怎么打好这仗,既要把老毛子打的疼到骨髓里去,又不能扩大事态!唯一的办法就是速战速决,还要尽量的多俘虏,多包围,对!以最大的力量全力一击,以狮博兔,打的老毛子无还手之力,把俄国人大量的包围起来,围而不歼,等待谈判的结果,谈的好就放,谈不好就灭了他!我们作为中国军人,在老毛子的眼里肯定觉得不堪一击,所以即使强行接受也不会派太多军队过来,顶多一个师,这样就好办了!定下战略后,潘卫轻松了很多,见汽车差不多到了本溪,转头对坐后面的肖强、胡明两个说道:“我说肖强,你别用你的牛眼睛瞪我了,好好回去考虑下,二天后到我的办公室汇报你们准备怎么打这仗!谁考虑的好就交给谁打前锋,公平的很,对吧?还有,做好动员工作和各项备战工作,这也是考虑的一个重要方面。”

胡明听了,连忙赞成:“好!军长果然英明神武、公正公平,我没说的,马上回去按照军长的指示办。”

肖强回道师部后,立即叫参谋长通知所有营团干部到师部开会。等晚上十点不到,所有的人都到齐了,很多人还一身的泥土,见了肖强叫道:“师长,这些天,一直挖地洞掏战壕,都快变成地老鼠了!这么急叫我们来,肯定是有好消息给我们说。”

肖强叫大家坐下,沉着脸道:“今天和军长一起去司令部领了任务,不过谁打前锋还得看这准备工作做的怎么样!先给你们说好,注意保密,回去后也得给战士们交代清楚,蒙头准备,少他妈的当大嘴巴,知道了么?”

“知道了!”台下数十人整齐的吼道。

“好,我这就把情况给大家说一下,你们都给参谋参谋,俗话说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这一屋子的臭皮匠,我就不信想不出个好的办法。”说完,肖强把相关情况给大家说了下。

一个团长忽的站起来,红着脸道:“这些狗日的老毛子!欺人太甚不说,江东六十四囤的事还没给他们算呢!师长,嫣红小姐她们演的《东北望》和《海港血》大家可没少看,只要说是打老毛子和倭寇,战士们那个不嗷嗷叫!这个任务就是最好的动员!保管让老毛子和倭寇来一个死一个,来两个死一双!”

“这个还要你废话?现在那个部队不一样?人家2师的战士难道就不恨倭寇和老毛子?现在是想想怎么打才好,免得头战被胡明那小子给抢了先。”

几十个人当下就低头沉思,窃窃私语的商量,毕竟谁都不愿意这头战的好处给了别人,商量半天后,才有个年轻站起来道:“师长,我有个想法,给大家参考下。”

边上的参谋见肖强疑惑的看着那个年轻军官,连忙介绍道:“这个是春节前才从军校高级班毕业的黄西城,在战略和谋划上很有些见识,现在是三团的见习参谋。”肖强听了,点头道:“集思广益嘛,说来听听。”

“好,我就班门弄斧了!这次俄国人无礼的想强抢我们的本溪,按照洋人一贯轻视我们中国人的心思,一定会认为我们非常软弱,是鸦片兵,更加上朝廷对洋人害怕心理,所以不会出动太多的力量来强行接受。但是在辽阳现在有13万俄国士兵,距离本溪不到100公里,也不会出动太少,我估计一个师左右。但由于距离辽阳太近,也要考虑俄国人救援的问题,日本人现在已经对俄国人开战,黑木的第一军从朝鲜风雨兼程的赶过来,俄国人也不敢出动太多兵力,让辽阳空虚,所以我们可以非常有把握的确定,俄国人会出动一个师来接收,另外在情况不妙时出动2-3个师来救援!”

“考虑的非常全面,说下去!”肖强鼓励道。

“根据司令部的意思,我们可以推断,现在不是我们和俄国人决战的时候,如果我们把战争扩大,正好遂了日本人的意,火中取栗的事不是我们干的!所以司令部真正想要的结果是包围俄国人的一个师,并露出可以随时吃掉他的实力,然后阻击俄国人的援兵,等待老毛子在日本人的压力下与我们媾和!有了这样的认识,我们就能大胆的布置兵力,给俄国人安个套子,钻进来就狠狠的勒住他们的脖子!”

“太好了!我看你这个黄西城根本就像司令部肚子里的蛔虫!3团长!”

“在!”3团长站起来大声道。

“这个黄西城我要了!从现在开始,他就是师部的参谋,你回去后叫人把他的行李送来!小黄,你就不用回去了,马上开始工作!继续谈你的想法。”

“是!”黄西城答到:“大家请看地图,”走到地图前,黄西城用教鞭指着本溪附近的地图说道:“俄国人从辽阳过来,经过三个不高的山沟和一条小河,我们在距离抚顺20公里的地方开始设置了三到防线!我的意思是方接收的师进来,关门打狗,将俄国人牢牢压制在2到3防线之间,第一道防线牢牢的阻击增援的俄国人!之所有选这样的战术,是因为俄国人前来接收城市,不会随队带重炮,所以不会对本溪城产生威胁,增援的俄国人即使有重炮也无法打到本溪,我们可以击中炮火猛轰包围圈中的俄国人!对于增援的俄国重炮,可以用特种部队奇袭,摧毁他们的重炮,即使不行,在1道防线之后我们也可以安排远程大炮压制俄国人的火力。对进入包围圈的俄国师,我们可以采取在他们行进过程中先以大量的炮弹切断他们的队伍,包围大部分,消灭小部分,这样既显示了我们的实力,也给俄国人留了媾和的代价。我讲完了”

肖强站起来鼓掌道:“意外啊,意外,没想到我老肖这里也是藏龙卧虎,人才济济啊!捡到宝咯!不过这个设想最难也是最关键的在于阻击,要是不能阻击俄国援兵,或者让包围圈内的俄国人突了出去,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师长,将阻击任务交给我们团!保证俄国人半步也别想移动!”三个团长都站起来吼到。

“呵呵,你们也太看不起俄国人了嘛,一个团就想阻击别人的二个师?轻敌是要不得的,勇敢不等于莽撞,”肖强笑道:“黄西城,你立即就这个设想拟一个作战计划,我明天晚上必须要拿到!其他的人,回去后清点弹药物资,动员部队,准备开洋荤吃大餐咯!”

下面的营团长等人都是年轻人,精力过剩,早就按捺不住,天天把气撒在训练场和挖战壕地道里面,现在听说能真刀真枪的干,还是开洋荤,一个个全都喜笑颜开,飞也似的跑出会议室大门,向自己的驻地飞奔,三团长故意拉后几步,对参谋长许涛低声说到:“参谋长,这个黄西城是我花了一直康熙年间的青花瓷碗从德国教练科特那里弄来的!你知道洋人不喜欢送钱,说是贿赂,不过对中国的瓷器却爱的要命,那可花了我整整两个月的饷银啊!就这么被师长给硬抢了!我也不敢问师长要钱,不过我亏啊!所以没别的,这次这个第一上场的任务,你怎么得都要给我弄到!要不我就找师长还钱!还要加利息!”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为了这个啊!”许涛笑道:“不过没关系,我知道你们三团,在师里面比武中是常胜将军,所以肯定会把最艰巨的任务安排给你们,放心回去准备好!”

3团长听了,高兴的走路都带风,飞速的回道团部,看时间都是半夜过后了,也管不了那么多,叫起通讯员道:“吹号!全军紧急集合!”

“滴滴嗒―――”急促的号声在营房中响起,顿时安静的营房像沸腾起来,每个房间都响起急促但有条不紊的起床、整装的声音,很快这些声音统一换成了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三分钟后,住在团部附近的连队已经全副武装的站在草场中间,全都笔直的站着,昂首挺胸,眼神透露出自信而坚毅的光芒。没等多久,住在附近的连队也赶过来,炮连也带着12门100mm迫击炮矗立如山。

值班参谋跑过来汇报道:“报告团长,3团1营应到650人,实到650人,请指示!值班参谋胡青山!”

“同志们,请稍息!今天紧急集合大家,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为了庆祝这个好消息,我提议,我们马上跑步出发,急行军20公里,到通往辽阳方向的牛头湾集合,在那里,我将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你们!大家有意见没有?”

“报告团长,没有意见!我们3团永远是拖不烂、打不垮、行如风、攻如箭、守如山的钢筋铁骨硬汉子!”

“那好!胡参谋,通知2、3营和炮营,我要在天亮前见到他们整齐划一的出现在牛头湾!战士们,我们一起出发!小伍,给我拿副和战士们一样的装备来!我,你们的团长于长河,将跑在你们的前面,与大家一起跑完这20公里!”

等3团长于长河武装完毕,提着一把全自动步枪走到队列前面,于长河带头喊起“预备――跑!1、2、1、1234!”几百人踩着整齐的脚步在凌晨瑟瑟寒风中向20公里外的牛头湾坚定的跑去。

几公里外的炮营驻地,传来阵阵汽车马达的轰鸣和战马的嘶叫,在一阵的忙碌后,两辆货车拉着两门100mm野战炮率先驶出营门,紧跟着的是四匹战马拉一门的75mm山炮,一共12门大炮逶迤着排成一列纵队,向牛头湾疾驶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