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三章丛林之王 第十九节炮战不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密集的炮火只引来更多的鬼子,第五十六联队的指挥官干脆把一个步兵大队全派出去,还加强给两个迫击炮中队,队伍从防线里往出一拉张学义就在高地上看的一清二楚,他看六零迫击炮打的差不多了,成堆的空箱子堆积在地上,他一转身下达作战命令,“集中八一迫击炮轰炸鬼子的队列,一零七迫击炮轰炸鬼子的阵地,打光所有炮弹,所有的无坐力炮埋伏好,鬼子胆敢靠近给我乱炮炸回,以此地为阵地与鬼子决战。”

“是。”迫击炮指挥官回答着用望远镜看着鬼子,下达口令以后阵地上十二门八一毫米迫击炮,十八门一零七毫米迫击炮亮开家底儿的打,已经开火的十八门六零迫击炮也是跟后开炮的部队比赛,看谁打出去的炮弹多,经过辛苦的跋涉士兵们已经很疲惫,早已不想携带如此多的炮弹行军,长官一下命令炮弹如雨,鬼子根本想不到如此偏僻的地方有如此凶猛的敌人,密集的炮弹让第五十六联队误任务是新二十二师从这边杀了过来,全联队紧张的了不得。

远征军的迫击炮阵地很隐秘,日军野战炮大队无法观测到迫击炮的阵地也无力还击,只是瞎打了一气,这次炮击也是张学义指挥过最大的炮击,五十多门迫击炮几乎把一个大队炸的没了人。

呛人的硝烟后边是成批的鬼子兵倒在地上,有的暂时没死还叫喊着,整个行军路上成了屠宰场,鬼子步兵大队落入炮弹的包围圈,往那跑遭遇的都是一串炮弹,再回头看主阵地,已经被炮火覆盖,大队长蹲在地上还是被炮弹击伤,步兵少佐用刀支撑着身体还想站起来,一发炮弹正落在他背后,把步兵大队的最高指挥官炸死,其他士兵死走逃亡,一个大队已经失去战斗力。


国军的炮弹不是自来水,第五十六联队的几千人马终究熬过了炮击,等国军的炮弹打完的时候,一个大队也几乎被全歼灭,逃回防线的几百人叫苦不迭,观战的小林中佐对自己的俩跟班说:“是我们该出面的时候,我们去投奔他们。”

田中背上步枪跟在小林身后,此时战斗结束天也全黑了,三个鬼子溜向第五十六联队的阵地。可站岗的鬼子十分警惕,听到有人过来一拉枪栓喀嚓一声子弹上膛,并大声问:“口令。”

“混蛋,谁教你们这样对长官说话的,小心我关你禁闭。”小林打着官腔就来到哨兵面前,哨兵用手点一照他的军衔,果然是个官儿,哨兵立即站好敬礼,“长官,对不起,我们没接到统治说有军官来视察。”

“立即向你们的联队指挥官报告,就说边境要塞守备队的指挥官小林要见他。”小林得意的站在那,不一会几几个联队参谋接了出来,把小林请了进去,联队长此时不在,副指挥官受伤不能出来,联队参谋代替长官跟小林谈话。

“您可来的太急时,我们这军官伤亡太大,希望你留下帮忙,听说您以前是伞兵部队的指挥,对丛林战争很有研究,现在就需要您这样的人。”

小林心说话你提出这个要求就对了省的我说,他客气的说:“我运气不好,遭到敌军的空袭和持续炮击,弹药库被引爆所以防线崩溃,部队拼死战斗才突围出三人,身为帝国军人那需要就应该在那,请您给军部发电报,如果留我在此我就从命,如果军部有安排那我只好回去复命。”他还客气上了。

“长官,我们这有个大队长刚阵亡,请您接替他指挥吧,拜托了,我们遭到敌军美械二十二师的袭击,伤亡实在太大了。”

小林笑了笑,“新二十二师还在推进,跟新三十八师平行前进,还没抵达这里,跟你们作战的是新一军山地团,指挥官是一位有十二年经验的支那人,他从满洲事变后一直混在支那军队里,飘忽不定神出鬼没,他的部队跟我交过手,今天白天他几乎打光了所有的迫击炮弹,似乎他要轻装去某个地方,很可能套截断五十五联队的退路,并且要把你们拖住,给新一军进攻达罗——太白加一线制造有利机会,这个对手不喜欢勋章和荣誉,他宁可为别人铺路,你们可要小心,说不定他明天又要出怪招,他还把卧底在他身边一年多的一位帝国谍报人员杀害,他不好对付呀。”


就在小林为巩固自己的地位的时候,张学义连夜调动人马准备再出奇兵,现在迫击炮没了可人有的是,子弹和无坐力炮的炮弹也多,十二门七五毫米无坐力炮还没怎么使,另外,另有二三营的十二门五七毫米无坐力炮几乎未开炮,弹药留着也没大用,他心想留这东西干嘛,不如连夜把炮架好,天一亮能见度好了就对鬼子的工事进行最后的破坏。

夜间山地团再次进行重新部署,所有的无坐力炮悄悄的部署在敌人鼻子底下,炮位全在距离鬼子阵地不足一千米的地方,没有弹药的迫击炮手全改成步兵,端着卡宾枪帮着守阵地,另外三个机炮连的十二挺M1917型水冷式重机枪也部署在炮阵地附近,目的是战斗开始后保护炮兵。

张学义本人不在炮阵地上,他守着一堆小小的篝火喝着速溶咖啡,钱瑞问他:“你这么部署是干啥?冒险打防线不成,那可是一个联队呢?”

“大哥,我计算过了,如果打光炮弹,那全团各营的三个机炮连就成了三个步兵连,加上还有六个已经成了步兵排的机炮排,一共有五个连,除了顺子带走的,我们手里有无个步兵连,另外迫击炮连,团部连,是两个连,这就七个连了吧,另外有俩侦察连,就是九个连,加警卫连就是十个连,,另外还有辎重连,我们团编制是按美军走的,这些支援部队加起来也十几个连,另外各连的机枪和自动武器射手都在,我们原先一个营七八百号人呢,虽然被人家拼命的往走挖,还剩千把子号人,还是可以有所作作为的。”张学义打算把计划全说出来。

谨慎的钱瑞说:“兄弟,可不能这么算,机炮连、排只能算人不能算枪,你计算出是这么多人,可枪根本不够,就拿一个迫击炮班算,正副班长没长枪,一炮手扛炮身、二炮手扛炮座、三炮手扛炮架都没枪,一个班十一个人每一支长枪,弹药班长枪也少的可怜,无坐力炮班更别说了,现在轻武器满编制的就是侦察连警卫连,其他的不做数,另外各连的机枪和自动武器射手有枪,其他人几乎是空手,武器够的也就五个连。”

“大哥,白天顺子搞了一个中队的全部武器,我们又炸趴下一个大队,战场还没打扫呢,鬼子伤员太多人手不足,我们还能捞四百支枪,另外掷弹筒迫击炮也有不少,这千数来号人的武器不愁。”张学义胆子大但是心也细。

“是,顺子那的枪肯定有富余。”

“那我们也别闲着,天不亮就去打扫战场捞东西,炮一响我们把东西全搬回来了。”


早晨天刚亮,炮声就响成一片,几十门无坐力炮对着鬼子的掩体猛打猛炸,这炮声惊动了张顺,张顺留部分人守阵地带着重机枪连就出来了,总共带来二十多挺机枪,他看到自己人用炮和机枪围攻鬼子他也主动加入进来,前边打着他回头看张学义带着缴获的四百多条枪刚跑回宿营地,急速打完炮弹的无坐力炮班也纷纷带着空炮撤离,留下空弹药箱子和弹壳等着鬼子收破烂。

连续被山地团羞辱的日军疯一样杀出阵地,只是遭到三十来挺重机枪的猛烈打击,鬼子像割倒的麦子一样成排的倒下,这次他们领教了机枪的厉害,打完子弹的炮班撤离以后机枪班也纷纷撤离,张顺打了一阵阻击机枪连的连长报告,“长官,我们没子弹了。”

“没弹药的撤回原来的宿营地,其他人回山沟里死守,我去见长官去。”张顺说完背着卡宾枪跟着炮班回到宿营地。

张学义见兄弟来了就问:“你半路打阻击呀,挺好。”

“大哥我想你这所有的重机枪子弹都消耗完了吧?”张顺不知道为什么大哥这么打,现在全团已经无弹药可补给,带来的东西几乎用尽。

“晚上我派人去你那取粮食,另外没弹药的炮和重机枪全给你,我这三十多挺重机枪,几十门炮全没了弹药,我打算带轻步兵出击,现在炮班全改成步兵班,全团又成轻步兵连,只有八十一挺M1918机枪还有子弹,这可是以后全团的火力支柱,我打算把他们给你,现在我熬到天黑就给部队下命令,全去你那拿粮食,然后补充上鬼子的武器弹药就轻装攻击达罗。”

“恐怕鬼子不会让我们得手,晚上我们在折腾一次,拿缴获的武器佯攻鬼子的阵地,这谁带精锐部队撤离都保险,我看你把侦察连警卫连和八十来支班用机枪带上,正好是一个加强营,留下的跟鬼子继续打下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