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朝阳医院医生丧失人性,还是《规范》无情?






前天下午4时许,一名孕妇因难产生命垂危被送到北京朝阳医院西区医院。由于其丈夫坚持用药治疗,坚持不做剖腹产手术,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在用药物抢救了3小时后,医生宣布孕妇抢救无效死亡(《北京晚报》11月22日)。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现代医疗技术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化解这场灾难。然而,由于“拒绝签字”,两条生命在瞬间灰飞烟灭了。








通观整个事件的进程,我们找不到责怪医院的理由,他们的表现堪称仁至义尽——面对身无分文的孕妇及其丈夫,医院决定让其免费入院治疗;为了让丈夫在手术单上签字,众多医生苦苦劝告,医院院长都亲自到场了;为确认丈夫精神没有异常,医院紧急调来了已经下班的神经科主任;一方面请110紧急调查该孕妇的户籍,试图联系上她的其他家人,一方面上报北京市卫生系统各级领导,但得到的指示是:如果家属不签字,不得进行手术。在现行医疗体制下,医院的确已倾尽所能。医院的主管部门也是恪尽职守,他们在严格执行有关规定。








于是所有的责任、诘难都似乎应该指向孕妇的丈夫,是这个顽固不化的家伙不听良言相劝、拒绝签字,导致了他的妻子和尚未出生的孩子命归黄泉。这位丈夫为什么坚持拒绝在手术单上签字?现在我们只能凭空揣测,是担心负担不起剖腹产的手术费?还是落后的生育观念让他不能接受妻子剖腹产?无论是基于何种顾虑,有一点是明确的:作为一个医学知识贫乏的普通人,他显然未能预料到“不签字”所造成的家破人亡的后果。而“医学知识贫乏”不是将他“定罪”的理由。








如果那位孕妇于生命垂危之际能够清晰表达自己的愿望,我想她一定会大声地喊:“请你们尽一切可能保住我和我孩子的性命吧!”但是现场没有人去倾听她内心的呼唤,所有的人都在要不要在手术单上签字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休。于是,夺人性命的“真凶”渐渐浮出水面,那便是“术前签字”这个基于《病历书写基本规范》的医疗制度,该“规范”第十条规定:对按照有关规定需取得患者书面同意方可进行的医疗活动(如特殊检查、特殊治疗、手术、实验性临床医疗等),应当由患者本人签署同意书;患者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时,应当由其法定代理人签字;患者因病无法签字时,应当由其近亲属签字,没有近亲属的,由其关系人签字。








在这个沉甸甸的制度面前,生的希望如游丝一般被悬挂在一支轻飘飘的签字笔上。而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也在冷冰冰的条文面前黯然失色了。








记得“术前签字”的规定甫一出台,即饱受各方争议——是为了保障患者及家属的知情权,并尊重其意愿,还是医疗机构为了规避责任、避免医患纠纷?笔者不是医学专家,对此不敢妄作评判,但知道一个常识——采用何种医疗手段更有利于挽救患者的生命,医生比患者及其家属更有发言权。笔者还知道一个道理——任何法律、制度、规定,都不应违背“人的生命高于一切”这个现代社会基本价值理念。








4年之前,湖北青年孙志刚以他年仅27岁的生命为代价终结了实施长达21年之久的收容遣送制度。今天,死在医院里的这名孕妇以及她腹中未见天日即殒灭的胎儿,能否唤醒相关医疗制度的修正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