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与争锋 第一部:冷锋出鞘 10、锋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9/


老伍其实根本不在乎趴在灶台边上的两个人,他所担心的,是昆老乖的安全,如果昆老乖因此有个三长两短的,他这个武装干事,是逃脱不了干系的。所以,当他一发现问题,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保护好昆老乖。当然,他并不知道,昆老乖已经让这两个人打晕了,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但还隔着一段距离的老伍不知道啊,在几个滚子滚到伙房边上的时候,他才发觉,昆老乖躺在地上,就知道,他一定是让这两个人打晕的。

当然,说时迟,那时快,老伍身形一跃,就从灶眼里抽出一根正在烧着的木柴,给了这两个人一人一下,直打得他们晕头转向。然后,老伍就往国境线那边狂奔而去。

这样一来,主要是为了要引开他们,让昆老乖脱离危险,二来是为了把这两个人引到境外,再杀了他们,老伍不想在自己的国土上杀人,那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那两人果然顾不上昆老乖了,撒腿就往国境线外跑,他们知道,剌杀失败了,必须得马上出国,不宜在此地久留。这是那些境外歹徒的常识,以为中国境内的人,不敢追杀到境外,只要出了国境线就没事了。

他们哪里知道,这正中了老伍的下怀。上次那个杀手,老伍也是让他跑出国境线之后再动的手。老伍就是老伍,他偏偏不按常识做事,常常反其道而行之。

两个杀手不知道,老伍正在境外他们返回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他们。因为,黎明前的黑暗,不是昆老乖挂在伙房前的一盏马灯所能照亮的。

但是,让两个杀手不明白的是,他们已经让人识破了,这人怎么不杀他们,反而也往境外跑呢?难道是为了要救他们。但是,容不得他们多想,刚刚跑出国境线,前面的林子里,就出现了一团火光。

“前面是哪路的朋友,请报上名来,让开一条道,容日后相报。”甲杀手不疑有他,竟然出声相询,因为,前面那团火光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我让你报个鸟,遇上我,你自己先抱憾一下吧。”火光旁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让两人打了一个寒战,乙杀手暗道不好,伸手就要拔枪,但已经来不及了,一团白色的物体,如闪电般飞出,噗的一声,就插进了他的胸膛。甲杀手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丝冷若冰霜的刀锋,就让他感觉到了脖子上冰冷冰冷的。

他惊恐万状,魂飞天外,魂不附体,但是,他没有动,知道自己动与不动都没有关系了,他也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今天他是要彻底地栽了。

只是他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他不想死在无名之辈手里。他没有求饶,问道;“好汉可否报上名来,我不想死在无名之辈手里。”

“你也配我报上名字给你。”那声音还是那样冷,不给人那怕万分之一的热情。

“我是沙依手下八大护卫之一,奉命来剌杀血狼,想不到却栽在你的手里。”甲杀手直言不讳地说。感情他还没闹明白这人就是他要剌杀的血狼老伍,他也想不到,老伍会有这么快的身手,竟然跑到他们前面来了,还以为是别的什么人。

“哈哈!”老伍笑了起来,在这样的暗夜里,又是这样阴森森的林子里,老伍的笑声真的阴森恐怖。

老伍停住笑声,说;“看在你还有几分骨气,就让你死个明白,我就是你们要杀的目标。”说到这,老伍手一抖,冷若冰霜的刀锋,就掠过了甲杀手的脖子。

“爽!谢了。”甲杀手大拇指一挑,然后身子慢慢倒下。

天明时分,沙依派出的另两个杀手来到这里,看到现场情况,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乙杀手的胸口上,插着一根被削尖了的木棍,木棍长可五寸,留在身体外的,却只有一寸长。而甲杀手的脑袋掉在一旁,脸虽然僵硬了,却还能看出有一丝满意的笑容。

这让这两个杀手大惑不解,已然没有了前去执行命令的勇气,就收拾了两人的遗体,回到土司府报信。

在沙依的八大护卫中,刚来的两位,还排在已经死了的两位的后面,这就不得不让这两位考虑自己的能力了。

两人回到南敢山,进到土司府,小心翼翼地让人通报了沙依。

沙依让两人进来,详细听了两人的汇报,也觉得不能这样让手下白白去送死了。他想,铁三仓肯定对他隐瞒了什么,要不然,不会让他派人去杀他。这些国民党兵,除了想反攻大陆,就是想占地盘,多收钱,少办事,一心保存实力,总想让我们去和共产党拼命。

“去吧,咱们也不和他较什么劲了,准备准备,去把曼改老洗掉算啦,也省得他们带坏了样。”沙依对两个手下说道。

两个手下当然欢天喜地,如果他们到中国境内去杀那个人,他们的下场说不定也会和老五老六一样,现在只要他们去洗掉一群普通老百姓,哪还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办好了。

沙依手下的八大护卫,都是他精心挑选的,不但忠诚于他,身手也都不错,当然在他的领地上,也拥有很大的特权,除了听命于他,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命令他们去干其他事。

不过,现在一下子就死了三个,这不得不让沙依有些心痛,再这么下去,他这八个人弄不好会全部都葬送掉,与其这样,不如把那帮村民全干掉得了,就省了心了。

沙依准备退而求其次,不再和中国境内那个叫血狼的人计较,拿那些村民垫背得了。因为,那个叫血狼的人,简直就是魔鬼再世,这么轻松地把自己的三个护卫干掉了。

这里,两个手下出去准备屠村不提。

这天早上,农场的人起来吃早饭,竟然看见是老伍在做饭,不但烧的热水比昆老乖的多,那开水缸里的茶,更是满得快要溢了出来。

老张看了,更是诧异,急忙问他;“昆老乖呢,他整什么去了,要你来干这活。”

“昆老乖病了,刚好让我遇见,就替他干了,要不然,你们起来了吃什么呢?”老伍平静地对老张说,脸上还是那样的样子,没透露一点昨晚的事。不过,这到是瞒不过老张的一双眼睛,她惊奇地叫了一声;“你挑水摔了很多跤吧,一身这么多泥巴。”

老伍听了,伸手抻了抻身上的泥土说;“好久没干这活了,难免会有些脚软。”说完,就不再理会老张,一心一意地帮人打饭去了。他自己知道,昨晚那样的阵仗,肯定会弄一身泥巴,只是一忙起来,竟然忘了拍打干净,还好这并不难掩饰过去。

这天,老伍吃完午饭,正准备倒下午睡一会,就见曼改老的大佛爷,失魂落魄地站在他的宿舍门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