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在中国足球圈也同样适用。就在中超07赛季的大幕刚刚落下,各支球队的球员均在安享悠然的假期之时,有那么一部份球员却不得不为抱住自己下个赛季的饭碗而四处奔走。原因只有一个,俱乐部要将这些球员挂牌上榜。


中生代球员的“甩卖”


就在联赛最后一轮刚刚结束之时,大连方面就有惊人的消息传出。由于俱乐部管理层对本赛季部分球员的表现严重不满,下个赛季之前将有一批球员将不会在出现在球队之中。其中还不乏一些有颇有实力的前国奥和前国足球员。取而代之的将是俱乐部引援圈定的国脚级球员和一批有潜力的新秀。


无独有偶,上周从天津方面传出的消息称,天津泰达俱乐部已经找到一部分球员分别谈话,谈话的中心内容便是要求这些球员做好挂牌转会的准备,提前为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出路。


新来旧去,各尽所需。俱乐部之间的人才流动本来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仔细分析却发现俱乐部在引援方案尚未落实的情况下,就像外界透露出内部圈定的转出清单,其中的意义也远不仅仅是本着对球员负责的态度,让球员更好的找到新的东家那么简单。


以大连实德为例,涉及转会传闻的球员中,有不少球员均是前国奥和国家队的主力球员,尽管本赛季实德队成绩不佳,但这些球员的能力在国内却均能进入一流球员的行列。若单纯出于技战术要求的考虑,即便是目前的这些球员不符合球队新的打法。那么如果留队至少还可以起到丰富技战术打法和增加板凳厚度的作用。


而在天津的转会清单中,韩燕鸣、卢彦等球员随然不属于一流球员的行列,却都具有极其鲜明的特点,在比赛陷入僵局或球队陷入被动的时候,这类球员的上场也总是能让场上的形势发生变化甚至逆转。


俱乐部的“一石二鸟”


醉翁之意不在酒,俱乐部选择在这个时刻将球员一军,显然有着自己的如意算盘。


本赛季,大连实德延续着自己的滑坡势头,核心球员老化,年轻球员崛起的速度却大不如前。在这种背景下俱乐部下了改朝换代的决心。而首要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给年轻球员一个更自由的发挥空间,在曾经的超百金一代光环下,球队内部已然出现了不合谐的声音,作为几届中超冠军,球员们自我膨胀,难于管理的问题也暴露出来。而这种骄娇之气蔓延恰恰是球队变革的大忌。


与大连相同,天津大批量的挂出球员同样表明俱乐部寻求变革的决心。尽管泰达俱乐部拥有着庞大的梯队,但其中确有一部分球员年龄已近中生代,却仍然无所建树的球员。花费财力供养着这样一批球员,不但造成了俱乐部的资金浪费,同时这些球员由于长期缺乏比赛,也渐渐失去了上升的空间。目前,球队既有可能与捷克老帅雅拉宾斯基续约,而合同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为天津队培养更多新星,因此,一些预备队的老臣子遭遇挂牌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下结论说所有可能上榜的球员均遭到了俱乐部的抛弃却还为时尚早,其中挂出某些球员的真实目的更多的是考虑这薪金的原因。已挂牌转会为手段,在谈判中争取到削减一部分高薪球员薪金的先机,也体现了俱乐部一石二鸟的高明之处。若球员不满降薪提出转会,那么其高额的薪金便成为了自己转会的最大障碍,而俱乐部却能从中赚得一笔不菲的转会费。如果球员妥协主动降薪,那么俱乐部不但降低了开支,更在将来与其它球员的谈判中握足了筹码。


谁抛弃了04一代?


然而,翻开涉及转会清洗传闻球员的履历,我们却不由得发出一声叹息。在这批球员中,04奥运年龄段的球员竟然成为了遭清洗的主流年龄段。而在批球员中,不少人均获得过全国青年联赛的冠亚军,其中的一批佼佼者也曾追随沈祥福为国征战奥运会预选赛。


与大连,天津相同。上海申花的04奥运年龄段球员本赛季也遭遇了无球可踢得尴尬。其中,郑科伟,杜威二人先后遭遇下放预备队。而之前备受重用的于涛,王珂、孙吉等球员也渐渐沦为了替补。


在少年早衰和新生代的挤压下,这批球员为什么会突然垮掉而遭抛弃?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原因就是超龄问题。这批04奥运球员恰逢奥运会与全运会的双重任务,而在唯成绩论的压力下,超龄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正常手段”了。而另一方面,08奥运的任务却让新生代的“小超百金”开始了又一轮的走上和跌下 “神坛”的轮回。力捧了下一代,却“打倒”了上一代。在成绩政绩的压力和俱乐部内部的权力倾辙中,04一代不堪重负的垮掉了。可是谁又能保证,新一代的 08球员,在若干年之后不会重蹈04一代的覆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