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国"慰安妇"赴加讨说法加国会轰动有望通过议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4年12月15日,日本东京高等法院终审判决“慰安妇”索赔案败诉,无法接受结果的刘面焕在东京高等法院外哭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来自中国山西的“慰安妇”幸存者刘面换在听证会上泣不成声。


中国“慰安妇”刘面焕的加拿大之旅,将可能换来一个事关“慰安妇”前途的议案的通过


一段历史让两位陌生女人的手紧紧地拉在了一起。


11月23日晚,多伦多的冬天已经非常寒冷,室外温度降到了零下六度,而在这座城市的一处社区活动中心,刘面焕却倍感温暖。这位来自中国山西盂县的80岁老人,默默地拉着一位韩国老人的手,四目交汇处,笑容与泪水混成一片。由于语言不通,她们不知该向对方说些什么,但她们心里明白有一点是共通的——两人都曾在二战中遭受过日军性侵害。


这一情形感染了现场每一个人,包括带她过来的刘美玲。“我感动得都要哭了。”这位加拿大史维会多伦多分会副会长对《国际先驱导报》说。


其实,在韩裔社团举办的这场筹款晚会上,还有另外两名分别来自荷兰和菲律宾的“慰安妇”。这四位年过八旬的幸存者,不远千里到加拿大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作为“慰安妇”幸存者代表参加加拿大国会听证会,以敦促加国会投票通过要求日本政府承认战争罪行、对“慰安妇”道歉赔偿的第291号法案。


勇敢的刘大娘


“她很勇敢。”这是刘面焕留给加拿大史维会卑斯省分会会长列国远的第一个印象,“天气这么冷,又长途跋涉,应该比较累才对。但她在机场接受很多中文传媒采访时却很有精神,她很清楚自己到加拿大来做什么。”


刘美玲对此也深有同感。“她没有跟我们说一个累字,一直在笑,感谢我们。”刘美玲说。


让列国远欣慰的是,老人的子女都支持这次行动。“有些‘慰安妇’出来作证,家人都不一定这么支持。她说她的棉袄是女儿特别做的。”列国远说。


勇敢也许是刘面焕与生俱来的性格。1995年8月,她曾和其他受害者一起向东京地方法院提出索赔。7年后,诉讼请求被一审驳回。面对不公正的判决,刘面焕等人继续向东京高等法院提起上诉,尽管后来的结果还是败诉。


老人们为作证日夜兼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席听证会的四位“慰安妇”幸存者均年逾八旬,图为她们在听证会后与组织者合影。


东京诉讼不通,只有另辟蹊径,在加拿大通过要求日本政府道歉的议案成为其中一个可能。


在11月27日加国会听证会之前,还有两场重要的听证会。其中一场是当地时间25日下午在多伦多大学毕业礼堂举行的公众听证会。


“可以说是一个造势大会,不需要门票。”列国远说,跟国会听证会一样,四位老人将分别讲她们的故事。“这次听证会非常重要,可以让国会议员知道背后有多少人支持这个听证会,给他们形成压力。”刘美玲说,已经有很多加拿大的组织要来参加,比如犹太组织、国际特赦组织都要来。


第二天,同样是在多伦多大学,一个面向大学师生的教育论坛将在那里举行。这是一个学术会议,预计200人参加。26日晚上,刘面焕要连夜赶到渥太华,等待她的将是此行最重要的一站:和其他三位老人一起参加国会听证会。“时间定在27日11点到下午1点。”列国远说,加拿大四个不同党派的国会议员已经向所有参议员和众议员发出了邀请。


日本大使亲自游说阻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加拿大联邦保守党政府多元文化部长康尼出席听证会。


就在华裔韩裔社团纷纷为听证会的顺利举行而高兴时,另一个社团也在为此事忙碌不已——“日本游说社团”。“不光联邦层面,连省的层面也在做。”列国远说,据她所知,日本驻温哥华的大使曾亲自到卑斯省省政府,游说新民主党的主席,当初正是该党华裔议员邹至惠提出了这一议案。


在列国远看来,议案获得通过的可能性很大。“这种事除非不放上议案,放上去谁敢反对?!如果反对,选民今后不选他。”列国远说:“估计28号早上议案可能会通过,目前议案还未放上议程,四个党还在协调。”


“308名国会议员中不管有多少人参加,只要党领不反对就可以。”刘美玲说,跟美国不同,加拿大执政党以及三个反对党的党领只要投票赞成,其他议员都会赞成,而现在其他三个反对党党领都赞成,就剩下加拿大保守党主席也就是现任加拿大总理还未赞成。


刘美玲说,如果不能通过,他们将继续教育加拿大的政客,毕竟美国也经过很多年的努力才通过类似议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