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中央政治局:两防作为明年宏调首要任务

骨哲 收藏 0 71
导读:(一)热点聚焦 防过热防通胀作为宏观调控首要任务   中共中央政治局27日召开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研究明年经济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   会议认为,今年以来,全党全国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全面落实中央各项部署,特别是在党的****胜利召开的鼓舞下,积极推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各项事业发展取得了新的成绩。经济社会发展保持增长较快、结构优化、效益提高、民生改善的良好态势,宏观调控成效继续显现,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节

(一)热点聚焦


防过热防通胀作为宏观调控首要任务


中共中央政治局27日召开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研究明年经济工作。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主持会议。


会议认为,今年以来,全党全国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科学发展观,全面落实中央各项部署,特别是在党的****胜利召开的鼓舞下,积极推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进程,各项事业发展取得了新的成绩。经济社会发展保持增长较快、结构优化、效益提高、民生改善的良好态势,宏观调控成效继续显现,农业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节能减排工作力度加大,企业经济效益明显改善,财政收入大幅增长,体制改革取得新突破,开放型经济水平进一步提高,社会事业加快发展,城乡居民收入快速增长,人民群众得到更多实惠。


会议指出,当前促进经济又好又快发展有不少有利条件,但也必须看到,国际经济环境更加复杂,国民经济运行中长期积累的一些突出矛盾和问题依然存在,改善民生工作仍有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增强忧患意识,更加扎实、更加深入地做好工作。


会议强调,做好2008年的经济工作十分重要。要全面贯彻党的****精神,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紧紧围绕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继续加强和改善宏观调控,积极推进改革开放和自主创新,着力优化经济结构和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切实加强节能减排和生态环境保护,更加重视改善民生和促进社会和谐,推动国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会议提出,要坚持稳中求进,保持经济持续平稳较快协调发展,把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要坚持“好字优先”,促进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坚持扩大内需的方针,着力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要坚持改革开放,力争在完善体制机制上取得新突破,推动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深层次矛盾。要坚持以人为本,努力在改善民生上取得更大成效,把发展成果更好地体现到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上,特别是要着力改善低收入群众生活。


会议强调,要进一步巩固和强化农业基础地位,保持农业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增收的良好势头;继续把节能减排作为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的重要抓手,采取更有力的措施,切实抓出更大成效;继续严格控制固定资产投资过快增长,加大对经济社会发展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建设的支持力度;加强重要商品生产、供应和市场调控,保持价格总水平基本稳定;合理调整国民收入分配,逐步提高居民特别是低收入劳动者收入,完善消费环境,着力扩大消费需求;积极发展服务业、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大力推进自主创新,提升产业结构和市场竞争力;统筹国内发展和对外开放,进一步提高对外开放质量和水平;发挥区域比较优势,支持欠发达地区提高自我发展能力,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加快教育、就业、社会保障、收入分配、卫生、住房保障等制度建设,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有计划、有步骤地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热点难点问题;把深化改革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协调推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深化企业、财税、金融、价格、行政管理等方面的体制改革。


会议强调,明年经济社会发展任务很重,要把握全局,统筹兼顾,突出重点,狠抓落实,切实把各方面发展的积极性引导到贯彻落实党的****精神上来,引导到科学发展上来,努力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新华社)


“两个防止”成为首要任务 明年宏观调控基调明确


中共中央政治局27日召开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研究明年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稳中求进,保持经济持续平稳较快协调发展,把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要坚持好字优先,促进经济发展方式加快转变,坚持扩大内需的方针,着力增强消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


分析人士认为,从上述论述来看,明年的宏观调控基调已经确定。


明确调控首要任务


昨天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研究明年经济工作时提出,要坚持稳中求进,保持经济持续平稳较快协调发展,把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为过热、防止价格由结构性上涨演变为明显通货膨胀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这表明,明年宏观调控的基调已经明确。


本月20日,在新加坡进行访问的***总理明确表示,为了使经济持续保持平稳、较快、协调、健康发展,必须注意两个防止:一是防止经济增长由偏快转向过热;二是防止物价由结构性增长转变为明显的通货膨胀。今年以来,中国经济继续保持平稳较快发展,温总理预计全年经济增长速度达11.5%。


温总理在新加坡的讲话也表明了对房价调控的决心。“今年前十个月房价总体上涨了9%,一些城市上涨超过10%。老百姓总告诉我:不要忘记房价。”


“由于物价上涨也是经济过热的表现之一,所以明年调控工作的核心目标可以概括为防止经济由偏快转向过热。”招商证券分析师胡鲁滨分析。


如何判断经济过热


要防止经济转为过热,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到底什么是经济过热。


“其实翻遍各国的教科书,都没有对这个词的明确解释,但大家都约定俗成地在用。”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对记者说。


一直有观点认为,对于中国这样的投资主导型经济体来说,经济的核心问题是投资增速过快,导致产能过剩,进而带来外部不均衡、流动性过剩以及其他一系列问题。经济过热就可以理解为投资增速过快。


也有观点认为,从历史数据分析,中国GDP保持10%左右的增速是健康的,超过这个速度就有可能是经济过热。


“我认为判断经济是否过热要看各种经济数据的比例关系是否出现明显瓶颈,比如2004年煤电油运全面紧张,应该说就是过热了。”姚景源表示。


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常务副院长刘元春解释说,理论上说,经济过热是指总需求大于总供给而导致市场出现失衡状态。


“比较科学的判断依据是通过潜在的GDP与实际GDP之间的差距来衡量总供给与总需求,潜在GDP是指所有的经济要素在正常生产条件下造成的产出,如果实际GDP高于这个水平,说明很多产品是在工人加班加点、设备开足马力超负荷亢奋状态下生产出来的,而这部分多余的产出便没有对应的市场去消化。”他说。


或许在一些人惯常的思维中,经济发展热一点应该是件好事,但在经济学家眼中,当社会总需求大于总供给时,消费者用同等钱买不到同等货物,从而导致货币贬值,尤其对于低收入阶层来说,将遭受较大损失。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计算,1987年、1988年和1994年、1995年时,中国经济便进入过热的区域,物价上涨幅度较大,产出缺口达到7%左右。


虽然依据最新的测算,中国经济的产出缺口仅在2%左右,而且自2004年摆脱萧条期后,中国经济目前还处于上升通道中。“但越往上走,风险越大,越需要调控来熨平经济波动。”刘元春强调。


下一个短板在哪里


分析人士普遍认为,由于“木桶效应”的存在,宏观经济是否过热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通过是否存在明显的“短板”来判断。


时至今日,很多人对2004年一度发生的煤电油运全面紧张仍然记忆犹新,这个明显的瓶颈成为当时宏观经济存在过热危险的短板。


所幸的是,在当前宏观经济中,虽然能源供应的结构性品种短缺与部分地区时段性、季节性紧张状况尚难以根本改变,但煤电油运供需总体仍基本平衡。但在防止经济转向过热的过程中,也必须要探究,下一个短板会在哪里?


在采访中,多位专家和分析师认为,当前最大的压力在于防止物价从结构性上涨转化为明显的通货膨胀。


2007年以来,中国CPI增长处于逐季加速的状态,从1月份的2.2%增长到10月份的6.5%,全年预计增幅将达4.5%。零售价格指数从1月的1.8%增长到10月的5.1%。


虽然目前的物价上涨仍具有明显的结构性、补偿性以及国际性特征,而且工业品价格一直比较平稳,但是如果控制不好,就可能造成大范围的物价上涨,进而影响经济工作全局。


除此以外,在不同专家眼中,过热的短板也潜伏在其他方面。


姚景源对记者说,从主要经济指标来看,固定资产投放的速度还是偏快的,这就给资源和环境这个硬约束条件带来压力。“我国在此方面的压力已经很大,一旦发生一个偶然事件,就会给经济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刘元春则表示,目前中国经济受国际市场影响很大,其中一个核心因素就是国际原材料和基础能源价格上涨传导到国内产业。虽然现在工业部门的技术进步和规模化程度有极大提高,消化上游产品涨价能力大大加强,但农业部门的化解能力还是比较弱的。


进入四季度,越来越多专家在建议防止宏观经济由偏快走向过热的时候,也提示要警惕资产泡沫膨胀及破裂的风险。


“很显然,上述问题都将会成为明年宏观调控政策主要考虑的方面。”招商证券分析师胡鲁滨说。


多种政策如何协调


回顾历史,在本轮经济周期中,针对经济增长偏快而进行的比较集中的宏观调控已经有三次:第一次在2003年下半年至2004年上半年,主要针对钢铁、水泥、电解铝等部分固定资产投资过热;第二次在2005年上半年,重点在2005年3月到4月,主要针对房地产投资规模过大等问题,出台“国八条”、“新国八条”等一系列措施;第三次是2006年4月到9月,仍然针对固定资产投资过热等一系列问题,出台“国六条”、“九部委十五条”等措施。


今年以来,国家宏观调控的基调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双管齐下”:央行5次调高利率,8次提高存款准备金率,财政部发行特别国债回收流动性,国务院大幅降低利息税率。


“与以往经济周期不同,本轮经济周期中宏观调控呈现多阶段性,今年更加注重经济手段,更加注重预调、微调和频调。”社科院经济所一位专家说。


有专家认为,今年的调控手段没有抑制住股市和房地产等资产泡沫,在资产价格和粮食价格推动下,防止出现明显的通货膨胀将成为政府主要目标,因此明年货币政策将继续采取稳健的策略,同时针对流动性过剩,将采取“从紧”的货币政策,而不是“适度从紧”。


但也有专家认为,宏观调控的政策效果会有一定的滞后性,今年第三季度多项经济指标高位回稳,GDP增长11.5%,较二季度增速回落了0.4个百分点;第三季度工业增加值增速较二季度回落了0.2个百分点;第三季度投资增速较二季度回落1.7个百分点;而出口的增速也回落了2.8个百分点。


“这说明长期以来宏观调控政策积累效果在显现,当前应该采取稳健的财政政策和稳中偏紧的货币政策就可以了。”长期跟踪研究宏观经济的刘春元表示。(上海证券报)


明年财政政策或将更有作为


面对如何防止经济转向过热的宏观经济问题,专家表示,明年宏观调控应该改变以往“货币政策为主,财政政策为辅”的调控模式,强化不同经济政策的组合管理,尤其要加强公共财政向民生领域的投入,让财政政策更有作为。


物价上涨拉低消费率


2007年以来,中国CPI增长处于逐季加速的状态,从1月份的2.2%增长到10月份的6.5%,全年预计增幅将达4.5%。零售价格指数从1月的1.8%增长到10月的5.1%。


虽然到目前为止,分析人士普遍认为当前的物价上涨仍然属于结构性的,但转化为明显的通货膨胀的压力也日益存在。


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姚景源说,由于全国各地恩格尔系数不一样,所以越是相对落后地区,价格上涨高,北京、上海、广东这些发达地区,CPI上涨幅度低于落后地区。


表面上来看,2007年我国社会消费零售名义总额在2006年快速增长的基础上出现了加速态势,前三季度的增长率分别为14.9%、15.4%和15.9,全年预计为16.2%,达到11年来最高点。


但由于2007年物价水平持续攀升,导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实际增长率较2006年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呈现下跌趋势,全年实际消费增长速度为11.7%。


期待财政政策更有作为


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杨志勇认为,实际当前结构性物价上涨给低收入人群带来的生活成本提高问题、宏观经济中消费难以较大范围启动问题,都与分配体制改革没有大规模展开、财政政策的功效有待进一步发挥有关。


去年我国财政收入达到39300亿元人民币,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31.4%,增长幅度比去年同时期高了6.8个百分点,有权威人士预计,2007年全年财政收入总规模可达5万亿元。


杨志勇建议,明年的经济政策中,应该充分利用财政收入比较好的环境,进一步减少财政投资的力度,同时加大支出结构调整,更加积极推进社保体系和支农政策,提高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增加社会公益性服务。“此举一来可以增加普通居民消化物价上涨的能力,二来可以为今后的消费升级打下基础。”


此外,有专家建议,明年的财政政策还要与货币政策密切配合,通过特别国债的发行、各种进出口关税和补贴的调整,为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实施提供更大空间。(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范剑平:


政策层面需要重点做好三个方面的事情,第一,宏观调控始终要把防止通货膨胀作为重点,使老百姓的收入长期保值增值;第二,汇率政策应在灵活性和稳定性中取得平衡,汇率的大起大落实际上是外部资本对我国老百姓财富的剪羊毛,要使老百姓的收入稳定增长就要保持汇率政策有效的稳定和灵活性相结合。第三个政策的要点就是要保持资产价格的稳定。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基金会秘书长樊纲:


宏观经济政策只是在短期内在给定的体制下调整总供求和变量关系的政策,而另一类属于制度、结构的长期变量,也只能在逐步的时间过程中得到改革。我国经济中目前的深层次不均衡问题都是长期变量的问题,比如财税体制问题,我国现在的消费水平低,储蓄水平高,原因不是因为居民有钱不消费,而是因为居民的可支配收入占的比重太小正在下降,企业可支配收入,政府可支配收入正在提高,特别是企业,企业在储蓄当中比重很大。这就涉及到了财税体制的问题,国有企业分红问题,资源开采问题,资源调整的价格问题,另外还有个人所得税的高低问题。其他方面的体制改革都重要,但是当务之急是要实行新一论的财税体制改革。


中信建投期货研究发展部祝强:


从当前的政策取向判断,通过加息、窗口指导和信贷指引以及其它措施来抑制投资和通胀将是未来货币政策的重点;而汇率政策也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从当前构成通胀压力的因素判断,汇率的调整将有利于抑制物价的结构性上涨。


中原证券研究所研究员何卫江:


我们不能奢望流动性过剩及其引发的一系列问题,在央行调控的环节上得到解决,根除的唯一出路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在这一时期内,央行创造相对稳定的金融环境也只能通过被动实施数量和价格型货币工具来实现。 展望明年,央行仍然被动使用数量和价格工具应对流动性过剩,准备金率和公开市场操作是主要的抑制流动性工具。创历史新高13.5%的准备金率将对银行的超额准备金率保持压力,这也注定了来年的准备金率使用空间有限,大概2-3次上调1%-1.5%(不排除差别准备金率)。同时配以央票和特别国债等吸收流动性,汇率和利率工具协调配合治理流动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经济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刘元春教授:


撬动中国宏观经济的核心工具是真实利率而不是流动性。真实利率对中国消费、投资、名义总需求、货币流通速度以及资本价格具有十分明显的推动作用。名义利率调整的滞后不仅影响了货币政策通过数量工具收缩流动性的效果,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由于流动性过剩所造成的经济过热的风险,而与整体货币政策操作方向背道而驰。保证真实利率的稳定与升值组合式调整不仅有助于消除过热,同时也有利于中国走出资产收益虚高与升值的不良循环。(上海证券报)


社会财富结构调整需引起重视


1978年以来,中国平均GDP增长率达到9.83%,这带来了财富的快速积累,主要体现在企业固定资产存量每年按照5%增长,到2006年超过22万亿;居民住宅每年按照接近4.5%的速度增长,到2006年存量达到383亿平方米,居民金融财富近5年每年以17.4%的速度增长,2006年总量达到18.5万亿;外汇储备从1991年到2006年平均每年按照37.5%的速度增长,预计到2007年总量超过1.5万亿美元。


当巨量的财富掌握在居民和企业手中时,出于最简单的增值冲动,这些财富注定是要流动起来的。最为明显的例证是,2007年前三季度,股票市场新增投资者开户数4761万,是2006年的9倍。


应该说,这种局面的形成一方面是可喜的,能为实体经济乃至宏观经济进一步发展注入动力,但另一方面也是值得警惕的,因为财富流动、调整的过程中将出现一些新的因素。


例如,传统的各资产市场之间的“跷跷板关系”已经悄然发生改变,房市与股市在“财富-投资效应”和“相互估值与定价效应”下相互推动。


同时,投资意识刚刚被唤醒的居民,开始改变以往保守的投资行为,大规模进入证券和房地产等高风险行业。


于是,房价和金融资产价格开始脱离实体经济的支撑,关于泡沫经济的担忧开始出现,宏观调控的风险与难度加大。


专家认为,2008年的宏观调控政策必须直面这些问题,在有序推动国民财富结构进一步调整过程中,采取各种有效手段来缓解财富调整对宏观经济的冲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