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旅馆以低价性交易引诱农民工后对其洗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拉客、卖淫、跟站、恐吓……以1元钱住店休息为名,在吉林市客运站附近将返程农民工拉到黑旅馆内,引诱进行性交易,然后敲诈、勒索钱财。11月26日,吉林市公安局特警三大队历时一个月的跟踪、摸排,成功端掉12人组成的敲诈、勒索团伙。


黑旅馆屡次“洗劫”农民工


11月3日,吉林市公安局特警三大队的民警在吉林市客运站附近巡逻时,一名农民打扮的老汉拦车报警称,自己刚刚被人敲诈勒索,身上买化肥的1000多元钱被洗劫一空。原来,老汉乘长途客车到吉林市买化肥,在岔路乡客运站下车后被一名35岁左右的女子拦住介绍可以低价住店,并称:“我们店里有小姐,30块钱陪你玩玩。”老汉被强行拉到客运站附近民房内,老汉与屋内年轻女子发生性关系后,一名男子闯进屋喝令其赶紧拿钱,并进行恐吓。最终,该男子让老汉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在其内裤的口袋内翻出其买化肥的1400元钱,全部拿走。老汉苦苦哀求,称这是自己的救命钱,并给该男子跪下,该男子才返给他200元作为路费。而后,该男子又找来两名男子押送老汉到客运站,防止其途中打电话或到附近派出所报案,直到看着老汉买完车票准备上车才离开。老汉离开客运站拦车报警。随后,警方相继接到举报,受害者大多为外地农民工。


跟踪抓捕12人团伙落网


接到报案后,吉林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刘晓利支队长高度重视,指示“坚决打掉这些非法场所”。同时,责成特警三大队组成专案组。特警三大队特警利用15天时间不间断地跟踪,成功摸清了犯罪团伙主要成员、幕后成员。由于该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为了取证,警方乔装成乘客,跟踪被害人登上返程车辆,摆脱跟踪者后,开始取证。11月26日11时许,警方经过周密部署,一举将12名犯罪团伙成员一网打尽。


小旅馆内专设逃跑软梯


记者看到,这家所谓的小旅馆,隐藏在一个破旧的居民楼里。不足60平方米的三居室内,每个房间都只有一张单人床。房屋的门和锁头都是特制的,专门加了铁框。民警在一个柜子里发现一副长长的软梯。据介绍,门锁是小旅馆建成时专门改造的,软梯也是专门用来躲避警察抓捕设的逃跑专用梯。


分工明确“按劳取酬”


据吉林市公安局特警三大队完建伟副大队长介绍,团伙成员中4男8女。据交待,该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其中一名老板,一个负责恐吓的、两个跟站的,6个负责拉客的,两个小姐。成员内部分工明确,组织严密,成员间实行“按劳取酬”,按照敲诈所得进行分赃:负责敲诈的实施者得全部赃款的10%;卖淫女以赃款200元为界分别获利30元到50元;送站人员以赃款1000元为界分别获利10元到20元;剩余赃款由老板和接站人员平分。目前,此案已移交昌邑公安分局进一步审理。


团伙成员自述


幕后老板自曝敲诈链条


据犯罪团伙幕后老板魏某交待,他一直在外面打工。一年前,听朋友说在客运站前开小旅馆利用“小姐”敲诈钱财后,他辞去工作,在客运站附近租了一间三居室的民宅。然后高薪招募几名中年女子每天在客运站附近以低价住店为诱饵拉客,送到旅馆内由两名小姐提供性服务,然后由“打手”出面恐吓。最后把敲诈的钱财按比例分赃。“他们拉客、敲诈是体力劳动,我是脑力劳动。”魏某交待,他主要是负责组织、安排,平时不在旅馆内。


低价为诱饵瞄准农民工


“知道拉客是违法的。”负责拉客的刘某介绍,她原来是在客运站附近卖小商品的,每天只能挣10多元钱。9月份,魏老板找到她,要求为其拉客,并称一天最少可以挣几十元,她同意了。根据魏老板的“培训”,她以正常休息为名,对客运站附近等车的乘客谎称1元/小时可以在旅馆里休息,如果需要“小姐”也可以提供,每次只需30元,不需要可以只在旅馆休息。他们的目标大多是经常出差的单身人士或来自农村的人。一旦对方愿意,她们便将“客人”带进旅馆。


不择手段10元都不放过


团伙里的王某负责在团伙中“吓钱”。据王某交待,他已经将其视为全职工作,每天8时许上班,下午15时下班。在拉客的将“客人”带到旅馆时,他一直躲在附近。估计小姐与客人发生关系后,他用钥匙打开房门,以“告发对方嫖娼为由”强行将其身上的钱全部拿走。为防止“客人”报警,敲诈成功后,他们专门有两名被称作“跟站”的男子“护送”对方离开吉林市。他们一天敲诈四五起,其中最多的敲诈1000多元,最少的只有10元。


后悔沦落成“小姐”


33岁的李某接受记者采访时始终低着头,她供述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是“小姐”。李某交待,旅馆里一共有两个小姐,她是被旅馆内前一任“小姐”介绍来的,提供性服务后每次可以分得30元至50元不等,一天接待四五个客人。采访中,李某哭着说,她有老公、有孩子,她很后悔干这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